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亂象剖析】有毒食品氾濫 民以何為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2日訊】編者按:美麗的神州,承傳了五千年的文明,演繹出無數絢麗神奇。然而,西來幽靈,卷起紅禍。無神論、黨文化,破壞傳統,扭曲心靈。今日大陸,道德急劇下滑,亂象叢生,危機四伏。誠信缺失,安全感何在?陰霾迷霧中,亟待厘清事實,探究溯源,剖析中共之禍。正本清源,去除毒害,方獲新生。

***

春秋時期,齊國管仲曰:「王者以民為天,民以食為天,能知天之天者,斯可矣。」

2011年6月17日,廈門大學研究生吳恒聯合33名志願者,發布了《中國食品安全問題新聞資料庫》(2004-2011)。2012年4月,吳恒創立「擲出窗外」網站,收集了自2004年起,全國各地3000多條有毒有害食品的記錄。《緣起》一詩,道出了建立網站的起因。

「起初他們在嬰兒奶粉裡摻三聚氰胺,
我還沒有養孩子,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在火腿腸裡摻瘦肉精,
我不怎麼吃火腿腸,我仍不說話;
此後他們使用地溝油,
我很少在外吃飯,我繼續不說話;
再後來他們使用牛肉膏,
我決定不吃牛肉了,但還是不說話;
最後,我依然被毒死了,
但沒人能告訴我是什麼原因,
因為,後來大家都被毒死了。」

在當今大陸,「食在中國」的美好早已成為過去。黑心食品氾濫,無良奸商橫行。彼此投毒、易毒而食,現狀觸目驚心。層出不窮的惡性食品安全事件凸顯誠信缺失、道德滑坡。在這場愈演愈烈的食品危機中,中國百姓付出了寶貴的健康,在無奈中掙扎。十數億民眾、子孫後代,將以何為食?

有毒食品知多少

在「擲出窗外」的網站首頁,有一幅「中國食品安全問題形勢圖」。此圖以五種顏色顯示,從2004年到2011年,中國有毒食品逐年氾濫的形勢變化——有增無減,範圍越來越廣。

2004年,安徽阜陽市發生了劣質奶粉導致12名「大頭娃娃」死亡的事故。此後,中國大陸的食品安全問題一直備受關注。儘管公眾擔憂、議論、質疑,問題非但沒有解決,反而逐步升級。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震驚中外。很多嬰兒在食用了河北石家莊三鹿集團生產的奶粉後,發現患有腎結石。經檢驗,在三鹿奶粉中驗出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當此事於9月曝光時,毒奶粉已經導致四名嬰兒死亡、六萬多名嬰兒生病。經過擴大範圍的檢驗後發現,在中國109家奶粉製造商中,22家的產品含有三聚氰胺。另外,這種化學物質也出現在所有牛奶和乳製品中,包括白兔牌糖果等。隨著毒奶粉事件進一步擴大,公眾憤怒不已,多個國家禁止進口中國乳製品。

據《新紀元週刊》報導,2008年11月17日,博訊網引用北京市衛生局一位副局長的資料顯示,截至當年10月底,大陸實際上報的毒奶粉病例超過375萬2821例,其中十歲以下占 66%;實際死亡人數為3萬3千989人,其中十歲以下占77%。12月1日官方突然宣布,有毒奶粉導致近30萬兒童患上泌尿系統疾病,而這個數位只是民間資料的十分之一。

2011年6月,大陸媒體揭出了京津冀地溝油產業鏈的冰山一角。記者調查發現,在河北、天津、北京等地存在的「地溝油」加工窩點,生產規模驚人,日加工能力以十噸計,所產 「地溝油」主要以散油的方式流向了食品加工企業、工地、糧油批發市場,甚至流向了部分超市,最終走向餐桌。

近年來,大陸有毒食品的黑名單越來越長,而且名目繁多、無奇不有。2011年3月,雙匯瘦肉精,2011年4月,上海盛祿食品染色饅頭,2011年4月,瀋陽毒豆芽,2012年4月9日,皮革奶、皮革膠囊事件。2013年,廣東、福建等地驚爆重金屬鎘超標大米事件。2015年,中共公安部公布了有毒食品和有毒藥品十大典型案例,包括陝西省渭南制售毒麵粉案,濟南非法經營疫苗案, 蘇州制售生長激素類假藥等案件。2016年3月,媒體披露,內蒙古一犯罪團夥自2014年開始將有毒工業鹽冒充食用鹽,大量銷往河北、內蒙古等地市場。

2011年,《中國食品衛生雜誌》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報告估計,中國每年有超過9400萬人因食用攜帶病菌的食物而患病,導致每年有340萬人住院,大約8500人因此喪生。有毒食品的鏈條,盤根錯節,波及億萬普通百姓。病死豬肉、假羊肉、假牛肉、假雞蛋、假面條、毒生薑、黑鞋油仿製普洱茶……民眾憤怒又無奈:「有毒的太多了記不住!」「我們還能吃什麼?」

誰在推波助瀾

在黑心食品和藥品的背後,有一批昧著良心的人推波助瀾。據陸媒記者調查,某些食品造假的技術正是來自專業研究者,他們為了蠅頭小利,賺取黑心錢。此外,每當出現重大食品、藥品安全事件時,總有御用專家學者出來「闢謠」,蒙蔽群眾。

例如,當「地溝油」受到公眾質疑時,有專家認為,無論從技術還是成本,地溝油都絕無可能存在,「是媒體炒作」。中國工程院院士孫寶國曾說,地溝油煉製工藝複雜,中國餐桌沒有地溝油。在面對毒膠囊的質詢時,中共衛生部全國合理用藥專家孫忠實說,一天吃六個膠囊,一天三次、一次兩個,沒有吃掉多少鉻,不要把藥用空心膠囊鉻超標說成很大的危害。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君石稱:「蒙牛黃麴黴素超標,公眾沒必要驚慌,我們對食品的監管力度世界第一。」針對於大米鎘超標的問題,廣東韶關市農業局副局長陳某聲稱:「鎘是一個長期的污染,偶爾吃一餐超標的,長期都是安全的,這個可以說是沒事。什麼毒大米,我看吃一兩年沒問題。」

中國網民說,反正天朝的官員都有特供供應,哪管你百姓的死活,只要天朝還沒倒,老百姓就別想有好日子過。

有毒食品VS特供食品

2006年10月,中央國家機關特供產品授牌儀式舉行。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主任祝詠蘭講話,稱特供產品基地遍布全國13個省市、直轄市、自治區,一直為國家94個部委的老幹部們提供優質、放心的有機食品。特供產品經過動物安全實驗,並得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許可,原料及輔助材料安全可靠無污染,不得含有任何激素或化學成分。

署名為「繁華落盡」的線民在「領秀中州」論壇發帖說:「天下奇談,專為國家機關生產『特供產品』,並舉行隆重授牌儀式,賦予健康吃喝的特權……將極少數權貴和絕大多數老百姓通過『食物鏈』分割開來,一邊是盡情享受,另一邊是提心吊膽,不僅是明目張膽的腐敗,還是泯滅人性的等級歧視!」

特供食品原僅在中央小範圍實行,現在已逐步擴大到中央各部門、省市,有些縣鄉都開始搞特供。山東煙臺的孫先生表示,中共對百姓使用的物品,總是採取坑蒙拐騙的手段,掩蓋事實真相。而中共官員自己使用的東西,從來都是嚴格的按照國際標準要求,根本不管百姓死活。 「他們打擊只打擊小型的小作坊式的,而對大的集團性的、國家性的或者大企業,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食品安全惡化 根源何在

2012年春天,據一項16個大城市聯合舉行的民調顯示,城市居民列出的「最擔心的安全問題」包括:食品安全排名第一,為81.8%;接下來是公共安全、醫療安全、交通安全和環境安全。

然而,中共所謂食品安全監管只是空有承諾,中國的食品安全防線一步一步崩潰,毒食品的危害幾近失控。大陸食品危機已經到了「不吃餓死,吃了慢慢毒死」的地步。大陸民眾痛批當局監管不力,同時也驚呼做人的底線何在。

山東大學退休教師孫文廣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官員只關心升官發財,因而疏於監管:「這些事情有的是他們盲目追求GDP造成的,有的就是不負責任。這個食品是有毒的,你怎麼能讓他在市場上去賣。像這些情況,中國的這些官員,他們所關心的可能就是兩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發財,貪污,撈取錢財,再一個就是升官。當然這兩者是有聯繫的,升官才能發財」。

網民「龍可多」評論假食鹽事件說,「不能對人民負責的政府是不能稱之為『合法政府』的。」山東濟南一位民眾表示,「完全是無政府狀態!問題一再發生,且毫無改善跡象,證明我們的政府部門不盡職、不作為、無管理能力!」南京民眾說,「我看現在中國的食品不安全完全是政府職能部門造成的!應該不光抓這些違法的人,應該把政府監管部門的人一起抓了!」

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協會會長謝家葉博士說,中國應當學習美國的食品安全檢查與召回制度。法新社說,中國政府一再表示,所有有害產品在事發後都會予以收繳並銷毀,再不會發生公共衛生威脅,但是有關有害產品的報導卻不絕如縷。

2013年5月22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召開聽證會,討論中國大陸的食品藥品安全以及環境污染問題。主持聽證會的布朗參議員認為,中國的政治系統決定了中國政府無法解決民眾對食品安全和環境污染的擔憂。也就是說,中共的存在是問題的根源所在。

布朗說:「中國公民沒有政治自由來選舉能保障他們基本權利的官員代表,沒有媒體能不受限制地將安全問題曝光,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來確保官員和公司遵守法律,也沒有不受約束的公民社會來長期監督發聲。中國目前的政治系統所造成的問題和代價對於中國人本身以及世界上所有購買中國造食品、藥品、商品的人來說都再明顯不過。」

食品安全在古代

「食」,一米也。(《說文解字》)一粒米,關係到人的生存與健康。在中國古代繽紛的飲食文化中,一直貫穿著食品安全的理念。

孔子在《論語‧鄉黨》裡談到了13種「不食」的原則:「糧食陳舊和變味了,魚和肉腐爛了,都不能吃。食物的顏色變了,不能吃。氣味變了,不能吃。烹調不當,不能吃。不新鮮的東西,不能吃。肉切得不方正,不能吃。佐料放得不適當,不能吃……」

周朝周王室所居住的區域內,共有四千名官員負責各項任務,其中主管飲食者就占了近六成。至漢朝,《二年律定》明確規定了對有毒食品的處理方式:如果有肉類因腐壞等因素可能導致中毒的,應儘快將變質的食品焚毀,否則將處罰肇事者及相關官員。

唐朝則出臺了更為嚴格的相關法律。《唐律疏議》寫:「脯肉有毒,曾經病人,有餘者速焚之,違者杖九十;若故與人食並出賣,令人病者 ,徒一年,以故致死者絞;即人自食致死者,從過失殺人法。」

宋朝延襲了唐律的規定,對銷售有毒有害食品者施以重典,同時由行會的首領作為擔保人,監察不法、對食品安全進行把關。

道德淪喪的食品悲歌

針對有毒有害食品,中國古代律法嚴明。然而在今日,大陸的有毒食品氾濫,規模之大,在整個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有網民指出,自古以來,投毒是謀害他人的卑鄙行為,而在中共暴政下,人們竟然公開施毒,同胞互害。

網友悲憤呼喊:「我們吃著這樣的東西,還能走多久?還用別國侵略嗎?是管不了還是不想管?每次看這些,心都好涼!我們愛國,可誰愛我們呀?!」「中共官員都撈錢泡妞去了,它們吃喝都是特供食品。家人都到國外吃安全食品。它管你們死還是活。」

香港《太陽報》2013年針對鎘超標大米發表評論稱,中國這些年的發展,透支環境與資源,神州上下早已是一片殘山剩水,嚴重的重金屬污染通過食物鏈進入人體,導致各種莫名其妙的致命疾病,形同對中華民族的慢性大屠殺。當今中國人吃的是有毒食品,喝的是毒水,呼吸的是毒氣,已到了忍無可忍、讓無可讓的地步。

2012年的網文《中國食品安全為何沒有底線》指出了幾方面的原因:國家商業道德的瓦解,政府監管未能跟上市場經濟的步伐,還有公民道德解體才是更嚴重的問題。在西方社會,雖然物質主義也很普遍,但宗教觀念、發達的監管機制,再加上法治,共同定義了西方的商業行為準則。文章說:「正是因為道德的淪喪,才使食品安全問題在中國如此令人擔憂。」

一位清華大學教授說,由於造假者和摻假者也是其它不安全食品的受害人,「這是一個彼此投毒的社會」。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道德的約束決定著個體的行為規範以及社會的穩定。中共以「假、惡、暴」統治人民,以黨性泯滅人性,批判「仁、義、禮、智、信」傳統價值觀,導致中國出現了信仰真空。在精神迷茫中,物質主義迅速侵占心靈,「一切向錢看」的理念衝擊著中國人的道德基石。特別是江澤民在執政期間,殘酷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縱容惡行、打壓善良,把國家推向了無道德、無底線的境地。

國際論壇《先驅報》所刊發的一篇評論說,在一個敬拜上帝都要受到迫害的國家,為人民服務不再是時尚。為錢服務似乎是最誘人的選項。2011年10月進行的一次全國網上調查顯示,在23,000個受訪者當中,超過一半的民眾不認為遵守道德標準是在中國社會成功的必要條件。

失去了信仰、丟掉了良心,人便會無惡不做。大陸食品安全問題在深層反映出整個社會的道德缺失:商業道德、企業道德、官員道德、學者道德。人若無德,國也無德,生命將陷入自己所造的罪業,在沉淪中毀滅。幾十年來,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摧毀了億萬民眾對「仁、義、禮、智、信」的遵循,打碎了人們對天地神明的敬畏,動搖了社會的道德基石。事實說明,中共的價值觀與中國傳統文化截然相反,格格不入。今天,中共還在繼續迫害信仰,社會道德在急劇下滑。因此,只有拋棄中共,回歸傳統,大陸百姓才能重建道德,重樹信仰,才能夠擺脫種種毒害,獲得徹底的自由解脫。那時,由純淨、善良的人製做的食品,將煥發真正的美好。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