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製造者(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9日訊】

[引言]

最近幾十年來、人們不斷提出預言家們或幾乎所有宗教都預言過的「世界末日」和「大劫難」等的話題,更有許多大型的電影、電視和文藝作品從不同的角度描寫這些人類可能面臨的劫難。難道人類這個時候是突然感覺到什麼?「大劫難」到底存不存在?人類能否或如何避免大劫難?中共在其中到底扮演著什麼角色?

中華民族在共產邪靈的侵害下,已經失去了原本所具有的可以說是牢固的信仰和傳統文化,人們找不到寄托,靈魂失去了依靠,萬念俱灰。由於中共給加入到共產黨隊伍中的人洗腦——只有「毀滅」全人類,最後才能(還要)「毀滅」自己。為了迷惑黨員,用「解放」取代「毀滅」這詞,這樣成員們就擁有了毀滅人類和讓世界進入末日的「崇高使命感」和「道德感」,因此,中共幹起壞事來就像「救世主」一樣理直氣壯、心安理得,以致於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如此的,無法想像的邪惡……它的邪惡在其對法輪功的十幾年的迫害中達到了極致。

共產黨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其目的就是要毀滅一切現存的世界和人類。一旦民眾明白了真相並且付諸行動,中共將無法達到它的目的。為掩人耳目,中共採取了賊喊捉賊的招數。把警示人類需要提升自身道德的,預言中的「大劫難」或「世界末日」,製作成為「邪教」的標籤,當成其新式武器來打擊人類的最後和僅有的善念和良知,使人民成為「待宰的羔羊」,處於危險的邊緣。本文將就此展開一些討論。

〔正文〕

一、「世界末日」的預言和產生的原因

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研究是研究歷史終結及其相關方面的哲學或者神學理論,神學上的世界末日一般關心人類社會的終結以及如何終結等問題,而哲學上的世界末日則可能著眼於人類社會的終結問題,也可能著眼於自然的終結。在末日學說的基礎上產生的學科有末世論的歷史哲學、自然哲學、本體論、認識論等。世界末日還可能作為一種文學作品的主題存在。

描述中的世界末日後的世界或文明,也可能是一段時間之後,人類文明通常會變成一個農業社會、無技術世界,或者只遺留部分技術的世界。

在歷史上出現不少預言家著有不少預言書籍,其中著名的法國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曾經轟動一時,極受人們的重視,過去不少人都說書中所說的預言,都在歷史上一一應驗。

西方的《聖經》,中國的《推背圖》,也受到人們的重視,《聖經》的「啟示錄」和《推背圖》的第六十個卦象,都分別預言世界末日,只是沒有末日的具體時間。

雖然很多民族都有末日預言,但是瑪雅人所說的末日預言,會更受到人們的重視,原因是瑪雅曆法的計算非常準確,從瑪雅人的曆法得知,他們早已知道地球公轉時間是365日又6小時又24分20秒,誤差非常之少。另外對於其他星體的運行時間,在計算上亦非常準確,對於數學上0的單位數字 ,早在3000年前,瑪雅人已經使用;而且他們所繪製的航海圖,比現在任何一個都要精確。

瑪雅人留給我們太多的問題了,他們的預言百分之九十九都變成了現實,他們預測到了汽車,飛機的生產日期。有些人可能會問,他們怎麼會知道以後有一種東西叫做汽車,這也正是奇怪的地方。在埃及,一些瑪雅文明研究者,在他們生活的地方和一些石頭上發現了這些,他們預測了希特勒出生和死亡的日期,完全一樣。瑪雅人創造出了令人稱奇的高度文明,但是古老的瑪雅文明卻突然在一夕間全部消失,誰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至今,這仍是一個謎團。其實人類歷史上的三次大浩劫,其中一次就出現在瑪雅人身上,即使他們預測到了也改變不了,那一次,就是瑪雅文明的消失。

依照瑪雅曆法,地球由始到終分為五個太陽紀,分別代表五次浩劫,其中四個浩劫已經過去。當第五個太陽紀來臨,太陽會消失,大地劇烈搖晃,災難四起,地球會徹底毀滅,按照馬雅曆法是3113年,換算為西曆便是2012年12月22日。

然而,當這一天來臨之時,地球並沒有被毀滅,人類也沒有發生什麼大劫難。這是為什麼?儘管人們在像看笑話般的看待預言家們,但是它也成為了許多人內心中一個揮之不去的巨大謎團。

「大劫難」和「世界末日」產生的根本原因

以往人們所理解和描述的「大劫難」和「末日」都只注重其表面形式,注重「世界末日」所描述的物質世界如何被毀滅。像美國電影《2012》所描述的什麼天崩地裂、狂風海嘯、天旋地轉等,而當有些人剛剛可能觸摸到真相時,又會莫名其妙的被一些思維給擋回去了。其實幾乎所有的關於「大劫難」或「世界末日」的預言都有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當人類已經失去了作為人應該遵循和具備的最基本的因素——人倫道德。

人類的劫難是因為人類道德水準急遽下滑,逾越了神給人規定的道德底線。不管人類相信不相信,歷史上多次大劫難都是這樣的:大洪水的劫難是這樣,亞特蘭蒂斯的劫難是這樣,龐貝城的毀滅、瑪雅文明的消失……瑪雅長老帶著重新聚齊的十三顆水晶頭骨時,傳達了水晶頭骨的信息——提醒人類一個已被遺忘的概念「一體化」,即精神就是物質,精神的墮落導致物質世界的災難。

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宗教都先後或不同程度的預言過世界末日,預言中強調世界之所以末日,最主要的原因是人類到一定歷史階段已經失去了,或者說沒有了心法的約束,所有宗教的「法」、「約」、或者「戒律」都不能夠約束這時人類日益增長和膨脹的私慾,無法滿足其欲望,人就會失去對自我內心的約束。這樣人類將會自行毀滅,同時還會伴隨著天崩地裂,致使萬物俱滅。

幾乎所有宗教都認為人是萬物的主宰,世間的萬事萬物是因為有人,神才造了萬物以供給人類的生存、生活和繁衍,一旦人不復存在了,那麼萬物也會隨之毀滅。這些在宗教的經書和著作中都有相似的描述。

1、基督教、西方宗教

據《聖經》記載,大洪水前的時代:「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世界在上帝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

以下是使徒帕弗羅關於世界末日到來之前,普遍道德敗壞的慘狀所做的描述:「世間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誹謗、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凶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上帝,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

2、佛教、東方宗教

佛教中也有許多關於末法時期的描述:當佛教到了末法時期,佛教衰落,佛法將滅,只剩教法。沒有人修行和得到證悟,社會動盪不安,道德淪喪。

佛教世尊釋迦牟尼佛在《楞嚴經》裡面講到,災難是怎麼發生的?水災是貪慾發生的,貪心是水,火災是瞋恚感應的,風災是愚癡感應的,地震是傲慢、嫉妒、不平所感應的。總的一句話說,境隨心轉,境是外面的山河大地,山河大地是隨著人心在轉的。

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就向弟子們預言過佛教未來會出現的敗壞,以致最後佛教全面敗壞不能再度人的情況。

佛教《大集經》中對佛教如何逐漸不能度人有具體的描述:《大集經》第五十五卷《月藏分》的第十七「分閻浮提品」,內容是釋迦牟尼佛告訴另外空間的神,要他們守護佛法,同時釋迦牟尼佛說到:「若我住世,諸聲聞眾,戒具足、捨具足、聞具足、定具足、慧具足、解脫具足、解脫知見具足,我之正法熾然在世……猶於我法解脫堅固。次五百年,我之正法、禪定、三昧得住堅固。次五百年,讀誦、多聞得住堅固。次五百年,於我法中,多造塔寺得住堅固。次五百年,於我法中鬥諍言頌,白法隱沒,損減堅固。了知清淨士!從是以後,於我法中,雖復剃除鬚髮,身著袈裟,毀破禁戒,行不如法,假名比丘。」

無論任何民族的文明和任何傳統宗教的精髓,就是留給其民族和人民完整的一套應該遵循的道德和理念,以使其人民和民族長存於世。

二、通過洗腦毒化民眾、掩蓋中共的真實本性

醜化一切人類善意的自我提醒

中共目前醜化一切人類善意的自我提醒為的是把「末世論」編織成其有力的新式武器,以此來污蔑、栽贓陷害和打擊法輪功。因此,中共也極力醜化末世論。

一個人要保持身體健康,最主要的是取決於自身的免疫和保健修復功能和能力。人類要長存於天地間,最主要的是取決於人類對天地的敬畏和本身的自我意識,其中包括自我認識、自我保護、自我約束和自我改正。

提醒人們不要對自然和環境肆意踐踏,因為我們生活和居住的地球將無法承載那些失去節制能力的人類,更無法容忍對天地沒有敬畏的狂妄之徒。前不久有一本《人類的自我毀滅》的書中提到:現代化就是一部催人早衰的「催老機」,現代化使人類失去活力,完全淪落為技術與程序的奴隸,一任理性擺布,任理性淪喪人性、翦夷人情,在現代化叢集下,人類將變為只識金錢不辨善惡之禽獸。

末日的緣起可追溯到三千年前的諾亞方舟的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於公眾對核武器戰爭導致對世界末日的恐懼,世界末日的說法開始在民間廣泛流行。最晚從19世紀初,一些明顯的末日小說就存在了,包括瑪麗‧雪萊的《最後一個人》。此外,啟示文學、比喻和戲劇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世界末日是存在與人們的幻想中由於核戰爭、瘟疫、外星生命入侵、撞擊事件、人工智能叛變、技術奇異點、種族退化、超自然現象、氣候變化、資源枯竭或其他災害造成人類文明的結束。

人類如果在不斷膨脹的欲望驅使下,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而導致對自我生存環境的永久破壞,等待我們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自取滅亡,也就是「世界末日」。

還有的文人提到「作者的末日」,就是作者人性的迷失,以至於作品中創造出了人類無法生存的生活環境,加速社會道德的淪喪。他們認為唯有中國古時的道德觀可以拯救這個環境,比如「天人合一」、「禮義廉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這一切原本都是人類善意的自我提醒,除去極少會產生某些消極情緒或別有用意者外,人類在上天或神的啟示下會自覺自願的行動起來檢討自己。可是到了中共的喉舌那裡,這一切卻完全是另外一番模樣。為什麼中共會這樣?中共會如此在意人類對此的反應?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擔心人們認識到什麼或意識到什麼。是不是害怕人們知道:中共來到人世間到底是幹什麼的?

中共「賊喊捉賊」

共產黨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其目的就是要毀滅一切現存的世界和人類。

一旦民眾明白了真相並且付諸行動時,中共將無法達到它的目的。為掩人耳目中共採取了「賊喊捉賊」。

中共一開始並沒有怎麼關注「世界末日」,它起初宣揚和號召的是任何人,只要你對什麼有不滿或不如意,它就會通過一切手段把這些人都盡可能的聯合起來。不斷將這個力量集結、鞏固和壯大,使之成長為一支有強大實力的反人類力量。以達到有能力將現存社會和世界砸爛。

當它奪到政權後,極度恐懼這不法得到的政權被失去,就反覆給民眾洗腦: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共產黨是大救星、是人民和民族的母親,以及共產黨的一切都是偉大、光榮、正確……幾十年下來把這些灌輸到整個民族的頭腦中,使人們的大腦中形成固有的觀念,並且不斷地使這一觀念被固化住。

中共深刻的知道,只有不斷美化自己的「偉光正」,把自己裝扮成正義和道德的化身,這樣以來無論它幹任何荒唐、邪惡的勾當,人們都會失去正確理性的認識和判斷而死心塌地的跟隨它。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中共黨徒對它無限「忠誠」,以至於即使被中共誣陷、迫害,甚至於被中共送到絞架套上絞索時的最後一刻還要高呼「中共萬歲,毛萬歲」等。只是它所積累的這些能量和資源在其歷次的政治運動,以及「六四」鎮壓學生運動中消耗殆盡。

中共在攻擊法輪功的宣傳中,就是利用了它僅存的最後這點能量和資源,以及編織的對法輪功的誣陷材料,加上「世界末日」這個剛剛新造出的武器,狠狠的打擊和殘酷的鎮壓法輪功。

中共史上最大規模的洗腦就是讓人「仇恨法輪功」

中共在其歷史上,除了將其邪惡的「共產」理論及盡全力的向民眾強烈的灌輸所花費的力量和精力外,任何一次政治、思想改造、改革,甚至其最可怕的文化大革命運動等等它的一切洗腦運動所花費的力量和精力,都不及它花在向人民洗腦,強迫向民眾灌輸「法輪功是X教」這一運動中。十幾年來,而且可能還會更久,它就是要讓每一個人的頭腦中都形成一個觀念,它要達到的目的就是讓民眾仇恨法輪功。

因此,一切引起人注意力,感興趣的話題都會被中共加工後用來達到它的目的,就是詆毀、污蔑、栽贓和陷害法輪功。「大劫難」、「世界末日」這樣的話題當然會很有力的吸引人們的眼球和注意力,加上法輪功注重人的心性修煉。因為人類社會不注重道德和文明,或自相殘殺,或社會敗壞,很可能將自取滅亡。而法輪功則強調修心養性,提高民眾的身心健康,以使人類社會、特別是被中共摧毀了所有信仰的中國社會的道德回升。所以中共抓住這個話題,讓幾個科痞從所謂科學的角度大作文章,並包裝成中共所污蔑的「法輪功宣揚世界末日」等。

這樣以來,中共把預言中的「大劫難」或「世界末日」製作成為「邪教」的標籤,當成其新式武器來打擊人類的最後和僅有的善念和良知。

(未完待續 )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