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簡繁之間 我們失去了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民族之一,擁有著五千年的神傳文化;其中始祖倉頡根據神的啟示創造的漢字,就是神傳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中國古漢字,貫穿著中國傳統的世界觀、宇宙觀、以及天地人等豐富內涵乃至修煉的道理,成為承載文化的重要工具,給後人留下了大量用漢字書寫的典籍。不同的方言、甚至不同語言都使用漢字作為共同書寫體系,不僅為中華民族,也為其他各民族的繁衍和昌盛做出了不朽的貢獻。

然而西來的共產黨,於1950年進行了所謂的文字改革,推出了簡體字,從此,漢字原有的深刻內涵發生了變化。簡體字不僅失去了漢字本身的意義,使現代人看不懂古書,同時共產主義學說被附著其上,此乃中華文化浩劫的開端。

歷史上,雖然文字在承傳過程中出於功用的目的,發生過一些改良,但從未因此發生過文化斷層的現象,沒有影響到文化的承傳。唯有這個黨搞的簡體字割斷了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和歷史,取而代之的是以西來馬列和黨文化洗腦。

中共於1956年發佈的《漢字簡化方案》,進一步將繁體字規定為錯別字,公共場合禁止使用,並不再發行繁體字版書籍,古書不發行簡體字版。自此,中國人與傳統、正統文化的聯繫被隔絕;1957年反右,將傳承傳統、正統文化的媒介消滅,同時打擊傳統知識份子「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士人思想,將社會精英群體踩在腳下並從肉體、精神上消滅;進而,發展到文革時期更極端的反傳統:「任何傳統的東西都是反動封建的」,許多珍貴的文物古蹟在中共「無產階級革命」的口號聲中化為灰燼。

文化、歷史是一個民族的根,一個無根的民族猶如浮萍,必不能長久。共產黨以無神論和假、惡、暴的鬥爭哲學有計畫、有系統的剷除了仁義禮智信、禮義廉恥等傳統道德在中國人觀念中紮下的根,割斷了人與神、傳統文化與今人的聯繫,這是共產黨宣揚共產主義邪說這盤大棋中一個重要的環節。

共產黨的文字改革破壞的不僅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同時也破壞了全人類的文化承傳,使人類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共產黨一直標榜要「解放全人類」、統一天下,但中國的漢字原本就是統一天下的,在很長時期內,在如古代日本、朝鮮半島、越南、琉球群島,以及位於婆羅洲的蘭芳共和國等國家,漢字都曾是它們正式文書的唯一使用文字,因此漢字在歷史上對文明的傳播起了及其重要的作用。直到現在,日本,韓國,越南等國仍有使用繁體漢字。

其實我們只要看看拋棄了傳統的中國大陸和始終保存了中國傳統的臺灣,便可見鮮明的對比。今天,在臺灣,隨處可見民風淳樸,溫文爾雅,樂善好施。而當今大陸,信仰缺少,人們為了錢敢傷天害理,殺人害命、用錢買命、貪腐淫亂、坑矇拐騙、好惡鬥狠……這樣下去,我們的民族不危險嗎?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很多人被黨媽調教到已經不習慣于思考,黨媽說啥就信啥、黨媽叫幹啥就幹啥,可結果呢?中華民族自古敬天信神,黨媽卻是反神明、信馬列的;中華民族的傳統價值觀是仁義理智信,黨媽卻是「假惡鬥」、反天反地反人類的。它和中華民族從基因上就格格不入啊,這幾十年來它所幹的,難道不正是以一個外來者的不遺餘力的摧毀和殺戮嗎?哪個當媽的會在和平時期以各種運動為藉口、殺害八千萬子民呢?如果我們都從靈魂深處剔除這個不正的生命,純淨自己的血統,這就是我們民族自救的開始。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