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芮成鋼獲刑6年:「愛國精英」的悲喜劇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09日訊】【熱點互動】(1570)芮成鋼獲刑6年:「愛國精英」的悲喜劇:近日,中國網絡熱傳芮成鋼案的執行通知書,芮成鋼已經被判刑6年,很快這個消息被刪除屏蔽,網絡上芮成鋼案再度成為敏感話題。從當年代表亞洲,代表世界,到現在淪為階下囚,芮成鋼到底代表了誰?又是什麼原因造成了他的悲劇?今晚我們就對這個熱點事件進行一下解讀和討論。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本週一,2月6日,中國網路熱傳一張據說是芮成鋼案的執行通知書,上面顯示芮成鋼已經被判刑6年,從2015年5月開始執行。通知判決書上芮成鋼的罪名只限於貪腐,沒有提到之前傳出的間諜罪等罪名。這則消息在中國大陸的網站很快就被刪除、屏蔽,一時之間「芮成鋼」成為敏感詞。

從當年「代表亞洲」、「代表世界」,到今天淪為階下囚,芮成鋼到底代表了誰?又是什麼原因造成他的悲劇?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個熱點事件解讀和討論。在現場的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妳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在Skype上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妳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芮成鋼2014年7月11日被帶走。據報,他因為涉嫌央視內部貪腐被抓。也有報導說,芮成鋼還犯有經濟罪。

2016年9月,大陸媒體消息說,芮成鋼還涉嫌洩密,但案件的證據有漏,使芮成鋼案件定性和量刑縮水。另有報導稱,芮成鋼案幕後有神祕力量干擾。

據報,芮成鋼與令計劃妻子谷麗萍以及多名中共高官夫人有不正當關係。

還有報導稱,芮成鋼曾炫耀與薄熙來之子薄瓜瓜的關係,還經常和周永康的祕書余剛等人一起喝酒。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的是芮成鋼,據傳他被判刑6年,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談談您的看法。破空,我想先請問您,他被判刑6年,很多人認為比較輕,現在他的罪名只是行賄、受賄,之前傳的很多罪名都沒有了。我們也看到新聞中談到他跟很多權貴的關係,您怎麼看這起案件的判決結果?

陳破空:芮成鋼被關2年多,突然傳出判刑之後,刑期確實讓人吃了一驚。芮成鋼跟那麼多高官、高層權力捲入,甚至傳出間諜罪等,在這樣的情況下,甚至很多人推測他可能判死刑;特務罪、判國罪、間諜罪都可能判死刑。突然傳出判6年,讓人吃驚、非常意外。我想有兩種可能。第一個可能是,僅僅談他的經濟罪,他確實可能沒有那麼多,比如通知書上面說的行賄30萬、受賄20萬。行賄受賄罪的總結。

主持人:是很小的數目。

陳破空:但是近年涉及官場、涉及央視的是最輕微、最小的受賄,也許他不需要去行賄、受賄,他有一間公司帕格索斯(Pegasus)賺了很多錢,賣給美國人,自己持股7.9%。這是第一個可能性。由於這個罪,就把其它如間諜罪、淫亂罪排除了。

還有一個可能性,有可能他有重大的立功表現。被關押期間,把跟他有關係的高官或者高官的關係或者是其中的機密和盤托出,換得輕判。有這兩種可能性存在。

主持人:趙培,有人也說,他可能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到他這邊給他判個刑也就差不多了。您怎麼看?

趙培:其實無足輕重啊!看按照什麼標準來看。如果從周永康、令計劃、薄熙來等政變集團來看,芮成鋼只是他們的一把刀子。這把刀子確實揭示出來全盤政變計劃當中很關鍵的部分,所以我贊同陳破空先生說的,他可能是立功了。因為我們知道,按照抓捕的時間順序來講,芮成鋼是跟周永康前後腳出事的。

也就是說,芮成鋼在周永康政變上可能提供了一些證據,導致谷麗萍在12月份的出逃、令計劃的倒台。這一串下來,海外媒體的重要爆料,當時周永康等人政變的時候幹了一件什麼事?他們蒐集了一些中共高層特別是溫家寶、習近平的黑材料透露給外國記者。材料的真假我們暫且不論,那是誰去做的?誰在記者圈裡有這個關係呢?很明顯,從現在的判刑來看可能是芮成鋼做的。這一點上說,他是整個政變集團的一把刀而已。現在判他6年,其實他的罪可能更多,但是沒辦法把後面的這一串拿出來說,所以只能以「貪腐」判了他6年。

主持人:破空,是不是因為這些原因現在「芮成鋼」成了敏感詞?國內很多一開始轉載消息的網站,24小時內就刪除了。

陳破空:本來中國的主流媒體包括門戶網站像人民網、新浪網、搜狐等,都有大幅報導他判刑的消息,非常準確而且發布了相片,在監獄裡服刑的相片,形貌大變,從一個英俊小生變成好像是衰老的中年人。但問題是突然就在一夜之間刪帖,然後把這個名字作為禁搜詞,搜不到,現在網民要談論他只能用另外一個很長的詞來代替,叫「高官夫人的公共情夫」,就暗指他。

我就想,為什麼中共要刪帖?為什麼他成了敏感詞?刪帖、封殺只能是見不得人、見不得光。什麼見不得人呢?我想,第一,說他是二十多個高官夫人的情夫、面首。這對中共的形象非常難看、非常醜,而且這些高官夫人有的可能是落馬的,比如令計劃的太太谷麗萍,但是有可能有些高官並沒落馬,他們的夫人還在那裡,如果是越傳越繪聲繪色,可能就會對現在政府裡面那些人非常不利。這是一個可能。

第二個可能,就是網友熱議。除了這個熱議以外還熱議他可能是間諜罪、判國罪、特務罪。而這是有根據的。2014年9月,他被抓2個月之後,人民網、新華網透露他可能是特務罪,可能要重判。現在這個罪名突然沒有了,引發人們的議論;以前有「愛國」的議論,現在又是「特務」的議論。

還有一個可能,因為有一個說法是:不罪芮成鋼是經濟罪名以外的原因,是政治原因。比如他向外界提供習近平或者溫家寶家家族的財務問題,他提供的消息是來自於周永康、令計劃陣營,說得深一點是來自江澤民、曾慶紅的背後運作。

由於這樣的運作,他成了替罪羊、成了禿頭鳥去做這件事情,被習近平陣營給抓了。這件事情如果在網上議論也不好辦。所以估計就直接把他作禁搜詞的原因,但是禁搜之後,他的代名詞越來越多,反而對當局很不利。這種禁搜的做法、不准人議論的做法或者掩耳盜鈴的做法恐怕更加讓人們好奇,更去探究。

主持人:是,從芮成鋼當時被帶走就有很多網民熱議,官方也看到了,這個人的周圍有很多傳聞。趙培,我想我們談一談芮成鋼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在他落馬之前,他頭上確實有很多光環,高考狀元也好、中美傑出青年也好,採訪過很多國外的政要。但是在很多人心目中,他出名是因為一些頗有爭議性的事件和他的言行。請跟我們盤點一下?在你看來芮成鋼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趙培:芮成鋼的成長經歷,可以說是中國青年做選擇很關鍵的參照因素,他出生於河北,爸爸是作家,他的名字來自於他爸爸作品當中的主人公石成鋼;他的姓來自於他母親。他從小學習成績非常優異,是合肥市的文科高考狀元。進入外交學院英語專業就讀,非常出色,甚至代表中國到倫敦參加1998年的倫敦國際演講,拿到很好的成績。他這一步步走來,我們可以看出在共產黨體制內如果表現優異會受到怎樣的培養。

我年歲比他小,我進入大學後也大概知道中國大學的情況,一進入大學就面臨兩個選擇。第一,如果選擇出國,就不要跟中共的團委、校方靠得太近,專心學習好專業知識、學習好英文,準備出國。這是中國大學生當年的一條出路。第二條出路就是混黨、政,一定要混進學校的學生會、團委,跟老師們、班主任搞好關係,畢業後就走黨、政的路。

1999年,芮成鋼從外交學院畢業,他拿到了四個機會,我們可以說一下。第一個機會是外交官;第二個機會是中國銀行行長的外事祕書;第三個機會是全額獎學金出國;第四個機會是央視的英語頻道。從這四個機會來看他其實是很優秀的,他有可能成為出國的這一批人,也就是受共產黨影響最小的一批人,可是他選擇進入中宣部的央視英語頻道。

表明他個人十分喜歡出風頭,他也是希望靠黨、政這一支比較近,這時候他的思想裡可能黨文化比較多,也為他以後這一生的過程奠定了很不好的基礎。如果他選擇拿全額獎學金出國,可能他的人生會有另一番際遇。

央視這大染缸大家也知道,什麼公共情婦也好,或者央視女主播給中共高層當情婦也好,都是非常經常的事情,在這個大染缸裡面他學會了攀附權貴,利用自己手裡的人脈資源去發財;另外他在國際上展示的是中共黨文化,他代表亞洲、代表韓國人。這是一點。

第二,他在本國百姓當中起到愛國主義的煽動作用,特別是他寫的《請星巴克從故宮出去》這一篇文章,煽動中國人,是共產黨製造的特殊愛國情緒,是假愛國、真愛黨、抵制西方、仇恨全世界的情緒。這也是形成他今天命運悲劇的關鍵點,他走了黨這條路。

主持人:破空,請您盤點一下。

陳破空:關於芮成鋼說他是某個地區的高考狀元,英語好、有才學或者外形很俊朗,被稱為人氣的青年才俊等等,愛國精英。這在中國其實很多,這樣的人車載斗量。他真正出名是三件事情,2007年《請星巴克從故宮裡出去》他以中國文化的代言人自居、保護傳統文化的代言人自居,認為外國文化到中國故宮是一種文化侵略。

前幾年我寫了一本書《不受歡迎的中國人》,我在書裡就質問他,我說,如果是真正中國文化的保護者,請問你有沒有對毛澤東文化大革命10年,把大多數文物古蹟破壞說過一句話?他沒有。他只針對一個可以說話的外國小企業,他根本不敢針對真正破壞中國文化的,這是有選擇性的。這一件事情讓他大出名,他的微博有1,000萬粉絲,那些粉絲非常盲目地說:「芮成鋼,我尊重你,因為你有骨氣、有獨立性。」他根本就沒有獨立性,好像共產黨的左派,你只要罵老外你就是英雄。那請你有獨立性的話,你罵一罵中國的統治者、獨裁者試一試。所以這是假象。

他第二件事是2010年,在韓國召開G-20峰會,結束的時候,當時奧巴馬總統希望當地的韓國記者提一個問題,結果他自己高高把手舉起來,奧巴馬誤以為他是韓國人,讓他提問,結果他上來就說:「我其實是中國人,但是我覺得我可以代表整個亞洲,因為亞洲的這邊是個大家庭。」

這三句話就犯了三個非常狂妄、無知的錯,我在書裡也寫了。第一個,越俎代庖,把韓國人的機會劫走,這在國際上是非常粗魯、無禮的表現;第二個,說什麼「我代表整個亞洲」,整個亞洲不是你所能代表的,亞洲有民主國家、有專制國家,中共跟北朝鮮是兩兄弟,你代表北朝鮮、中共就勉強,你根本代表不了周圍的民主國家;再一個,很狂妄地說「亞洲的這邊是個大家庭」,這是日本軍國主義的語言,日本軍國主義就是「大東亞共榮」:這是亞洲的亞洲。也就是說,白種人出去,西方的勢力出去。芮成鋼用的是日本軍國主義的語言,他抓住了一個特點,在中國出名要搞民族主義,所謂的「愛國主義」假愛國主義。這是他第二次出名,在國際上可以說是惡名。

第三次出名是2011年,他去成都採訪美國駐中國大使駱家輝,駱家輝坐經濟艙,他咄咄逼人地問了一個問題:「請問駱家輝先生,你坐經濟艙是不是在暗示美國欠中國的錢?」他以為他的問題問得非常好,而且他這個問題可以給中國政府解套,因為中國政府官員都是豪華享受。

但是駱家輝淡淡回了他一句,他一下就癟了、啞了。駱家輝回他什麼話呢?說:「在美國,我們官員坐經濟艙是標準做法,這是我們的規範,我們就是這麼做的。」他一下啞了。因為在中國官員標準的做法是頭等艙、豪華艙、專機、專列那都是數不完的。

這三次事件使他出了名,我們看他出名的前提是什麼符號?就是一個民族主義,一個所謂偽文化的捍衛者,一個偽愛國主義者,當然最後證明他是一個洩密者、一個特務、一個間諜,也就是真正的愛國者其實是一個賣國賊。這是很多國內的毛左派所謂以「愛國」自居的人的真面目,表面上算是分裂人格,事實上是一種欺騙,欺世大盜,這是這個社會和制度培養出來的一種怪胎。

主持人: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一位是新澤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新澤西彭先生:大家好!大家都用頭腦思考的人,對中共所判的刑,跟什麼反革命哪,右派分子啊,走資派啊,四人幫的什麼什麼,國民黨的走狗或國民黨的間諜,他都是看當時的執政者,他需要你是什麼罪名就給你加什麼罪名,事實上跟當時的執政者,像毛澤東、鄧小平或後來的胡錦濤,反正什麼對他最有利就判,司法公正根本是假的,一點都不公正,很長很短都是隨便選。

主持人:謝謝彭先生!下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大家好!芮成鋼是很有名的主播,也是師奶殺手,有人說他是小鮮肉,我看他長得也並不怎麼帥。他當然是自己不小心中了中共高官和師奶給他設的陷阱,到底他年紀還太輕,經驗不夠。撇開別人不說,我認為他自己活該,咎由自取怨不得人,這6年是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否則以後再犯還有更嚴重的情況會等著他。謝謝!

主持人:謝謝觀眾的電話。趙培,他出事以後很多文章在分析,他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有不少文章把他的悲劇歸結為他個人的原因,比如官媒有一篇文章說,每個人心中都有個芮成鋼,說他心太大、太急了。你怎麼看,什麼是造成他悲劇的主要原因呢?

趙培:首先我並不認同官媒的觀點,因為他很有城府,很知道在共產黨體系內怎麼鑽營的一個人,他為了搞跟高官的關係,他一個央視著名主持人的身份,他寧可不多拿多少錢,而去主持公關界的活動,他客串主持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走上層路線,拉這些官員的關係。

他在自己的書裡稱:搞關係是必須的。為什麼呢?因為共產黨就是這麼一個互相貪腐的一個個小團體,他一定要讓自己走在裡面,這說明他對中共的社會是理解的、了解的。通過對社會的理解和了解他去作惡,證明是他自己選擇的,並不是由於他很年輕才做了這個事情。

我們看他整個的所作所為,其實在中國生活過的人,你翻過去看,都能在你的同學中找到影子。為什麼呢?比如他說「我代表亞洲」或者什麼,我們從小學開始,班幹部、學生會幹部,領導一來的時候,他說「我代表全學校熱烈歡迎」幹什麼幹什麼。其實那是慣性黨文化在外面輸出的表現。

我們看到他為什麼要撈錢呢?為什麼要寫《請星巴克從故宮裡出去》?大家只看到他鼓動愛國情緒的一面,沒看到他的公關公司能從中賺錢,他這一次打擊的是星巴克,他其實是告訴所有海外的大公司:我是央視的人,我擁有的公權力可以拿來私用,我可以打擊你們任何一個人,你們要想在中國混得開,你們要走我的公關公司,給我錢,我去幫你打理這些高官。

他是自動、自願的在共產黨這個體制當中,把自己放到了一個權力和金錢中間人的位置上,他是自動同化了共產黨的這套體系,他在海外展出來的也是這種黨文化,在全世界做壞了中國人的形象。這本身是黨文化培養出來的一個所謂的「精英」的形象,也正是因為這些所謂共產黨的「精英」,在海外敗壞了我們中國人真正善良的形象。

主持人:破空,您覺得他個人的原因造成了這種觀點您怎麼看?

陳破空:官方媒體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芮成鋼,然後說芮成鋼是太急了、太切了、太想成名了,所以走了偏路。這是兩個原因,第一個,芮成鋼在關押期間他可能用這個話來給自己解脫,然後官方就順水推舟引用這個話;第二個,官方用這個話的意思把它推成個人因素,而且官方還說,完全是他自己造成的。

完全錯了!實際上他就是一個制度的縮影、一個社會的縮影、中國整個悲喜劇的一個縮影。怎麼說呢?從社會來講,我們都知道現在中國有個關鍵字叫「浮躁」,整個中國社會都很浮躁,他就是浮躁的典型。

另外在中國官場來講有一個辭叫作「腐敗」,他也就是涉足了腐敗的一部分,他以驅逐星巴克反西洋文化著稱,但是他整個是過著外國人的生活,我這本書《不受歡迎的中國人》裡面寫了他很多故事。他從頭到腳都穿的是洋服,比如他穿的西服是傑尼亞(Zegna),開的車是捷豹(Jaguar),他自己有一間公關公司,取了個洋名叫作Pegasus,翻譯成中文叫帕格索斯。

就在2007年他宣布把星巴克從故宮請出去,一陣轟動,星巴克還真給撤走了,就在這一年,他把他的公關公司賣給美國的一家公關公司愛德曼(Edelman),他自己持股7.9%,大部分的股份賣出去了,他一下發了大財,一躍而成為富豪,所以他就用不著去真正搞行賄、受賄。

他整個過著外國人的生活,骨子裡崇洋媚外,口上講的卻是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中國文化,全是這些東西,這個人就是這個制度的犧牲品。我們設想一下,如果這個人生長在美國,或者生長在台灣、香港是不是這樣子?不會!他憑他的才華,憑他流利的英文,憑他主持的勁,他就可以成名、可以做得非常好,用不著這麼幹。

但在中國這個社會他必須這麼幹,一是他看準了中國這個社會有很多權貴,他要掌握;另一個他不這麼幹也不行,高官要來拉他、高官夫人也要來拉他,周圍的關係都會來拉他,把他拖下這灘混水。

主持人:他如果拒絕說不定他會失去他的名利。

陳破空:對,他會失去他的名利,而且他根本就會混不下去,不管他英文有多好、人有多俊朗、講多少的高調就是混不下去,就是讓你出局就出局;說你行就行,說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不行也行。

在這樣一個醬缸文化、共產黨的大染缸裡,他是必然的產物,在他身上充滿了喜劇、悲劇。喜劇是很年輕就出了大名,暴得大名。而且他號稱什麼呢?他是央視的財經節目主持人,他從來不炫耀他採訪中國人,他說,採訪了30個外國元首是他的成績,還炫耀500強企業中的300位主管他採訪過。

他動不動就說: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是我的朋友,澳洲前總理陸克文是我的朋友,英國前首相托尼‧布萊爾是我的朋友。什麼朋友,採訪過一次就號稱朋友!又說:我受到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的影響。完全是胡扯,拿洋人給他臉上貼金,十足的媚骨,十足的崇洋媚外。

他被捕之後,中國網路上產生了「愛國」大爭論,現在可以證明了,像芮成鋼這樣的人才是判國者,是假愛國者;而「賀衛方們」愛之切、責之深、批評政府、批評社會的不良現象才是真正的愛國者。所以現在「愛國者」真相大白了。

《環球時報》出來打圓場:罵芮成鋼就罵芮成鋼,不要罵愛國主義什麼的。所以就暴露了中國的「愛國者」芮成鋼是一個代表,代表所有的愛國者、那些很多把愛國口號喊得很高的人的假相和實質。

主持人:趙培,剛才破空提到,如果芮成鋼不這麼做,他可能就混不到他當時的地位和風光。如果我們從另外一方面來講,在今天的中國,如果比較有志向的年輕人,他可能不是官二代、富二代,他到底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前途或奮鬥途徑呢?

趙培:其實共產黨制度對人的禁錮是非常嚴重的,我們知道之前有城市戶口、農村戶口,農村戶口的百姓要想逃離半農奴的狀態,他只有幾條路可走,就是考大學、當兵或者是找工作進城,是十分困難的。現在來說是有所寬鬆,但是權貴階層把持得也是十分嚴重。

芮成鋼展示的正是一個人想在中共的體制下想獲得成功,他能怎麼做?他只能這麼做!「左手權力,右手財富」,是一個人寫文章對芮成鋼的評價。是這樣,他必須遊走於權力、財富、色情所有這三者之間的過程。

芮成鋼如果在自由社會他會怎麼樣?我們知道,首先他選擇當記者,不會是為了成名或者是權力的工具,而是喜歡幹這一行就做這一行,這是海外的年輕人生長過程跟中共體制的人最大的區別。我可以為我的本心而活,我可以為我的志願而活,而芮成鋼卻徹底的被這個制度改造成了為權力、為財富而活的這個人,這是他個人的悲劇。

那麼在這個過程中當然有見不得人的,包括行賄受賄、拉關係,他說的最著名的一個詞「拉關係不得不搞」,甚至於他把這一點都帶到海外來了,比如說他採訪韓國總統朴槿惠的時候,直接叫人「朴大姐」,而且索要簽名照,這讓國際社會看起來,這人怎麼沒有自己的人格呢?!

主持人:不知高低。

趙培:朴槿惠感到不愉快,她說:你很聰明,但你記住,別把國家一詞當成個人慾望的道具。朴槿惠都看不起!這正是反映了共產黨對人的摧殘,他要想爬到這一步他要扔掉自己的道德、扔掉正直、扔掉自己做為人的基本尊嚴他才能爬到這一步。那麼這個制度對中國人來說是一種可悲的制度。

主持人:好的,還有一點時間,破空您說一下。

陳破空:我想說芮成鋼的悲劇並沒有結束,他從雲端摔到地下灰頭土臉,現在照的獄中相完全是形象大變。為什麼說他的悲劇沒有結束?大家要回憶徐明的悲劇,徐明當時輕判了4年,都快出獄了,突然莫名其妙的死在獄中,被死在獄中。

芮成鋼雖然被輕判6年,現在他的粉絲盼著他可能回去,做《虛實之間》的節目,但是有可能他會死在獄中,被殺人滅口,因為他涉及的權力太多、涉及的高官太多,所以他的悲劇並沒有結束。

我想說的是,芮成鋼的悲劇證明了《紅樓夢》的一句話:「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他雖然是這個制度的代言人,最後說抓就抓,他的話筒還擺在那裡,節目還在那裡,人就已經被抓走了。也就是說有更大的不可抗拒的權力在背後支持他,所以他坐了半天的主播椅為他人作嫁衣裳,所有這些人來去匆匆都是過客,包括他在內。

他的悲劇值得所有人記取,中國社會一個青年該選擇什麼樣的道路?應該是告別這個體制、告別這個專制、告別這個黑暗的一條道路,如果你走向這個專制,走向深處就是徐明、就是芮成鋼,就這條路,不管你是富豪還是主持人、青年得勢,最後就是這個結局,所以芮成鋼的悲劇我還是說一句話就是整個制度、社會、文化的一個縮影。

主持人:您覺得下一步他還會有牽連其他高官嗎?

陳破空:對,有一句話說,隨著他被審理有33個案件會進入審理,這33個案件有的是央視的,有的是可能涉及高官的,這可能是,但是他涉及的愈多他愈危險,我覺得他有可能會被殺人滅口,我們還要拭目以待。大家都說要保護他的人權,他在台上就應該要爭取自己的人權,他今天的人權受不到保護。所以今天的高官也好、文化人也好,應該要現在捍衛人權,否則,落下去之後就沒有人權了。

主持人:是,我想他的悲劇在國內對大家都是警示。非常感謝!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