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黨性奴役的悲哀:劉少奇兒女批判父親的一張大字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禮儀之邦」,中國傳統文化最重人倫親情關係,提倡「家和萬事興」。

當初齊景公向孔子問政,孔子講了八個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意思是說,國君、臣子、父母、子女各自要有各自的樣子,要遵守各自的道德行為規範,這樣,國才像國,家才像家。

中國古代把父子、君臣、夫婦、兄弟、朋友五種關係,稱為五倫關係。孟子講:「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人倫中的雙方都是要遵守一定的「規矩」,才能「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中共老祖宗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卻說:「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這兩個「最徹底的決裂」,就是要徹底破壞千百年來由傳統道德和宗教維繫的正常的人倫關係。

1966年5月16日,由時任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發動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就是嚴格按照馬克思的兩個「最徹底的決裂」,「革」五千年來最優秀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命」,讓君沒有君的樣子,臣沒有臣的樣子,父母沒有父母的樣子,子女沒有子女的樣子,讓父子反目,君臣不義,夫妻成仇,兄弟相殘,所謂最好的朋友,就是最關鍵的時候出賣你的那個人!

劉少奇曾經是毛澤東親自選定的接班人,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但是,階級鬥爭之弦緊繃的毛澤東,在黨外的敵人——地主、富家、資本家、反革命、壞分子、右派——全部被制服之後,又在黨內尋找「階級敵人」。找來找去,找到他的接班人劉少奇頭上,聽他說話,像要「篡黨奪權」,看他走路,像要「篡黨奪權」,聽他打呼嚕,像是「睡在斯大林身邊的赫魯曉夫」。1966年8月5日,毛澤東親自撰寫《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將當時中國大陸所有惡的因素全部調動起來,向「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劉少奇發動總攻。

劉少奇的女兒劉濤和兒子劉允真的一張大字報《看劉少奇的醜惡靈魂》,就是當時毛澤東和自稱是「毛主席的一條狗」的江青置劉少奇於死地而催生出來的一道催命符,也是毛澤東將中國延綿五千年的人倫關係徹底摧毀並且遺禍到現在的毒氣彈。

1967年元旦,劉少奇次女劉濤和三子劉允真去看望生母王前,根據王前的揭發,寫成了這份轟動全國的大字報。1967年1月3日,這份大字報一式三份分別張貼在清華大學、中南海職工食堂門口等地方。後來輾轉傳抄,加上各種紅衛兵小報大量翻印,很快流傳到全中國。其對劉少奇的殺傷力不亞於毛澤東的大字報《炮打司令部》。

這張大字報首先談了毛澤東妻子江青到清華大學煽風點火的情況,稱「江青跟我談話時也指出,必須和家庭劃清界線,真正跟毛主席干革命」。于是,姐弟倆「決心按毛主席的指示辦事,不辜負江青的希望……與自己的反動老子徹底決裂」。

1945年中共七大上,正是劉少奇將「毛澤東思想」供上了「神壇」。一位參加過中共七大的人回憶說,劉少奇在七大作報告時至少105次提到「毛澤東」。在中共黨內,劉少奇是宣傳「毛澤東思想」最賣力的人之一。劉濤、劉允真卻寫道:「劉少奇在政治上一貫反對毛澤東思想,搞他自己資產階級的那一套,用來對抗毛主席,表現出他最大的政治野心。」「劉少奇確實是中國的赫魯曉夫」;還說把劉少奇揪出來,是「挖掉了毛主席身邊的一顆定時炸彈,真是大快人心。」

大字報還大罵劉少奇說:「劉少奇無恥到極點,竟然貪污!」「劉處處為自己打算,自私自利到極點」!「劉少奇是個地地道道的偽君子。」「他就是這樣卑鄙,無道德到極點。」「要不是這次文化大革命,確實是這一輩子也別想見到媽媽了。他為什麼對媽媽這樣狠毒,恨不得把她置於死地而後快?就是因為他有把柄在媽媽手中,怕她揭發。」

毛澤東通過不斷的洗腦,將這一大堆中共政治詞彙灌輸到那些年輕人的腦子裡,使他們張口毛主席語錄;動筆寫東西,第一段就引毛主席語錄;寫的東西裡面,動不動就引毛主席語錄;將那個時代的年輕人,都變異成了由中共黨文化塑造的政治動物。毛澤東、江青通過劉少奇的女兒劉濤、兒子劉允真張貼揭發批判親身父親的大字報,為全中國的兒女造父母的反、妻子革丈夫的命,樹立了一個榜樣。從此,兒女揭發父母,妻子揭發丈夫,父母、夫妻、子女劃清界線,斷絕關係的事,遍及中華大地,千百年來和諧的家庭人際關係變成了冰冷的「階級鬥爭」的關係,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蕩然無存,人人都成了叢林中隨時提防被別人吃掉的狼。

比如,著名經濟學家顧准的兒女聯合簽名「和顧准斷絕父子關係」。1974年,顧准的晚期肺癌爆發!臨終前,為了最後見兒女一面,顧准違心地在一份事先準備好的認錯書上簽名!11月24日,顧准終於盼來兒子顧重之從外地寄來的一封信。信上寫著:「在對黨的事業的熱愛和對顧准的憎恨之間,是不可能存在什麼一般的父子感情的……我是要跟黨跟毛主席走的,我是決不能跟著顧准走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採取了斷絕關係的措施,我至今認為是正確的,我絲毫也不認為是過分……我相信在我們的親屬中間也存在著嚴重深刻的鬥爭,這也是毫不奇怪的。」1974年12月3日零時剛過,顧准含冤而逝。他的5個子女沒有一個來看他最後一眼。

又比如,原毛澤東秘書李銳的妻子範元甄,在歷次李銳挨整的時候都要揭發李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寫。「文革」開始後,女兒李南央在學校挨批鬥,回家一言不發。範元甄看出女兒神色不對,和藹地盤問。這是難得有的。李南央有些受寵若驚,感到了一絲母愛的溫暖,不覺流下了眼淚,告訴媽媽,自己因為爸爸的問題,也有她的因素,在學校裡挨了同學的批鬥。沒想到的是,還沒有等她說完,媽媽的嘴角向下一撇,露出了幸災樂禍的冷笑:「啊哈!你不是一向標榜自己不要母愛,自己最堅強嗎?哭什麼?跟我說什麼?你在學校挨不挨鬥,跟我無關,不要往我身上扯。」那時,李南央還不到16歲。「看著媽媽那毒得近乎猙獰的面孔,只覺得自己向一個大冰窟裡沉下去。」從此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都絕不向母親訴說了!

又比如,被毛澤東當著「陰謀家」、「野心家」、「反黨分子」打倒的饒漱石的女兒陸蘭沁回憶說:「1955年,他被開除黨籍並被捕入獄。從此,我們父女真的一刀兩斷,再沒有見過面,也從此杳無音信。同一年,母親也因受牽連,第一次被捕接受隔離審查(文革期間又被關押在秦城監獄近7年之久)。從此,背著家庭『黑鍋』包袱的我,也開始不斷地經受種種考驗。」有一次,「我工作單位的一位領導曾試探式地問我:『想不想見你父親?』我心裏一怔,想這是不是組織上又一次在考驗我的立場,就不假思索地回答:『不想見。』『如果他想見你呢?』他追問,我堅決回答:『也不見。』這個回答確實反映了我當時的真實想法。」後來,陸蘭沁得知,「被關押10年之久的父親於1965年才被判刑,而後有一段時間被假釋出獄。從時間上來看,正好是我被詢問見不見父親的那段時間。難道真的是他在那時提出過要見我?但那位領導已經去世,詳情已無從得知。我也許就這樣失去了與父親見面的最後機會,成為終身遺憾!而令我同樣遺憾和懊悔的是,文革期間,當我母親再次被關押入獄後,在擔心隨時有可能再被抄家的恐懼心情下,我把自己一直保存的和父親合影的照片,全部銷毀了。」

毛澤東的一張大字報、劉少奇女兒劉濤、兒子劉允真的一張大字報,加上全國紅衛兵的無數張大字報,硬生生把劉少奇變成了「文革」時期中國大陸最大的大壞蛋。1968年10月31日,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批准了由周恩來任組長的「劉少奇專案組」提出的審查報告,認為「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姦、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全會決定「將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的一切職務,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

1969年11月12日,劉少奇在被舉國上下火燒油煎,批倒批臭,打翻在地,再踏上一萬隻腳之後,在河南開封被折磨致死。死時,沒有一個親人陪伴,骨瘦如柴,頭上蓬亂的白髮有一尺多長,嘴和鼻子已經變形了,下頷有一片瘀血。11月15日,劉少奇的遺體被當成「烈性傳染病死者」匆匆火化。當專案組向毛澤東匯報劉少奇被整死的消息時,毛澤東隻撂下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轉自「希望之聲」,文章略有刪節。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