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濤八方】身在廬山不識山 人陷私慾不知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凡是讀過書的人都知道「不識廬山真面目 只緣身在此山中」這句話,但有幾人能懂得這句話的含義呢?寫這句話的人其實在他的境界中是個修行的人。


廬山(pixabay.com)

在人的層面看待一切,就像在廬山中討論廬山是一個道理。一個人對自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比如說一個人想自殺,你用自己的手掐自己的脖子試試?能把自己掐死嗎?有難度。有人說,可以抹刀子、吃葯、拿繩子上吊,這些都藉助了外力。爲什麽?自己對付不了自己。

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慾望的角度、幾十年學來的知識的角度想看清自己,沒門。

唯有一條路可以解決自己的問題,那就是修煉。

中國傳統的修煉的概念,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弱化自己的肉體以及慾望中衍生出來的一切。包括你的觀念、想法、經驗、受教育的背景等等的一切,只要基點是這塊肉,以及這塊肉所処的環境,自己就會陷入廬山中,認不清自己。所以愛因斯坦也問自己「我是誰?」作爲現代科學的鼻祖之一,他困惑。

而與愛因斯坦同時代的弗洛伊德奠定了現代醫學的基礎,怎麽奠定的?憑藉《的解析》,研究人爲什麽會做夢。夢最特別的是肉體的人在睡覺,不起任何作用。有的人打呼嚕,有的人還夜遊,半夜起來有出去遛彎的,有喝水的,甚至還有喝酒的,自己醒來竟然什麽都不知道。弗洛伊德研究夢,出了名了,奠定了現代醫學的基礎。


弗洛伊德《
的解析》(網絡圖片)

我說這些的意思是,真正中國的修煉文化,是弱化了人肉體的一面,就像弗洛伊德夢的解析一樣。肉體弱化,人的靈魂增強。這樣能夠認清慾望對自己的影響,人的靈魂,佛家講的原神可以進入人的大腦,心臟,可以到處走,是身體的一部分,也可以說不屬於身體。就像一個開車的人坐在車裡面,他是車的一部分,但也不是。他是車的控制者。也就是說人的靈魂向大腦傳遞信息,所以從靈魂的層面來看人,就是走出了廬山,肯定看得明白。

很多人有過瀕死體驗,他們在臨死前靈魂從人體中出去了,有的看到醫生在搶救自己,自己的親屬在那裏哭天喊地。人的靈魂能夠脫離開自己的身體,就不會隨著肉體的死亡而死亡。一個人站在靈魂永恆的角度再看自己是誰的時候,一切都明白了。

中國人的修煉文化就是這麽偉大,能讓人認清自己是誰,能解答愛因斯坦的問題。「我是誰,從哪裏來,到哪裏去?」幾千年前的中國人就已經能夠解決這個問題,而且非常清晰,而一百年前的愛因斯坦不知道自己是誰,但作爲智者他敢於提出這樣的問題。後面的人想,我也不在乎我是誰了,跟著愛因斯坦走準沒錯,因爲大家都承認他偉大了,大家都說他偉大,自己還能比他偉大?

今天很多人只注重自己慾望的放縱,早已失去了認知自己的渴望,這正應對了西方宗教講的彌撒亞的回歸,和佛教中講的彌勒世間傳法。彌撒亞回歸是因爲今天的人已經墮落到過去的神已經幫不上忙了,也應對著佛家說的末法末劫。釋迦牟尼佛說過末劫時期,彌勒佛會在世傳法度人。

如果彌勒佛真在世,他講的絕對不會是《金剛經》和《大悲咒》,他更不會去談禪宗的東西,因爲他是偉大崇高的獨立的佛。彌賽亞回歸也絕對不會講聖經故事,無論是《舊約》還是《新約》。人習慣了一種觀念,就不願意去放棄,因爲自己已經擁有了,這其中也有利益之心。

所以,當你站在靈魂的角度,你就會體會到生命在時間過程中的那種自然表現,但不會因爲事情或人的高低起伏而波動,因爲已經擺脫了慾望的誘惑,沒有利益與情感的牽扯,真正的走出自己慾望的廬山,當然這一切的基礎是遇到自己的明師。因爲人對自己自身都無能爲力,生死都不在自己掌握中,仰仗的只能是自己的佛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