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共產文化的極端邪惡性 (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9日訊】

引言

被共產文化完全洗腦或沖昏頭腦的人會失去「人性」,甚至於曾發展到以「革命」的名義吃人、吃活人;然而比吃人更為邪惡的是:為了阻止人類社會的道德回升,顛倒黑白竭盡全力地抹黑法輪功,煽動人仇恨一群嚴格要求自己成為好人的人,並將他們的器官活體摘取,賣給器官移植者或外籍人士以換暴利,而這一切都是以其控制下的政府醫院、國家軍隊,在時任黨政軍最高頭目授意下系統、有計劃、有組織、有安排的,專門針對一群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的秘密的國家行為。

共產文化是共產幽靈的外化形式。而其真正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為了掩蓋其真實的目的,表面上它也「譴責」人吃人。但實際上共產幽靈對於 「人吃人」的發生是十分滿意的。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就是有力的證明。由於法輪功的傳出使民族和社會道德迅速回升,然而西來幽靈以共產文化的形式,堅決制止人類道德的普遍回升,動用整部國家機器極端醜化並殘酷鎮壓、迫害能真正使歸正人心的法輪功 。我們從比「人吃人」更為邪惡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就可以清楚的知道:在共產國家,一切極端的邪惡行徑都是共產文化所導致的必然結果。

(續前)

三、蓄意製造比「人」吃「人」更邪惡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1、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邪惡

與「人」吃「人」相比,活摘器官通常是更不易使人相信的,因為其邪惡程度是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然而,在共產文化環境下的醫院、軍隊和政府出於政治和利益上的考慮已把它演變成真實的、並一直還在發生的事情。

北京法輪功學員、原索尼移動通訊有限公司計算機工程師測試項目經理薛鵬:「據我所知,我也是聽到一些人,他已經接觸到這方面的東西,就是不打麻藥,然後把器官直接就拉出來了,這個人本來昏過去了,但把這個器官拿出來的時候,非常慘的大叫一聲,然後就死過去了。」

在共產文化的灌輸下,人已經變得失去人性。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為了利益或慾望的滿足可以不擇手段,以至於為獲取暴利而活體摘取人體器官賣錢。這種活體摘取人體器官不是指某些新聞媒體報導的,某個人為了其親人活命把別人殺了盜取其器官的犯罪行為,而是以國家軍隊、政府醫院,在時任黨政軍最高頭目授意下有計劃、有組織、有安排的,專門針對一群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的秘密的國家行為。共產文化的理論是,人都是「生產資料」。

最初提出指控證詞的是兩位中國人士:一是中國籍的前日本媒體記者「彼特」,他指稱蘇家屯附近有一秘密集中營,關押有6000多名法輪功成員 ,另一位中國瀋陽的護士「安妮」,護士的前夫是中國籍醫生,據稱在瀋陽市蘇家屯血栓醫院,他親手活體摘取2000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

由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7屆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為調查中國共產黨涉及在中國大陸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所做出的獨立調查報告 ,於2006年7月發表,2007年1月修訂 。此報告認為「對非自願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大量器官摘取」的情事做出「曾經發生,且至今仍然繼續存在」的結論 。

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及其分佈在全國許多地區的執行機構,尤其是醫院,還有拘留所和『人民』法院,自從1999年以來,已把大量但具體數字不詳的法輪功良心犯處死。他們的生存器官,包括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幾乎同時都被掠摘,非自願的被摘取,然後被高價出售,有時被賣給外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政法委係統(包括武警) 、解放軍系統 ,被指控大規模系統性活體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供商業性移植給中國人或外國人謀利 ,被害者因此死亡,主要對象是遭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以及部份其他宗教及少數民族團體成員,例如維吾爾人、西藏人,這些良心犯被關押在監獄、「勞動教養所」(Labor Camp)等地。

2006年7月,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秘書林牧、維權律師張鑒康、高智晟和楊在新、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及前北京大學副教授焦國標,就此報告發表聯合聲明,認為此調查之結論客觀公正、縝密審慎,促請國際社會調查有關指控。並指「這是1999年迄今的第一份中國之外的、對中共非法鎮壓法輪功相關真相的調查報告,這是面對中共在這方面長期的反人類罪行真相的、人類的第一份獨立的調查記錄。」。特別需要指出的是,追查國際與近期爆出驚人且巨大的活摘數字:至少兩百萬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這衝破了全人類的容忍底線。

2、毀滅人類的「共產」文化

文化是一個民族的根、一個民族的魂,其力量深深熔鑄在民族的生活、生存和繁衍之中。然而、幾乎所有人類文化的起始都是神話與傳說,或許這就是指的「文化是神傳給人類的」。 中華民族傳統的文化是半神文化。當一個人歷盡紅塵,會感悟到自身保存的神性和先天本性,這就是生命的「半神」特性,這種特性會使人時常自覺反省自己並教育下一代,他會使人以「良心」的形式來約束自己的言行,從而使人類社會道德維持在一定高度而不至於被輕易敗壞。

所謂「共產文化」是在以馬列主義理論指導下的政權形式中形成的文化現象,有一整套其自己的話語系統和思維模式。 而馬列理論又是以唯物主義和進化論的「生存競爭」為基礎,以暴力和鬥爭為手段來毀滅一切人類世代傳承的文化,及現存世界的一切文明的所謂共產理論。「共產」文化去掉的就是人的「神性」,使人逐漸喪失「良心」和「道德」而成為毀滅世界的鬥爭工具。以達到其毀滅人類的最終目的。因此、「共產文化」具有極端的邪惡性。

在「共產」文化從建立到統治中華民族的幾十年裡,延續了幾千年的民族倫理道德盡失,這古老而偉大的東方民族歷經一次次密集政治運動的洗腦,到「文革」、「六四」後已經元氣盡散, 人沒有了信仰、靈魂沒有了著落。

就在這特殊的時刻,法輪功的傳出像是給當時的中國社會注入了一股強勁的生命力、一劑能使社會道德重建和人性回歸的特效藥,在極短的時間內成為了中國社會穩定的基石。特別是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僅僅短短的七年時間在中國大陸一地就有上億的人開始了法輪功的修煉,他們以「真、善、忍」為原則嚴格要求自己,任何事情先替別人著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李洪志先生傳出的法輪功使修煉這一玄奧、超常的、承傳了幾千年的人類文明之源大白於天下。使有緣之士終於在歷盡痛苦、迷惘之中看到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所在。他們在法輪佛法的感召下醒悟,他們不再為金錢和個人利益而爭鬥,他們不再為遭受屈辱和痛苦而怨恨,他們找回了失去的健康,他們找到了真正的幸福。因為法輪功為他們指出了一條光明大道──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這與「共產」文化中以唯物主義的「生存競爭」為基礎、以暴力和鬥爭為手段的「共產」文化相比,「正」和「邪」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這使得邪惡的代表人物「江氏」,妒從心中起、惡從膽邊生。就在人們爭相做好人和好人中更好的人的時候,1999年7月,中共發動了有史以來規模最龐大、最殘暴、持續時間最長、最無理和最愚蠢的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共動用整個國家的力量來消滅法輪功。這迫害法輪功的方法和手段也就變得更為極端和邪惡。

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它要毀滅人類,共產文化已經將人能成為人的基本道德和本性徹底剷除了,人們在沒有信仰、相信暴力、生存競爭的理念下相互博弈中自我毀滅著。而法輪功正好是讓人能回歸和提升。中國社會正因為這上億人以「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而成為榜樣的力量,社會道德迅速提升讓「共產」幽靈真正恐懼了。因為已經被共產文化毒害的民族有了得救的希望,眼看它毀滅人類的計劃就要流產了。

3、蓄意製造「人吃人」和「活體摘取人體器官」

人們內心的道德底線會因為「人吃人」而被突破,當人的道德底線被毀掉後,人將再也不能被認為是人了。常言道:虎毒不食子。人連自己的同類、甚至親生骨肉都相食,被認為是已經不如畜牲,因此、當社會出現了「人吃人」的境況,人或就不是人了。

共產文化是共產幽靈的外化形式。共產幽靈的真正目的是要毀滅人類,因此「人吃人」是共產幽靈蓄意製造的。為了掩蓋其真實的目的,雖然表面上它也「譴責」人吃人。但實際上共產幽靈對此是滿意的。我們從比「人吃人」更為邪惡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一點。

當中國社會的物質不富裕時,它以共產文化的形式(所謂「三面紅旗」)蓄意製造饑荒。在它統治中國的十年裡(1949——1959),用「唯物主義」將中華民族對「神」的信仰和敬畏進行了完整的洗腦。導致因饑荒而發生大量的「人吃人」。

當中國社會被中共的「仇恨」煽動到一定程度後,發動將一切民族的傳統文化的「命」徹底的革除掉。這是它統治中國差不多又一個十年,將有點文化和知識的、可能識破共產幽靈的「知識份子」幾乎是完全徹底的打倒以至於人們不敢、也不能出聲,這樣幽靈可以將「仇恨」煽動到任何一個它希望的程度,直至因「仇恨」而「人吃人」、「吃活人」。

當社會的物資相對豐富時,幽靈又將民族的意識導向完全的物慾。它統治中國五十年,幾乎徹底的用以進化論的「生存競爭」、「弱肉強食」為基礎的馬列的「唯物論」,灌輸給了兩代人。中國成為了「唯利是圖」、「物慾橫流」的社會,正如現今中共的貪腐的官僚系統,只要有利可圖甚麼壞事都敢幹。從側面導致為了利益而「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

這一切都是共產文化為毀滅人類而進行的人性毀滅的過程。

但凡還有一點人性的人要實施「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下不了手的,可是這件可怕的事卻在中國各地大量的發生了,而且從迫害法輪功開始就一直在發生著。是誰讓實施者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線,而成為極端和終極的邪惡者?

共產文化造就了邪惡的魔鬼頭目,魔鬼的頭目又利用共產文化而實施了一場對法輪功的有史以來最為殘酷的迫害。共產幽靈的黨魁江澤民直接下令: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就是實施「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直接原因和罪魁禍首。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