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淺析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思維模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14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周強在北京強調全國各級法院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旗幟鮮明,敢於亮劍,堅決同否定中共領導、詆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錯誤言行作鬥爭,決不能落入西方錯誤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周強的言辭引發國際輿論強烈反彈,它的邪教思維模式再次在國際社會暴露無餘。

周強還公開威脅到,全國各級法院要加強對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落實情況的檢查,將意識形態工作作為幹部考核、獎懲的重要依據,納入執行黨的紀律尤其是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監督檢查範圍。嚴肅問責機制,對違反意識形態工作要求,出現問題、處置不力的,堅決追究責任。作為一個正常的司法機關,為何要把意識形態工作放在首位?難道法官的職責不是依法判案嗎?抱有明顯意識形態偏見的法官有公正性可言嗎?只有邪教才會強調對每個人意識形態的控制,也只有邪教才會強調司法為特定組織服務。

所謂邪教,指的就是利用宗教及其他文化形成反社會的學說,並以此作為對他人精神控制的手段,實施危害社會行為的極端團體。《共產黨宣言》開篇就寫到:「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共產黨宣言》開篇便公開承認共產黨是一個幽靈組織。繼而它又寫到:「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於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鬥爭,而每一次鬥爭的結局都是整個社會受到革命改造或者鬥爭的各階級同歸於盡。」可見共產黨認為人類歷史就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共產黨宣言》實質是一部公開宣揚分裂人類社會、煽動人類相互仇恨和挑唆人類相互鬥爭的反人類極端學說,這決定了以此極端學說建立起來的政黨必定是極端團體,也就是所謂的邪教。而把《共產黨宣言》奉為首經的中國共產黨自然也是邪教無疑。

中國共產黨近百年的歷史充分印證了《共產黨宣言》的內容,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民族分裂、民族仇恨與民族鬥爭史,所以中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邪教。哪裏有中共哪裏就有分裂、哪裏就有仇恨,哪裏就有鬥爭,哪裏就有災難。中共名義上宣稱它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政黨,它們是人民的「公僕」,但這一切都是謊言。這世界有每天享受特供待遇的「公僕」嗎?這世界有強拆主人房屋的「公僕」嗎?這世界有剝奪主人基本人權的「公僕」嗎?這世界有動輒貪腐上億的「公僕」嗎?這世界有打死人不用償命的「公僕」嗎?這世界有讓主人天天去上訪的「公僕」嗎?這世界有主人無法解雇的「公僕」嗎?事實證明,中共培養出的「公僕」,中國人都惹不起,因為它們不是「公僕」是邪教教徒。

一切以私利和慾望至上才是中共熱衷「為人民服務」,熱衷充當「公僕」的根本動機,這也是中共邪教思維模式的出發點與根本動機。若不為滿足中共及其權貴的私利與慾望,中共何苦要與軍隊國家化為敵?中共何苦要對「憲政民主」亮劍?中共何苦要對「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亮劍?中共何苦要堅持一黨專政?難道實行多黨執政後,中共就無法「為人民服務」了?可見「堅持一黨專政」的實質是中共繼續維護其私利與慾望的實現工具,以私利至上是中共邪教思維的高度體現。

中共為了自己的反人類暴政得以持久維繫,它們通過各種強制措施控制民眾自由思想,並強調每個中國人的思想要同中共邪教首要分子保持高度一致,所以利用強制手段控制思想是中共邪教思維模式的核心。從中共竊取中國執政權以來,中共各級組織就迅速滲透到中國社會的每一個細胞中,它們把中共基層組織強行建立在每個公司、每個社區、每個村和每個軍隊的連級單位中,以確保中共邪教理論與邪教思想能傳達到中國社會的每一個細胞,並通過這些基層組織時刻掌握中國人的思想動態,即使處置不利於邪教統治的言行,最終確保中共能控制每一個人的思想與行為。在正常的人類社會中,有哪個正常的政黨會如此重視對民眾思想動態的掌控?有哪個正常的政黨會時刻要求民眾的思想必須與該政黨首要分子的思想保持高度一致?有哪個正常的政黨會經常對黨內成員進行強制性的思想教育學習?通過強制性手段對他人實施精神控制是一種邪教行為,要求中國人的思想與中共首要分子保持高度一致,這是中共邪教思維模式的核心,同時也是中共邪教本性的完全暴露。

如果說強制控制人的思想是中共邪教思維模式的核心,那麼不講心性不重道德則是中共邪教思維的顯著特徵。各種證據表明,中共及其組織成員思考問題、處理矛盾與解決問題從來都是不講心性的。中共不講心性的最大特徵就是遇到矛盾向外找,從不在矛盾面前進行自我反思,找自己的錯誤與不足。中共動輒就把矛盾對方稱為「XX勢力」、「XX分子」,它們根本就不會去思考對方為什麼會反對它,更不會去思考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或做錯了才遭致對方的反對。中共一遇到矛盾就去指責對方,並把對方扣上「反華勢力」、「敵對勢力」、「反動分子」等大帽子,這樣的勢力與分子又將是何其之多!

即使自身犯下重大錯誤,對中國社會造成災難,中共邪教仍不會低頭認錯,這是中共不講心性的突出表現。1959至1961年的三年大飢荒餓死上千萬中國人,中共不曾向民眾謝罪;中共首要分子發動的「十年文革」上億人深受其害,中共不曾向民眾謝罪;中共官員猥褻幼女,中共不曾向民眾謝罪;中共官員隨意打死中國公民,中共不曾向民眾謝罪;大批中共官員因貪腐入獄,中共也不曾向民眾謝罪……相反它們仍在鼓吹自己擁有「四個自信」,一個自身錯誤都無法正視的組織有何自信可言?可見不講心性是中共邪教思維的顯著特點。

在中共的歷史中,中共注定了與「道德」二字無緣,因為中共是一個無神論政黨,它們不相信善惡有報,所以不重道德成了中共非常鮮明的特色,不講心性不重道德是中共邪教思維模式的核心。如果中共黨員講心性重道德,會把自己私利擺在民族利益之上嗎?如果中共黨員講心性重道德,會強烈反對軍隊國家化嗎?會對「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的思想亮劍嗎?會無視中國人基本的人權嗎?會有那麼多貪腐淫亂的中共官員嗎?所以中共不重道德更暴露出它的邪教本質,不講心性不重道德是中共邪教思維的顯著特徵。

其實中共邪教的一切利益與慾望均要靠中共的無法無天沒有約束來實現,所以無法無天沒有約束是中共邪教思維的集中表現。為了實現中共能無法無天,就必須旗幟鮮明的反對「司法獨立」,就必須對堅決反對「軍隊國家化」思潮,就必須對「憲政民主」和「三權分立」思想亮劍,就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邪教獨裁。所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的言論,是中共無法無天沒有約束的邪教思維的集中表現。

2014年6月1日,《紐約時報》刊文稱,中共中央電視臺公佈「邪教組織的六個特徵」,包括個人崇拜、無視道德以及限制人身和精神自由等等。這六大特徵,都能在中國共產黨中找到豐富的現實證據。有明白真相的中國人揶揄中共道:「感謝政府感謝黨,我終於知道哪個才是最大的邪教了。」著名中國法學家、前中國行政法學會副會長程干遠說,毛澤東繼承了馬克思仇恨鬥爭學說,「將中國共產黨變成了一個最大的邪教組織,文化大革命則是(中共)這個邪教組織發動的邪教運動。」他說:「這個邪教運動是以領袖造神為目的,把領袖作為神來看待。」2005年公開退出共產黨的中共駐澳洲外交官陳用林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稱「共產主義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國共產黨是代表政府恐怖主義的一個團體。」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思維模式真值得每一個中國人深思,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一切組織將是中國人最為明智的選擇!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