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農村老人對中共殺人歷史的見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今年66歲,1951年出生在北京東一個農村家庭,現把我記事以來,在中共治下歷次政治運動整人、殺人的部分見證寫出來,這只是冰山一角,但足以說明,共產黨這個西來幽靈對我們中華民族的禍害。

一、大躍進 大飢荒

在我記憶猶新的兒童時代,人體正需要豐富營養,茁壯生長的年代,1958–1961年,三年大飢荒,把我餓的皮包骨,真是三根筋挑著一個頭。1958年,毛澤東指鹿為馬,提出「大躍進,畝產萬斤糧,大煉鋼鐵,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畝產虛報的越高,向國家交納公糧就越多,農民辛辛苦苦種的糧食,都被政府搶走了,美其名曰:備戰備荒為人民。

在農村,吃大鍋飯,吃食堂,那時每人平均二兩糧食,熬粥稀得能照見人影,鍋底稠的部分還不夠村幹部、管理員、伙食員吃的呢。有高人發明瞭一種『增糧法』,就是把麥秸用石灰水泡,然後堆放起來,磨碎,再蒸熟,吃這個。這可是連牛馬都不愛吃的東西,因為沒有任何營養,還上火。人們餓的沒有辦法只能吃野菜,吃草根,吃樹皮充飢。我爺爺發現枕頭裡邊裝的秕子,蕎麥皮等能吃,就把它倒出來,磨碎,蒸熟吃,由於多年枕頭秕子侵滿頭油頭汗,吃後幾天拉不出大便來,憋的疼痛難忍,沒錢上醫院,我的一個叔叔用鐵釘給他往外掏,都掏出血來,疼的渾身流汗。夏天還好過點,有野菜、草根、樹皮充飢,冬天就更難過了,真是飢寒交迫,我們三百口人的小村莊,一天之內餓死三人。

我媽怕我被餓死或餓壞,讓我去找我當兵的爸爸。現在和過去誰家舍得把九歲的孩子放出去闖蕩。到了軍隊我看到有籃球場那麼大、兩三米高,垛的都是羚羊、狍子、野鹿等各種野生動物的屍體,聽說這是軍人開著汽車在大草原用機槍掃射得來的,這都是國家一、二級保護動物呀。在軍隊吃了幾天飽飯,因為軍隊不能久住,還得回家挨餓。和我同村同歲的一個孩子出去要飯,到了天津,被收容院遣送回家,為了活命,出去要飯都不准許,不能影響國家形象,就得在家挨餓。這就是「社會主義好」給人民帶來的災難。

飢餓會使人犯罪,在我印像當中最深的一次犯罪,我和幾個小夥伴,在野地裡採野菜,忽然看見路上走來一個和我們同等年齡的小男孩,手裡領個包,我們幾個小夥伴蜂擁而上,把小男孩圍了起來,問他包裡裝的是什麼,他說是幾個饅頭,我們不問青紅皂白,搶過來分吃,吃完後,問小男孩你哪來的饅頭,他嚇得哆哆嗦嗦地哭著說,是北京的親戚給他病重的奶奶拿來的,奶奶得了重病,又沒有吃的,這幾個饅頭是救奶奶命的呀!我們聽後沒有覺得這是在犯罪,一是年齡小,不懂得這是犯罪,二是我們也要活命呀!可是,這位可憐的奶奶很可能沒命了。

長大後,我也沒有解開這個謎,共產黨豪言壯語的口號一大摞,「社會主義好,為人民服務,備戰備荒為人民,畝產萬斤糧,大煉鋼鐵,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當時真實的場景卻是餓殍遍野。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四千萬人口被活活餓死,為什麼不開倉放糧,「共產黨、社會主義好」,好在哪裏?!看完「九評共產黨」一書之後,如夢方醒,這一切全是騙局,是殺人,是魔鬼行為。

再說「大煉鋼鐵,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為了響應黨號召,我們村婦聯主任,我管她叫大媽,帶幾個民兵,手裡拿著一個秤砣,挨家挨戶大煉鋼鐵。「你家有幾口鍋呀?」回答有兩口,「現在吃大鍋飯,吃食堂,要那麼多鍋幹什麼呀,留一口燒點水就行了」。說著一秤砣砸向鍋裡,把鍋砸了一個大窟窿,隨後民兵搬起來就走。門上扣吊、銅鎖、鐵鎖、秤砣等,除了農具外,凡屬金屬之類,全部洗劫一空。我家有個銅火鍋也被抄走了。那時村村建起煉鋼高爐,把老百姓每天使用的成品物器,煉成一堆堆廢鐵。河邊篩沙子,山坡砸石子,農民沒有先進技術、先進設備,能煉出好的鋼鐵嗎?能製造槍、炮、子彈嗎?煉出一堆堆廢鐵,為使鋼鐵翻翻,再虛報產量,上欺下瞞。這就是「大煉鋼鐵,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的真實寫照。

二、十年浩劫 文化大革命

「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有這樣一段話:文化革命是共產黨邪靈附體全中國的一次大表演。1966年,中國大地上掀起了又一股暴虐狂潮。紅色恐怖的狂風咆哮,如發瘋孽龍,脫韁野馬,群山為之震撼,江河為之膽寒。作家秦牧曾這樣描述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連坐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蹟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以進行。」據專家們的保守估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達773萬人。

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人父子相殘、夫妻反目、母女吿發、師生互鬥的事情普遍存在。那時,我正在念初中一年級,我們學校是省重點中學,根本就不上課,三年沒有升學,所以美其名曰:「老初一」。每天寫大字報,有高中學生組織開批鬥會,批鬥校長,批鬥老師,給校長、老師戴紙帽子、挂牌子,甚至挂破鞋,紙帽子上、牌子上寫著誣蔑之詞;或以紅衛兵名義全國各地到處串聯,只要帶上紅衛兵袖章,坐火車、汽車、乘船不用花錢,暢通無阻。我和幾個同學去過北京大學,去過北新橋。在北新橋我們住了一個月,目的是等待毛澤東的接見。在那裏,當地革委會給我們安排在一家副食商店,從地、富、反、壞、右、資本家那裏抱來被褥給我們蓋,吃的是商店裡的食品、麵包、點心之類的東西,每天唱著邪黨的歌曲–「造反有理」;各個旅遊景點隨便串聯、旅遊,不用花錢。我們的惡劣行為比起那些沒有人性的高中生、大學生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了,他們在砸廟、在挖墳、在破壞文物,在整人、甚至殺人。這不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教下一代做打、砸、搶的土匪行為嗎?這不是教廣大中國人民行邪作惡嗎?這不是明目張膽地在破壞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嗎?罪在邪黨、罪在毛澤東。

在農村也是一樣,歷次運動,地、富、反、壞、右是頭刀菜,給他們戴紙帽子、挂牌子、五花大綁,打、罵、遊街示眾、批鬥、掃大街、整死、致殘等等,各種陰招、損招都能使出來。我們家是中農,不在黑五類之列,在斗私批修期間,我爺爺養了一隻綿羊,在村邊放羊,有幾個人揚言要批鬥我爺爺,說他搞資本主義,要割資本主義尾巴。我爺爺脾氣很大,和他們干了起來,說「我是海陸空三軍司令,誰敢鬥我!」因為當時我爸爸是海軍,我叔、我嬸是陸軍,我家一位親戚是空軍,所以我爺爺常常開玩笑說,我是海陸空三軍司令。在那時軍人家屬是很吃香的,我爺爺這句話還真震住了這幾個人,因此逃過此一劫。其實是神、佛保佑了我爺爺這個信神的人,如果不是神、佛保佑,別說是一個說大話的小老百姓,國家主席劉少奇怎麼樣,不是一樣被批鬥嗎!最後慘死在一個堅固的堡壘地下室。

三、八九•六四 血染京城

那時,我在102國道邊做生意,親眼見證一眼望不到頭的坦克車往北京進發,坦克的鏈軌和水泥路面摩擦發出的聲音,震得人心驚肉跳,毛骨悚然。我的一個朋友,在東長安街附近安鋼窗,子彈從頭頂上颼颼飛過,嚇得他們趴在車斗裡不敢動,等待平靜後,活也不幹了,工具、材料也不要了,開車就往回跑,保命要緊。還有一個朋友,在北京廣安門財貿學院施工,看到直升機在頭頂上盤旋,飛機俯衝下來他們趕緊趴下。看到很多大客車停在路上,封鎖道路,不讓學生過來。房管科長姓宋,他兒子六四那天失蹤後,一直沒有回家,孩子奶奶是中國人,爺爺是日本人,為找孫子,通過外交部,都沒有找到。有一女士,知道丈夫失蹤後,在河邊打撈丈夫,她丈夫6月3號出去後,就沒有回來。有一個退伍軍人,是坦克兵,聽到從天安門廣場跑回來的學生說:坦克碾壓學生,氣憤地說:我要是在場,我一定搶過坦克車來,碾壓這些當兵的和指揮者。可是中共喉舌卻說沒開一槍。我看到網上傳來的照片,坦克碾壓學生,民眾搶救受傷學生,真是慘不忍睹,撕心裂肺,因為我們都有兄弟姐妹,上學的子女,他們是社會的精英,是未來的希望。他們在反腐敗,他們在為民請願,卻慘死在中共領導人手裡。

四、迫害法輪功 中共罪惡罄竹難書

法輪大法倡導的真、善、忍理念,使廣大修煉者在社會上助人為樂、扶危濟困、拾金不昧、寬以待人、淡泊名利,大法弟子的善行有力的促進了社會風氣的好轉與改善,使社會的精神文明建設得到加強。法輪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由李洪志先生公開在社會傳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對法輪功非法鎮壓。當時中國大陸已有上億名法輪功修煉者,這些修煉者來自中國主流社會各階層、各種職業。國家體委在長春、大連、武漢、天津、廣州等全國五大城市對萬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抽樣調查,結果證實法輪功對祛病總有效率達98%以上、痊癒率達72%以上。神奇的祛病功效為國家財政節省了大量的醫療費用。原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等一批高級離休退休老幹部得出結論「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目前,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法輪大法書籍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文字,得到國際社會各種褒獎和支持信函達四千多項。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中共和江澤民這一中華民族的敗類殘酷鎮壓。截至目前,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超過十七個年頭,面對中共瘋狂地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們仍堅修大法,並頂著巨大壓力、冒著生命危險、忍受著巨大痛苦持之以恆地向世人講述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據明慧網報導,直接被迫害致死已有四千多人;十幾萬人被判刑、被勞教,遭受酷刑;數十萬人次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受摧殘;數千人被送入精神病院;數萬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我修煉法輪大法22年來,沒吃過藥,沒打過針,沒看過病,修煉前的多種疾病不治自癒。17年的迫害當中,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多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6次之多;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遭受多種酷刑;母親、岳母、妻子承受不住巨大壓力和嚴重騷擾相繼離世。這歷史悲劇不止我一家,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遭受更嚴重的迫害,明慧網均有報導。中共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犯下的滔天大罪,真是罄竹難書。江澤民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長達17年的殘酷迫害,不但沒有消滅法輪功,反而在世界上弘傳了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王立軍等數百名高官已因惡報紛紛入獄。這就是善惡有報是天理。目前,中國國內已有二十多萬民眾,亞洲有過百萬民眾實名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提交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與起訴狀,最終一定難以逃脫歷史與人民的審判,而法輪大法的光輝普照環宇。

共產邪黨竊政以來悲劇接踵而來: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大飢荒、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公開數據顯示,第一次世界大戰全球因戰爭死亡1000萬人,第二次世界大戰全球死亡5000萬人,而在中國1949年後沒有戰爭的情況下,被各類政治運動害死的中國人卻至少8000萬。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真心希望善良的世人都能明白真相,都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遠離中共,退出中共。只要中共還存在,這個國家就不可能有未來。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