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羅傑斯:無視中共強摘器官 構成共謀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1日訊】2月7號和8號,梵蒂岡舉行「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教宗科學院邀請中共官員黃潔夫參加。多名醫學倫理學家向梵蒂岡寫信表示,教宗科學院不調查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反而給予罪犯紅地毯的待遇,構成共謀。參與聯署的羅傑斯教授,就此接受了本台記者的採訪。

11名醫學倫理學家寫信給梵蒂岡教宗科學院說,沒有證據顯示中共已經結束了摘取死囚器官、包括良心犯器官的做法。「相反,有證據顯示它在繼續。」中國囚犯「被當作源源不斷的人體器官庫」。

倫理學家們還寫道,「不應該給中共官員教宗科學院這個權威平臺,來傳播有關中共改革的錯誤信息。」

澳大利亞麥格理大學醫學倫理教授溫迪•羅傑斯(Wendy Rogers),參與了聯署。她在給梵蒂岡的信中說,「科學院未能審查發生在中國的器官強摘的證據,構成對這些犯罪的共謀」。她還告訴《新唐人》,如果人們試圖制定制止全球器官販賣的策略,就需要知道在中國真實發生的情況。

麥格理大學醫學倫理教授溫迪•羅傑斯:「如果你知道一個犯罪在發生,而你假裝它沒有發生,那麼你就開始為這個犯罪揹負一些罪行了,負上一些責任了。因為如果你看到一個可怕的犯罪,你應該有責任試圖制止它,不能假裝它沒有發生。如果你假裝它沒有發生,並且讚揚那個犯罪的人,那麼相當於鼓勵繼續犯罪。」

從2001年底至2013年初的12年間,黃潔夫因積極追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被委以要職,官至中共衛生部副部長。 他自己也涉嫌參與活摘器官。黃潔夫2013年3月向《廣州日報》披露,2012年他主刀的肝移植就高達500多例,其中只有1例是自願捐獻。

羅傑斯教授認為,梵蒂岡邀請強摘器官嫌疑人參加權威會議,發出一個錯誤信息。

溫迪•羅傑斯:「我的擔憂是,如果像黃潔夫這樣的中共官員被給予紅地毯的待遇,被邀請到梵蒂岡和其他權威場合,它就發出一個信息:我們願意跟你合作,對發生的事情閉上眼睛,這給予中共巨大的宣傳機會。移植學會試圖跟中共合作已經有十年了,他們應該要求知道現在中國有什麼改變,而不是在沒有(改善的)證據的情況下,給予(中共官員)紅地毯的待遇。」

中共在器官來源問題上,變換過多種不同說法,如最初否認摘取死囚器官,到2005年又改口稱,中國95%的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囚等。然而,中共至今不承認摘取良心犯器官。黃潔夫則是中共非法器官移植代言人。

羅傑斯表示,根據公開統計,中國每年死刑犯不到1萬,而每年所謂的器官捐獻數是6萬,那麼大多數器官必然來自於良心犯。

國際特赦東亞部主任林偉(Nicholas Bequelin)告訴英國《衛報》,中共沒有遵守世界衛生組織如何確定一個人法定死亡的標準。有時囚犯還沒有醫學死亡,器官就已經被摘除。

林偉說:「處死的時間點,有時候根據特殊移植手術的需要而定。他們會在某天某個時刻處死一個人,因為那是病人準備好的時間。」

溫迪•羅傑斯:「我認為這太可怕了。它意味著醫生實際上在謀殺,通過摘取他們的器官。」

羅傑斯說,從中國出來的醫生安華•托蒂(Enver Tohti)作證,他自己就這樣做過。這是首個對此負責的醫生,這是很強的證據。

另外,在羅傑斯看來,中國的醫生已經把殺人取器官當作了生財之道。

溫迪•羅傑斯:「現在我懷疑它已經融入系統,醫院從中賺很多錢,他們可以用這個錢運營醫院的其他部門,醫生就是這樣受訓的。我認為它已經成為系統根深蒂固的一部分,因此很難改變。」

參與此次聯署的,還包括紐約大學醫學倫理教授阿瑟•開普蘭,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前新疆外科醫生安華•托蒂等。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