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春晚出現老紅軍 抗戰突改14年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02日訊】【熱點互動】(1567)春晚出現老紅軍 抗戰突改14年:今年的春晚除了引發大眾吐槽之外,一則老紅軍造假的新聞又成為熱點,中共央視的微博上將一位86歲的表演者稱為老紅軍,引發大批網民質疑,央視造假,甚至說央視自甘墮落,這位表演者在表演快板的時候也提到了十四年抗戰這種說法,也算是緊跟形勢,為什麼這一個看似小事,卻引起民眾的強烈反感?中共日前突然將八年抗戰改為十四年,到底是怎麼回事?今晚我們請來倆位嘉賓,就這些熱點事件做一些探討和分析。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次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

今年的春晚除了再次引發大眾吐槽之外,一則老紅軍造假的新聞又成為熱點。中共央視的微博上將一位86歲的表演者稱為「老紅軍」,引發大批網民質疑央視造假,甚至說央視自甘墮落。這位表演者在表演快板時也提到「14年抗戰」,這種說法也算是緊跟形勢。

為什麼一則看似小事卻引起民眾的強烈反感?中共日前突然將「8年」抗戰改為「14年」到底是怎麼回事?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評論和分析。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還有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二位好!

橫河、陳破空: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我們請破空先生先來談一談。我們看到今年春晚除了種種吐槽之外咱們就不說了,這一位老紅軍其實在節目中被說是「老文藝戰士」,但是在央視的微博上提的是「老紅軍」;後來又改了。其實這件事情說大了是造假,說小了也可以說是筆誤或者口誤,為什麼網友反應這麼強烈?您怎麼看?

陳破空:本來是件小事情,主持人朱軍在現場介紹朱光斗是「老文藝戰士」,這沒錯,但是央視微博發文卻說是「老紅軍」。現在是互聯網時代,中國網友有七八億,不能欺騙中國人的智商,這則信息很敏感,所以網友馬上就吐槽。

網友吐槽,本來按照正常國家,央視發表道歉聲明是筆誤或者口誤,表示道歉就行了,結果不道歉。因為共產黨有造假文化,但是沒有道歉文化,這是它的本質。對央視來說造假不算新鮮,它心裡想:造假算什麼!造了半個多世紀的假,這算什麼呢!

我記得台灣蔡英文剛剛當選的時候,它也造了一個很重大的假,馬上播出:解放軍登陸演習。當時還是馬英九政府,馬英九政府陸委會馬上就說:這是假鏡頭,是去年的演習鏡頭。結果拿來臨時冒充。

央視一直在造假,它認為這都是小事情,面不改色心不跳。其實是欲蓋彌彰,想遮醜或者想不說,反而更醜,最嚴重的就是網路開始刪屏,事情越搞越大;本來是小事情,結果火越燒越大!不道歉罷了,還刪帖子。人家說它造假,批評春晚造假,不僅不解釋、不道歉,還到處刪帖,給人的感覺是真的造假了,到最後就是鐵板釘釘,就是造假!也確實,春晚造假是無數的。

橫河:我覺得還有一點,其實對於很多觀眾來說,看央視已經沒有意義了,吐槽才是意義。有很多一部分人看春晚就是為了吐槽,現在送給人家吐槽,當然人家就來吐槽,本來大家把央視的春晚當作娛樂,但不是他們想要的娛樂;是說它的笑話、看它笑話的娛樂,這種娛樂正好給人送上門去。

央視偏偏又是特別傲慢、特別不屑於別人,實在錯誤也是犯在它過於傲慢,當然網友就越來越氣憤,越來越高興,最後就造成這樣的結果。

主持人:好像這位演員本身也是滿有來頭,是不是他上了年紀很多人都聽過他的快板表演?

橫河:我看到他的名字以後覺得很熟,後來我查了一下,一般我不會去查這種事情,一查以後才發現確實是這樣。文革剛開始到文革結束之前,有相當長的時間不是沒有什麼娛樂嘛,那個時候最多的是廣播電台的快板書,我後來就想起來聽過他許多快板書,確實是一個很有名的人。

主持人:而且他的快板書都是跟英雄人物相關,什麼雷鋒、好八連。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他的快板書。說到央視造假,這個被宣傳的朱光斗本人是造假大王,他最著名的快板就是《學雷鋒》還有《南京路上好八連》。雷鋒的故事我們都知道是假的,好像有人在旁邊攝影一樣,都有鏡頭,那個時候照相機很少的,他都有鏡頭;另外他有日記,寫得規規整整的,而且沒有字跡撩亂。後來有人揭發,雷峰的故事是事後補鏡頭以及上級指示專人給他寫日記。

另外,雷峰是一個普通戰士,他穿得非常好,他的戰友說他穿的是尼子服、戴的是瑞士手錶,什麼都是最高檔的,比周圍的戰士好很多,又發特殊津貼,是當局有意樹立的。

說到朱光斗唱《學雷峰》這件事情,他還見了三次雷峰,但他沒有見到一次雷峰做好事。結果雷峰突然死了,他絞盡腦汁弄不出快板書來,就只好去部隊到處去生活、去體會,然後編了很多東西來打快板書《學雷峰》,這個、那個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真的。

所謂《南京路上好八連》是解放軍進入上海之後的很多故事,是編的,其中有一個故事,好八連撿到一個錢包,還給了別人,那就是大好事宣傳。我們知道,在文明國家、民主國家,撿錢包是一定要歸還,不歸還錢包是盜竊行為。撿錢包還給人家是義務、是責任,誰都要還的。有人看到人家掉東西趕緊蹲下身檢起來送還人家;在中國要是蹲下身去,人家說「你要搶我的」。道德水準很低,好八連撿個錢包還人家就是大好事。

《南京路上好八連》也編了很多東西,完全覆蓋了當時共產黨占領上海給人民所造成的苦難,「三反」、「五反」都被掩蓋了。朱光斗本身是個造假大王,他又來到了央視繼續造假,而且他確實緊跟形勢,黨說把8年抗戰改成14年,他馬上就唱「抗戰14年」;他唱了一輩子,我們查一查他保證以前唱的是「抗戰8年」。

主持人:是,沒錯。

陳破空:他前後自相矛盾。

主持人:所以網友也不冤枉央視。

橫河:對,其實這個人的假還真不是僅僅央視給他造假,他真的是假,他的履歷是假的,我去查了一下,他是1946年、14歲的時候到延安去的,他從小父母雙亡,家境貧困。

參加中國共產黨軍隊的,不管是紅軍也好、八路也好還是後來的解放軍也好,都有一個特點,凡是貧窮人家的一定是軍隊到了他們當地帶走的。因為他的知識面很窄,他不可能看到任何東西。遠道去延安的人都是知識分子,受過教育的,而且受過左傾思想影響的人。

他14歲來不及受教育,家庭貧困,他應該是屬於那種紅軍到了他的家鄉,或者是哪怕八路軍到了他的家鄉他才可能去,所以他不可能到延安去。1946年的時候應該是第三野戰軍,當時已經劃野戰軍了,那時候實際上應該是解放軍在華東戰區,是華東軍區,應該是這一部分的。他也沒錢,他不可能14歲步行到延安去,他那時候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延安,所以這個履歷絕對是假的。

主持人:所以禁不起推敲,稍稍一弄我們又弄出更多的假來。但我想問一下破空,央視這一次是請了幾位老紅軍,還有106歲的,主持人讚揚這些人的所謂「長征精神」。我們現在都知道,長征的很多史實好像跟中共宣傳的並不一樣,您怎麼看「長征精神」的說法?

陳破空:它這一次有宣傳女的老紅軍,是106歲還是104歲我當時沒聽清,說她是當時西路軍的排長還是什麼,那是張國濤的部隊。那時候西路軍是毛澤東陷害,故意讓張國濤、李先念那些人帶著部隊進入人煙稀少的東北,最後被馬家軍消滅,非常慘烈,是毛澤東假國民黨之手、假國軍之手,消滅自己紅軍部隊的又一個例子。

西路軍幾乎大部分被消滅,少數存活,可能這位女士是存活者之一。存活著的女兵非常慘,就是女俘虜,做奴隸,被馬家軍賣給當地人做奴隸,也就是說非常慘,生不如死的那麼一個環境過來的。現在把這個老太太,話都說不出來,氣都喘不上來,弄到了現場去問話,那個老太太我估計神智都不清了,就在那宣傳老紅軍,說什麼長征精神。

長征精神說老實話,我們讀歷史都知道什麼叫長征精神,就是潰逃精神,逃跑精神。長征就兩個意義,第一個想轉移到靠近蘇聯邊境,想背靠蘇聯獲得蘇聯的支撐,因為它打不過國民黨了;第二個想遠離抗日戰場到後方去,到後方躲起來讓國軍在前面擋子彈。所以長征精神就是逃跑、潰逃、投機精神,長征根本不是勝利的表現。

後來共產黨奪了江山之後,把長征神化,鄧小平自己都承認長征造假,他有一次會見法國記者法拉齊的時候他就說過。人家就問他說是不是有「飛奪瀘定橋」這件事情,鄧小平就打馬虎眼說,飛奪瀘定橋是後來的藝術創造,你們知道我們長征過後都有很多的故事。支吾其詞地承認是藝術創造。長征路上有很多假故事,所以宣傳長征精神反而暴露共產黨之醜。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觀眾,我們先接聽觀眾的電話,是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主持你好,嘉賓你們好!中共這個非法政權造假是它的法寶,它不是民選的政權,它不造假它就沒地方去放了,什麼壞事都敢做,什麼滅絕人性的事它都敢做,到它滅亡的一天就真相大白了,它就是這樣了。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給我們來電話。我想正好談到這,請問橫河,這個老者他在快板表演中提到14年抗戰,中共不久前剛剛把8年抗戰改為14年,有人就開玩笑說《大刀向鬼子們頭上砍去》這首歌也是不能唱了。為什麼突然有這個舉動,原因是什麼?您給分析一下。

橫河:現在它的動機確實不是很清楚,因為它也沒告訴你究竟是為什麼改。從道理上來說,現在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中共合法性危機的問題,就是說它一直找不到合法性來源。因為這67年它沒有選票嘛,那麼找到最早的時候就是毛澤東內戰打贏了,是革命。

這點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現在都有一個疑點,就是那是中國人打中國人,它並沒有實現一個所謂是推翻帝國主義入侵,那時候早就推翻了,國民政府已經推翻了。所以它得更早的去找它的合法性來源,多一個好一個嘛。

再往前找,那麼一找到抗戰就麻煩了,如果是8年抗戰的話跟它一點關係都沒有,一個平型關、一個百灘大戰,這兩個戰役就是能夠拿得出手的,一個是林彪打的,它不能多說,還有一個是彭德懷打的,毛澤東早就批評過了。

主持人:暴露實力。

橫河:其他的你就不能說了,其他那個不叫戰爭了,小兵張嘎,什麼王二小,當然很英勇了,但是它不是戰爭,那時候跑反嘛,就跟紅軍長征也是跑反呀,就是大規模的部隊跑反,就是規模大一點而已。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不能批「狼牙山五壯士」,要真說起來的話,就是它自己樹的這一個標竿還有一點點蹤跡可循。那麼如果就保持這個8年的話,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華民國中國革命軍。

主持人:是國民黨。

橫河:第八路軍是其中一個編制,所以又確認了是中華民國在領導抗戰,蔣委員長在領導抗戰,所以它要想辦法去擴展,這一擴展就擴展到如果是從918開始。

主持人:多加了6年。

橫河:多加6年的話,當然有利有弊啦,有利的地方可能就是東北抗聯,因為抗聯確實有一些軍事領袖是共產黨員,那麼把這個算到共產黨頭上去。但是它的弊也同樣存在,東北抗聯實際上跟當時在江西的中央是沒有關係的,當時中央跟東北抗聯一點聯繫都沒有,而且它還在南方割據,等於是削弱中華民國抗擊日本的力量。所以有利有弊,但我想它把宣傳主動權抓到手以後,它就強調另外一部分。

主持人:好,我們很快接一個電話,接著請破空分析,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好!新年快樂!關於這個事情以前多年前陳志飛跟王軍濤在的時候,我們也討論過。關於抗戰出現老紅軍實在是荒唐,滑天下之大稽,從1931年918瀋陽事變開始算起來是14年,從盧溝橋事變算起來是8年,但是大部分是國民黨以及中華民國打的。

中共竊取抗戰成果,篡改國號、國旗,真正叛國,歪曲歷史是全然不對的,除了張國濤的新四軍、林彪的八路軍以外,其他我覺得沒什麼打過,那連續劇是怎麼演的,我覺得抗聯是假的,我根本不相信。

主持人:好的,謝謝丁先生。破空怎麼分析?

陳破空:抗戰8年改成14年非常有意思,剛才橫河講到抗日聯軍,共產黨是想把東北的抗日聯軍跟共產黨有點關係的、姓「共」的部隊算進來,因為都說8年抗戰沒有共產黨的功勞,共產黨是反抗戰、跟日軍勾結、跟汪精衛勾結的,那麼它想把它延伸到1931年,東北有抗日聯軍的存在,就表示共產黨在抗日。

這是尋找政權的合法性,說明它有政權不合法的焦慮感,有一種不自信的焦慮感,但是它反應焦慮感的同時出了問題。我看到有一位清華大學國際研究所所謂副所長的劉江永教授出來解釋這個事情,這個人出來解釋還犯了一個最荒唐的常識性錯誤。

他解釋什麼?他說,1931年918事件之後,張作霖撤到了關內。張作霖早在1928年就被日軍炸死在皇姑屯。是張學良領導的東北軍撤退,他居然講張作霖。一所名牌大學、一個國際研究所副所長的教授,居然講出這麼外行的話,而且他還可能是主導者之一篡改歷史的。

其實這段歷史這麼一講還出問題了,為什麼出問題呢?東北抗日聯軍只是東北抵抗軍非常小的一部分,當時有「自衛軍」、「義勇軍」,有國民黨留下來的抵抗的軍隊很多,當時都是抗日的。

但是我們要說清楚,東北的抗聯不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是蘇聯共產黨領導的,當時中國共產黨在江西割據,忙於圍剿、反圍剿,跟東北的共產黨沒有聯繫,而東北的割據是什麼呢?是蘇聯不想讓日本進駐中國。

有一股力量是依靠日本,比如溥儀、滿清的遺族;另一類力量是依靠蘇聯,就是楊靖宇的所謂「抗日聯」,他們打不過的時候就逃到蘇聯去,實際上都是依靠外部勢力在中國土地上割據,所以根本不是什麼值得稱讚的事情。

還有一個問題出在哪裡呢?說抗日,從1937年盧溝橋事變算起也好,1931年算起也好,8年也好14年也好,那還不對,它想把東北的事情算進去,那好,那就要把台灣的事情算進去,因為它號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是1895年大清永久割讓給日本,當時台灣人民奮起抵抗,不承認日本的接管;既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應該從1895年算起。

主持人:有網友也這麼說。

陳破空:那抗戰就是50年,從1895年。還有一個算法,1900年,八國聯軍進入中國,當時也有日軍進來,從1900年算起,當時日本強、中國弱,算起來有45年。有一個網友還有一個說法,現在中國一直在抗日,比如釣魚島也好,電視神劇也好,應該把現在也算進去,那應該是抗日到現在有122年。

怎麼寫都是歷史,所以這個東西官方由它說了算,實際上最終回到一句話就是「歷史虛無主義」,這是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完全無視歷史真相。

而盧溝橋事變我就不多談了,是共產黨的別動隊製造的。二戰之後審判日軍,日軍將領公認,是共產黨別動隊製造的,目的就是讓日軍跟國軍發生全面戰爭,共產黨從中漁利,是劉少奇所部署策劃。

主持人:是,抗日真相有很多啊!我們現在線上又有兩位觀眾了,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一位是洛杉磯的鍾女士,鍾女士您好!

洛杉磯鐘女士:我覺得共產黨就是一個假,共產黨不倒中國搞不好,不倒,中國沒有希望。

主持人:好的,謝謝洛杉磯的鐘女士。下一為是澳大利亞的邱先生,邱先生您好!

澳大利亞邱先生:現在改成抗戰14年了,我突然想起有一首歌叫做《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其中大概歌詞是它領導抗戰八年多,那現在這句話沒法唱了,這首歌沒法唱了。那麼說到吐槽呢,今年我感覺好像看春晚的人比以前又少了,看的人少了,吐槽也就少了,這不能不說是一種覺醒和進步。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邱先生!我想請問橫河,剛才您二位也講了,很多人也都是這麼認為,抗日延續6年,把東北抗聯算進去之後,它可能爭奪一些話語權。

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很多人說,那個時候國民黨的蔣介石並沒有積極抗日,他提「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對於很多在中國受中共宣傳影響的人,這句話確實給他造成一種印象,當時國民黨並沒有積極抗日。您的分析是什麼?

橫河:當時中國的國力確實非常弱,從軍隊的數量、素質以及裝備等各方面,確實沒有辦法跟日本人作戰,所以蔣介石當時試圖用時間和空間拖延、增強國力,以後再作戰。這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

到現在為止,想想看現在跟俄國的關係,為什麼領土不能收回來?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打不贏人家嘛。得承認這一點。受到共產黨影響以後,很多人都以為打不贏也要打,反正一定能打贏。其實不這麼回事,打不贏就是打不贏。

主持人:但是他說「安內」,他不但是拖。

橫河: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一個國家應該是舉國之力沒有後顧之憂的時候才可能跟這麼強大的對手打。當時共產黨在江西割據,到處打土豪、分田地,而且還不停騷擾鄉里。安了這麼大的一個釘子在後方,不是一個釘子啦,是好幾個根據地啊,共產黨割據。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把這個後患排除掉,根本就不可能組織起全國的力量來進行抗戰。現在想起來,而且看了很多資料以後,才知道當時的情況有多麼嚴重。

所以在那種情況下做出那樣的決定是很正常的,因為事實上是有人在分裂。別說事實上當時有人分裂,就是現在,如果中國大陸發生對外戰爭,不需要有人分裂,中共用這個藉口就要抓很多人、殺很多人。

主持人:破空,您的分析?

陳破空:剛才有一位觀眾講了,它領導抗日「八年多」的歌沒法唱,因為它改成「十四年多」,而且電視神劇中的很多話也要改了,電視神劇中的對白說「8年抗戰就要開始了」;要改成「14年抗戰現在開始了」,神劇還有的對白說「8年抗戰還剩最後一年」;要改成「14年抗戰還剩最後一年」。神劇都得改,很多過去的史料都得改,所以是共產黨為自己找麻煩。

剛才提到蔣介石說的話其實有爭議。共產黨一直宣傳是蔣介石下令張學良在東北不抵抗。張學良在晚年的時候說了真話,在《張學良口述歷史》中他承認是他自己不抵抗,並不是蔣介石下令。他要保全實力,把東北軍撤走,不想當炮灰,所以他把他的主力撤了出來。但是其實還是有一些人在抵抗,比如當時的齊齊哈爾之戰,馬占山將軍浴血奮戰,犧性非常重大。

剛才橫河講的沒錯,蔣介石以時間換取空間,想積蓄國力之後再決戰。但是共產黨迫不及待想讓中國的國軍跟日軍決戰,兩敗俱傷共產黨好從中漁利,特別是把國軍削弱。包括東北的事情蘇聯在背後支持,希望把事情搞大,最後中共在盧溝橋製造了「盧溝橋事變」,確實爆發了全面戰爭。蔣介石非常清楚共產黨的作用,他說了一句著名的話,他說,日軍對我國乃是癬癩之疾,而共產黨卻是心腹大患。

所謂「癬癩之疾」就是頭上長了一個瘡,瘡是很容易治癒的,是外敵,但是共產黨是心腹大患,的確是這樣。抗戰之後日本被美國擊敗,日軍走了就走了,對中國就沒有了,但是共軍就留下來了,成了中國永久的禍害。可以看出蔣介石當時是深謀遠慮,是一個戰略家的高度在看問題。而且給他扣的是莫須有的罪名。

主持人:還有一位觀眾在線上,是加州的何先生。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它把抗戰改成14年真的搞不懂。改成14年以後,它把東北抗聯扯進來,實際上東北抗聯是1936年2月才成立抗聯,原來是當地的一些小的抗日武裝游擊隊之類的。抗日前幾年跟中共的紅軍扯不上,那時候紅軍還在路上逃亡呢。

關於抗戰的問題,中共把國民黨說成一無是處,說蔣介石不抗日,那是彌天大謊,是世紀大謊。張學良晚年的時候為什麼不回去?他很後悔當初綁架蔣介石,你們去看張學良的歷史就知道。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

陳破空:我再補充一句,當時蔣介石還很聰明,張學良當時既然要自保,保持東北,蔣介石乾脆把他調到西北去剿共。東北軍居然跑到西北去駐紮,為什麼?蔣介石就是看你不抗日那你就去剿共吧!去西北對付共產黨。結果他跟共產黨勾結,也是要保全實力。

甚至張學良當時還有野心,以為共產黨會支持他,對蔣介石取而代之做全國的元帥。他根本沒有那樣的威望,所以西安事變之後他不僅沒有成功,反而是被軟禁起來了,蔣介石是平安回到南京。

主持人:這讓我想到了一件事情,所謂的「長征」,中共也是宣傳北上抗日,其實它並不是抗日而是逃亡。所以沒有任何一個能夠支持它的。

橫河:對,它就是逃亡。我在江西讀書,我們同班有位同學是興國的,當初共產黨把當時能夠捲走的男性全都捲走了,他們那個村子跟共產黨走的大概有二千人,很大的一個村子。

主持人:就是所謂「長征」過程中經過他們的村子?

橫河:對,那是根據地嘛,江西,全部都捲走了,興國是中央所在地,全部都捲走了,一個都沒有回來,全部死光掉,只有他自己的外公回來了。他的外公在貴州的時候被打傷了,受傷以後一路討飯回來。

我當時聽了非常震驚,還有紅軍被打散了以後,討飯回到老家去的這種故事,就回來這一個,其他全死光了。

主持人:2,000人就回來這一個!

橫河:他們一路向西就是跑啊,因為江西待不住了,就一路跑。所以你可以看到它長征路線跟抗日一點關係都沒有,它向西而且有時候偏南,越往邊境地方走。

最後過草地的時候打下一個郵局,找到一年前的一份報紙,上面說在陜北剿共。所以為什麼要到陜北去呢?就是抱著希望那裡的紅軍還在,有個地方可以落腳,是這樣子去的。

主持人:破空,現在有人說,不管怎麼樣它延續了這6年,客觀上是不是也幫助了中共爭奪話語權?您覺得能起作用嗎?

陳破空:其實很小氣,我看到前兩年的「93大閱兵」,我當時很吃驚,14個方隊全部是共產黨的,國民黨死了三百多萬人國軍,戰死二百多位將軍,共產黨只有一個將軍是中冷槍死的,就是左權。結果14個方隊沒有一個國民黨的方隊,表現國軍的方隊。

當時我就感慨:太小氣了!還談什麼民族團結,談什麼統一,我覺得這事很荒唐。真正要寫抗戰史,你要寫過去、要把它寫完整,尤其是把國軍正面抗戰、共產黨在後方要寫清楚。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到了,感謝觀眾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