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美國眼中的「中共和伊斯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幾日前,當不少人將目光投向川普(又譯特朗普)簽署的「暫停向7個穆斯林國家的國民核發簽證」的禁令時,或許未曾注意,他在此後做出了更為精準的解釋,即「這並不是如媒體錯誤報導的穆斯林禁令,這無關宗教,而是攸關恐怖主義和維護我國安全」。也就是說,他此舉致力於打擊的是一個在全球公開發動恐怖襲擊的極端組織——ISIS,中文稱「伊斯蘭國」。

這句指向明確的解釋與白宮首席策略長史蒂夫·巴農在被任命為國家安全委員會「核心委員會」成員時所說的一句話不謀而合。他表示,「中共和伊斯蘭是美國的兩個最大威脅」。相比川普,巴農似乎多加了一個新成員,且惟此二者,再無其它。這樣一來,我們或可理解為,如今中共在美國政府要員的眼中,已經能與「伊斯蘭國」並駕齊驅了。而此次將二者相提並論,至少說明了兩點:其一、二者俱有某種共通性;其二、都是美國要予以防備、打擊的對像。

如果有人不服,認為這只是川普團隊秉承著「滿嘴跑火車」之風,又或者是別有用心,那麼我們不妨找出多年前,美國上一任總統奧巴馬在就職演說中說的一段話來證實,美國此次將中共與威脅全球的恐怖組織相提並論,並非是哪一屆政府的一時興起。

按照原文一字不差的翻譯,奧巴馬所說的是,「回想前輩們通過牢固的盟友和堅定的信念,而不僅是導彈和坦克,來克服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當時,中共喉舌媒體對此段的處理方式是:新華社、人民日報以及中國日報的中文版全都刪除了「共產主義」一詞,央視甚至在直播時,當女翻譯說完這句話後,立即拉低聲音,同時將畫面切換掉。這種不尋常的舉動顯然是為了轉移觀眾的注意力,不讓被灌輸了「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的中國人有機會思考,「共產主義」何時會跟“法西斯主義”成了“同夥?

此外,從「克服」一詞中,我們也可發現上述兩點雷同之處:其一、「共產主義」與「法西斯主義」具有某種共通的屬性,其二、同樣是美國官方要集中力量予以製裁的。如果說,奧巴馬政府所指的是意識形態上的對立和拮抗,那麼如今川普團隊所指的,則是實實在在的、已對美國及世界製造了眾多恐怖與威脅的個體組織。

在未被封鎖有關「伊斯蘭發動恐怖襲擊」這類資訊的中國大陸,民眾對「伊斯蘭成為美國的最大威脅」或許尚能理解,然而,若說從小就被教育要熱愛的中共「黨媽」也被當成了美國的頭號威脅,想必不少中國人在情感或認知上,都是難以接受的。甚至有人會說,來自中國的威脅不過是因為中國的日漸強大,這才導致了唯恐「世界第一強國」地位受損的美國感到恐慌和害怕。顯然,這種看法只是用來愚民的。而其中最大的破綻就在於,在全球化的趨勢下,任何一個國家的強大都離不開與它國的合作,無論是有實力的還是沒實力的,每個國家都無一例外的需要合作夥伴。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美國官方擁有著無數智囊團,且其中的有識之士早已明白「危機與挑戰並存」的情況下,是決不會因為害怕某種「威脅」論調而放棄正當的合作,甚至公開樹敵的。如今,川普團隊成員直言不諱的表明立場,顯然就是因為「中共」與「伊斯蘭」實在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去年年底,有海外華文媒體報導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將滿15週年」,「但是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將中共描繪為全球開放市場的破壞者」。有批評者在總結中共的過往所為時稱,「中共濫用(WTO)這個系統,遏制外國公司進入它的市場,並動用龐大的國家資源跟外國公司競爭」;「中共想要好處,但是不想履行它的義務」。而美國總統川普也公開指責中共「大規模盜竊智慧財產權」以及「傾銷產品「」,並表示,「他們沒有遵守遊戲規則」。

了解實情的西方政府或都有同感,因為「不守規則」正是中共在國際社會的本色出演,有時公開挑釁,有時背地搗鬼;而無論在任何領域,尋求怎樣的合作,它都擺出一副「不差錢」的譜儿,臉不紅、心不跳的當著破壞國際規則與西方民主、自由、人權價值的倒行逆施者。比如,在尋求教育與學術合作的過程中,將「孔子學院」搞成「大外宣機構」,不僅向外國人灌輸中共的政治理論,甚至以設置教材、安排教師、限制討論的話題等方式,干涉、侵犯它國的學術以及言論自由。

儘管這類罄竹難書的惡行不像「伊斯蘭國」那般直接奪人性命,但也恰恰凸顯出中共看似道貌岸然、實則衣冠禽獸的本來面目,更重要的是,其不搞破壞、誓不罷休的那股邪性以及霸道蠻橫的作派,加上有組織、有預謀的形式,都與“伊斯蘭國”並無二般。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並非沒有進行過慘無人道的殺戮。從毛時期開始、直至今天仍未結束的無數次暴力運動、殘酷迫害,都在以真實的死亡數據表明,中共不僅將屠刀、槍砲對準自己國家的國民,並且從迫害、屠殺的殘忍方式、手段、人數、規模來看,可堪稱世界之最邪惡。這對秉承著人權價值的西方國家來說,不僅意味著觸犯了法律,更重要的是,如此濫殺無辜的暴行完全是在踐踏、搗毀普世的人權價值。

公然挑戰人權價值的中共,儘管沒在海外「大開殺戒」,然而其殘暴、瘋狂、樂於踐踏生命的特性可謂是與「伊斯蘭國」如出一轍。而一旦中共瘋起來,掌握著更多武器、資源與財力的它豈不比「伊斯蘭國」更讓人心生恐懼?如此也就不難解釋,美國為何會同時將這二者視為「最大威脅」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