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製造者(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9日訊】

[引言]

中共馬列學者們引用最多的一段是馬、恩《德意志意識形態》中對於共產主義的描寫: 「共產主義對於我們來說不是應當確立的狀況,不是現實應當與之相適應的理想,我們所稱為共產主義的是那種揚棄現存狀況的現實的運動。」 也就是說,它們要廢除一切現存的世界。而共產主義只是一個用來刺激人們起來參與毀滅現存世界的不「確立的狀況」的幻想。也就是要徹底地通過「現實的運動」不斷地將人類賴以生存的現實世界,以及維持人類存在於天地間的所有因素「揚棄」。以至於將人類推向「沉沒」的航船。

來自西方的馬列主義的邪惡理論,是中共創造和經營一個經久不息的謊言世界的依據,在中共控制之下,絕對謊言的密不透風,使人們失去了追求和認識真理的能力,甚至已把謊言看成是文化創造的美德與藝術高峰,人們沒有信仰自由,更沒有思維和文化的自由表達空間。每一個人都被迫長期重複謊言,謊言已經構成了思想和文化的全部,真理反而成為被驅逐的對象。人們失去了靈魂和道德,精神崩潰,民族近乎自我毀滅。

[正文]

四、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製造者

1、麻醉人類靈魂,大行邪惡

1)、否認預言中的「大劫難」為的是麻醉人類靈魂

中共極力否認用以警醒人心的「大劫難」,為的是不讓人明白其產生的原因,害怕人知道真相。中共在把人類拖入「末日」的時後,正是要將人類「麻醉」,以至在不知不覺中毀滅掉。

這期間雖然有聲音說「大劫難」不存在,但中共是從一切角度、找來所有它能夠找到的人物來嘲笑、諷刺和打擊,最後又將這些本來是出自於宗教和某些預言書中講述的東西變成迫害和鎮壓法輪功的罪狀。人們只要稍微思考一下:中共儘管反對「基督教」、「天主教」等一切正教信仰,但它也不敢用它最強大的輿論工具向全世界宣佈,因為有對神的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等等是邪教。更不可能因為重現劫難場面而把美國大片《二零一二》攝製組打成「宣揚邪教」的甚麼,並且還讓其在大陸上演。該片在中國大陸連續4週成為票房冠軍。

2)、 不被認可的「邪惡政權」

馬克思早已在《共產黨宣言》的結尾處講明了:「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佈: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崇拜暴力和鼓勵暴力,馬克思是要將共產黨中的這部份人拖向地獄、並且藉此毀滅人類社會的目的已昭然天下。它的一個邏輯是:你用暴力對現實中一切人和物進行無情殺戮和毀滅之時,你就是走在「共產主義的道路上」。它以虛幻的「共產主義天堂」引誘不明真相的人們跟隨其走向黑暗。

中共從來恐懼人們知道其真實的目的:通過毀滅人類的良心和道德,從而毀滅人類。尤其害怕它的組織成員知道真相。同時,中共的政權合法性一直以來受到質疑。「政權」和「權力」是有其來源的,儘管表面形式好像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但都還講究個「天意」或「君權神授」,至少也要來個「民主選舉」,否則,無以服眾或被民眾認為是非法政權。中共的政權即不是來自上面「天意」,也不是來自下面「人民選舉」。上面的,它砸爛了一切神壇,禁止一切對神的信仰,然後偷偷把自己擺上神壇;下面的,口口聲聲稱自己是人民或人民的公僕,代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勞苦大眾,並把幾乎所有可以改的名稱都加上「人民」……等等。其實人們都知道,中共從來就沒有把人民當成真正的「人」,愚弄、欺騙、恐嚇、折騰和虐殺被其統治的人民,讓中國民眾無不生活在恐懼、貧窮和擔驚受怕之中。

3)、610組織隨心所欲,大行其邪

(1)要人治不要法治,變人民為黨的「馴服工具」

1958年8月24日。毛澤東在北戴河借評論司法、公安會議,發表談話說:「法律這個東西沒有也不成。但我們有我們這一套,……不能靠法律治多數人。民法、刑法有那麼多條,誰記得了?憲法是我參加制定的,我也記不得。我們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決議開會,一年搞4次,不能靠民法、刑法來維持秩序。我們每次的決議都是法,開一個會也是一個法。」後來,毛澤東更明確指出:「要人治,不要法治。《人民日報》一篇社論,全國執行,何必要甚麼法律。」 其時,劉少奇也說:「到底是人治還是法治?看來實際上靠人,法律只能做辦事參考。黨的決議就是法。」

「要人治,不要法治」,是共產黨的核心內容之一,長期被蠱害動人民,至今尚未掙脫這個罪惡的羈絆。中共在歷次運動中,特別是在迫害法輪功中,中國的憲法、法律、法規,徒有形式,淪為廢紙。「中國的法律是圖畫,掛起來也很美麗,可堵外國人的嘴,可哄中國人的眼。」 中共要求人民做黨的「馴服工具」,為的是麻醉人民,以免其目的過早被察覺和暴露。

(2)610組織迫害法輪功隨心所欲,大行邪惡

由於一億的法輪功學員用「真善忍」的信仰嚴格要求自己,在社會中成為好人,帶動了中國社會道德的普遍上升。中共從內心深處恐懼人民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道德標準,使之無法達到其毀滅人類的目的。所以,中共把法輪功當作最大的敵人。

中共對法輪功超過十五年的迫害,是中共全面踐踏憲法和法律、殺戮和殘害無辜民眾的罪惡歷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辦公室」被中共給予了,在全國範圍內行使超越憲法和法律的權力,擁有隨意操控任何國家機構,尤其是公檢法司系統實施迫害的特別權力,公然敗壞維持社會穩定的基礎。

610機構在中國大陸範圍內,直接組織和實施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致使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超過數十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或判刑,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失蹤、洗腦、非法拘禁、酷刑折磨、入室搶劫、經濟掠奪等等。使法輪功學員喪失「基本人權」直至「生存權」。

因受到「中央610辦公室」的認可,馬三家教養院越發在迫害中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很多駭人聽聞的迫害案例在馬三家發生。2000年10月,馬三家教養院將十八名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後,投入男牢,任由犯人凌辱;馬三家教養院對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施用令人髮指的酷刑,其下屬各勞教所備有地牢、電棍、豬鐐、老虎凳、面具、大掛、抻床、死人床、括宮器、吊繩等各種刑具,專門針對法輪功學員。2001年8月,中國大陸傳出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的130位法輪功學員因抗議暴虐而集體絕食超過15天生命垂危的消息。

中共「610辦公室」由江澤民下令成立,運作詭秘,許多迫害法輪功的密令諸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打死算自殺」等均通過610秘密下達。前610頭子羅干曾在全國範圍內多次指示「嚴打」法輪功,並親自到各地部署、指揮、監控迫害的具體實施。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早期雖然「610辦公室」能在新聞報導中見到,當時它並不見於中共公開機構名單,因此是一個非法的秘密組織。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劉京在2001年2月27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聞發佈會上答記者問時,就有意迴避日本東京新聞記者關於「610辦公室」的問題。多年來,上級610一直都在用「指示」、「口頭傳達」等手法下達迫害密令。

2、撐起「共產」大旗詛咒全人類

「共產主義對於我們來說不是應當確立的狀況,不是現實應當與之相適應的理想,我們所稱為共產主義的是那種揚棄現存狀況的現實的運動。」 這是一段被中共馬列學者們引用最多的在馬、恩《德意志意識形態》中的關於共產主義的論述。也就是說,它們要廢除一切現存的世界。而共產主義只是一個用來刺激人們起來參與毀滅現存世界的不「確立的狀況」的幻想。也就是要徹底地通過「現實的運動」,不斷地將人類賴以生存的現實世界,以及維持人類存在於天地間的因素「揚棄」。

馬克思給父親的詩集中,包括了他寫的一部詩劇Oulanem的第一幕: 「但是,哦,我用年輕的雙臂瘋狂的環住你的胸膛,地獄向你我張開大口——黑暗的無底深淵。如果你墮落,我將微笑著緊隨你其後,且向你低語道:「下來吧! 跟我來!同志!」

Oulanem 死時,有這樣一段話: 「毀滅了,毀滅了。我的時間已盡。時鐘已停走,這座侏儒之屋已垮塌。很快我將緊抱永恆,且很快我將發出怒吼——對全人類的詛咒。」

詩劇結尾部份的一段: 「如果有一個能吞噬一切的「東西」,我將躍入其體內,不過卻是為了毀滅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如龐然大物矗立在我和地獄之間,我會以我無盡的詛咒將其擊為碎片。我將擁抱其殘酷的現實,而擁抱我,這個世界將無聲無息的逝去,然後墜落至徹底的消亡。滅亡,萬物皆不存在,這才叫真正的活著。」

上世紀末,當第二次世界大戰形成和建立的強大社會主義陣營坍塌後,最後剩下的中共就責無旁貸撐起這面共產大旗。

誰在真正全面、徹底的毀掉人類社會的心法?就是共產黨!它仇恨世界和世界中的一切……那麼最突出、最全面、最徹底和最後對人類道德、內心毀滅的就是中國共產黨。北京大學教授袁剛在《改革的手術刀應揮向那裏》中寫到:「蘇聯體制說穿了就是由國家充當總地主和總資本家,以養活幾千萬黨員幹部,建立起一個新的等級森嚴的特權社會,產生了一個魚肉百姓、高高在上的幹部新階級,勞動者則仍然處於被統治被剝奪的社會地位」 。然而,當今的中共體制更甚於當年的蘇聯體制是顯而易見的。

(未完待續 )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