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從毛氏「行宮」到毛氏「莊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共各級官員貪腐新聞不斷,受賄金額直逼天文數字的當下,陝西省山陽縣前政協副主席毛海琴又貢獻了一條花絮,向世人展示中共「為人民服務」之「特色」。

據陸媒披露,毛海琴在2014年向官方請了病假,但是兩年多來,她並未在家中休養,而是忙於在西安的「冠生大園」內建造自己的「宮殿」。此項工程涉及私用公家的採購物資、私用水利設施、在園區內違法佔地建設。

毛氏「莊園」

「冠水大園」位於西安市環山路高冠峪河旁,風景優美,是一片農家樂,承包給當地一些村民。其中最大的一家名叫「秦源現代生態苑」,佔地33畝,承租人是村民孫會蘭,但實際投資人是她的表姐毛海琴和其夫劉明厚。

毛海琴最早擔任山陽縣水電局電氣化辦副主任、主任,後調任山陽縣審計局,之後又調回山陽縣水務局任紀檢組長和黨支部書記。她的老公劉明厚經營廠子和水電站生意,之前曾任山陽縣駐西安辦事處主任,專門負責招商引資,關係網比較多。

2009年,東大村村委會與莊園主人簽訂了租地合同,租地人的署名是劉明厚。爆料人說:「租地那天,人家拿了一兜兜現金,大行李裝了97萬。媽呀!都沒見過那麼多錢,人家後備箱都是一箱箱錢。」

《都市快報》記者從莊園內部人士處得到了一份3D規劃圖,圖紙顯示,整個園區前半部分是四合院,後半部分是別墅群,園內設施富麗堂皇。爆料人說,此工程前期已經投資四百萬元人民幣,老闆預計投資兩千萬,「建好以後和宮殿一樣。」

代管人孫會蘭去年11月對《都市快報》記者說:「09年時園子開建,毛海琴當時是山陽縣物資站的書記,後來是山陽縣水電物資站的黨委書記,給站上在西安買的東西,直接都拉到園子去了。」在這座院落內,有一個水龍頭的配套水池上赫然印著「國家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山陽縣農村飲水工程指揮部」的字樣。國家農村飲水安全工程,是國家出資、為西部貧困地區農村制定的專項項目,而毛海琴卻將屬於貧困縣的飲水設施,搬到了自己的私人莊園裡。

一個小小的山陽縣,竟然冒出了豪擲百萬、投資千萬的一對官員。敢問毛氏夫婦,汽車後備箱裡的整箱整箱的錢,都是二人的正當勞動所得嗎?一座座現代「宮殿」和「莊園」,藏著草民們難以想像的奢華,卻不過是中共官場眾「老虎」及「虎蠅」的小手筆而已。

毛氏「行宮」

要論「大手筆」,當推昔日的「毛氏行宮」。在毛澤東執政期間,各地官員為其精心打造了至少60多處豪華「行宮」。這些處所的存在,揭穿了有關其生活儉樸、與民同甘共苦的謊言。最令人震驚的是,其中有幾所「行宮」建於60年代初期,而當時正值三年大飢荒,多個省市餓殍遍野,甚至發生人吃人的慘劇。然而,黨官們為了贏得領袖的歡心,照樣大興土木,耗費巨資,對百姓的困苦沒有半點憐惜。

據網友「價值信條」統計,建於60年代前後的「毛氏行宮」包括:韶山「滴水洞」、武漢東湖「梅嶺一號」、密雲水庫旁的「偉人別墅」、佔地約一萬平方米的廬山廬林一號別墅、濟南南郊賓館。其中關於「滴水洞」的興建情況曾被多方披露。

1959年,毛澤東滴水洞口的韶山水庫游泳,他對時任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周小舟說:「小舟,咯(這)個地方很安靜,我退休後,在這兒搭個茅棚給我住住好嗎?」後來周小舟被撤職。1960年5月,毛澤東再回長沙,又和新任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提到,韶山有個滴水洞,這個地方很好(《毛澤東生活檔案》下卷,第817頁)。張平化深諳其意,即刻考察、動工。代號「203」工程從1960年下半年開工到1962年完工,工程造價達上億元人民幣。

滴水洞本來設有三期工程,因為資金需求過高,所以僅落實了一期工程。即使如此,也是規模浩大:一、二、三號主體建筑面積共有3638.62平方米。設計參照中南海的住房式樣,同時吸取蘇聯建筑保暖防寒的優點。供毛澤東居住的一號大樓有主房、副房、會議室、餐廳、娛樂室等;二號樓緊連一號樓,共有24間房,為陪同的中央負責人休息處;三號樓距一、二號樓有百餘米,為衛士及其他人員居所。建材裡選用的瓷磚,直接從蘇聯進口,因為當時國內還沒有生產。同時,配合別墅的使用,還開通了韶山衝到滴水洞的公路,後來又增修了防核防空的防空洞。

「領袖」一句話,滴水洞出「行宮」。可是,大動干戈之後,毛澤東只在「文革」初期在那裏住過11天,即1966年6月17日至28日。此後,「宮殿」閑置。

現在,「滴水洞」別墅已成旅遊熱門景點,每天參觀的人絡繹不絕。有一位遊客寫道,在參觀時,導遊說了一句「可惜它的主人隻住了11天」,這時,有人議論說:「主人應該是人民」。諷刺的是,「人民」踏進「為人民服務」的「君主」的「宮殿」,還要付50元人民幣參觀費。其實,最深刻的解說詞應為:根據毛澤東的旨意,中共湖南省委修建此別墅,正值三年大飢荒時期。全中國餓死了大約四千萬人,創下人類歷史上和平時期死亡最高記錄。

毛澤東的「行宮」與毛海琴的「莊園」,時隔半個多世紀。兩個主人在社會地位上落差巨大,兩地建筑在風格式樣上也大有不同,但是,二者卻一致的體現了中共官員作威作福的惡劣醜態。中共的體制,就是一部製造謊言和苦難的機器。中共培養出來的幹部,若要保持廉潔,則必不為體制所容;若要同流合污,則可賺得盆滿缽盈,而代價是棄善向惡,最後很可能罪行敗露、落馬入監。從彼時「行宮」看今日「莊園」,中共的邪惡未變,仍然在侵吞民脂民膏,仍然在吞噬著靈魂的良知。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