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共強摘器官漂白?黃潔夫出席反器官販賣大會被質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8日訊】梵蒂岡2月7日、8日舉行「器官販運和移植旅遊峰會」,邀請中共官方受到活摘器官指控的前衛生部長黃潔夫等二人與會,引發社會輿論關注中共的活體器官庫及活體摘取良心犯器官的罪行。

此外,中共官方2月6日(週一)公佈2016年數據:全年共有4080名志願者捐獻了11296個器官,大約30萬人接受了器官移植。這兩組數據之間的巨大差距,讓西方社會呼籲中共公佈供體器官的來源,同時質疑黃潔夫在會議中給出的種種解釋。

2016年總計4080個供體 30萬個受體 中國移植器官來源成謎

2月7日(週二),由羅馬教宗科學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主辦的「器官販運和移植旅遊峰會」(Summit on Organ Trafficking and Transplant Tourism)在梵蒂岡召開,《紐約時報》的報導,關注中國器官移植產業遮掩著的黑幕,尤其是中共官方沒有解釋的,在2016年被移植的多達29萬個器官的來源。

「我們關心的是,在中國,死刑犯的器官被摘取和販運的情況。」「我們呼籲峰會考慮中國被關押犯人的困境,他們被當作可被消費的人體器官庫。」報導引述11名倫理學家當天發出的呼籲信,這11位倫理學家包括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的溫迪•羅傑斯(Wendy Rogers)、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的阿瑟•卡普蘭(Arthur Caplan)、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以及來自新疆西部地區的前外科醫生安華•托帝(Enver Tohti)。

《天主教先鋒報》報導,在7日的「器官販運和移植旅遊峰會」期間,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中共器官移植魁首、肝臟移植醫生黃潔夫,在中共駐義大利使館接受採訪時說,中國器官移植產業改革「很慢」、「非常難」。

英國《衛報》則引述黃潔夫:「中國擁有13億人口,所以我確信,一定的,就是有一些非法情況。」報導指出,儘管黃潔夫以一名正義人士的面孔現身,但他沒有給出中國每年多達29萬個被移植器官的來源。

大赦國際東亞地區主任林偉(Nicholas Bequelin)說,中共官方的說法是,大批被移植的器官來自於死刑犯,但中共當局向來將死刑犯的數量當作秘密,沒有公佈,而據他瞭解,中國的死刑犯每年被行刑的只有3000到7000人之間。

「他們(中共當局)對器官的需求,遠遠超過可能提供的供體數量。」林偉同時指出,這些死刑犯被行刑的時間是怎樣與器官需求時間配合的,值得關注,「行刑的時間,我們認為,有時是根據特別的器官移植手術的需求。當一個病人準備好後,就有一個人在這一天這個時間被處死。」「這是非常秘密的,(我們能得到的)可靠信息並不多。」


國際社會關注梵蒂岡邀請黃潔夫等參加「器官販運和移植旅遊峰會」引發的爭議,並探討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罪行。(天主教先鋒報網頁截圖)

黃潔夫涉嫌大量活摘罪行 專家指這次大會,中共借教宗欲將自己洗白

「從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黃潔夫任中共的國家衛生部任副部長,負責器官移植。」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簡稱「追查國際」)在2月6日致教宗方濟各的公開信中說,「作為器官移植外科醫生,黃潔夫是直接參與活摘器官的最大的涉嫌罪犯之一。」

2013年3月,《廣州日報》對黃潔夫的採訪證實了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導引述黃潔夫的話,表示2012年他主刀的肝移植就高達500多例,其中僅1例肝臟供體是自願捐獻的。

烏魯木齊在線和新浪網的一個聯合報導也曝光了黃潔夫的器官移植手術,可能存在一個巨大的供體庫。報導說,2005年9月28日,黃潔夫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做中國第一例自體肝移植,因需要備用肝臟作移植準備,24小時內就取來了兩個與受體完全匹配的肝臟。

追查國際在2月6日的信中指出:「最近的獨立調查估算,在過去15年中,每年有超過10萬名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而殺害。證明這些令人發指罪行的證據是明確且無可辯駁的:(1)中國器官移植的爆炸性增長:2006年的肝移植數量是1999年數量的180倍以上,1999年即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第一年。在2006年可進行器官移植的醫院數量為1999年時的20倍;(2)大量活體器官供體庫的存在:被極短的器官移植等待時間(中國為兩週,西方為兩至三年)、百分比極高的緊急器官移植手術和一些移植受者的多個備用器官所證明;(3)自1999年以來,存在於中國的一個普遍現象是,許多醫院可以在同一天內,甚至同時,進行數例至多達二十四例的腎臟及肝臟移植手術。」

美國國會眾院2016年6月通過343號決議案,引述可靠證據,譴責中共強制摘取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用於器官移植。

針對這次梵蒂岡會議,醫生反強摘器官組織(DAFOH)發表聲明指出,中方代表團試圖以其器官移植產業正進行所謂「改革」的形象,尋求教宗的支持,從而為中共過去乃至現行的強摘器官行為漂白。

德國美因茨大學血管藥理學研究所李會革教授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包括它(中共)2014年年底宣佈停用死囚器官到現在都沒有落實,很關鍵的一點,它當時的宣佈只是一個口頭的宣佈,沒有任何文件,而且中國在器官捐獻這方面的法律沒有做任何的改變。」


國際社會關注梵蒂岡邀請黃潔夫等參加「器官販運和移植旅遊峰會」引發的爭議,並探討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罪行。(紐約時報網頁截圖)

教宗方濟各反對活摘 邀請黃潔夫等人被視作公關行為

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公開將非法器官販運稱作「現代奴隸制的一種形式」。教宗科學院也在網站說:「我們希望本次峰會能夠在社會上建立一個從上往下、從下往上的運動,來提升人們對這一現代挑戰的寬廣性及嚴重性的認知;基於人類的尊嚴、自由、正義和和平,建立一個道德基礎,找出恰當的解決方案。」

不過如此正義的大會,梵蒂岡邀請黃潔夫等中共官員的參會,引發數家外媒質疑,並提出疑問,教宗藉此大會試圖拉近與北京當局的關係。

《紐約時報》報導,教宗方濟各渴望出訪中國,會見官方教會和地下教會的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天主教教徒。然而中共當局不認可梵蒂岡的羅馬教廷擁有對中國天主教的管理權。

本次峰會的主持人、美國哈佛醫學院外科教授弗朗西斯·德爾莫尼科(Francis Delmonico)曾在2016年採訪過教宗方濟各,他表示,教宗對中共當局對地下教會的打壓,以及不認可梵蒂岡的情況「非常清楚」,但卻束手無策。

值得一提的是,德爾莫尼科曾在美國國會有關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聽証中,為中共站台辯論,而且他還有一個身分,那就是中國人民大學天主教事務專家。

截至發稿,教宗方面並沒有對此進行回覆。


梵蒂岡邀請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魁首黃潔夫、王海波參加器官販運和移植旅遊峰會,引發社會關注中國器官移植行業的黑幕,以及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圖為2月7日,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倒映在馬路積水中的影子。(VINCENZO PINTO/AFP/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