年關將至 大陸「出租女友」再成話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20日訊】近年來,中國大陸愈來愈多的年輕人因回鄉被親人「逼婚」,從而催生出租女友或男友回家過年的產業。2017年新年將至,「出租男女朋友」業務再成話題,價格也是明碼標價。分析認為,這種現象背後,反映出大陸計生政策導致男女比例失衡造成的惡果。

近年來,每年新年臨近,許多外出打工的年輕人都患有「新年回家恐懼症」。其中之一就是被父母逼婚。大陸更有打油詩云:「獨在異鄉是單身,每逢佳節被催婚」,說出了單身男女年關難過的苦況。正因如此,出租女友的服務應運而生。

大陸媒體報導,以今年新年為例,租個女友回鄉探親,兩日一夜的基本消費最少二、三千元人民幣,這還未包括車費、食宿費等等。縱然消費不菲,但依然其門如市。有中介公司指出,去年有二十多對成交量,預料今年更多。

遼寧廣播電視臺報導,在瀋陽皇姑區的一家婚介所發現,上述業務內容均明碼標價,只讓父母見面,其它的甚麼都不做,需交幾百塊錢,過一夜的需2,000元至3,000元不等。

「租女友網」、「租女友論壇」、「租女友中介」等在網路上已悄然盛行。不少租友網站直接標價。

出租男女在雙方同意價錢後,會透過中介簽訂僱傭合約,列明不陪睡,不接吻,不陪酒等條款,確保人身安全。

據陸媒報導,今年有不少男生出租自己,他們在網路上貼出個人條件,內容包括身高、體重、學歷,還寫明服務內容。例如應付父母和親戚逼婚、假結婚辦酒席、朋友聚會充場面,並且聲明是「綠色出租」,不做同房睡覺的事情。

「出租男」的要價也不低,每日租金都在1000元以上。臨近過年,租男友的價格還會貴些,日租金大體在1000元至1500元。

為防止出租過程被女方父母識穿,雙方會先互相瞭解,以應對各種形式的逼婚。

然而,出租男女朋友衍生出來的亂象從生,有些人心懷不軌,動機不純,導致有傷風化的案件此起彼伏;有些出租女友則貪圖便宜,收取男方家人的禮物不肯歸還,造成爭拗。

如,去年1月,廣州梁先生「租女友」回家見父母,在付清了錢款後,「女友」卻拿錢消失;2015年,徐州一男子租了個「女友」回家過年應對父母的催婚,導致正在讀書的「女友」懷孕,無奈做了人流手術。

2014年2月,福建一男子回家,租了個女友見家長,不知真相的父母給了「女友」2萬元見面禮,「女友」拿了禮金後拒絕返還;2013年7月,重慶一名被「逼婚」的男子,為了租個女友回家給父親過60歲生日,被騙走5100元。

有大陸律師指出,出租女友不同於出租一件實物,因此不受法律保護,雙方所簽署的合同亦可能無效,引致的紛爭損失難以追究,真是得不償失。

有分析質疑,「租個女友回家過年,這不是欺騙父母嗎?對父母撒謊往小裡說是不誠信,往大裡說是不孝順,父母逼婚也是為兒女好,怎麼能糊弄他們呢?再說真的沒有找到另一半就回家如實好好說,爸媽會理解的。」

還有分析認為,租女友回家過年,說的是迫於家人的壓力,但癥結還是個人心態的問題,與其這樣矇混家人,還不如隨緣一點,畢竟找對像不是為父母,而是為自己。

「租女友回家過年」背後的苦果

英國BBC曾刊文稱《「租女友回家過年」是個「苦果」》,「租女友回家過年」是社會畸形化的產物。父母過高的期望,人為地把誠信的孩子倒逼出不誠信行為。

文章認為「租女友回家過年」是文明社會發展的悲哀,也是隱患所在,許多好奇女孩成了惡人作案的對像,許多善良男孩也成了賣淫女的「俘虜」,直接把局部社會搞亂了,真情還能不受傷,誠信還能堅若磐石嗎?

文章表示,誠信是社會之本,也是立人之本,「租女友回家過年」是不誠信的表現,家人要堅守社會誠信不動搖,首先就要反對孩子「租女友回家過年」;因而,廣大家長們要告誡自己和孩子,家庭誠信最溫暖,社會誠信保平安。放任「租女友回家過年」,等於民眾把自己善良孩子逼向扭曲,這也是最可怕的。

出租女友背後的社會問題

1月20日,香港《東網》刊文稱,出租男女友之所以在中國大行其道,跟人口結構有莫大關係。眾所周知,中國長期的計生政策,在一孩政策之下,重男輕女的情況愈演愈烈,導致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據中國媒體此前的報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8,即在出生的嬰兒中,男女比率達到118:100,比正常值102至107高出很多。

而80後非婚人口男女比例為136:100,70後非婚人口男女性別比達206:100,全國處於適婚年齡段的70後、80後人口中存在男女比例不平衡的問題,且年齡越大失衡越嚴重。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2014年末,中國大陸男性人口將達7億多,比女性多3376萬。

有專家預計,到2020年,中國將有4,500萬到5,000萬單身男子不能找到配偶。

東網稱,男女比例嚴重失衡所引致的社會問題,不限於難找女友和難於結婚這麼簡單,更會衍生各種危害社會治安的罪案,不能不令人擔心。

(記者湯園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