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政法委存廢拼死保衛戰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1日訊】【今日點擊】(2762-1)

提要
政法委存廢拼死保衛戰
問責條例第一案 中共民政部四高官被處理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記得有集節目跟大家開玩笑,說這個靈隱寺裡面有大肚彌勒佛,對吧,彌勒。那彌勒那寫著: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橫批應該是笑口常開。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它是反的,人的想法是裝肚子裡頭,祂實際是裝不進去, 祂就都容下了。眼中看見人中的所有的恩怨,卻不會引起祂任何內心的漣漪,沒有一點波動。祂知道這個人的男人為什麼是男人;祂知道那個女人為什麼要嫁給他,祂知道,祂懂得。人說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大家婚姻是個緣分,對不對。緣分哪兒來的?輪迴轉世來的。輪迴轉世的緣分,為什麼輪迴轉世?這個東西出不去,這個人出不去。出不去某一個時間控制的人的空間,人所生活的空間裡面,所以這個靈魂出不去,不是嗎。出去了就沒有輪迴轉世沒錯吧。能出去就沒有輪迴轉世,能出去就沒有緣分。突破了我們歷史中認識的緣分,這個生命的境界就上去了,沒錯吧。

跟大家分享過說時間是永恆的,不可代替的,永不停止的。但想想人還有一樣東西,對人身可以代替,但對他自身是不可代替的,人的靈魂。每一個人對應著自己的靈魂,但對肉體而言,這個靈魂可以被代替,什麼東西?狐黃白柳。所以肉體我們說,從某種程度上,最有形的物質的一切是假的,就看誰開這個車,就像開車似的,就像誰開這個車。可是人的靈魂卻是不可代替的,這是我跟大家分享的。那因為站在人的層面,我們看待自己的靈魂就是不可代替的。而我們的肉身,可以被別的東西代替。那人的靈魂不可代替,跟時間的這種不可停止的概念,它就吻合在一起。

我說這意思,我們自己的靈魂,曾經高尚,就像時間一樣,可以主宰著世界的一切,可以主宰著我們今天生命的一切。當你不被這慾望的身體所帶來的現實有形物質的一切,什麼東西呀,在學校被教育的過程,在人世間你的經驗積累的過程,你工作賺取錢財,娶妻生子,嫁夫,給別人戴綠帽子的過程,也就是說你不被這慾望的紅塵,滿足慾望的追求所誘惑。不被這樣的觀念,這樣的理念,這樣的成功,這樣的仕途,這樣的美貌所誘惑的時候,那是真實的你自己。如果你能夠在這個層面的話,絕不妨礙你在現實生活中,欣賞那傾國傾城的那種相貌。去欣賞著一個男人所特有的,所固有的他那份責任、那份慈悲、那份勇敢,你都可以欣賞它。你可以接受它,但你不會心生邪念占有它。世界大同,人恢復到這樣的境界,那叫大同。我理解的大同,而不單純是一個民主的社會。

民主的社會是外在的。人的境界昇華,能夠欣賞這生命的過程,那是每一個生命內在的,百分之百的。怎麼能達到?恢復中國人傳統的修煉的文化,恢復對自己的生命的認知。要想恢復這樣的認知,斬妖除魔。對中國人而言你沒有別的選擇,斬妖除魔,認清這社會的一切,才能夠回復到自己生命的尊嚴,懂得尊重自己是個聖潔的生靈。如果你都沒有這種意識的話,就是一個慾望的動物。當你是一個慾望的動物的時候,你是被慾望所誘惑著,所牽引的一切,就像小狗一樣。

當你是靈魂的生命的時候,你就主宰著你眼前的一切,因為你知道它的來,你知道它的去,你知道它的因為,知道它的所以。在今天的社會中,彌勒可能就在世間,彌賽亞也已經在世間,只是自己要鏟除自己的魔障,你眼見為實的魔障,你自以為分析的魔障,你受過教育的那種利益的、 仕途的、追求的、占有的魔障,你就知道彌賽亞就在你眼前。可能彌勒就在你隨手可得,可以接觸他。不是他不在,是你今天的人太墮落,沒有資格認識他。你可能接受你可能不接受,但斬妖除魔,會在人中的形式中表現。

政法委存廢拚死保衛戰

昨天看到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政法委的存廢拚死保衛戰。政法委一度喧囂要被取消,到最終降格的過程,肯定不是那麼風平浪靜的。那其間各派系弄陰使詐,甚至赤膊搏殺,可謂殘酷慘烈。民間遭受各種莫名的碾壓,血淚斑斑。最突出的2011年的茉莉花事件,2012年的9月分的反日大遊行,都可以看到背後的政法系的那種鬼魔之影。文章裡談到的就是周強的話啦,要抵制西方的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等。然後它提到說十八大前的搏殺。如果中紀委
都外延到國家監督委員會的話,那政法委完了,一定沒戲了。所以這是一個向國家體制轉型,拋棄中共黨的體系的過程中。所以周強也好兩高也好,是政法委體系的這一些還能夠說話的,王岐山他們搆不著的人,在尋求自己生路。因為他改變不了過去,他已經做完了。當他改變不了過去的時候,每個人都改變不了,他只能活著幹死了算,愛怎怎了。

然後它提到說政法委,自十八大保留下之後,那取消政法委的聲音一直存在,所以在十九大之前雙方攤牌。我覺得就瞎掰了,什麼攤牌不攤牌,對不對,就是其實兩高是因為他搆不著。政法委書記都不是政治局常委了,那在權力系統中他已經對習近平、王岐山構不成威脅了。而構成威脅的卻是張德江、劉雲山,這種政治局常委的層面。所以政法委就像一個小貓小狗似的緊著撓,我還在這兒呢,我還在這兒呢,你別給我扔了你別給我扔了。只不定哪一腳沒小心,
就把腦袋給踩了,就踩死了。所以在我的眼睛裡,這就是一個過程。但它提示了一個概念,就是現實環境中,整個中國的現實狀況的,國家體制在激烈的變動著,
政法委才發出這種聲音。

問責條例第一案 中共民政部四高官被處理

王岐山啟用問責制,針對中共的民政部的高官進行處理。中共民政部的原部長李立國和副部長,以及所隸屬的叫做彩票中心的原主任、副主任,一共4個人被立案。結果李立國,原部長級的官員呢被貶成了副局級。那另外副部長提前退休,而另外的彩票中心的人,是以其他的罪名而追責。中紀委的報導講,8日的報導說兩個人嚴重失職,造成單位發生系統性腐敗被立案審查。中共的問責條例、紀律的處分條例等相關規定,那給予李立國留黨察看兩年,降職到副局級非領導職務,報請國務院批准,終止十八大的代表身分。他的副部長黨內嚴重警告,終止十八大資格, 提前退休。

這是2016年7月分問責條例以來,李立國成了第一個被問責的高官。而彩票中心的兩個人,因為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調查。問責制是中共黨內系統,那是否被立案調查後面沒說,但只是降他的官。所以這是王岐山在用問責制在打殺官員。可是某種程度上呢,他是否逃避了司法制裁呢?有可能,完全有可能。那為什麼他有可能這麼處理呢,細節我們不知道,表面上看呢,他十九大之前就要利用問責制,封殺掉十八大的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這樣的官員。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