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江澤民「國師」王林死了 利益年代自然消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江澤民的「國師」王林2017年2月10日因器官功能衰竭,經搶救無效在醫院死亡。


王林(網絡圖片)

這件事情很具代表性,維基百科有關王林的資料中說:

「媒體曾展示他和許多明星、官員、企業家的合照,其中包括李雙江、李連傑、馬雲、趙薇、成龍、吳官正、錢其琛、李瑞環、賈慶林、劉志軍、朱明國、江澤玲(江澤民的妹妹)等,這些合照讓他在網路大出風頭。他亦被稱為萍鄉首富,其府邸「王府」極其豪華。」


王林的豪宅(網絡圖片)

有人說王林是騙子,但這麼多名流與他交往,拜訪他的「王府」,馬雲、李連傑等人練太極、氣功等,難道真的被王林這樣低等、雜耍般、魔術般的騙子,騙得五迷三道?但這些人卻是今天中國社會中的「精英」代表。共產黨的話語系統中對人的侮辱,可以是毫不顧忌前後左右,左鄰右舍的。

「王林自稱用氣功能做到空盆來蛇、輕功懸空提水行、空杯來酒、紙灰復原、凌空題辭等絕活,」

他的這些「本事」都是和另外空間有關,容易引起人的貪婪,特別是「空盆來蛇」,說明他和蛇類的生命有往來,其實生命之間的往來不侷限在這個空間,還有另外空間。也揭示出現實空間有虛假的一面,有更高的層面可以控制這個空間。

很多人會站在利益和慾望的角度看待另外空間和生命之間的關係,和王林交往的很多名人,在有錢出名後,想對自己的生命有更深的認知,也知道共產黨所說的無神論都是騙人的,其中很多人在共產黨框架下高唱無神論凱歌,私下裡探討生命的真實。但在那種環境下,找不到,找到了一個玩蛇的,玩蛇的現在死了。

這些事情都是配著對來的,因為某些原由配在了一起。在過去的時間裏,我們講了很多肖建華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他的履歷,北大神童,15歲進入法律系學法律,八九六四的時候他是學生會主席,但在學生運動中,他以喜歡「讀書」為名,與其他同學隔離,同窗被殺他也置若罔聞,更甚者利用出賣來發財。

八九六四同學們慘死之後,他開始賺錢,從學校出來後經商。

蘋果日報星期五報導《肖建華身邊的女人最少要跟他生下一個孩子》中說:


「肖認為自己聰明,基因特別好,故有別於一般富豪,他希望每一個在身邊的女人,都最少要跟他生下一名小孩,有傳他的私生子達三十個,現在美國、臺灣等地讀書,而女人每生一個就可獲五千萬美金。「馬教授」,最受他寵愛。「馬教授」早於零八、零九年已在肖身邊,她曾向肖的身邊人指,曾在美國佛羅理達州的大學教授計算機科學,並有兩個博士學位,專責替肖處理所有海外資產。「馬教授」為人相當謙厚,不像肖建華攀附太子黨後目中無人。」


肖建華和他的女保鏢們(網絡圖片)

肖建華個人我不太瞭解,但一個40多歲的男人總是戴個紅帽子,穿著明亮顏色的運動裝,如果我換上那身做節目,肯定會有人說,濤哥出什麼問題了嗎?而且身邊總是跟著女保鏢,像利比亞前獨裁者卡扎菲。保鏢到底幹什麼?大家想的就是會功夫,動刀動槍。但他的保鏢是給他擦汗,拿書,拖著行李箱。雖然這麼怪異,但肖建華就是聰明,能掙錢。

但明眼人看肖建華的經歷,會知道他的生命存在缺陷,雖然他不是一般人。他讓我想起一個對子「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浮雲長長長長長長長消」,他像浮雲般的人生,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過程。肖建華獲得的一切,就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讓我們看到了人追求的一切就是一個泡兒。

然而,這樣人物的出現和所在的朝代,以及主政者的來源息息相關的,當江澤民主政權力最大的時候,就是王林和肖建華這樣的人最昌盛的時候,這不是人說了算的。

江澤民是八九六四上臺,肖建華和江澤民都是同時間在仕途上發跡,都有著出賣和背信棄義的含義。


王林和肖建華(圖右上)是江澤民發跡時間重合(新唐人合成)

1999年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同年,肖建華成立了「明天控股公司」,表面上他倆沒有任何關係,但肖建華和官二代和紅二代聯繫甚密,「明天系列」是1997年到2000年大規模買入法人股和原始股,賺了錢之後,走向空殼公司。空殼公司其實就是騙,在法律漏洞的框架下欺騙,套取民間股民們的大量財產。而江澤民在官位上也是「悶聲發大財」,兩個人是等同的。

肖建華的成功過程就是和江澤民各家族盤根錯節的勢力有關係,大部分都是和二代勢力有關係,他們是依靠家族勢力直接獲取自己的財產。

2012年習近平開始上臺,2013年反腐,習近平上臺後,肖建華就跑了,2013年肖建華接的一票貨就是習近平姐夫鄧家貴出售萬達原始股票,鄧家貴沒賺到錢,而肖建華賺錢了,比如原始股只有1元,那時就100元了。但媒體說,習近平的姐夫和肖建華有商業往來,話是沒錯,但商業往來講的是掙錢,鄧家貴沒賺錢,而肖建華賺到錢還跑到香港去了。

我們看到肖建華和江澤民同起同落。王林其實也是同樣的。

王林可以憑空變出蛇來,可以買天買地,籠絡社會各個層面中的頭頭腦腦人物,這些頭麵人物怎麼會找玩蛇的呢?現在肖建華完了,玩蛇的死了,江澤民整個權力系統崩潰,這是現實的問題。

很多朋友不願承認事實,希望事件按照自己觀念走,例如就認為大眼姑娘漂亮,小眼的就全是醜的,喜歡蘋果,梨就不是水果了。萬事以他為準,極端自我,這就是不識廬山真面目的原因,極端自我就是崩潰的年代,現在就是要重新樹立生命尊嚴。

王林和肖建華就是江澤民時代的人,他們的消亡是自然的。

與此同時,在美國,美國上訴法院2月9日下午再次暫停川普的移民禁令,川普非常憤怒,說是要和法官在法庭見,司法部要上訴到最高法院。川普在推文中說,「法庭見,美國的安全危在旦夕。」


川普推文(網絡截圖)

川普的禁令被拒絕後,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被他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也對川普的言論有所不滿,認為作為美國總統不應該對司法有這樣的言行。

這個事件也體現出了美國的三權分立的制度,總統沒有絕對權力,各個權力都是相互制約,來消除絕對權力對國家造成的危害。

我曾在節目中說,強調民主本身是外在的,是對的,但絕不代表一個把自己視為高級動物的人可以珍惜民主制度,個體者對生命的理解和社會的整體價值觀對社會制度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放縱慾望的高級動物在什麼制度下都是對社會的威脅,對民主制度直接的傷害。

2017年是淨化和回歸的一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