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108)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26日訊】55 周恩來的下場 1972~1974年 78~80歲

尼克松訪華後不久的一九七二年五月中旬,例行尿檢發現周恩來得了膀胱癌。政治局委員什麼時候可以治病、如何治病,得由毛來決定。醫生們要求及早檢查治療,必要時動手術,強調說癌症尚在早期,周本人還沒有任何症狀,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治癒率。

五月三十一日,毛批示了:「第一,要保密,不要告訴總理和鄧大姐;第二,不要檢查;第三,不要開刀」。最後第四條不是治病,而是:「加強營養和護理」。

不許給周治病,毛的借口是周「年紀大了」,「心臟不好」,「開刀沒用」。可是毛本人七十八歲了,比周大四歲,心臟病嚴重得多,他的醫療組裡卻有準備手術的外科醫生和麻醉師。

毛不讓周治療的原因之一是,他要周一天二十四小時地為他工作,接待尼克松訪華後川流不息前來覲見的外國政要。從四十年代初,周就是毛離不開的外交總管。抗戰中,他多年住在蔣介石的陪都重慶,以他特有的魅力、才幹和事必躬親,在西方人裡為中共爭取了不少同情者。日本投降國共內戰初起時,他把杜魯門總統的特使馬歇爾迷惑得暈頭轉向,使馬歇爾無意中為毛征服中國立下了汗馬功勞。中共掌權後,外交政策都是毛制定,周執行。一九七一年,跟周見了三天面,基辛格就情不自禁地給尼克松呈上這麼一首對周的讚美詩:

我跟周的廣泛交談好似一席豐盛的中國大宴,色香味一應俱全,花樣繁多,餘香滿口。這是數千年文化傳統的結晶,由經歷豐富的老手烹飪,享用的環境又不事雕琢,恰到好處。這一席有許多道菜,有的甜,有的酸……〔等等,等等〕席終時,就像所有中國美餐完畢一樣,心滿意足,而又意猶未竟。
周恩來這顆在西方人面前璀璨的明星,一到毛澤東身邊便收斂光彩,低聲下氣。基辛格注意到他如何馬上「矮了一截」。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歸來後說:「在毛面前,周完全不起眼。」

幾十年來,周為毛服務是如履薄冰,鞠躬盡瘁。毛生了病,他像孝子般的關心,甚至先嘗給毛用的藥,先試驗毛的眼藥水,說是「看對眼睛有沒有刺激」。但如今,周得了癌症,毛卻不准他治。毛要的不僅是周馬不停蹄地為他服務,更重要的,他要比他小四歲的周死在他前面。

醫生們奉命不得透露實情,但周從頻繁驗尿和醫生躲躲閃閃的表情中猜到了。他嘴上不說,心裡著急,自己查閱尿細胞學一類的醫書。毛選擇這個時候,要周對三百多名高層幹部詳細檢討所謂過去犯的「路線錯誤」。林彪摔死後,周成了第二號人物,黨、政、軍都歸他管。毛要削弱周的地位,損害他的形象。

毛又把一九三二年偽造的周脫黨的《伍豪啟事》翻出來,向這些高級幹部公佈。周當年就因害怕這份啟事而一再順從毛的意志。文革中,毛曾把它抖出來,以嚇唬周。現在毛更把這件本來只有極少數人聽說的事,擴散到整個高層,還發給各省存檔。

為寫自我檢討,周恩來度過了辛苦的日日夜夜,每天鬍子也不刮,飯也吃得很少,最後寫得臉都浮腫了,兩腿腫到膝蓋以上,連鞋也穿不下。一九七二年六月十到十二日,他一連講了三個晚上,開口閉口「補過贖罪」,損自己損得如此可憐,聽眾心裡都為他感到痛苦。周說:「你們瞭解我的歷史上的錯誤後,就會破除迷信……你們有權利要求我改好,如果還改不好而錯誤犯的又大,你們有權要求中央討論,輕則警告,重則撤職」。最後,他特別聲明:「我一直而且永遠自認為,不能掌舵,只能當助手。」這是他在向毛保證,他沒有取代毛的野心,請求毛放心。

這時的周過著一種現代政治史上獨一無二的雙重生活。公開場合裡,他是個使世界政要眼花繚亂的外交高手,被不少人認為是平生所見的最富吸引力的政治人物。視線之外,他卻是個低三下四的畏縮之輩。

一九七三年初,周的膀胱癌嚴重惡化,尿裡出現大量肉眼看得見的血。只是此時毛的大總管汪東興等人才正式把實情告訴周。當醫生們請求全面檢查治療時,毛於二月七日透過汪東興喝斥他們:「七老八十,做什麼檢查!」

到了二月中旬,基辛格來北京,周幫著毛唬弄他,毛對周的表演稱心如意。三月二日,周乘勢懇求毛讓他治病。毛好歹點了頭,又打了個主意拖延治療,命令醫生只檢查,不治療,檢查治療要分「兩步走」。

主治醫生意識到:「所謂分『兩步走』僅是一種說法,實際並沒有第二步。」他決心冒著惹怒毛的風險,在做膀胱鏡檢查時把癌症病灶灼掉。鏡檢前,周夫人鄧穎超對醫生說:「你們知道嗎,要分兩步走。」主治醫生說:「我們按照中央的指示辦,只是,大姐,如果我在檢查的時候看見有一塊小石頭,如果順便拿出來,就不用再走第二步了。是否還要留著,再用一次麻醉,留到第二步?」鄧穎超同意「順便拿出來」。

三月十日,周恩來終於在癌症發現十個月後第一次做了膀胱鏡檢查,醫生把「小石頭」也叫「順便」燒掉了。周醒來以後聽說癌細胞「燒掉了」,還裝出毫不客氣的樣子,對醫生說:「不是讓你們分兩步走嗎?」但大家都看得出他心裡其實很欣慰。周高興地請醫療組成員吃了一頓北京烤鴨。

醫生們惴惴不安,不知毛會不會怪罪他們。不久,毛處打來電話,說:「主席的原話,醫生們兩步並一步走做得好,感謝他們。」生米煮成熟飯,毛樂得做好人,醫生們也安了心。但這不是徹底的手術。

毛在對美關係上的好心情沒有持續多久。六月二十二日,尼克松與勃列日涅夫簽訂了《蘇美防止核戰爭協定》。當毛看到外交部的分析文章,說這表示「美蘇主宰世界的氣氛更濃」時,他焦躁不已。尼克松訪華曾激起他的幻想,用基辛格的話說,「戰後兩極世界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毛也成了一極。如今他發現,世界仍是兩極,他費盡心力仍未能與美蘇平坐平起。而代價是他的反美形象一落千丈。毛對身邊的王洪文、張春橋生氣地說:「我這幾年名聲不好,世界上唯一的馬克思、一盞明燈是在歐洲。那個地方,放個屁也是香的,奉為聖旨。你奈何得了我嗎?敝人就是右傾機會主義。」

周恩來成了毛的出氣筒。跟美國打交道,明明是毛在運籌帷幄,但世界輿論卻把功勞算在周恩來身上(尼克松對基辛格也有類似的嫉妒)。毛七月四日對政治局發話說周「搞修正主義」,周又再次卑躬屈膝地做檢討。

十一月,新任國務卿的基辛格再度訪華,帶來了更壞的消息。九個月前,基辛格曾許諾說:一九七四年期中選舉後,華盛頓將著手與北京建交,可現在他說美國的「國內局勢」不允許美國馬上同台灣斷交。毛至死未能得到台灣,也未能看到美國承認他的政權。

對毛更大的打擊是,在軍事技術方面,基辛格只提出給一個能預測蘇聯導彈進攻的「預警」系統,還由美國人控制。周恩來說:「我們得研究研究。」從此基辛格再也沒聽到結果。毛看出,美國的東西不是那麼好拿的。中方從此停止談論與美國的聯盟。基辛格後來對蘇聯駐美大使承認,他「過去把蘇聯肯定會進攻中國當作考慮政策的基點,是錯誤的」。

毛把挫折歸咎於「水門事件」(Watergate)。這樁醜聞使尼克松位子不穩,不敢採取冒風險的政策。毛對基辛格說:「你們國家為什麼老鬧那個什麼屁『水門事件』?總而言之,這個事我們不高興。」在外國來訪政要面前,他總是大罵水門,對法國總統蓬皮杜說他不懂為什麼這麼「小題大做」?對泰國總理克立(Kukrit Pramoj)他反問道:「一個錄音機有什麼關係?」「難道統治者就不應該有權統治嗎?」一九七四年五月,尼克松搖搖欲墜時,毛請英國前首相希思「幫他一個忙,教他渡過水門難關」。(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