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仙女」落入凡間墜魔手 金嗓嚴鳳英用生命唱戲 慘死毒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6日訊】「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綠水青山帶笑顏。」一曲傳唱大江南北的《天仙配》,成就了中國五大劇種之一的黃梅戲,更讓人們記住了,一個墜落凡間的「七仙女」——嚴鳳英

或許還有很多人不了解,戲臺上仙凡相戀的故事本源,其實講述的是孝感動天的美德故事;嚴鳳英在戲曲名家的光環背後,有一段含冤莫白、血淚無限的傷痛記憶,至今仍是國民不堪回首的人間慘劇。而為歷史設下重重迷障的幕後元凶,正是竊取大陸政權的中共。

學戲,以生命為賭注

1930年,嚴鳳英出生於安徽桐城,本名鴻六。這個戲曲界的精靈,恰恰生長在黃梅戲之鄉。在她成名以前,黃梅戲只是山村草臺上的地方小戲,唱戲的人更為相鄰所不齒。桐城人幾乎都會哼唱一兩句小調,但如果有人以歌戲為職業,便會受到家族的懲罰。嚴鳳英自小耳濡目染,便愛上了黃梅戲,13歲時偷偷跟同族的藝人嚴雲高學藝。

天生的好嗓子加上生動的表演力,嚴鳳英很快成為戲班裡的佼佼者,別人學三遍才會的戲,她能一遍成功,大約一年後便登臺獻唱。女孩學戲觸犯了宗族的禁忌,她差點被族人沉塘。為了保命,嚴鳳英只得背井離鄉,走上搭班唱戲的賣藝之路。她在江淮一帶漂泊,結識丁永泉等老輩黃梅戲名家。每當老前輩在臺上演出,嚴鳳英都用心觀摩,一點一滴模仿。再加上女子特有的細膩天性,她演繹旦角越發得心應手。

過去的人除看戲外,更講究「聽戲」,因而對演員唱功的要求非常嚴格。老藝人常常訓練她,唱戲必須唱到前後左右的觀眾都能聽清的境界。因在草臺唱戲,四面都有觀眾,如果遠處的人聽不到,就會喝倒彩、扔石頭起哄;如果聽不清,就會諷刺演員「嘴裡含個蘿蔔」。為了滿足觀眾的要求,嚴鳳英每天堅持吊嗓子、練身段,唱完戲後還會特地詢問站得最遠的小販,有沒有聽見、聽清。草臺搭戲的演藝經歷,助她錘煉了精湛的技藝。

黃梅戲一行歷來有「男怕《會母》,女怕《辭店》」一說,因《小辭店》要求旦角在臺上演唱50多分鐘,最考較功夫。而嚴鳳英15歲時就能從容駕馭此劇的主角柳鳳英,也因此更名「嚴鳳英」,在戲曲界嶄露頭角。她的唱腔明快清圓,演技惟妙惟肖,更善於吸收京劇、越劇、民歌等傳統藝術的長處,表演風格自成「嚴派」一家。

就在嚴鳳英醉心曲藝事業的發展時,戲外的世界,由於中共的建政,早已換了人間。50年代以來,中共一邊打著「藝術上百花齊放、學術上百家爭鳴」的旗號,一邊殘忍地把響應政策的社會精英劃為「右派」,並加以迫害。那麼嚴鳳英在這場政治漩渦中如何選擇呢?


嚴鳳英(中)《天仙配》劇照。(網路圖片)

「七仙女」背後的故事

1951年,嚴鳳英在安慶「群樂劇場」演出。這時中共幹部與「新文藝工作者」滲入演藝界,「幫助」嚴鳳英等「舊社會」的藝術家接觸「新文藝思想」。由於受到中共謊言的毒害,她陷入「舊社會把我當成草,新社會把我當作寶」的荒謬邏輯中,對中共、「新社會」充滿感激之情。因而,嚴鳳英除了表演《打豬草》《鬧花燈》等傳統戲外,還唱改編戲,為中共的土改、反霸、抗美援朝等運動塗脂抹粉。

在大環境的影響下,家喻戶曉的《天仙配》為宣傳中共的婚姻法而出現。中國人從古代到民國時期,對待婚姻大事都依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還要經過合八字等諸多儀式,體現了敬天信神的理念。中共佔領大陸後,於1950年頒布「新婚姻法」,歪曲傳統婚姻為包辦、買賣婚姻,鼓吹自由婚戀。為推廣新法,傳統戲《天仙配》被路洪非等「新文藝家」篡改成符合一部政治需要的新劇。

1953年,嚴鳳英調入安徽省黃梅戲劇團,一年後參加華東區戲曲會演,並首次飾演「新天仙配」的旦角七仙女。1955年,上海電影製片廠翻拍成電影,嚴鳳英經典的七仙女形象就此確立。劇中,原本奉旨下凡的七仙女成了私自下凡,秀才董永變成農民,主動焚契並贈送董永銀兩的傅員外成了百般刁難的惡霸……面目全非的《天仙配》淪為當權者操縱的工具,卻成為多年來紅遍海內外的藝術影片。

伴隨著電影的轟動效應,黃梅戲一躍成為全國大劇種,社會上湧現出一系列跟風的戲曲電影;一心一意遵照中共政策的嚴鳳英,也成了為黃梅戲做出巨大貢獻的藝術大師。

歌舞昇平的表象背後,包藏不住中共敗壞傳統文化、毀滅國民道德的禍心。1966年爆發的文革運動,將神州大地變成血腥的修羅場,那些追隨中共的文藝家幾乎沒能逃脫厄運的降臨,嚴鳳英幾乎是被迫害得最慘的一位。


嚴鳳英(中)《女駙馬》劇照。(網路圖片)

莫須有的反革命罪名

遭文革批鬥,對嚴鳳英來說是一場無妄之災。初期,她因為演唱黃梅戲,被扣上「三名三高」「黑線人物」「封資修代表」等荒唐的罪名,屢遭「文批武鬥」的折磨。嚴鳳英感到茫然:為民眾唱戲、受民眾歡迎、在「舊社會」受壓迫、在「新社會」要求進步,怎麼都成了罪行?1968年3月,因受四年前「天津黑會」反江青運動的牽連,她與一批文化精英,被污衊成「圍攻樣板戲,反對江青」的罪人。

與嚴鳳英一同蒙冤的柏龍駒說,這次定罪發生在文革的第三年,中共「需要擴大『戰果』來證明它的『必要性』和『及時性』」,便「拋出一批各界代表人物來『祭旗』」。而他們反對樣板戲的直接罪證,來自對觀摩現代京劇一事的造謠和污衊。

1964年,江青在北京發起全國性的京劇現代戲會演,安徽省以省委宣傳部的徐味為首,組織七人觀摩小組北上觀戲。在省文化局工作的柏龍駒與嚴鳳英等三位戲曲演員隨後進京,在人民大會堂觀看「革命現代戲」《智取威虎山》。看戲時,他們僅從專業角度發表幾句評論。沒想到四年後,這次北京之行被官方定義成「有預謀、有計劃進行反革命活動」的大罪。安徽省觀摩組與嚴鳳英一行人,都成為重點審查對象。

1968年4月5日,政府機關報《紅安徽報》發表歪曲事實的社論:1965年(時間誤寫),徐味為首的「代表團」與「戲劇界的牛鬼蛇神」,圍攻江青的革命現代戲。報上說:「這是一起極其嚴重的反革命事件,但至今沒有批判處。」次日,劇團內外的造反派輪番提審嚴鳳英等人。

柏龍駒記得,那天是週六,造反派扣下嚴鳳英,逼她揭發省委、宣傳部、文化局等一干人的反動證據。尚存道德底線的嚴鳳英明白,這是要通過她製造一大批冤案,因而緘口不言。一直僵持到晚飯時分,造反派才放她回家,但命令她下週一上午上交材料,否則後果自負。嚴鳳英想不通,為什麼造反派要逼她出賣良心。週日晚,她冒著「串供」的風險來到柏家,傾訴內心的委屈與困惑,臨走前留下一句話:「我站得直做得正,只是眼前難熬啊!」


嚴鳳英(右)《牛郎織女》劇照。(網路圖片)

在死神面前的批鬥

4月7日夜裡,嚴鳳英痛苦呻吟,丈夫王冠亞驚醒後發現了她的絕命書,才知道妻子偷偷服下大量安眠藥求死。王冠亞只好一面叫長子請醫務室的醫生搶救,一面帶著妻子的書信,向進駐劇團的軍代表劉万泉求救。豈料劉万泉不顧人命,帶著幾個造反派直闖王家,對神智尚清的嚴鳳英進行「床前批鬥」。

劉万泉等人不理會王冠亞的苦苦哀求,怒斥嚴鳳英,自殺是「叛黨行為」、「對抗文化大革命」,足足折騰了半個多小時。直到她眼不能睜、口不能言、淚流滿面、口吐白沫時,這幫人才揚長離去。王冠亞趁機把妻子送到了附近醫院的急診部。那時自殺的「反革命」如果沒有單位介紹信,醫院一律拒收,而且認為「反革命死一個少一個」。王冠亞不敢離開妻子,只好讓長子再去求劉万泉。

幾經周折,長子拿來了介紹信,醫生檢查後卻安排嚴鳳英轉移住院部。從市中心的急診部到郊區的住院部,嚴鳳英早已錯過最佳搶救時機。到了住院部,她一身單衣,躺在走廊的水泥地上等待救治。兩個年輕的醫生為她施救,卻不見效。王冠亞看到一個老醫生,帶著「反革命」的黑色袖章打掃廁所,上前求他診治。老醫生卻說:「他們叫我醫,我一定醫!」但是,沒有人敢替「反革命」做主。

就在造反派的批鬥、親人的焦慮與醫護人員的互相推諉中,嚴鳳英於1968年4月8日清晨5點停止了呼吸。還差5天,就是她的38歲生日。


嚴鳳英(右)《春香傳》劇照。(網路圖片)

屍骨未寒,解剖尋罪證

對生命最殘忍的方式,莫過於致人於死地,但是代表中共意志的軍代表,卻要千方百計地繼續迫害死者。劉万泉出面,「揭發」嚴鳳英是國民黨特務,喝令醫生當場解剖她遺體,尋找她吞下的「罪證」——發報機和照相機。為了這個不合常理的罪名,沒有學過解剖的醫生拿來醫用小斧,當眾剖屍。

他先脫去嚴鳳英的衣服,用斧頭從咽喉一直砍到腹部,除了100多片安眠藥,什麼罪證都沒找到。劉万泉還不死心,下令繼續「深挖」。醫生一斧劈開屍身的恥骨,致使膀胱破裂,噴出尿液。殺人魔鬼這才停下迫害的黑手。

事後,劉万泉被評為「活學活用毛著的積極份子」,還被調任到外省保護起來。文革結束後,安徽省派出的調查組找到他詢問嚴鳳英一案,他對自己的行為供認不諱,而且振振有詞稱自己是奉命行事。他說,文革就是要打倒「反革命分子」,「在安徽,不打嚴鳳英打誰呀!」

文革期間自殺的「反革命」成千上萬,「造反者」發現後,出於愧疚的心裡或者樹立「反面教材」的需要,往往會選擇及時搶救。而劉万泉「奉命行事」的做法,不僅逾越批鬥的權力範圍,更泯滅了做人的最後一點良知。

劉万泉的行徑是極端的個案,卻也代表文革中當權者的可怕暴行。發動文革暴動的中共當局,以及親手實施迫害的造反派與軍代表等,加諸中國知識分子、文化精英以及所有民眾身上的,是慘無人道的迫害和無法挽回的傷痛。十年之後,這場浩劫應如何反思,又該如何定罪?中共官方除了清算「四人幫」,為冤死者恢復名譽外,仍然在維護政權穩定的前提下,對當年的真相諱莫如深。

這種善後策略,對上掩蓋了元兇毛澤東的罪孽,對下淡化了一眾暴民的罪行,最終呈現在國人面前的,還是一個永遠「光明正確」的黨。1978年,嚴鳳英在悲慘離世的十年後,得到平反的虛名,當年一手導演人間慘案的軍代表,一直隱匿在未知的角落,安度餘生。

好在中國還有一批正義人士,徹底追查劉万泉的下落,曝光他的惡行,要給嚴鳳英家人一個交代,還民眾一個真相。海外知名人士蘇曉康、解濱等人,都公開撰文表示,劉万泉的行為構成反人類罪。《國際刑事法院羅馬條約》規定,任何以極端殘暴的方式迫害或大規模殘害他人的行為,即反人類罪。文革時期出現的反人類罪犯,何止劉万泉一個?中共執政至今犯下的反人類罪,又何止文革一次運動?

「七仙女」私闖人間,嚴鳳英錯信中共,一同成為文革運動的犧牲品。善良的人們都希望,文革會是中華民族的最後一場劫難。然而中共對歷史的極力掩蓋與「有保留」地反思,恰恰在警示人們,在中共體制之下,文革式的人間慘劇不會結束。


著名黃梅戲藝術家嚴鳳英。(網路圖片)

參考資料:

1.柏龍駒,黃梅戲著名演員嚴鳳英之死,《炎黃春秋》,2000年第8期。
2.王小英,母親,嚴鳳英,《黃梅戲藝術》,1998年第3期。
3.蘇曉康,我們的「七仙女」——記黃梅戲女演員嚴鳳英之死,《開放》雜誌網。
4.解濱,追查殺害嚴鳳英的劉萬泉,《開放》雜誌網。

相關視頻:嚴鳳英演唱的黃梅戲《女駙馬》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