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109)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26日訊】八月九日,尼克松因水門案被迫辭職。「水門事件」不僅使美國總統丟了位子,也叫毛澤東死了心,他的軍事大國夢只能是個夢了。毛整八十歲了,重病纏身,心有餘而力不足,終於無奈地承認了現實。

毛的失意很快就衝著美國人表現出來。會談取消,合作停滯。基辛格看出,中美關係「在很大程度上凍結起來了」。他隨後幾次來中國,中方「不是冷若冰霜,就是拖時間」。毛兩年沒見他,背後不斷說他的壞話。英國前首相希思記載毛對他說:「基辛格不過是個滑稽的小人物,他每次來見我都怕得要死。」一九七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基辛格再見到毛,談判尼克松的繼任者福特(Gerald Ford)總統訪華事宜時,他重新提起美國的軍事援助,以為毛還會感興趣。但是毛說:「軍事方面的問題,現在不談。」那年年底,福特訪華,毛禮貌地接待他,但沒什麼熱情。

毛的失望和怒氣主要發洩在周恩來身上。基辛格在那個分水嶺式的一九七三年十一月的訪問中,注意到周「一反常態,似乎躊躇拘謹」,「往常的犀利和才智煥發不見了」。基辛格一走,政治局就批周,外交部跟周共事幾十年的人,對他興師問罪,說他在跟美國人打交道中「犯了右傾錯誤」。這時周癌症復發,尿裡又出現大量鮮血,在批他的會上,他時時還得離席去排血。周的慘狀每天由外交部裡兩位與毛關係親密的年輕女士描繪給毛聽,一個是毛的侄女王海容,一個是毛的英文翻譯唐聞生。毛批周的指示也由她們向政治局傳達。

毛自然也用上了他的夫人。江青罵周「喪權辱國」,「投降主義」,「迫不及待」地要取代毛。當周起而為自己辯解時,江青不耐煩地打斷他:「你這個人就是囉嗦!要談實質性問題!」周說:「我不知道什麼實質性問題。」江要他交代:「基辛格來訪時有沒有犯過賣國主義的錯誤!」

周一邊挨整,一邊照常工作。十二月九日,他陪同毛接見尼泊爾國王、王后。據目擊者說,貴賓們走後,毛笑著對周說:「總理啊,你挨整啦,聽說他們整得你不亦樂乎啊!」「總理可憐啊,被這幾個娘們整得好苦。」周離開後,那兩個「娘們」——王海容、唐聞生——抱怨毛把責任推到她們身上:「你怎麼能這麼說話?」毛仍舊嘻嘻笑著說:「就是嘛,就是你們整的嘛。」毛顯然很開心。

從那次接見後發表的照片上可以看出,周沒坐通常坐的沙發,而是坐在一張為隨從安排的椅子上。這樣的設計不光是公開羞辱周。在共產黨世界裡,位子的排法預示領導人的升降。中南海裡的工作人員,見到周的隨員時都躲著走了。

毛還要用周,發話說不要再整了。一九七四年一月,在周的直接負責下,中國從南越當局手裡奪取了西沙群島,趕在越共「戰友」攻佔南越之前,把這一片具有戰略價值的海島搶到手上。

周病情越來越重,出血速度快過排血速度,血塊堵住尿道口,使每次小便都是一場痛苦的掙扎。周不得不又跳又蹦,又翻又滾,想把堵在尿道口的血塊撞開。因為失血太多,周每星期要輸兩次血。有一次正輸著血,周微微睡著了,房門下邊塞進來一張紙條,要他去開政治局會議。醫生請求給周二十分鐘的時間,讓他輸完血。可幾分鐘以後,又一張紙條塞進來,這回是鄧穎超寫的,要醫生「叫醒總理去參加會議」。周只略帶不悅地說:「馬上拔掉針頭,我起床開會去!」後來醫生們聽說,那次政治局會議並沒有什麼要緊的事非得周立刻出席不可。

醫生們要求給周做手術。一九七四年五月九日,張春橋傳達的聖旨是:「目前手術不能考慮,這一條給你們堵死。」無奈的周找負責他醫療事宜的四位中共領導人,通過他們懇求毛。毛模稜兩可地說:「見完拉扎克(Tun Razak)再說。」拉扎克是馬來西亞總理,預計在五月底訪華。周恩來在五月三十一日同他簽訂了中馬建交公報,第二天,六月一日,住進了醫院。在癌症發現兩年之後,他第一次做了手術。這一延誤使周死在毛澤東之前。

毛終於准許周做手術,原因是他自己病得厲害,眼睛快瞎了,身子不聽使喚,走路要人扶。毛不想把周逼急了。

周手術一個多月後,得到驚人消息:毛得了一種罕見的不治之症,只有兩年可活。周決定不把這個消息報告毛。

毛有了死期了。知道了這一點,周恩來變了,對毛,他不那麼害怕了。(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