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共產黨「五大導師」之毛澤東(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毛澤東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八億人口,不鬥行嗎?」在他統治中國近27年中,他抓住一個又一個靶子,掀起了一場又一場批判運動,將中國人民拖入了一次又一次的災難之中。特別是由其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對中國傳統文化和社會的破壞是空前絕後的。可以說,中國歷史上沒有一個皇帝可以和毛相比,被他直接和間接害死的人不計其數。

據《九評共產黨》透露,從1949年以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過中共的迫害,估計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毛的殺人歷史

毛的殺人歷史早在中共政權建立及建立蘇區根據地時就開始了,前邊提及的肅反大屠殺就是其大規模殺伐的開始。

毛殺人可以分為五個階段,當然零星運動年年有,月月有,但有計畫的殺人運動仍以上述五個階段為主。

第一階段在蘇區和延安。主要指三十年代初發生在中共內部的「肅反」運動和延安整風運動。在肅反運動中,至少有10萬紅軍被殺。而延安整風運動亦有數萬人被害。

第二階段是建政最初三年的三大運動:土改和工商改造、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海外學者辛灝年先生在講座中曾言,「一年土改當中殺了260萬地主」。國外學者統計鎮反運動中有100萬到200萬人被殺。三大運動中,保守估計死亡人數是240萬(中共公佈的數字),實則遇害人員最少在500萬人。

第三階段反右時期。在這場浩大的反右運動中,中共方面給出的數據稱,共定性右派317.8萬人,其中80%以上是知識份子,不少人家破人亡。蹊蹺的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給「右派平反」,卻說給55萬人摘掉右派帽子,剩餘的200多萬人哪裏去了?

第四階段是大躍進和人民公社時期。由於毛一意孤行發動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中國社會浮誇成風,並導致了3,000至4,000萬人被惡死的慘痛後果。

第五階段是文革時期。在這漫長的十年黑暗歲月,上至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共元帥、各級高官,下至普通百姓,有多少人遇害,至今官方沒有確切的數字。美國研究世界大屠殺的權威學者魯密爾教授研究認為是700萬人,海外學者丁抒的研究結論是200萬人左右。

在毛統治中國的二十多年中,人命越整越不值錢。1957年的反右,坐牢和自殺的人比1955年的「肅反」多了許多。到了文革,打死的和自殺的數目更是遠遠超過了「反右」和「肅反」的總和。

毫不誇張的說,毛時代死於冤獄的人數,多於歷代冤獄致死者的總和。而歷代的開國者沒有一個如毛這樣嗜血成性,沒有一個如毛這樣樂於不斷的發動運動。這樣的毛不是魔鬼又是什麼呢?

毛對中國傳統社會和文化的破壞

從中共1949年竊據政權開始,就傾國家之力開始了對中華民族文化和社會的破壞,這絕不是它出於工業化的狂熱、或希望靠近西方文明而幹了一些蠢事,而是它在意識形態上與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勢如水火,因此它的文化破壞就是有組織、有計畫、有系統的,並且是以國家暴力作為後盾的,尤其是文革徹底「革」了中國文化的「命」。作為中共最高黨魁的毛澤東,作為文革的始作俑者,無法推卸責任。

毛和中共對文化道德的主要破壞體現在:

第一、對宗教的迫害和宗教場所的破壞。具體可參加《共產黨「五大導師」毛澤東(一)》。

第二、對文物的破壞。對文物的破壞也是中共摧毀傳統文化的重要部分。在文革「破四舊」中,眾多知識份子珍藏的孤本書和字畫都被付之一炬,或被打成紙漿。如民主黨派高官章伯鈞家藏書超過一萬冊,被紅衛兵頭頭用來烤火取暖,剩下的則送往造紙廠打成紙漿。

「江山勝跡」也在「破四舊」的狂飆驟雨中被砸碎、消失。王羲之寫下流傳千古的《蘭亭集序》的蘭亭不但被毀,連王羲之本人的墳墓也被毀掉,吳承恩的江蘇故居被砸了,吳敬梓的安徽故居被砸了,蘇東坡親筆書寫的《醉翁亭記》石碑被「革命小將」推倒,石碑上的字被刮去……(見丁抒《幾多文物付之一炬》)

第三、在精神層面上的破壞。在中國的歷史上,儒、釋、道三家對中國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對鞏固人類道德水準,對那些想回歸天國世界的修煉者起到了重大作用。眾所周知,道家講「真」,佛家講「善」,儒家講「忠恕」、「仁義」,而中共通過打倒知識份子,毀壞書籍和廟宇,向人們灌輸讀書無用論的思想,讓人們放棄了對儒、釋、道三家的信仰和遵從。宗教與文化的莊嚴神聖感被破壞殆盡。這直接導致了文革後中國人道德的迅速下滑。

此外,毛和中共對中國傳統社會的破壞主要體現在對農村傳統結構的破壞上。中共建政初期,通過煽動農民進行的土地改革,徹底消滅了農村中對社會的穩定和對百姓的教化起著重要作用的的士紳階層,取而代之成為農村領導人的大多是那些無賴農民。當今農村黑社會化就是文革的惡果。

輸出革命參與殺伐他國百姓

毛和中共不僅對中國人大開殺戒,而且通過輸出革命的方式參與屠殺海外華人和他國民眾。根據美國德拉華州立大學程映紅教授2006年撰寫的《向世界輸出革命——「文革」在亞非拉的影響初探》一文,我們大致可以瞭解當年中共對外輸出革命的情況。

據該文介紹,在上個世紀60年代中期,中共做出了「世界革命高潮已經到來」的判斷後,用輸出毛主義來推動世界革命高潮,就成為中共對外工作以及駐外使領館的主要任務。據悉,除了在外事活動中向外賓和駐在國官員作口頭宣傳外,還由駐外使領館的工作人員、記者、留學生、專家、國際列車員、海員等,在所在國散發毛著作、語錄、像章、「文革」檔、圖片,並在使領館、宿舍區及援建工地等地樹立「文革」標語牌和毛畫像、展出「文革」資料、放映宣傳電影,連外銷商品和援外物資的包裝上都印製上了毛語錄和毛畫像。根據新華社的統計,從1966年10月到1967年11月,共有25種外文版毛選計460萬冊發行到世界148個國家和地區。

此外,中共在很多鄰國設立的華僑組織、友協和華僑學校,也從使領館接受指示,傳播毛主義和「文革」資料,甚至建立海外「紅衛兵」組織。中共使領館還負責篩選親毛派人士和青年學生,送他們到中國「朝聖」或培訓,這些人回國後或是肩負為「文革」作宣傳的任務,或是被發展成為「革命者」。

作為毛主義的精髓和中共革命的主要經驗,「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和「人民戰爭」是「文革」期間輸出革命的主要方式。在20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中共基於意識形態的考慮,支持許多國家的共產黨及左派激進勢力推翻本國政權,並提供資金等。

比如支持東南亞國家馬來西亞、越南、寮國、柬埔寨、印尼、泰國、緬甸、新加坡、菲律賓等發動武裝革命,支持南亞國家發動暴力革命。其培養的一大暴君是柬埔寨赤棉的波爾布特。儘管赤棉在柬埔寨僅僅維持了四年的政權,然而從1975年到1978年,這個人口只有不到800萬的小國卻屠殺了200萬人,其中包括20多萬華人

此外,印共在60年代中期發生過親蘇派和親華派的分裂,親華派走武裝鬥爭和暴力革命的路線,以馬祖達為首,稱「印共(馬列)」。其發動的「那夏里特運動」主要戰略是殘殺地主、借貸者、基層官吏和鄉村教師在內的鄉村精英。在這種殺戮中,馬祖達鼓勵其成員不用槍支,而是用其它較原始的武器甚至雙手去殺死受害者,甚至砍下受害者的雙手和頭顱,分解肢體。

「那夏里特運動」很快波及到城市。1970年春天,印度著名的大城市加爾各答的一些大學中,激進學生模仿中國的紅衛兵,掀起了學生造反運動。

據印度內政部的統計,印度全國發生的91%的暴力事件和89%的因暴力事件而導致的死亡都是由印共(毛)引起的。至2009年7月印共(毛)已製造了6,000多起暴力事件,造成至少3,000人死亡。

類似的屠殺也發生在拉美、非洲。根據中國官方出版的外交史,1967年前後一年多時間裏,和中共建交或半建交的48個國家中,有近30個由於中共向外輸出「文革」以及紅色革命而和中共發生了外交糾紛。

中共在戕害中國人民、損害中國的利益的同時,究竟造成了多少他國人員以及海外人員的死亡,目前並沒有準確數字,但從上述有限的數字披露中,可知至少在千萬以上。

對毛頂禮膜拜的形成

絕大多數中國人對於歌曲《東方紅》並不陌生,因為它與帶給中國人無數災難的「毛太陽」聯繫在一起。不過,該曲調卻是取材於陝北情歌,1943年由小學教師李錦祺重新填詞。

1942年的整風運動最重要結果是實現了在毛澤東思想基礎上的統一,確立了毛的權威,並開始了對其的神化和個人崇拜,典型標誌是喊毛萬歲,將各種封號貼在毛頭上,如「偉大的革命舵手」,唱《東方紅》等也變成一種雖無明文規定但卻必須遵守和履行的儀式,最後甚至達到了宗教狂熱的程度。

中共建政後,環繞在毛身上的光環使中共的追隨者和被欺騙的民眾視毛為人民的「大救星」,但是由於蘇聯於1956年譴責了斯大林及其個人崇拜,中共對毛的個人崇拜也暫時放慢了步子,並官方正式表態對此進行了批判。可是,毛對此卻不以為然。他在1958年的講話中說,要區分正確的和不正確的個人崇拜。如果一個人掌握了真理,就應該崇拜他。

毛的這種心理為林彪所深知。60年代初,剛剛接替彭德懷任國防部長的林彪率先在軍隊開展了神化毛的運動,並推廣到全國。1964年5月,軍隊首先出版了《毛主席語錄》。在這本很快便以「小紅書」著稱並被人們頂禮膜拜的書的前言中,林彪宣稱「毛澤東同志天才的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並告誡人們要「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隨之,全軍掀起了學習毛著作的熱潮。在其後的3年時間裏,軍隊出版了數十億冊的《毛主席語錄》和大約1.5億冊的《毛澤東選集》。

1964年,中共還推出大型舞蹈史詩《東方紅》。到了1965年,毛和毛思想已經完全被神化,並且在文革期間達到了頂峰。街道上、房間中,到處挂著毛的塑像和照片,毛的「紅寶書」遍地都是。而毛本人是非常贊同這種個人崇拜的。他在1965年與斯諾的談話中提到,個人崇拜是一筆政治財產。而且他認為赫魯雪夫的下臺就是因為他沒有個人崇拜。

對毛崇拜的結果就是文革的瘋狂和幾百萬人的慘死,而今天仍有人不遺餘力的崇毛,原因就在於中共一直不敢公開毛所做的諸多惡事吧。中共至今仍將其頭像挂在天安門城樓和死屍擺在天安門廣場,不正說明中共是最大的迷信者嗎?

(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