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紅色恐怖——血統論興衰(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4日訊】文革初期,「血統論」的興起,使得紅衛兵對所謂的黑五類掀起了一場「紅色恐怖」。1966年8月,紅衛兵在北京就打死了上千人,並在北京近郊的大興縣發動大屠殺。但這些紅衛兵沒有想到的是,不久他們卻變成了反動團伙,「血統論」也在政治上破產。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請文革受難者遇羅克的弟弟,旅美作家遇羅文爲我們做進一步的介紹。

1966年的「紅8月」,時任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成員、公安部部長的謝富治,在北京市公安局的會議上說:不但不要約束打死人,而且「民警要站在紅衛兵一邊……把黑五類分子的情況介紹給他們。」

8月26號,大興縣公安系統傳達了謝富治的講話,從第二天就開始對所謂的「黑五類」進行大屠殺。

旅美作家遇羅文:「它是有組織的。屠殺的指揮者是誰呢?是公社的幹部,他們傳達給各個大隊。然後大隊幹部才去屠殺這些黑五類。而且公社後來又派了好多人,去到各個大隊去監督(殺人)。」

屠殺直到9月1號才結束。大興縣的13個公社、48個大隊,先後殺害「四類分子」及其家屬325人,其中年齡最大的80歲,最小的僅出生38天,22戶人家死絕。旅美作家遇羅文,曾走訪過大興縣屠殺最為嚴重的大辛莊公社,他在《大興縣屠殺調查》中記載,大辛莊公社僅在8月31號一夜之間,就殺了100多口人。

旅美作家遇羅文:「我寫了一個《大興屠殺調查》。這些人活活被打死,而且有些打死的手段非常殘暴,拿鍘刀把腦袋鍘下來,或者從腰那裏鍘兩段。拿大棒子打腦袋一下就打死。其中有一個老太太抱着她自己的孩子被活埋,小孩不懂事就跟奶奶說『奶奶,迷眼睛』,這老太太就說『一會兒就不迷了』。就這麼被活埋了。」

9月1號縣裏來人叫停了屠殺,但對殺人者的處理卻只是象徵性的。

對所謂「劣等血統」人的屠殺也蔓延到其他城市。上海、廣州這樣的大城市和鄉村學校中,都發生了類似暴行。

但是紅衛兵們沒有想到,1966年10月份,中央文革小組陳伯達等人否定「血統論」的聲音漸大。而以高幹子弟為首的紅衛兵在12月成立了「首都紅衛兵聯合行動委員會」,簡稱「聯動」,公開與中央文革對抗。到了67年1月,「聯動」被宣佈為反動組織取締。指示過不要管紅衛兵打死人的公安部部長謝富治,又指示公安部要鎮壓「聯動」。

這使得賦予紅衛兵殺人理由的「血統論」在政治上破產,一批決意要革別人命的高幹子女,第一次嘗到了被革命的滋味。

但遇羅文指出,中央文革小組並不是要否定「血統論」,而是想通過打擊「聯動」這些高幹子女,以保證文革中順利打倒老幹部。

遇羅文:「『血統論』就是中共的一貫政策,他們怎麼能反對呢?他們這是一種權宜之計。中央文革這些人為了拉攏底層群眾,所以就提出反對『血統論』,這樣底層群眾擁護它,孤立了『聯動』。但是他們真正反對『聯動』的,並不是因為『聯動』執行了『血統論』,是因為『聯動』這些人保他們自己的父母,因為那時候毛澤東想打倒一切老幹部。」

而中共對「血統論」的真正態度還在其他方面體現。例如「血統論」最知名的鼓吹者譚力夫雖然一度被抓,但在文革後卻官至文化部辦公廳主任。而民間反對「血統論」的聲音反而遭到壓制,遇羅文的哥哥遇羅克,曾經以《出身論》一文批駁「血統論」,雖然引起社會巨大反響,但遇羅克在1968年被捕,70年被執行死刑,眼角膜還被移植給了一位北京的勞動模範。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鍾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