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製造者(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9日訊】

[引言]

歷史證明,中共十分樂意殺人、鎮壓民眾、剝奪他人財產。至於甚麼流行的「恐怖份子」通常都在沒人看見的時候就被中共幹掉了,更多的是時不時它自己弄出一群人來當「反革命」、「某某分子」來過過「殺癮」,嚇唬嚇唬它統治下的民眾。所以它的甚麼「社會主義」其實就是「國家恐怖主義」。

中共真正害怕和恐懼的,是人民明白真理、知道真相;怕人真正覺悟、怕被它已敗壞的社會回復到真正的人類社會。而法輪功卻正是在讓民眾明白真理,瞭解真相,回歸善良。因為共產黨維持政權的目的就是為了毀滅人類良知。所以只要人類還有善念和良知存在,共產黨就不願意離開歷史舞台,並會用一切手段來維持其生存以達到其最後的目的。這是江澤民死也要撐住其親信,維持對法輪功的非法、殘酷和持續鎮壓的一個原因。所以,在中共眼裡,法輪功就成了它最害怕、也是最大的敵人。

在這一點上,連中共黨內的黨員,中共幹部,甚至一些最高領導層也是完全不知,無法理解和認識到的。因為身在其中,看不到真相。

[正文]

四、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製造者

3、使世界進入「末日」

1)、中共企圖與人類捆綁在一起毀滅

人類所有的原始道德準則,都來源於各民族信仰的祖先、神和宗教。道德一旦被毀掉,民族和人民就會無所依無所靠,失去控制和行為準則的人,幾乎類等於禽獸。這樣的民族幾將無法繼續存活,更談不上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而共產黨不只是為了毀掉一個民族,它要將所有的人都毒害後才會罷手。

這期間,中共需要不斷搬出先前被它徹底搗毀掉的、堅決打倒和否定的歷史文化傳統、甚至某些宗教信仰,來維持它繼續控制民族和人民。但是,它用來維持而搬來的所有「信仰」、「宗教」和甚麼準則的「根」早己被中共斬斷。所以我們經常會聽到某些「專家」、「國學大師」們大談甚麼「孔子是不信神的……」等等此類無知而慌謬之言論。中共建立的「三自教會」、佛教或者道教「學院」、「協會」等等,其頭目要麼是中共黨員,要麼是絕對服從共產黨的領導,也就是說,其存在的前提,是絕對擁護「無神論的」共產黨。

人們知道共產黨為了維護政權會幹很多壞事。比如,抑善揚惡;反覆的欺騙民眾;製造敵人。具體來說會經常搞些運動來折騰和魚肉民眾:如土改、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在天安門動用三十萬正規軍,加上坦克裝甲車,對付手無寸鐵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還沒事叫喊下「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安定」的口號,在全人類的眾目睽睽之下大開殺戒等等。不過這些還只是表面現象。

本質上,中共真正害怕和恐懼的,是人民明白真理、知道真相。怕人真正覺悟、怕被它已經敗壞的社會恢復成真正的良善社會。而法輪功卻正是讓民眾明白真理,瞭解真相。因為共產黨維持政權的目的就是為了毀滅人類道德良知。所以只要人類還有善念和良知存在,共產黨就不願意離開歷史舞台,而是會用一切手段來維持其生存,以達到其最後的目的。這也是江澤民死也要撐住親信,維持對法輪功的非法、殘酷和持續鎮壓的一個原因。所以,在中共眼裡,法輪功就成了它最害怕、也是最大的敵人。因為,法輪功是在拯救人類良知,而中共是在毀滅人。

在這一點上,就連一些黨員、中共的幹部,甚至一部份最高層官員也是茫然不知,無法理解和認識到的。因為身在其中是看不到真相的。

些許還存有良知的共產黨人已經看到了:共產黨現在是真的爛透了。在現在的中國,現有的政權體制中和社會環境下,不腐敗你就無法在其中為官和生存。不說假話、不欺騙百姓、甚至於不直接幹壞事你也無法在其中生存。中共把全社會全面引導到對物慾的極度追求上。以前是以「黃」帶動經濟,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視而不見的方式給以默許,只要看看中共官員有多少嫖娼、包二奶的就知道,不是中共支持或默許能是這樣嗎?

而最近又開始「掃黃」,把「黃」從經濟中拿掉。這又讓發了財的、沒有或缺乏修養的商人們以及邪惡體制中的官員們有錢無處花,無處展示和釋放自己的錢和「實力」,使腐敗或邪惡分子怨聲載道。在其中的人並不知道為甚麼,只是發現天又變了,怎樣活都是不自在的。這種反腐掃黃和中共提倡的「四項基本原則」、「反對自由化」、甚麼抓「兩個文明」……等等並無關係,恰恰相反,黃、腐就是中共引誘和鼓勵別人幹的。情勢需要,又拿出來被中共懲罰。所以中共們根本就沒有公理、原則和道理可以遵循,只有看風使舵才有存活的希望。

中共的「改革」、「反腐」、「掃黃」、「反恐」等等為其得以續命的措施,其實是中共的緩兵之計。因為中共對於篡奪來的、不被認可的政權從來就沒有信心能維持住,驚恐萬分的中共也只有企圖把自己與人類捆綁在一起毀滅。

2)、為邪惡之徒作「靠山」

(1)、厚顏無恥

在中共體制內,任何人今天得了榮耀,明天就可能被打倒。所以在中共歷史上沒有,也不會有任何偉大、光彩的人物。只有最壞、最邪惡、最狠毒的人才有可能取得一時的榮耀,而一切榮耀最後還只能歸功於「黨」。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世界上各國共產黨的黨魁的下場看出來:從蘇聯人(解體前)對蘇共的所有領導人的看法和評價;到中共十次,乃至十一次路線鬥爭中所有領導人的結果;到國際社會對朝共金氏家族的評價……我們從表面上能看出:只要是共產黨員,最終一定沒有好下場,無論是普通的黨員還是所謂「最高領導人」。更不用說未來的歷史會怎樣看待共產黨員,再加上「天要滅中共」,因此,中共將遺臭萬年。

在中國,老百姓大多是通過大眾媒體、報紙、廣播、電視來瞭解這個世界。而在中國,所有的媒體只有一個老闆,那就是「中共」,只有一個總編輯,那就是「中宣部」。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其實善惡的標準從未改變過。而中共「黨文化」中強調的卻是:它給民眾無論灌輸甚麼,那都是正確的。從前它砸爛「孔家店」是正確的,到今天要把徒有其表的「孔子學院」插遍全世界同樣還是正確的……真可謂厚顏無恥。

無論任何人,在任何時候只要歌頌黨是「偉、光、正」的,就能被注意到,也許會被器重。這就是為甚麼有何祚庥們,滑稽地用「量子力學」規律來證明江澤民「三個代表」的正確性,還榮升為中國科學院院士這樣侮辱和嘲笑科學界的事件。這類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會在當今中國學術界出現,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儘管學術界普遍認為他是「紅色政治院士」,靠投機,而不是學術成就取得的院士,可他還是被捧起來,有模有樣的到處發表符合「江澤民」 口味的詆譭事實和抹黑法輪功的文章和演說。

(2)、行惡者的「靠山」

因為中共是一切邪惡之徒們的始作俑者和靠山,所以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行惡者的肆無忌憚,也表現得淋漓盡致: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山東省蒙陰縣坦埠鎮「610」的公丕春帶領一幫打手把闞家莊村法輪功學員張獻貴老人綁架到鎮政府。打人凶手張明壘,穿著牛皮鞋站在張獻貴的腿上使勁踏。連續踢張獻貴的臉,並抓住張獻貴的頭髮,連續地問痛不痛,猖狂地叫囂:「我代表共產黨揍你,揍死你白死。」然後又開始踢臉長達四十分鐘。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山東省莒南縣「610」人員綁架了十九名在許家黃莊村的法輪功學員。打手馬宗濤把法輪功學員韓廣梅單獨叫到一小屋裡,對她慘無人道的摧殘毒打。韓廣梅勸他不要隨同中共作惡,毫無人性的馬宗濤竟然大吼道:「共產黨就是我爹,我今天非把你打死不可!我把你的肉割下一千塊、一萬塊,我都不解恨。」韓廣梅就這樣被馬宗濤毒打折磨了一夜,渾身是傷。最後昏死過去不省人事,先後被醫院搶救了三次。

黑龍江省大慶市青龍山洗腦班主任盛樹森房躍春,對講真相講法律的法輪功學員威脅說:「共產黨叫我幹的,到哪裏你也告不了。」房躍春還咆哮說:「這裡是共產黨的天下,對法輪功就是不講理。」大慶油田安裝公司「610」主任朱遵仁叫囂:「我就代表共產黨,願上哪告上哪告……」大慶石油公司「610」頭子劉希平在回復法輪功學員的勸善信中說:「我就堅定的跟著共產黨,消滅神佛……」

可能真的很少人知道,中共是實實在在的、一步一步的在毀滅著人類,從拔出人心中的道德基礎和善良開始。而其中作惡的人,以為有了「馬列主義」和貌似強大的中共政權作為靠山,便可心安理得地逃離因行惡而受到的懲罰。行惡者們萬萬想不到的是:惡行者才是在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毀滅著他自己。

(待續 )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