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讓它們原形畢露做在前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永無止境沉陷在黑暗之中。內因和外因的久蓄,讓人一目瞭然就能洞察到某種必然性。要發生的,在一定條件下遲早要發生。從來就沒有哪個國家,會在無序中永久地迷失。

章士釗說:「國家者土地、人民、主權之總稱也。」土地不可能永久被獸群所踐踏,人民不可能無盡被匪類所奴役,主權也不可能在蒙羞中永歸於喪失。國家正氣早晚會有得到全面弘揚的那一天。

為著共同迎接那一天,無論你腳下是怎樣的荊棘滿途,不論你眼前密佈了何等的黑暗,你都務必勸慰自己再多一分堅忍。殘枝上的新綠既然作別了漫長的嚴冬,又怎會等不走黎明前的這一抹濃黑?

它們的面目雖然猙獰,但它們終歸不過是它們。它們是見不得陽光的,它們的猖獗充其量也就是演繹在當下。曙光撕破夜幕之後,妖魔鬼怪會無所遁形,會魂飛魄散。讓它們原形畢露地做在前頭。

它們與他們是全然不同的兩個群體。它們慣常獸性勃發,慣常仗權逞凶,慣常不講人性、道德、法律和廉恥......它們是人群中的一批變種,快意於本國同胞的苦痛,完全喪失了常人該有的同理心。

它們為當下賤賣了未來,為滿足私慾不斷製造事端,在洶洶殺人、整人和搶人中,搞得國無寧日,在方方面面對這個苦難的國家造成最大限度的破壞。它們是一群轉世的魔鬼,實質並不隸屬人類。

正因為它們原形畢露地做在了前頭,國家的未來也才會更加宜人生息。有過往的明細,來日就自然會有更精準的甄別。人渣終要被人類社會所唾棄。狼群難於混入賬篷,再度與牧羊人、羊群同眠。

讓它們原形畢露地做在前頭。所謂人在做,天在看,從它們不要了單人旁之日起,從它們百般禍害人類的那天起,它們就已給蒼天和人心,堆滿了沈重的賬本,就鐵定逃脫不了被算總賬的那一天。

夜色籠罩了叢林之後,牧人和羊群有目共睹,混跡在人群和羊群之中的它們,原來只是一群披著人皮或羊皮的豺狼。它們在這個漫長的黑夜張牙舞爪,已揹負了太多的血債。血債終要用同物償還。

它們的覆滅已成注定,既阻擋不了春水的東流,也阻止不了夜空的泛亮。有些獸行在暗夜看似隱秘,在天亮後卻一定會現形。規律性和必然性近了,行將結賬,乾脆就讓它們原形畢露地做在前頭。

寫於2017年2月10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62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63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