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民:哪裏才是我的祖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記得小時候,在共產黨洗腦教育和宣傳下,對外界一無所知下,我自以為我是國家「主人翁」。那個時候,總感到很慶幸很自豪,通過共產黨的洗腦,我以為美國是紙醉金迷的恐怖國家,國民政府所在的臺灣,更是水深火熱,很多時候甚至還有過去解放他們的小衝動。

隨著年齡漸長,尤其是那道塵封已久「國門」無奈的被打開,慢慢才知道,我們當初被洗腦後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可笑,似乎,我們真正認知的世界,正和我們當初的看法相反,感情,我們才是身在共產黨紙醉金迷的人民水深火熱中。

90年代中後期,我大學畢業來到了一所大學進修英語,本來滿是興奮,但開學典禮時,老師的一句告誡讓我(也許還有別的同學)感到一絲異樣,「這裡提醒各位同學,尤其是女同學,晚上不准去留學生宿舍,以前就發生過女學生去留學生宿舍整夜不出來的惡性事件」。我不理解,怎麼了,我們不是這個國家的主人嗎,我們去留學生宿舍交流為何不可,就算整夜不歸,怎麼不去說留學生不檢點呢?我第一次,有了「我是什麼人」的疑問。

後來,我看到人家留學生住在專門為他們準備的留學生樓,聽說宿舍裡面環境非常好,家電一應俱全,而且每月住宿費只有幾十美元,天啊,我們很多人也能住得起啊!但是,那真的就像一道無形的高牆,把我們永遠的擋在外面。我作為社會進修生,只能住在教師樓裡宿舍(一個房間住了五個人,環境很差,那也算比較幸運,實在分不到宿舍的——去晚了就分不到了,就只能自己在外面找出租房),而人家留學生,管他亞歐美非,一來就住在高大上的高樓大廈裡。這個時候,我已經時常在問自己,我們到底是什麼人,在自己的祖國,為什麼還要低人一等。共產黨告訴我們,要對國外友人友好,但應該不等於就要我們這些所謂的主人低人一等吧。

後來,也接觸了一些在歐美國家留學居住的親友,我終於知道了,其實在人家國家,是沒有對外國留學生有什麼特殊優待的,有的,僅是國民待遇而已,就是和本國公民享有一定程度的同等待遇。我也終於知道人家那些國家的人們是「公民」,是有公民權利的。我們這裡只是百姓,公民對我們來說是那樣的遙不可及。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2000年,我終於離開了家鄉工作了幾年的那個小城市,來到了共產黨所謂的「改革開放前沿」深圳特區,還算是幸運的有了一份自己希望的工作,也算有了不錯的收入。但是,很多經歷,卻更加強烈的讓我不時問自己,我或者我們(大部分生活在大陸的曾經中國人,我的同胞!)究竟是什麼人?

那時候的深圳對外來人口是要求有暫住證的,沒有的話,你就基本和流竄犯罪份子區別不大了。當你走在大街上,沒準就有保安(不一定是警察)查問你的證件,你不是深圳居民,也沒有暫住證的話,你就悲劇了!你會被趕進一個小貨車(加了鐵皮箱,有門有兩扇小鐵窗),盛夏的深圳,高溫突破40攝氏度,一堆人擠在狹小的空間裡,只有兩扇小鐵窗透氣,估計裡面還有刺鼻的汗臭吧,那是一種怎樣的痛苦啊(估計是不能裝載豬什麼的,否則豬都會悶死!)。我時常在街上看到這樣的場景,無辜的青年人擠在貨車箱裡,無助的望著鐵窗外。雖然,我幾乎每一次都充滿了憤恨,甚至想衝過去把這些無辜的同胞解救下來,但最終也只能是無奈嘆息而已。

他們,都是我們的同胞,他們犯了什麼罪刑,深圳作為這片國土的一部分,怎可如此對待國人?!

後來聽說,如果沒有親屬朋友交罰金領走他們,他們會被送到東莞一個叫樟木頭的地方,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最終換來一張回鄉車票,被趕回家鄉。當然,也聽說過,有人甚至不堪困苦,生命永遠消逝在了那個陌生的地方,估計,也就算失蹤了吧!

還有一次親身經歷,我那時候住在所謂的城中村裡,一天晚上,看到樓下面的街道上,一名男子一邊用頭撞著警車,一邊悲慘的呼號「我究竟犯了什麼罪,你們要抓我!」,我聽房東告訴我「那是警察查出租房,沒有暫住證就從房間裡帶走,還好,你們幾個都有!」。當時那種憤怒,沒有親身經歷的人,可能很難理解,我真恨不得扔下磚頭砸向那群滅絕人性的「警察」,當然,一時衝動而已,在這個無比強大的獨裁暴政面前,我們作為普通中國人,是多麼的渺小和無奈。

在深圳的幾年時間,雖然我沒有被抓過一次,但,看多了,總會再次問自己「我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在自己的祖國還要被如此對待!做人尊嚴何在,作為國家一份子的權利何在?!這個時候,我早已沒有了任何所謂主人翁的感覺,哪怕只是一點點。有的,只是時不時的憤懣,時不時的迷失在自己的身份困惑中。

後來,我來到了北京,這個時候,因為孫志剛被殘酷殺害那種慘絕人寰的隨意抓捕無暫住證者,總算再也看不到了(現在又搞起了所謂的「外來人口居住證」,很可能又是另一種形式的控制,我時常把北京稱為「北京國」,把上海稱為「上海國」……只要離開了那張身份證上城市,尤其是所謂一線城市,我們就連真正的外國來大陸洋人都不如,我們就只能是在外國人下的底層人,無論我們交了多少稅、無論我們為這座城市做出了多少錢的貢獻!)。但是,只是暫住證嗎?

我以為我在北京算有了份相對體面的工作,有了還算不錯的薪酬,每月上繳了不算低的個人所得稅,和那萬惡的虛假社保,腰桿似乎該硬起來了吧,尤其,這可是共產黨的首都啊,應該不公平少很多吧?

殘酷的事實,卻一次一次把我的「自以為」完全打碎,不留下一點點痕跡!

2011年,共產黨在幕後通過土地壟斷,高價出讓,而使房價成為天價後(其實只是房租而已,大陸960萬平方公里都史無前例屬於共產黨所有,我們這些炎黃子孫,卻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無寸土歸己所有。當然,共產黨美其名曰「公有制」,用以欺騙世人。)。在一片抗議聲中,共產黨先是把人們的注意力轉向幫兇地產商,隨後又假模假樣的出臺了所謂「房屋限購政策」,以進一步混淆視聽,別的就不再贅述了,其中有這麼一條:「持有本市有效暫住證在本市沒有住房且連續5年(含)以上在本市繳納社會保險或個人所得稅的非本市戶籍居民家庭,限購1套住房(含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這是一個多麼無恥的惡政,這麼長時間,我們難免會因為工作問題出現社保或個稅中斷情況,這並非我們本意,但卻在受到失去工作的同時,也失去了購房資格,如果我們工作不十分穩定(在哪個國家這不是正常現象啊),就意味著我們永遠也不能在北京購買住房!如果我們是國家公民,又怎會在自己的祖國受到如此不公待遇,難道北京不屬於中國,或者我不是中國人嗎?為什麼連購房都區別對待?我在京交了那麼多年社保,那麼多稅,難道還換不來起碼的公平對待?

後來的購車搖號惡政也一體傳承了這種極度不公平,我在所謂「自己的國家」因為沒有參與搖號資格(社保和個稅中斷過)導致現在只能租用別人的牌照,因為這個惡政我每年要額外付出萬元車牌租賃費,多麼荒唐,多麼可悲啊!我們就這樣被這個惡毒的共產黨炮製的惡政多付出多少辛苦所得!

因為遠離家鄉城市,即使收入尚可,我也一直沒敢要小孩,作為一個非北京本地戶籍的外地人,子女從出生到教育,將一直生活在不公平中,意味著你要跑斷腿,多送錢,讓你身心疲憊,只為了給孩子在北京一個最基本的教育機會。難道所謂北京外中國人的孩子就不是中國的未來嗎?

生活在共產黨統治下的大陸,我們連起碼的公民權利都沒有,我們甚至遠不如那些到其它國家拿到永久居留權的親屬朋友,他們得到了國民待遇,還不是公民,就已經享受到了被我們這些自稱本國人多的太多的公民權利和待遇。

我們到底是什麼人?這個問題一直困惑著我多年,我們是中國公民?眼前事實告訴我,我們不是!

真希望,有朝一日,這個奪走我們血汗、奪走我們基本權利和尊嚴、甚至當年投靠蘇俄,背叛祖國的邪惡組織能夠永遠滾回屬於他們的地獄,讓光明重新回到被叛國組織盤踞60餘載的華夏大地,讓我們能夠再次直起身板,驕傲地說,「這是我的祖國,我是中國人,我是中國公民」!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