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10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26日訊】52 和林彪翻臉 1970~1971年 76~77歲

直到此次廬山會議,毛澤東同林彪這對搭檔,合作得頗為順利。文革四年,林彪為毛提供了軍隊支持,毛也最大限度的滿足了林彪的權力慾望。中共長期以來不准提拔老婆的規矩被打破,葉群同江青一道進入政治局。毛甚至還容忍了對林彪也搞個人崇拜。人們手舞小紅書,先喊:「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再喊:「祝林副統帥身體健康,永遠健康!」

在廬山,毛忽然意識到,他給林彪的權力太大了,大得威脅到了自己。一開頭是一件似乎無傷大雅的小事,關於設國家主席的問題。毛不想當主席,因為當了就免不了出國訪問,免不了做許多禮儀上的雜事,都是他不想幹的。但是毛又不願意要林彪當。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對他是一場惡夢。毛要把這個職位乾脆取消。但是林彪要留著這個職位,自己起碼當個副主席,否則在政府裡他名不正,言不順,二號人物的身份體現不出來。他只是個國防部長,在總理周恩來之下。政治局五個常委中(毛、林、周、陳伯達、康生),另外三個都贊成林彪,要毛當主席,毛是孤零零一票。三個常委都把林的利益置於毛的意志之上,這陣勢本身就是林彪權力的驚人表現。

使毛更加氣惱的是,林在八月二十三日開幕大會上講話時,不經他同意就把設國家主席的意見向會議宣佈。林講完話後,毛的大總管、中央警衛局局長汪東興慷慨激昂地發言支持林,說:「熱烈希望毛主席當國家主席,林副主席當國家副主席」。汪東興明知毛多次講過不設國家主席,可他還是反其意而行之。這樣一個毛把生命都托付給他的人,居然把林的話看得比毛的重要。

汪東興這樣做有他的苦衷,要生存不能不討好林彪。他看到,同樣是毛的親信的羅瑞卿、楊成武,在得罪了林彪後的下場。而且這次在廬山,毛又準備為了林而犧牲另一個他倚重的人:中共第七號人物張春橋。

五十三歲的張春橋是文革開始後,毛越級從上海提拔到最高層來的,看中他善於給毛的所作所為打上漂亮的意識形態包裝。讓人們以為毛搞文革真是為了什麼「理論」,什麼「主義」,張春橋功不可沒。

張戴眼鏡,不苟言笑,目光叫人莫測高深。林彪一幫人給他起了個綽號叫「眼鏡蛇」。他跟林彪保持距離。愛在下屬中挑事的毛又曾對林說過,林年紀大了,張春橋可能來接班。林更視張為仇敵,不時把手下人收集的告張春橋狀的材料送給毛。這次在開幕大會上講話前,林告訴毛他想批張,毛點了頭。林講完話後,到會的人紛紛討張,要求對張「千刀萬剮」。

毛警覺到,林的權勢到了幾乎一手遮天的程度。即使得到毛的歡心的人,要想不倒台還得靠上林。毛不寒而慄。

他馬上著手改變這種狀況,在會上宣佈不設國家主席,制止對張春橋的攻擊,停止討論林彪講話。毛把他從前的秘書、第五號人物陳伯達拋出來做替罪羊,軟禁後投入監獄。陳跟林彪靠得太緊,失去了毛的信任。

毛要林在中共高層「表一個態」,說他受了陳伯達的騙。毛這是要林做檢討。林婉拒了。毛並不意外,他曾說:「林彪在我身邊待了幾十年,我對他的性格和做法很瞭解,他是不會寫檢查的,此人從來不做自我批評。」毛也從來沒有逼過他。現在毛感到不逼他不行了,可是林彪非常固執,不肯讓步。在長達四十年的合作之後,毛林搭檔開始散架。

這次廬山會議在九月六日不圓不滿地結束後,毛採取了連串步驟削減林的權力。他把林圈外的將領調來執掌北京的軍權,並插入軍委領導班子。毛的女友中跟林家沾邊的,被清出中南海。
毛並不希望跟林彪徹底決裂,新當權者多是林彪班子選拔的人。對林削權而不清洗,毛行事得格外小心。無窮無盡的謀畫、顧慮消耗了毛的大量精力。這年冬天,他得了肺炎,年屆七十七歲的毛突然老了,從此疾病纏身。

要削弱林的權勢,關鍵是要林當眾做檢討,林就是不做。林明白一意孤行的結果是什麼。一向孤獨的他如今更加沉默寡言,極少會客,也不談天,獨自在室內踱步,有時看點電影。他口授了一封信給毛,意思是毛不能清洗他,文革的成果得靠他鞏固。在葉群的堅持下,這封信沒有發出。毛是不能容忍有人威脅他的。

林有條出路:逃往海外。毛從前的整肅對像在面臨刀俎之災時,逃亡的不乏其人:張國燾三十年代投向國民黨,王明五十年代避難蘇聯。林彪握有空軍,出走是不難的。最明顯的目的地是蘇聯,他在那裡前後住過四年,葉群能說點俄文,從前還有個情夫是位蘇聯軍官。但是林彪顯然對共產黨政權缺乏信心,他把蘇聯只定為後備之路,第一選擇是英國殖民地香港。

林的計劃是先飛靠近香港的廣州,那裡的將領們對他絕對忠誠。跟這些人聯絡,踩熟這條路線,林仰仗兒子立果。一九七○年十一月,廬山會議毛林失和後不久,林立果就開始見廣州軍區、民航的人。他的好友時常來到廣州,建立秘密據點,搞小型武器、通訊設備、汽車,學駕直升飛機。林立果的哥兒們都對他很仗義,搞這一系列活動,沒有人告密。

二十多歲的林立果在文革開始時是北京大學物理系學生。不像一般高幹子弟,他對參加紅衛兵很不積極,只是在同學勸說下才勉強加入,但很快就離開了。他沒有狂熱,對打人、整人沒有興趣。他是個善良的人。他也是個花花公子,女朋友不少。爸爸媽媽視他為心頭肉,媽媽更是派人到全國各地「選美」,要給寶貝兒子挑個完美的妻子。最後林立果選中了一位既美麗性感、又聰明有膽識的姑娘張寧。他同她一起聽他熱愛的西洋搖滾音樂,對她說:「總有一天,我會讓中國人知道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音樂!」

聽西洋音樂只是林立果作為林彪兒子享有的無數特權之一。他能看到進口的西方科技刊物,看得愛不釋手,對西方發達的科技十分傾心。他本人喜歡發明設計軍事設備,頗有些成果。最重要的,一些只有林彪、葉群才有資格讀到的高層絕密文件,他也能夠看到,這使他訊息廣泛,瞭解內情,思想難得的開放。

有了不受禁錮的頭腦,林立果看透了毛的暴政。一九七一年三月,他和三個朋友湊在一起,把他們的思想傾瀉在紙上。他們這樣寫道中國的現狀:
——黨內長期鬥爭使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擊的高級幹部敢怒不敢言。
——農民生活缺吃少穿。
——青年知識分子上山下鄉,等於變相勞改。
——紅衛兵初期受騙被利用,已經發配充當炮灰,後期被壓制變成了替罪羔羊。
——機關幹部被精簡,上五七干校等於變相失業。
——工人(特別是青年工人)工資凍結,等於變相受剝削。

這些話是《「五七一工程」紀要》的一部分,「五七一」這個名字是林立果取的,因為它跟「武起義」同音,代表了他的願望,就是搞武裝政變,推翻毛的暴政。這幾個年輕人要跟毛政權對著幹,「用民富國強代替他『國富』民窮」,要「使人民豐衣足食、安居樂業」。他們譴責毛為「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暴君」,行的是「法西斯主義」,「不僅挑動幹部鬥幹部、群眾鬥群眾,而且挑動軍隊鬥軍隊、黨員鬥黨員,是中國武鬥的最大倡導者」。「今天甜言蜜語拉的那些人,明天就加以莫須有的罪名置之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他的階下囚」。「他是一個懷疑狂、虐待狂」,「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一種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

這些見解在當時的環境下真是鳳毛麟角,難能可貴。林立果還給毛取了個外號:「B-52」轟炸機,說毛肚子這麼大,裡面裝的都是壞主意,一個主意就是一顆炸彈,掉下來能炸死一大片人。

林立果和朋友們討論了如何刺殺毛。立果是中國的克勞斯.馮.施道芬堡(Claus von Stauffenberg),一九四四年企圖刺殺希特勒的德國軍官。但他和朋友們的主意都只是空想,如「利用特種手段如毒氣、細菌武器、轟炸……」,沒有跡象表明他們準備了這些武器。毛對武器的控制和部隊的調動,以及個人的保衛措施,都無懈可擊。另外,正如《「五七一工程」紀要》所說,「群眾對B-52的個人迷信很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林立果的父親造成的。)結果,這幾個年輕人不敢把他們的計劃透露給掌管軍隊的林的親信,對其他朋友也絕口不提。林立果給了林彪和葉群一份,他們似乎沒有給他出什麼主意,但也沒有提出非議。
(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