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一打三反」殺人十萬 驚現各類滅門處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5日訊】中共自建政以來,先後發動了一系列整人殺人的政治運動。中共在文革期間發動的「一打三反」運動,由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親自主導,制造了大量冤假錯案,許多家庭因此遭到滅門之災,其凶狠的殺人手段令人發指。

1970年1月31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打擊反革命破壞活動的指示》。2月5日發出《關於反對鋪張浪費的通知》和《關於反對貪污盜竊、投機倒把的指示》。三份文件合而為一,便成了「一打三反」運動。

這場所謂的「一打三反」運動主旨在於打擊各地殘存的反抗中共權威的人,並加強對地方權力的控制。

10多萬人被處死

為了在短期內以大量殺人產生震懾效果,中共中央把原本屬於最高法院的死刑審核權下放到省一級,省一級只要把殺人人數報到中央備案即可。但有些省份又將此進一步下放,一直放到縣一級都有權力宣佈執行死刑,被判處死刑的一律立即執行。殺人變成了達成數字的任務。

當年的《第三次全國公安會議決議》中指出:「各地殺反革命的數字,必須控制在一定比例以內:在農村中,一般應不超過人口的1‰;在城市中以0.5‰為宜;對黨政軍及文教、工商、宗教及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內部清理出來的應判死刑的反革命份子,一般以處決十分之一二為原則。」

從多方面的資料來看,在「一打三反」期間,粗略估計全國被處死的人數超過10萬人。

據文革研究者王銳分析,按照當時中國人口官方數字以6億人計,農村4億多,城市近2億人計算,按「鎮反」殺人指標,起碼有數十萬之多。

大陸作家、當代歷史學家丁抒在《1970年一打三反運動記實》一文中披露,「一打三反」中至少有200萬人受迫害;就全國而言,在「一打三反」運動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數,應在10萬以上。

觸目驚心的「滅門處決」

學者們發現,1911年「辛亥革命」之後,「滿門抄斬」、「誅九族」等殘酷懲罰,也隨著滿清王朝的結束而退出歷史舞臺。

但到中共1949年建政之後,這種「滅門處決」再次在中國大陸上演。「一打三反」運動的濫殺中,有夫妻被同罪處決的,也有父子被同場處決的慘劇。

夫妻滅門

1970年初北京市「一打三反」運動中,北京市第25中學教師王守亮及其妻子楊淑辰,先後被當局處決。略有不同的是,夫婦兩人的處決,是一前一後相隔了兩個多月。夫婦二人都是被扣上「外國特務」的帽子而被處決的。

當年與遇羅克一起被處決的19人中,還有一對年輕情人。他們是北京挑花廠的醫生田樹雲和醫士孫秀珍。罪名是:「竊取我大量重要情報,先後在國際俱樂部,友誼商店等處,將反革命信和情報投入外囯駐華使館汽車內19次」云云。

原籍重慶市的馬正秀1931年出生,是北京自然博物館講解員,其丈夫趙光遠,是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也是著名作家艾蕪的學生。

馬正秀在「文革」中因反對亂批亂鬥,於1967年9月16日被捕,被定為「現行反革命」。在獄中馬正秀也始終拒絕認罪。「一打三反」剛開始,馬正秀與另外18人於1970年1月27日被一起處決。

馬正秀的親哥哥已於1950年代初的「大鎮反」中被處決。尤為值得一提的是,馬正秀被捕後,她的丈夫趙光遠不堪壓力,1969年3月15日跳樓自殺身亡。趙光遠、馬正秀夫婦遭遇的是另一種形式的「滅門處決」。

侯坤、侯建民父子同一天被處決

有學者發現,中國歷代的「滅門」,大都是殺男不殺女。被株對像,是年滿一定歲數的男丁,而家族中的女人,或沒為「家奴」,或發配充軍邊塞之類。中共的「滅門處決」,卻是男女一起殺。不管是夫妻,還是母子,只要定性為「反革命」,一律株殺。

北京市「一打三反」運動中的另一起「滅門處決」,是北京通縣的侯坤、侯建民父子兩人,於1970年3月5日被當局處決於同一個刑場。

早在中共建政之初,中共在「大鎮反」中,將一家3口跪成一排,在上海市郊某刑場同時執行「滅門處決」,他們是父親陳小毛、母親張金庭及其子陳磊一家兩代3口。時間是1951年4月30日。

學者認為,審視從「大鎮反」到「文革」時期的這種「滅門處決」,中共的意圖就是給全社會和民眾造成震攝及恐懼感。它傳遞的信息就是:只要你敢反對(不管是行動反動,還是僅僅是語言或文字反對),我就殺你全家!

(記者文瑞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相關鏈接: 周恩來殺了多少人?曾一手製造震驚中外「萬人坑事件」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