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馬列主義與中華傳統文化格格不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大陸電視上播出的「詩詞大會」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其所展示的中國古典詩詞之美讓人窒息。眾所周知,古典詩詞是中華文化最精深的一部分,從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到戰國時期的楚辭,再到漢魏六朝詩和唐詩宋詞,中國古典詩詞延綿數千年,為後人留下了大量內涵豐富的燦爛篇章,並對東西方諸多國家的文學創作產生影響。

僅僅是中華文化中的詩詞之美就已經讓眾多國人眼前一亮,那麼長期被中共灌輸「中共建立的新社會比舊社會好」的國人是否知曉,在中國這片大地上,我們的先人曾經締造了五千年輝煌的中華文明,而這足以讓我們身為炎黃子孫而萬般自豪!

三百多年前,葡萄牙來華的傳教士安文思寫道:中國的版圖極其廣大,中國的歷史非常悠久,中國的語言文字優美,中國的典籍豐富,中國人有禮貌也有教養,中國水運便捷、公共工程完善,中國工藝製造精美,中國物產豐富,中國聖人孔子影響巨大,中國政治發達、君主偉大,北京之建筑相當宏偉。這是明末清初時期。

六百多年前,中國的疆域達到1,300多萬平方公里,除了兩京十三布政使司外,還包括中國東北及現俄羅斯遠東地區,如貝加爾湖地區的布裡亞特蒙古部落隸屬於奴爾干都司管轄,彼時西伯利亞勒那河以東地區都是明朝疆域。當時的一個形象說法是,永樂時期的疆域「北窮沙漠,南極溟海,東西抵日出日沒之處,凡舟車可至者,無所不屆」。

此外,鄭和下西洋,「宣教化於海外諸番國」,傳遞「共享太平之福」的理想;說著各種各樣的語言、穿著各種各樣的服裝的外國人都紛紛來到大明的朝廷上,這樣的盛況「蓋兼漢唐而有之」,也就是說,漢朝、唐朝的盛世大明王朝都有,「百王所莫並也」,歷史上沒有哪一個皇帝能比得上他。這是明朝永樂大帝朱棣時期。

一千四百年前,一個承前啟後、百花齊開、大放異彩的盛唐,如一輪皓月,照亮了人類歷史的整個夜空。她在文化、經濟、農業、手工業、商業、交通等各個方面,都遠遠的超越了以往的所有時代。而唐詩的繁榮,散文的復興以及傳奇的成熟,把人類文學史推上了輝煌燦爛的頂峰。隨之而來的音樂、舞蹈、繪畫、造像、建筑、冶金、制瓷、紡織、印刷、釀酒……多元紛呈,絢麗奪目,達到了盛況空前的地步。

這盛唐氣象自然也遠播海外。當時,宇內諸國紛紛遣使前來,長安、洛陽更成為國際性的大都會,外國人隨處可見,所以後來「唐」遂成了中國的同義語。時至今日,外國人依舊呼華人為「唐人」,把海外華人聚居的地方稱為「唐人街」,所穿服裝為「唐裝」。

而唐代對日本的影響至深。有唐一代,日本共向中國派出至少20次遣唐使,全面學習唐朝文化等。大唐文明對日本的影響體現在文字、經學、史學、文學、藝術、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宗教、禮儀、建筑、自然科學、社會風俗等許多方面,迄今仍清晰可見。

一千九百年前,東漢明帝聽說西域有神,其名曰「佛」,便在公元68年派人出使天竺(今印度)拜求佛經、佛法,並於第二年在洛陽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佛寺–白馬寺。明帝還聘請天竺高僧在此譯經、傳教。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的西域佛教達到鼎盛時期。上至王公大臣,下至普通百姓,都信仰佛。尤其是大批王公貴族出家事佛,成為了一種時尚,使住持正法的僧人具有崇高的社會地位,推動了佛教的發展,擴大了佛法對社會的影響。這種影響也慢慢擴展到了中原和南方地區。此後歷代王朝重新佛家的皇帝和臣民都並不少見。

二千多年前,老子和孔子出世。老子留給世人一部《道德經》並西行而去,後世的有緣人正是從這部書中參透了真道。老子亦被後世視為道家的鼻祖。而孔子以「仁義禮智信」為核心的儒家思想影響了自漢以後幾乎所有的王朝,孔子更被視為「至聖先師」。

約五千年前,被視為中國人的祖先的黃帝出現在神州的舞台上。他為中華民族創造了豐富燦爛的中華文化,因而在中國歷史上受到無比的尊敬。也正是從黃帝時代,開始了以人為中心的、一幕幕璀璨的半神文化序幕。

這幾千年的歲月,中國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傳統文化,那就是「敬天畏地」,講求「天人合一」,即人要與自然和諧相處,而傳統文化的核心正是對儒(孔子)、釋(佛家)、道(老子)的信仰。中國的文學、建筑、繪畫、音樂、雕塑、園林、醫學、服飾等等,都無不是對上述信仰的具體呈現。

然而,在二十世紀初,受西方現代工業文明的衝擊,中華文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西方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被一批急於改變中國現狀的知識份子接受,並在中國建立了其代言人:中共。

相信唯物主義、無神論以及暴力鬥爭為內核的馬列主義的中共,為了維持自己的統治,自1949年建政後,就開始了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並全方位通過媒體、教育等強行向人們灌輸馬列主義,使中國人與敬天畏地、講求天人合一、重視人倫綱常、重視精神和道德、相信神佛存在的傳統文化漸行漸遠,沒有了信仰、沒有了道德約束的中國人開始無限度的放縱自己,社會道德也在一日千里的下滑,而今日中國所有的亂象都與此有關。

那麼,為何中共要如此不遺餘力的破壞自己的民族文化?根本原因是馬列主義中國傳統文化是完全不相融的,是格格不入的。

首先,中國傳統文化講求敬畏天命,孔子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佛家和道家都是有神論,相信生死輪迴、善惡有報;而馬列主義和共產黨宣揚的是「無神論」,而且「無法無天」,認為沒有「救世主」,只能依靠自己。也就是說,承認有神論等於直接挑戰了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

而近些年來的研究表明,共產黨的「五大導師」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早年都是相信神佛的,然而,他們最終都接受了反上帝的撒旦的召喚,決意以共產理論毀掉人類,而首要之處就是毀掉人們對神佛的信仰,讓人們遠離神佛,從而失去神佛的護佑。蘇共、中共建政後都開始大規模鎮壓宗教,原因就在於此。

其次,中國傳統文化相信「天人合一」,人按照天道行事,就會在死後回歸天國。佛家還認為人在世間的一切都是因果報應的結果,因此反對濫殺。而《共產黨宣言》認為「共產主義」才是「人間天堂」,而通往「人間天堂」之路就是依靠共產黨的領導,並且要通過暴力鬥爭,毛澤東更喊出了「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因為不信神佛和因果報應,所以鬥爭起來才崇尚暴力,才無法無天,才能讓人們長期生活在暴力、打殺、高壓、恐懼和血腥的氛圍中,才能經過長期的宣傳和教育,浸透到人們的骨髓中。

此外,儒家文化重視家庭觀念,講「孝」,講「禮」,而馬列主義卻明確表示要「消滅家庭」。共產黨五大「導師」私生活的糜爛,蘇聯、中國社會中的共產黨高官換妻、亂倫、包養情婦,破壞家庭,屢見不鮮,就是與此有關。

儒家還強調「仁義禮智信,忠孝廉恥勇」,重視「仁者愛人」,馬列主義和共產黨卻主張階級鬥爭,即主張一種人對另一種人的鬥爭;而且是通過暴力和無產階級專政。在這種理論下,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等治下的蘇聯和中國,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災難,死人無數。據《九評共產黨》透露,從1949年以後,中國就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過中共的迫害,估計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儒家主張忠君(「忠」不是盲目的,因為有天道,所以皇帝也要遵守)愛國,而《共產黨宣言》卻主張「取消祖國」。列寧為了奪取政權而賣國,中共武裝保衛蘇聯、出賣中國利益和國土給蘇聯,都是具體表現。

正是因為馬列主義完全背離了中國傳統文化,因此對於視自己為馬列子孫的中共而言,當然是要全力消滅中國燦爛的文化,打彎承載著播散傳統文化的知識份子的脊樑,並不遺餘力的灌輸馬列主義,否則一旦人們繼續相信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儒、釋、道思想,中共的執政根基就會坍塌。

而中共則在馬列主義的指導下,變本加厲採用暴力和欺騙手法,鎮壓良善,其發展到今天,甚至連活摘人體器官併進行公開買賣這樣前所未有的罪惡都堂而皇之的做出,其無恥到何種地步已無言辭可以表述。

因此,可以說,相信「西來幽靈」馬列主義的中共完全是一個寄生在中國大地上的怪胎,它不僅根本不愛中國,不愛中國傳統文化,而且是背棄中華文明的千古罪人。因此若想恢復中華傳統文化,實現「法安天下,德潤人心」,不僅僅是舉辦什麼詩詞大會、成語大會,做一些表面文章,而是要從根本上祛除馬列主義,祛除共產黨。如此,中華文明才能復興有望,中國才能復興有望!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