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中共政權才是國際社會的最大威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報導,2017年1月29日伊朗試射了一枚中程彈道導彈。此次試射在德黑蘭東部塞姆南附近進行,導彈在飛行1010公里後發生爆炸。對此挑釁行為,1月31日,聯合國安理會應美方請求就伊朗「試射導彈」事件召開緊急會議。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哈利(Nikki Haley)會後表示,世界應對伊朗的測試「提高警惕」,同時呼籲安理會就此採取行動。2月3日,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公佈制裁伊朗的名單,總計25個實體及個人榜上有名,其中包括至少三名中國公民及兩家中國公司。中國企業出現在制裁伊朗的名單中令中共政權一直支持極端主義國家的行為再一次曝光。

2016年9月26日,美國司法部對馬曉紅和她的公司丹東鴻祥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及三名高管發出刑事訴狀,罪名是陰謀違反美國制裁法律和陰謀用貨幣工具洗錢。美國檢方指控,馬曉紅及其公司策劃規避美國對朝鮮的經濟制裁,稱他們編織了一張空殼公司蛛網,通過美國金融體系向朝鮮輸送數億美元。證據顯示,從2009年開始,在他們的運作下,朝鮮光鮮銀行(KKBC)得以逃避美國的制裁,為困境中的朝鮮獨裁政權購買煤炭、食糖和化肥等大宗商品。馬曉紅此舉違反了聯合國安理會對朝鮮的制裁決議,是一種支持殘暴獨裁政權存在的反人類行為。中共政權迫於國際社會壓力對該公司及相關責任人立案調查。

資料顯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是一個以金日成金正日主義(包括主體思想和先軍政治)為唯一思想體系的社會主義國家。朝鮮實行的是金日成家族世襲專政,金氏家族所產生的三代最高領導人都享受著神一樣的待遇,被朝鮮人世代「歌頌與讚美」,任何對金氏家族殘暴獨裁統治表示異議的人士都將遭來殺身之禍。金氏家族用「主體思想」牢牢控制著每一個朝鮮人,每一個朝鮮人的思想都必須自覺同「主體思想」保持一致,每時每刻都要感恩最高領導人賜予自己的「幸福」生活。但無數脫北者悲慘的經歷卻告訴外界,朝鮮是一個殘暴的極權國家,邪教政黨化與國家化是朝鮮社會最鮮明的特徵。可就是這樣一個邪惡的國家,中共政權卻同它結成了「血盟」關係。

與朝鮮的邪教政黨化略有不同的是伊朗,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是一個典型的政教合一的國家。1977年,伊朗爆發大規模的反對國王的暴力革命運動。1978年,各地遊行示威不斷升級,群眾抬著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的畫像,高呼「打倒國王,建立伊斯蘭教國家」的口號。隨後伊朗伊斯蘭革命全面爆發,全國各地大規模的示威和罷工造成石油工業停產,交通中斷,伊朗陷入全國性的動亂。1979年2月1日,霍梅尼回到德黑蘭,宣佈廢除君主立憲制度,成立伊斯蘭臨時革命政府。

同年2月11日,霍梅尼委任邁赫迪•巴扎爾甘為臨時政府總理,並強烈要求:「我委任了他,你們必須要效忠他。」他又警告「這是真主的政府」,違抗這個政府就是「違抗真主」。霍梅尼還在伊朗人質危機時公開支持挾持者,他親自頒布了追殺英國人薩爾曼•魯西迪的命令,他公開宣佈向不投降的伊朗軍人發動「聖戰」……霍梅尼就是這樣一個利用真主之名大肆宣揚暴力革命與種族仇恨的宗教領袖,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也完全淪為一個被暴力與仇恨控制了的國家。仍然是一個極端主義國家,中共政權再一次同它保持著密切的聯繫,不僅如此,中共政權一直在暗中支持它。

其實中共政權不單是支持朝鮮和伊朗,凡是以宣揚暴力革命和煽動仇恨為主流思想的殘暴獨裁政權,都會獲得中共政權的鼎立支持。1945年3月,南斯拉夫由當時的流亡政府和約瑟普•布羅茲•鐵托領導的「民族解放委員會」組成聯合政府,同年11月29日,鐵托整肅了其他政黨,建立完整的共產黨一黨專制政權,並將國號立為「南斯拉夫聯邦人民共和國」,1963年再改名為「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在中共政權的歷史教科書中,中共曾把殘暴獨裁者鐵托成為「英雄」和「大救星」。同樣的中共也把古巴的最高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稱之為「民族英雄」,對菲德爾•卡斯特羅的死去,中共政權控制的所有媒體都表達出對它的沉痛哀悼。

2000年06月11日,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中共前總理李鵬曾抵達南斯拉夫對該國進行正式訪問。正如中共所言:「長期以來,中國(中共)始終是南斯拉夫和米洛舍維奇的支持者,在去年(1999年)北約展開對科索沃的行動、迫使塞族軍隊撤出科索沃之後,中國對南斯拉夫的支持程度進一步增強。」由於1990年代米洛舍維奇治下的塞爾維亞捲入了三場戰爭,造成巴爾幹半島局勢的動盪和巨大的生命損失,米洛舍維奇被一些西方媒體稱為「巴爾幹屠夫」。可中共政權卻始終支持這個殘暴的「巴爾幹屠夫」,2001年6月,米洛舍維奇被海牙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列為戰犯,被控在克羅埃西亞、波斯尼亞及科索沃三場戰爭中犯下66項罪行。2006年3月11日,米洛舍維奇在海牙羈留中心牢房中結束了它罪惡的一生,從此中共又少了一個相互支持的「老朋友」。

事實證明,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剛果的蒙博托、辛巴威的穆加貝、埃及的穆巴拉克、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維奇、伊拉克的薩達姆、利比亞的卡扎菲、柬埔寨的洪森、朝鮮的金正日、古巴的卡斯特羅、委內瑞拉的查韋斯等等,這些暴力革命者或殘暴獨裁者都被中國共產黨稱作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共政權在它們獨裁期間都給予了它們大量的物質與金錢支持,但這些「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大多均不得善終。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被處死;剛果的蒙博托客死於摩洛哥;埃及的穆巴拉克被判處終身監禁;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維奇死於海牙國際法庭羈留室中;伊拉克的薩達姆死於絞刑;利比亞的卡扎菲死於連環槍擊……可見中共政權一直在支持極端主義國家,並把宣揚暴力與仇恨的獨裁者稱之為「老朋友」,中共政權才是國際社會最大的威脅,它的存在時刻都在挑戰國際社會的各種準則與秩序,更毀滅著國際社會的傳統道德與傳統價值觀。

一直以來中共政權都把「意識形態」作為護身符,告訴其它國家要正確對待和處理國與國之間的「意識形態」上的分歧,並把「意識形態」分歧作為中共政權不守國際準則、挑戰人類普世價值和實施反人類類罪行的護身符。每當一遇到國際社會譴責,中共都會祭出「意識形態」分歧的大旗勸其它國家少干涉中國內政。現在中共控制的中國企業公然違背聯合國禁令向政教合一的伊朗提供大量支持,這充分說明在肆意作惡與挑戰國際社會公共準則面前,「意識形態」分歧並不重要。只要能煽動仇恨、製造恐怖事件、破壞國際準則、挑戰人類公共秩序,中共政權都會支持它,無論這個組織或國家的「意識形態」是如何。

近年來,有國際學者多次提出「中國威脅論」,他們認為:「中國的崛起將會對世界的民主、和平乃至經濟造成威脅。」根據「中國威脅論」,中國對世界的威脅的主要集中體現在五個方面:一是「中國軍事威脅論」;二是「中國經濟威脅論」;三是「中國生態威脅論」;四是「中國意識形態威脅論」;五是「中國文明威脅論」。這五個方面的威脅歸根結蒂是中共政權屢屢挑戰國際社會準則、破壞國際秩序與敵視人類普世價值觀所帶來的必然結果,所以「中國威脅論」的實質是「中共邪黨威脅論」。

是中共崇尚的「假惡鬥」價值觀全面破壞了人類社會的傳統價值觀,是中共在全世界範圍內散播暴力革命與仇恨西方自由世界的種子,是中共在全世界範圍內大力支持獨裁恐怖勢力存在……鑒於中共長期在國際社會作惡且有控制著中國,所以很多學者提出了「中國威脅論」。但「中國威脅論」是一個膚淺的認識,真正威脅人類社會的是控制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擁有彈道導彈運載技術與核武器,且信奉「假惡鬥」價值觀的中共邪黨。只要中共邪黨存在一天它都會始終是人類社會繁榮穩定的最大威脅。

現在中共政權正在推動民族主義和威權主義政治宣傳,相繼花重金收買國際知名媒體為其搖旗吶喊,重新宣傳中日戰爭,對臺灣和臺灣民主化進行武力威脅,同時快速擴充軍費,竊取各國軍事、經濟和技術機密,對爭議中的海域宣示主權並加強軍事存在。針對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和極權國家,中共一直在暗地裡對它們提供大力物資和金錢支持。現在中共公然違背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暗中支持伊朗、朝鮮等極權國家與人類社會對抗。可見伊朗、朝鮮這些國家只是中共控制的木偶,通過這些木偶不斷挑起事端分散國際社會對中共邪惡政權肆意作惡的關注。無數事實證明,中共政權才是國際社會的最大威脅,同時也是中華民族繁榮穩定的最大威脅,如何和平解體中共已成為當今人類正義力量無法迴避的問題。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