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106)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26日訊】54 尼克松上鉤 1970~1973年 76~79歲

毛剛掌權時,為了讓斯大林放心的幫他建設軍事大國,他沒有同美國建立外交關係。斯大林死後,毛希望建交了,但由於朝鮮戰爭,美國不願理睬中國。雖然兩國開始了大使級談判,整個關係仍處在凍結狀態。毛選擇了劍拔弩張的反美姿態,把它作為「毛主義」的標記。

一九六九年,新上任的美國總統尼克松為了抗衡蘇聯,結束越戰,公開表示有意與中國改善關係。毛沒有接話,跟美國和解會使他的「反帝領袖」形象受到損害。一九七○年「五.二○」反美聲明石沉大海後,毛才決定主動邀請尼克松來中國。毛並非要同美國和好,而是想向全世界顯示,尼克松有求於他,找上門來,他代表世界反帝力量和美國對談。

十一月,周恩來通過跟中美雙方關係都不錯的羅馬尼亞發出訊息,說歡迎尼克松來北京。這個邀請於一九七一年一月十一日抵達白宮。尼克松在上面批道:「我們不能表現得太積極」。基辛格後來說,他一月二十九日覆信時,「沒有提總統訪問的事」,「現在還談不到這一步,談這事可能引起麻煩」。

毛繼續等待機會。

三月二十一日,中國乒乓球隊到日本參加世界錦標賽。這是文革以來首次出國的體育團體之一,由毛親自批准。為了不顯得離奇,球員們經特許不必揮舞小紅書。但他們有嚴格規定:不和美國隊員握手,不與美國人主動交談。四月四日那天,美國球員科恩(Glenn Cowan)偶然上了中國代表團的大巴士。世界冠軍莊則棟看見大家都用不安、懷疑、冷漠的眼光注視著他,車上沒有一個中國人和他說話搭訕,便走過去同他說了幾句話。這兩名運動員握手的照片登時成了日本報紙的頭條新聞。當毛的護士兼助手吳旭君把登在《參考》上的這條消息念給毛聽時,毛眼睛一亮,笑著讚許說:「這個莊則棟,不但球打得好,還會辦外交。」

這時,美國球隊表示希望訪華,中國外交部按照既定政策決定不邀請。毛批准了外交部的報告。
毛顯然對自己的決定不滿意,整天都心事重重。那天晚上十一點多鐘,他先吃了安眠藥,再由吳旭君陪同吃晚飯。毛的習慣是同身邊一兩個工作人員一道吃飯,晚飯前吃安眠藥,吃完就睡覺。毛的安眠藥藥力極強,有時他吃著飯就發作了,一頭栽在桌子上,工作人員需要從他嘴裡把沒嚥下去的飯菜掏出來。為此毛晚飯不吃魚,怕魚刺。吳旭君回憶道:
吃完飯時,由於安眠藥的作用,他已經困極了,趴在桌子上似乎要昏昏入睡了。但他突然說話,嘟嘟噥噥的,我聽了半天才聽清他要讓我給外交部的王海容打電話,聲音低沉而含糊地說:「邀請美國隊訪華。」……

我一下子楞了。我想,這跟白天退走的批件意思正相反呀!……毛平時曾交代過,他「吃過安眠藥以後講的話不算數」。現在他說的算不算數呢?我當時很為難……

過了一小會兒,毛抬起頭來使勁睜開眼睛對我說:「小吳,你還坐在那裡吃呀,我讓你辦的事你怎麼不去辦?」

毛平時一般都叫我「護士長」,只有談正經事或十分嚴肅時才叫我「小吳」。

我故意大聲地問:「主席,你剛才和我說什麼呀?我盡顧吃飯了,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於是,毛又一宇一句、斷斷續續、慢慢吞吞地把剛才講過的話重複了一遍。……

「你都吃過安眠藥了,你說的話算數嗎?」我急著追問。

毛向我一揮手說:「算!趕快辦,要來不及了。」

毛一直硬撐著等吳辦妥了這件事才安然睡去。

毛的這一決策在西方造成了轟動性的效應。中美敵對多年,破天荒突然邀請美國團體,而且請的是體育團體,人人都感興趣。美國人來了以後,魅力十足的周恩來使出渾身解數,讓他們感到「令人眩目的歡迎」(基辛格的話)。美國報紙天天充滿興奮激動的報導。一位評論員寫道:「尼克松目瞪口呆地眼看著這條新聞從體育版躍上頭版。」毛就這樣製造了誘惑尼克松訪華的環境。在這樣的輿論氣氛中訪華,對尼克松在政治上有百利而無一弊,尤其是第二年就要大選。

周恩來不失時機地在四月二十一日再邀尼克松訪華,尼克松馬上在二十九日表示同意。據基辛格說:「尼克松簡直興奮得不能自己,甚至想不先派打前站的去中國,生怕這會減少他訪問的光彩。」

毛不僅釣來了尼克松,還釣來了喜出望外的見面禮。基辛格七月秘密來華為尼克松訪問鋪路時,主動提出,要是尼克松一九七二年再度當選總統,就在一九七五年一月之前承認北京,全面接受北京的條件,把台灣一腳踢開。儘管美國跟台灣有共同防禦條約,周恩來對基辛格說起台灣來好像這個島子已經正北京的口袋裡了。基辛格只做了個軟弱無力的姿態:「我們希望台灣問題能和平解決。」他沒有要周答應不使用武力。★
(★基辛格這次訪華的檔案直到二○○二年才解密。在這之前他寫的回憶錄裡,基辛格聲稱那一行「只是略略提到台灣問題」。檔案解密後問起他時,他承認:「我那樣說是非常不幸的,我很後悔。」)

尼克松還提出幫中國馬上進入聯合國。基辛格說:「你們現在就可以佔據中國席位,總統要我先跟你們討論這個問題,我們然後再決定公開的政策。」

基辛格的禮品盒裡裝的不止這些。他提出要把美國同蘇聯打交道的內容都報告中國,說:「你們想知道我們跟蘇聯談些什麼,我們就告訴你們什麼,特別是限制戰略武器的談判。」幾個月後,基辛格對中國使者說:「我們告訴你們我們跟蘇聯人談些什麼,可是不告訴蘇聯人我們跟你們談些什麼。」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副總統在聽到美國告訴了中國什麼情報時,簡直「驚呆了」。情報之一是蘇聯軍隊集結中國邊境的情況。

在印度支那問題上,基辛格做出兩項重大承諾。一是十二個月內撤出所有美國軍隊,二是拋棄南越政權。他說:「一旦和平到來,我們將在一萬英里之外,河內仍在越南。」意思是,越南將是越共的天下。

基辛格甚至主動許諾在尼克松的下一任期內把「大部分,乃至全部美國軍隊」撤出南朝鮮,對共產黨國家是否會再度入侵南朝鮮隻字不提。

這些見面禮是不要回報的。基辛格強調說他不要求中國停止援越,連希望毛政權少罵點美國也沒提。從會談紀要可以看出,周恩來用的是對敵的口氣:「你應當回答這個問題」,「你必須答覆那個問題」,「你們的壓迫,你們的顛覆,你們的干涉」。基辛格不但不為美國辯護,連周說的中國因為是共產主義國家,所以不會侵略別國這樣一個可笑的邏輯也接受了。基辛格在跟越共談判時,對方稍微提了提美國政府的不是,基辛格一口給他頂回去:「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代表的是這個星球上最暴戾的政權之一。」可是周說美國在越南「殘酷」時,基辛格沒問一句:「你們對自己的人民呢?」對周的聲討,基辛格的事後感覺是「非常動人」。

第一天談判完,毛一聽匯報,自大心理立刻膨脹起來。他對外交官們大剌剌地說美國是「猴子變人還沒變過來,還留著尾巴」,「它已不是猴子,是猿,尾巴不長。」「這是進化嘛!」周呢,形容尼克松是「梳妝打扮,送上門來」。毛看出,他可以從尼克松那裡得到他想要的東西,無須付出代價,既用不著收斂暴政,也沒必要降低反美調子。

基辛格秘密來訪之後,尼克松即將訪華的消息向全世界公開了。一九七一年十月,基辛格再度來華為總統做準備。那正是聯合國每年一度辯論中國席位之時。美國是台灣的主要保護人,國家安全顧問自己都在北京,等於為中國開了綠燈。十月二十五日,北京取代台北進入聯合國,接管安理會的否決權。

這時距林彪出逃剛一個月,毛還沉陷在沮喪之中。進入聯合國和尼克松來訪這兩樁大事驅散了陰霾,使毛情緒高漲。對著聚集在他周圍的外交官們,他又說又笑,興致勃勃地一連講了近三個小時。他拿起聯合國提案表決表,一邊指,一邊說:「英國、法國、荷蘭、比利時、加拿大、意大利,都當了紅衛兵……」

毛當即指示去聯合國的代表團,繼續把美國當作頭號敵人譴責:「要旗幟鮮明」,「要點他們的名,不點不行」。以反美領袖的姿態登上世界講壇的一天到了。

尼克松到來的九天前,毛突然休克,差一點死去。尼克松就要來了,這給了他迅速恢復的精神激勵。他那時身體腫脹,特別做了新衣新鞋。因為治病需要大量的醫療設備,這時毛睡在建在游泳池之上的大會客廳裡。要在這裡見尼克鬆了,醫療設備被挪到大廳一角,連床在內用屏風隔開。會客廳四壁都是書架,擺滿了舊書,使美國人為毛的學識讚歎不止。

尼克松到達的那天早上,毛急不可耐地不斷詢問美國總統到了哪裡。聽說尼克松到了釣魚台住地,毛馬上要見他,一刻也不願意等。尼克松正準備淋浴,據基辛格說,周恩來「有點不耐煩」地催促他上路。

在這場一共六十五分鐘的會見中,尼克松努力要跟毛討論世界大事,而毛總是把話題扯開,顧左右而言他。毛不想有把柄落在美國人手上。為了嚴密控制會談紀錄,中方拒絕美國翻譯在場。對這一違背外交慣例的要求,尼克松未表示異議就接受了。當尼克松建議討論「台灣、越南、朝鮮這類當今大事」時,毛不屑地說:「這些問題不是在我這裡談的問題,這些問題應該同周總理去談。這些麻煩事我不想管。」「我可不可以建議你少聽點匯報?」當尼克松繼續按自己的思路談「找到共同點來建立一個世界結構」時,毛答也不答,轉頭問周恩來:「現在幾點了?」接著說:「吹到這裡差不多了吧?」

毛特別注意不說讚賞尼克松的話。尼克松、基辛格一個勁地奉承他,比方尼克松說:「主席的著作推動了一個民族,改變了世界。」毛只以居高臨下的口氣說過尼克松一句好話:「你的《六次危機》(Six Crises)寫得不錯。」

尼克松又說:「我讀過主席的詩詞和講話,我知道主席是個哲學家。」毛沒理他,反而把話題扯到基辛格身上。

毛:他不是個哲學博士嗎?
尼:他是個大腦博士。
毛:今天叫他來當主講人怎麼樣?

尼克松講話時,毛不時打斷他,說:「我們兩人不能壟斷整齣戲嘛,不讓基辛格博士發言是不行的。」等到基辛格加入進來,毛又並沒有真要聽他的意見,而是在跟基辛格瞎扯,談什麼「用漂亮姑娘做掩護」。(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