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被中共迫害的民盟六大高官(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共的語境下,「民主黨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個參政的政黨的統稱,這些「衛星黨」在中共建政前後為中共實施統戰發揮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它們雖然被中共稱為「肝膽相照」,雖然為中共立下了大功,但它們卻在中共掀起的政治風暴中,不能倖免。特別是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黨派高官、工商業者上層代表人物以及少數民族、宗教、華僑的頭麵人物,非黨高級知識份子等都被抄家、被揪鬥。

本系列盤點那些曾一心追隨中共但卻被中共迫害的民主黨派高官和知名人士。本篇說的是民盟中央的高官們和知名人士。

民盟,1941年3月在重慶由國民參政會上一部分無黨派和中間黨派參議員張瀾、黃炎培、瀋鈞儒、羅隆基、章伯鈞等發起,主要由從事文化教育方面工作的社會精英階層所組成。初名為「中國民主政團聯盟」,其成立後即與中共協商合作。1944年,改名為「中國民主同盟」。在抗戰勝利後的國共談判與內戰過程中,所有民主黨派中惟有民盟支持中共最力,一邊倒向了中共,全力反對國民黨,支持共產模式,為中共奪取政權發揮了最大的作用。

中共建政後,出於統戰的需要,包括民盟在內的八個民主黨派被保留下來,為了籠絡民盟,毛還委任民盟的一些代表做政府高官,如張瀾任政府副主席,瀋鈞儒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長,章伯鈞等出任部長。然而,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曾經標榜思想獨立的民盟高官和知名人士,不少喪失了獨立風骨,如瀋鈞儒,甘於臣服在毛和中共的腳下,而另一些人則因為真誠的相信毛和中共,被打成了右派,如羅隆基、章伯鈞等。他們的厄運自此開始。

民盟副主席吳晗慘死

1966年的文革第一個被用來「開刀祭旗」者,是著名歷史學家、歷史劇《海瑞罷官》的作者吳晗,他的其他身份還有中共黨員、北京市副市長和民盟中央副主席和民盟北京市委主任委員。

早年的吳晗曾入北京清華大學史學系學習,1937年,年僅28歲被聘為雲南大學文史教授,1940年到西南大學執教,1943年加入民盟,1957年加入中共。

作為明史專家,吳晗被視為「現代研究明史的開拓者和奠基人」,然而,他對北京的文化教育、學術活動、古籍整理及文物古蹟的保護等方面卻失掉文人本色。如為保留北京的牌樓,著名建筑學家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婦都曾與吳晗發生正面衝突,梁思成還被氣得當場失聲痛哭。政治第一成為吳晗的選擇。

而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吳晗亦是急先鋒。民盟的《光明日報》支部即在吳晗的主持下,率先召開了批判儲安平的會議。會上,吳晗厲聲說:「過去國民黨確實是『黨天下』,儲安平現在說共產黨是『黨天下』,不但是歪曲事實,且用意惡毒。」並指出儲安平之所以有勇氣,是由於後面有人支持。他要求所有的《光明日報》的盟員和儲安平劃清思想界限。其無情讓人記憶猶新。

另據李輝在《碑石》中披露,一個與吳晗共事過的文人,一再向他表示過對吳晗的不滿,正是吳晗的鬥爭堅決性使其打成右派,蒙受冤屈,歷經磨難達20載。李輝表示,在反右運動中,因吳晗憤怒「控訴」而深受傷害的不止一個人。正因為他在運動中的表現,在這年他被批准加入了共產黨。

1959年,秉承毛的學習忠心耿耿的海瑞精神的旨意,吳晗寫了一系列關於海瑞的文章,後來又寫了京劇《海瑞罷官》的劇本。1961年11月京劇《海瑞罷官》公演,贏得一片叫好。誰料,文革開始,吳晗卻因為這齣戲被打倒,做了階下囚。

上海的周信芳因演「海瑞上疏」也開始遭到了厄運,75年病逝;演《海瑞罷官》的馬連良於1966年12月16日不堪批鬥,抄家而自盡;吳晗則於1969年10月慘死於監獄。

一生忠於毛,忠於中共的「御用文人」吳晗卻死在黨的監獄裡,說明瞭什麼呢?

民盟副主席高崇民慘死獄中

出生於東北遼寧開源,畢業於日本東京明治大學政治經濟系,回國後加入國民黨的高崇民,曾做過張學良的機要秘書。作為中共地下工作者的高崇民,受中共委派,在1935年前往西安說服張學良不要剿共,並主導了張、楊的聯合,參與了次年的西安軍事叛變。

在張、楊抓捕蔣介石後,高崇民根據口授內容,帶人起草了通電,並出任「行動設計委員會」主任。在蔣介石被移押西安市區新城後,高崇民也跟到那裏辦公,每天吃住辦公室,日以繼夜處理電報、信函,接待各方來人,蒐集各方反映,並及時向張楊匯報。他還向張學良建議用其座機將將中共代表團周恩來一行接抵西安,商討解決西安事變的辦法。

中共在蘇聯斯大林的壓力下,被迫釋放了蔣介石,被中共耍了的張學良負罪親送蔣介石回南京,而高崇民則接受中共指令,籌建「東北救亡總會」,並擔任5名執委之一。

1938年8月,高崇民隨「東總」參觀團到達延安,並正式要求加入中共,但中共決定讓其暫留黨外,以便於統戰工作。1941年,加入民盟。直到1946年,他才正式加入中共,但一直沒有公開黨籍。他先後任安東省主席、東北行政委員會副主席、東北政府副主席兼司法部部長等。

1954年高崇民上調北京,先後任民盟中央副主席、人大常委、全國政協常務副主席等職。

文革爆發後,高崇民被劃入由「彭真、林楓和呂正操等陰謀策劃叛黨投敵集團案」引發的「東北叛黨集團」,被列入這個集團的還有張學良的弟弟張學思等。高崇民等人先後被關押審查,1968年10月,高被抓進監獄,被誣陷為是「軍統特務」,他拒不承認。

1971年7月,81歲的高崇民在獄中被迫害致死,這是中共卸磨殺驢的又一典型例證。

民盟中央委員馮友蘭被抄家

早年畢業於北大哲學系並在美國拿到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的馮友蘭,放棄了在美國任教的機會,回到中國,在中共建政後一直在北大任教,主講中國哲學。由於其在學術領域上的地位,他除了被選為全國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外,還成為民盟中央委員。

儘管在中共統治下,小心謹慎的馮友蘭放棄了其新理學體系,開始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研究中國哲學史,但歷次運動並沒有放過他。1950年,在中共發起的針對知識份子的思想改造運動中,哲學界即展開了對他的批判。1957年反右運動中,馮友蘭依舊是首當其衝,其思想不僅被當作唯心主義的代表遭到批判,其人也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

文革爆發後,馮友蘭再次受到波及。他被紅衛兵抄家後,家門被貼上了「馮友蘭的黑窩」大字標語,兒女均被牽連受到批判,甚至連上幼兒園的小孫子也受到「退園」處理。馮友蘭還被關進了牛棚。

1968年11月,因毛在一次講話中提到「北大有個馮友蘭,搞唯心主義,我們若要懂點唯心主義,還要找他」,馮友蘭才得以離開牛棚。其後,參加了臭名昭著的北大「梁效」班子,為文革寫御用文章。

文革結束後,馮友蘭再次被關押。1977年至1979年被列為「反革命集團成員」受到批判。1979年獲釋。

馮友蘭的後半生應該是中共治下俯首帖耳的知識份子的人生縮影。胡適曾如此評價馮友蘭:「天下蠢人恐無出芝生右者。」話雖殘忍了些,但在認不清中共這方面他確實是「蠢」的一塌糊塗。

結語

民盟被迫害的高官和知名人士當不止上述六人,被迫害致死的還有民盟中央常委、民盟河北省委主任委員劉清揚,民盟中央常委潘光旦,民盟中央委員劉王立明等。而這些遭到迫害的社會精英們是否瞭解,中共對曾經為中共立下大功的他們卸磨殺驢的根本原因就是剷除知識份子的獨立思維,鞏固中共的一黨專制。

1966年8月29日的《人民日報》社論《向我們的紅衛兵致敬!》盛讚紅衛兵的「鬥爭鋒芒,所向披靡」,稱「一切藏在牆角落的老寄生虫,都逃不出紅衛兵銳利的眼睛。這些吸血虫,這些人民的仇敵,正在一個一個地被紅衛兵揪了出來。他們隱藏的金銀財寶,被紅衛兵拿出來展覽了。他們隱藏的各種變天帳、各種殺人武器,也被紅衛兵拿出來示眾了。這是我們紅衛兵的功勛」。聲嘶力竭的言辭背後,正是磨刀霍霍的中共,而大刀砍向的何止是民盟的精英們?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