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廣西1968之五 反思:「匪夷所思」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0日訊】在過去四天中,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的宋永毅教授,為我們揭秘了文革中廣西省發生的大規模屠殺,人吃人狂潮和性暴力。這段歷史在大陸仍沒有公開,作為今天的中國人應該怎樣面對歷史真相呢?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來聽聽宋永毅教授的分析。

在那個所謂「太陽最紅」的年代,廣西省許多人的眼睛也是最紅的——因為殺戮,或者因為被殺戮後的悲傷。文革中廣西的「非正常死亡」人數是全國之首。

然而文革後,有關廣西文革真相的調查,即使在中共內部也是困難重重。

當時的廣西自治區第一書記韋國清,文革後不但沒受到處理,反而官至軍隊總政治部主任,在全國否定文革的聲浪中,中共三派調查組去廣西,但廣西省委不但不承認事實,反而阻撓調查,直到廣西省委被改組後,才開始著手。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 宋永毅:「改組以後廣西省委就派出10萬幹部,經過5年的調查。那基本上應該說,把廣西文革中間那些駭人聽聞的事情都調查清楚了。然後他們出了一系列檔案,最大的一個檔案是總共18冊,760萬字的《廣西「文革」檔案資料》。」

這份資料翔實記載了文革期間,在以韋國清為代表的國家機器指使下,廣西軍隊和武裝民兵直接屠殺「四類份子及其子女」和政治反對者;民間陷入吃人狂潮;性暴力氾濫。僅根據官方統計,有名有姓有地址的死者就有8.97萬人,其中近8萬人是被有組織、有計劃、有領導的打死和槍殺的。另外,還有2萬多人失踪,無名無姓的死者3萬多人。

宋永毅:「不僅僅是聳人聽聞,慘不忍睹,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匪夷所思。但是這個匪夷所思正好也是激發我們有所思,你就可以看到這個制度的問題,這個政黨的問題。」

宋永毅教授和團隊將這份官方史料加上其他絕密文件,出版了36卷的《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然而在大陸,這些史料仍然是中共不予公開的秘密。

宋永毅:「只要是揭露它醜陋,揭露它本質的東西它都不公開。而且它非但不公開,還偽造了很多史料。比如舉個例子,根據這份檔案,至少有302起人吃人的事件,但是你在那些廣西公開出版的縣志裏面,你從來看不到,沒有一起的。」

根據宋永毅教授提供的數據,武宣縣75人被吃,靈山縣36人被吃,合浦縣36人被吃,浦北縣35人被吃……這些血肉之軀在官方公開出版的縣志和省志裏,都乾淨利落的變成了一個零。

而非正常死亡率最高的賓陽縣,3951名被害人在縣志裏變成了37人。死了3220人的靈山縣,縣志只記載了8人。

宋永毅:「那就是為甚麼它現在還要禁止文革研究,它還要掩蓋歷史真相。因為這些事情共產黨作為執政黨都是要負責任的,而且都是共產黨的幹部,共產黨的軍隊指戰員在參加,做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

文革過去了50年,真相仍然被深鎖。那麼,現在的中國人需要知道這段歷史嗎?還是應該忘卻呢?

宋永毅:「歷史的真相當然要讓他們知道。你想這個文化大革命,中共說要徹底否定,為甚麼要徹底否定,要講個道理出來,否則怎麼否定的了呢?現在的毛左為甚麼那麼囂張呢?那就是因為歷史的真相沒有揭示。」

為了揭示歷史真相,宋教授和團隊耗时20年,编修了《中國當代政治運動資料庫》。宋教授曾表示,如果人們看完這些史料,就會發現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完全不是中共的黨史,官方所說的那些根本不是歷史,都是謊言。

儘管中共黨媒也常說「不反思歷史就沒有未來」,但對文化大革命的責任追究,中共至今依然無法直面。相反的,在大陸,文革紅歌仍頻繁響起;在影視作品中,對那一代人青春的緬懷,「溫情化」了殘酷的歷史;而批評毛澤東的學者鄧相超被辭職,聲援他的人被毆打,攻擊他的毛左卻受到了官方力挺。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