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肖建華被抓 中南海頭號大案?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04日訊】【熱點互動】(1568)肖建華被抓 中南海頭號大案?大年三十藏匿在香港2年的神秘富豪-「明天控股集團」掌門人肖建華被中方從香港帶回內地,連日來引發了軒然大波,而且還不斷地發酵,各個媒體還不斷地挖掘人肖建華和中共權貴之間的各種關係,各種猛料不斷地爆出。有權威消息說,肖建華案件已經成了中南海頭號大案。

肖建華到底是怎樣的人呢?他背後牽扯到中共哪些權貴高層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大年三十,藏匿在香港2年的神秘富豪、明天控股集團掌門人肖建華被中方從香港帶回內地,連日來引發了軒然大波,而且還在持續不斷地發酵。各種媒體現在不斷地挖掘肖建華和中共權貴之間的各種關係,各種猛料不斷地爆出。

有權威消息說,肖建華案件已經成了中南海頭號大案。肖建華到底是怎樣的人呢?他背後牽扯到哪些中共權貴高層呢?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請到兩位時政專家來做一些分析和解讀。一位是坐在現場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天笑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在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一段資料短片。

據多家媒體報導,大年三十晚上1點左右,五六個大陸便衣公安進入香港四季酒店,將住在該酒店的中國金融巨鱷、「明天系」創始人肖建華,和貼身保鏢等人一起押回大陸。

目前,圍繞肖建華事件有多種消息傳出。香港英文《南華早報》2月2日的報導,引述幾名消息人士指出,肖建華正協助調查2015年A股股災案,另外調查相信與因貪腐落馬的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有關。報導說,這次事件涉及2015年有人操控大陸股市,令股市出現恐慌性拋售,最終導致市場崩潰。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肖建華據說曾協助多名中共領導人和高官的親屬,管理資產,從中獲利。報導還引述消息稱,由於肖建華和反對習近平派系關係密切,因此,被視為重點反腐對象。

而根據《大紀元時報》最新獲得的中南海權威消息說,肖建華案是目前中南海頭號大案。肖建華被視為中共江澤民集團財富最大「管家」、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而且與現任香港特首梁振英關係密切。中共內部估計,他掌控資產高達2萬億人民幣。

此外,2日在大陸微信朋友圈流傳的一篇文章說,肖建華事件,涉及中共眾多現任和離任高層家族經濟問題,該事件成為中共黨內派系鬥爭,一個極其重要的棋子,甚至關係到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安排。文章認為,肖建華事件,是中共黨內高層權力和派別鬥爭的延續。目前表面上看,習近平似乎集權成功,但是,那些反對派,誰也不甘心就此罷手。

文章說,肖建華的「明天系」撈錢洗錢數額龐大,怵目驚心。「明天系」可以用來支配的資金高達8,500億元,是最早為中共頂級利益集團撈錢洗錢的組織,截至目前,中共官方對上述消息,没有任何回應。

而肖建華則曾先後兩次發表同一聲明,表示自己正在「國外養病」,目前一切安好,並否認遭「綁架回內地」。這一切,都讓肖建華事件更加撲朔迷離。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來參與討論,我們的電話是:646-519-2879。今天的話題是關於「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的相關話題,歡迎您撥打我們的電話。

那麼節目開始,我們先請趙培先生來幫我們分析一下,因為說肖建華是神秘的富豪,的確一點不假,在網上我們查閱很多的資料,沒有他太多的消息,都是他在被抓了之後,一些消息爆料,網上才有這樣的資料供我們查閱。請您為我們分析一下,這個肖建華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有什麼樣的背景?

趙培:其實肖建華的背景,這整個事件的背景可以分為三個方面來說。第一個方面,肖建華個人的成長背景很令人值得關注第二點,就是,肖建華的政商關係的背景很令人值得關注;第三點,肖建華被抓的時機背景很令人值得關注。

我們首先說他個人,他其實是1989年「六四」的時候,北大的學生會主席,但是他曾經在校領導這邊代表學生,最後在關鍵的時候他立場轉變,參與了學校對學生的控制,當然他失敗了。有人就說自此之後他被北大重點培養,包括允許他在學校賣電腦,讓他獲得人生的第一桶金,因為他在共產黨看來政治夠硬,因此在中共的高層當中飛黃騰達。這是他的個人成長背景,很令人關注。

第二,他掌握的政商關係十分的龐大,而他個人又十分的低調,因為我們可以看到各個媒體分析他曾經參與的買賣,包括他幫助曾偉,也就是曾慶紅的兒子,買賣魯能集團的事情,還有他跟賈慶林的女婿,這其中的一系列關係,我們可以看得出他主要是與江派的大員關係非常密切,而且幫他們洗錢。他並不像徐明是屬於薄熙來的「白手套」,他其實是一個政治和經濟當中一個中間人的角色,他幫很多人洗過錢。那麼這是他個人的一個政商背景。

那麼從歷史背景上來看,現在對於中國面臨的問題是資金外流十分巨大,像他這麼低調的洗錢的也早就被列入北京重點金控名單,所以包括當年股災的時候他處於一個什麼角色?是不是他拿到了中央救市的錢之後只救江派,還是他也有利用股災獲利的情況?等等一系列經濟問題。所以他被帶走也是大家十分關注的,到底是算他股災的舊帳呢,還是現在資金外逃的新帳呢?所以這是一個問題。

第三個,他被抓的點十分有意思,我們知道今年中共「十九大」要召開,那麼這一次「十九大」肯定是要換屆,那麼換屆的時候就涉及到江派這幾個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也好、張德江也好,他們會不會被清算問題,那麼江派還剩下一個唯一能夠有希望進入常委的,也就是韓正能不能進去的問題,所以政治角力是這個時機當中的一個關鍵點。

另外一個直接的關鍵點是說,在他之前,郭文貴已經跳出來說有人想動他,而且點名了一個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是個大貪官,就是吃了被告吃原告的這麼一個狀態。那麼特別是這個時候如果肖建華被抓,很可能造成一種印象就是說肖建華是不是要被滅口,或者要被捂嘴才會被北京帶走的?那麼郭文貴之前知道了一些什麼?是不是有一系列的連鎖反應?這都是現在時事的一個焦點。

另外,在肖建華被抓之後,郭文貴特別有意思,他出來說就是北京的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來抓的,所以這裡面一系列的關注點把這個事情推到了現在這麼一個大案和媒體焦點的位置上。

主持人:天笑先生,我們還看到很有意思的現象,剛剛趙培先生也提到了郭文貴,他出面是在年前、小年夜的時候,小年夜的時候出來爆料,那麼肖建華被抓是大年夜,這兩個人之間他們背後在您看來有沒有什麼必然的連繫?

李天笑:這兩個人出現的時間點非常蹊蹺,非常值得注意,方式不同,但我們知道中國所謂的金融巨頭,或者是說億萬富翁,他們的發財致富都是靠依附權貴形成的,所以說他們的盛衰、他們的敗落,都是隨著他們背後的政治勢力的情況變化而變化的。

現在中國的大背景是什麼?習近平正在清洗、清理江澤民集團,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其實郭文貴和肖建華這兩個人的背後其實都是江派勢力,尤其主要的關鍵都在曾慶紅這兒。

我們可以看,郭文貴是比他先一天出來現身做個採訪,郭文貴這個人也很有錢,但是他跟令完成,他們兩個情況有點相似,都是很有錢,受到中共當局的追補,因為他倆都是犯罪,都貪腐。但是如果說按照令完成這個情況,郭文貴他有大筆的錢,在他看幾百萬美元都是小事,他應該去找一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方,買個大房子,湖邊躲起來渡過下半生或怎麼樣。但是他卻跳出來,跳到媒體的關注中心,這是為什麼?我覺得背後就是他身不由己,曾慶紅授意要他出來說些話。曾慶紅叫他三更死,他不敢五更死,所以說這個背後是有原因的。

比方說它裡面講到他為什麼要出來?三個原因:保命、保錢和報仇。保命、保錢,那就是說他如果不出來的話,王岐山可能在美國找不到他的蹤跡,但是曾慶紅底下的人肯定知道他在哪兒,換句話說,他如果不出來替曾慶紅說兩句話,曾慶紅可能要找到他算帳。

報復,當然他要報復傅政華。他也講了,因為傅政華把他家屬,把他公司裡邊的人都給抓起來了。但是我覺得他實際上是講到一點非常關鍵的地方,就講他手上有馬建的錄像帶,沒有任何證據的話他是不敢講的,說明他手上有東西,暗中就在威脅王岐山和習近平。

這個速度非常快,他剛講完這個話,第二天馬上就抓了肖建華。實際上他威脅到王岐山,王岐山馬上,我的分析,馬上就是要採取對他最關鍵的證人,對曾慶紅非常關鍵的證人,直接威脅到整個江系很多大員的這個人去抓,就是說速度非常快。

當然了,後來肖建華發了兩個聲明,也很快的就被消掉了,很快的就發了兩個聲明,這個速度也非常快。說明雙方在較量這個問題上反應都非常快,說明這個背景就是江澤民被習近平清洗,江澤民想反抗,習近平又反制,雙方在這個問題上進行角力,這個整個的背景就是這樣。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們還有這樣的一個問題,剛才我們通過短片已經看到了,肖建華的案子已經被列為是中南海的頭號大案。那我們其實了解到中國大陸有很多的這種政商勾結的現象。為什麼肖建華的案子會被列為頭號大案?它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趙培:首先一點,他的政商關係非常特殊,因為他不是與單個的貪官,共產黨內的單個的高官有直線連繫的,他等於是一個中間層,他經手的都是江派的,比如說賈慶林也好,比如說曾慶紅也好,都是這個級別的貪官的家屬胡作非為的證據,所以讓這個案子十分的有份量。

第二個是,這個案子,肖建華的本身揭示了中共從江澤民時代貪腐治國之後這個錢的流向,就是他們在國內貪完錢,然後洗白到海外,比如說加勒比海,他洗成外資之後,然後這種外資又進入中國賺錢。

那麼實際上他們在前面操控的人,比如說像肖建華這種人,他是住在香港操控中國的股市也好,中國的證券也好,中國的上市公司也好,因為他2007年就因為上市的事情被弄得在大陸沒辦法待,就這些違法操作他們是通過他們來做,這就是江澤民腐敗治國以來這個貪官們整個錢的流向,這是第二點。

那麼第三點,這個肖建華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他其實是江派利用他來去收買腐化習近平家人的這麼一個人。所以他這個案子就是特別的針對他本身的這個行為,你為什麼要來腐化習近平的家人,這個行為肖建華是做了。

所以他這個案子成了一個有正反邏輯的案子,現在誰都不知道是一個正邏輯,還是一個反邏輯,因為我們認定的基本事實是他被公安弄回國了,而且是一個悄無聲息,而且是一個非常見不得光的手段。那麼一個正的邏輯就是說,雖然是公安弄回國,但是他有東西要交代,那麼很可能是習近平要打擊江澤民和曾慶紅這些人需要證據。

但是就曾慶紅家屬來講,曾偉的證據在魯能案折騰了,從2007年、2008年爆出來到現在,他已經幾乎把證據都銷毀乾淨了,那麼肖建華這個案子,所以就有媒體猜測,他可能是馬建案的一個小案子把他弄回去,這是一個正的邏輯猜測。

那麼還有一個反的邏輯猜測,因為他是用不見光的手段把他弄回去,所以在香港造成了一個惡劣的影響,就是說有的媒體直指習近平這個事情,所以肖建華到底回國是不是被江派拿回去滅口,而且還是要把鍋讓習近平來背,這個還是有這麼一層邏輯。因為辦這個案子的很可能很可能是中共公安部的常務副部長傅政華,他是一個典型的不在習近平圈子裡的人。

那麼這一系列的東西走下來,這個案子十分耐人尋味。但是這個案子一定能證明一點,就是中國的高層分裂了,分裂成江派一批和習近平這一派,是激烈的對立才會抓肖建華。

主持人:好,天笑先生,在您看來,這個肖建華的案子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李天笑:我覺得很簡單,這個之所以成為中南海的頭號大案,或者說是中南海最重視的一個證人,這個就是跟曾慶紅是頭號大案是有關係的。在習近平陣營打擊江澤民這個過程當中,我們知道原來是把周永康案列為二號大案,曾慶紅案列為一號大案,那麼這一號證人那就是針對這個一號大案的,我想這個是對上號的。

再有一個,把肖建華拿回去,很大程度上,不是說習近平現在非得要他這個證人不可,而是說在這個調查的過程中,他要證實他的一些東西。習近平實際上,據一些媒體報導,已經在幾個月之前都已經派人到香港進行各方面的調查,約談了一些香港方面金融界人士,還有一些跟肖建華比較接近的人,跟他們談這些情況,他怎麼通過香港這個渠道來走資,怎麼通過這個渠道來替江派洗錢、撈錢等等這個事情,其實已經有相當的線索了。

而且在國內的話當然也有很多的線索,比方車峰已經落網了,還有其他一些人也落網了,習當然也得到了很多消息。那麼這個裡邊要把這些證據所有都串起來的話,那肖建華可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

另外,抓了他對曾慶紅來說是一個絕對的震懾,這個震懾使得曾慶紅實際上可能就忍受不了了。所以說我剛才講嘛,看到這個事情的重要性,所以他先在美國讓郭文貴出來放風,實際上也是想制止這個事情。那至於說是誰抓的呢?我在想可能是公安部和中紀委,或者是聯手也有可能。

因為傅政華抓的可能性,他手下抓的可能性是有的,為什麼?其實在習近平處理江派、打擊江派過程中,實際上是利用江派的人來打擊江派人,就是以毒攻毒這種手法,將計就計這種手法是用了比較多的,比方說對當時上海澤熙投資公司的徐翔,實際上就是派傅政華他們去調查的,一些金融大案這些都是派傅政華調查。

另外,為什麼讓郭文貴出來舉報傅政華,把傅政華搞下去?我估計很可能曾慶紅在去抓肖建華之前已經知道這個消息了,就是說知道可能會派傅政華手下的人去等等,那麼現在就是說打擊傅政華,把傅政華給搞掉,那麼這樣的話就少掉一個比較知道他底細的人。

當然傅政華這個人也是一個血債累累,而且是一個心狠手毒的人,但是就是利用他這個人自己打自己,就是讓他自己去打江派的人,我想這種說法也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接一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現在的肖建華,還有剛剛李天笑博士講的姓傅的,還有馬建,還有蔣梅,就像過去的谷開來等,全是一丘之貉,不是好東西、好貨色,殺人如麻、貪污累累。今天當然是中南海頭號大案,但跟去年、前年的周永康比起來還算小的,由此可見中共多麼的可怕。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還有一種說法就是說經過調查,說中共的黨內存在著一個「反習聯盟」,剛才我們的短片裡面好像也提到這樣的相關話題。那您覺得這個肖建華被抓,跟這個「反習聯盟」有沒有關係?

趙培:其實我們剛才講了,他與江派的大員是有著密切的連繫。那麼我們可以看得出江派其實跟習近平不是一條線,所以外界所謂的「反習聯盟」可能指的江派這些人,因為江派本來屬意的是薄熙來代替周永康的政法委書記,進入常委來保護江派的利益,這樣江派在這一次政治局常委當中就占了大多數,這樣的話他們可以限制習近平的發揮,讓習近平像胡錦濤一樣做幾年的兒皇帝。

那麼從現在看來,在胡錦濤跟習近平聯手拿下薄熙來、周永康的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已經擺脫了這種地位,而且他非常有力的把江派的貪腐的官員,特別是軍隊的這些人都已經給拿下的狀態下,這個「反習聯盟」只能是存在於江派當中,特別是已經失勢的,比如說曾慶紅、江澤民也好,是這麼一個同盟的關係。

李天笑:其實我覺得這個「反習聯盟」,你說同盟也好,是把它故意誇大了,實際上有一些反習的這些人在,他們可能也沒有這麼大勢力結成一個聯盟,但是確實在中共高層現在有一些江派打入中共高層的人,比如說「二劉一張」。這次看新年晚會也非常清楚,三個坐在那邊,四個坐在那邊,習近平是坐在四個那邊。這個已經告訴人家了,誰都看得明白,那三個人就是反對習近平他們陣營的,這毫無疑義。

但是說它是一個聯盟,我倒覺得他們沒有這麼大的力量。但是海外跟國內確實有一些人他們聯合起來,比方說他們一直在替薄熙來鳴冤叫屈,替他翻案,在替周永康辯護,還有製造公開信,還有各種其它的方式來攪水搗亂,這些對習近平清理江澤民當然是造成了一些困擾。

那這個現象我想是必然的,為什麼?因為你要抓他們嘛,打他們嘛,那當然他們要採取方式垂死掙扎,甚至採取更激烈的手段,這都是可能的,所以這個所謂反習的殘餘勢力是存在的。

主持人:好的。還有一種說法,有人說習近平抓住了肖建華就等於掐住了政敵的命門,相當於已經拿到了他的死穴一樣。我們想知道習近平抓了肖建華等於是不是說向他的政敵,也就是說曾慶紅還有江澤民下手了呢?趙培先生,您怎麼看?

趙培:其實我們說一下,說抓住政敵的命門,曾慶紅他在搗亂的過程中,他的策略是什麼呢?因為我們通過現在的事實分析,曾慶紅的策略是「賣狼隊友」,為什麼說「賣狼隊友」呢?他是說我看到誰保不住了,我先保他一下,然後跟習近平也好、當初的胡錦濤也好,討價還價來讓時間拖下來,那麼時間拖下來就對他有利。

為什麼說有利呢?大家想一個問題,2012年到現在將近5年的時間裡,整個習近平也好,胡錦濤也好,就辦了一個政治局常委,就是周永康。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曾慶紅還能賣多少狼隊友呢?他有得賣,劉雲山他可以賣,張德江他也可以賣,那麼往後賈慶林他也可能賣,他甚至都覺得如果是江澤民死得早,我就把所有的東西、罪業讓江澤民一個人擔,都是他幹的。那麼他一直賣到他自己死為止。

這樣他就把整個事情給拖黃了。什麼事情拖黃呢?就是中共這個體制要清算它裡面最壞的這批人,也就是說鎮壓百姓最狠毒的這批人,和一些貪腐最嚴重的人,就給拖黃了。他現在是想用賣自己的狼隊友去爭取自己存活的時間。

那麼這個時間拖下來是一種什麼情況呢?如果「十九大」之前沒有一個根本性的改變的話,那麼我們「十九大」之後可以看得出,可能是劉雲山落馬、可能是張德江落馬,我們還可以看得出在「十九大」之後他的審判,還會像周永康審判,或者是像薄熙來審判那樣,認為沒有觸及到他的根本罪。

所以真正曾慶紅的命門在哪裡?他是怕什麼被清算?他其實就是怕共產黨倒台之後,他的人權犯罪被清算,這其中包括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這種涉及到種族滅絕的這種人權罪,這是在國際上都不容的,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人都不容的,他是怕這個被清算,他是怕共產黨倒台。

所以說習近平現在抓住肖建華,就跟當初抓住徐明要去辦薄熙來一樣,只能辦他一個輕罪。那麼曾慶紅、江澤民這群人真正他的命門在哪裡?他的命門在共產黨倒不倒台,他自己跟共產黨狼狽為奸犯下的迫害中國百姓的血債,這是他的命門。

那麼習近平不能等到「十九大」之後再去一個個的清理,實際上來不及,他應該在他已經掌控了軍隊的軍權、指揮權,甚至公安部他也能大體掌控的情況下,他應該採取雷霆手段,在今年徹底的讓共產黨解體,拿下曾慶紅和江澤民,這樣對他來說是一個徹底的結束,他自己也是可以睡得安心,也對中國的未來是最好的一個局面。

主持人:好的,天笑博士請您補充一下,這個是不是向江、曾動手?

李天笑:實際上是向江、曾動手的一個重要信號,為什麼?因為曾慶紅他這個魯能案件,實際上是他一個重要的經濟的要害,抓住他。但是我覺得更根本的,對於江派來說,經濟犯罪是他的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迫害百姓,特別是像趙培先生剛才講的,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活摘器官等這些東西。

實際上習近平已經抓住這個命門了,但是下一步我覺得要考慮的問題就是說,清算江澤民迫害民眾、迫害法輪功這個罪行,就會導致整個中國局勢發生重大的變化,那麼要解體共產黨這個就必然將不可避免。

那麼我覺得現在習近平要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什麼呢?就是要抓捕江派,要做好整個徹底的清理中共這個體制,把中共體制拋棄掉這種準備,這樣才是更順應民心、順應天意,這樣的話才使中國能夠真正的振興起來,能夠有走向新的未來,這是他最主要的。

主持人:好的,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節目就到這裡,感謝兩位嘉賓的精彩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熱情參與,歡迎您在下次的節目當中給我們撥打電話。觀眾朋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