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高人給孩子治病的神奇經過(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現在有些社會中的人,由於受無神論、唯物論及現代實證科學的影響,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善惡有報這一天理。給大家講講,一個世外高人孩子治病的神奇經過,希望大家能從中得到啟發。

大難從天而降

老初60多歲,是山東某村的一個農民,老實本分,30多年前跟同村的老夏結為夫妻,婚後夫妻恩愛,家庭和睦。育有二女,大的乳名復容,小的乳名希聆,兩人相差2歲,故事的開始就發生在小女兒身上。

這小女兒生性活潑可愛,不想3歲時得了一難治之症,而且病的起因非常的蹊蹺。

老初當年在煙臺的一家建築公司當預算員,回家割完麥子後,工地活計正忙,公司來信催著老初趕快回去,老初便打算將活計盡快忙活忙活,第二天一早坐車回去。晚上由於勞累困乏與妻子早早安歇,很快進入夢鄉。

時近凌晨,老夏做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夢,夢中畫面清晰。她看到一個白鬍子老者氣度不凡,鬍鬚垂到胸前,來到她家要求買下她家拉瓜蔓上的兩個拉瓜妞兒,老夏因妞嫩推辭不賣,老者不肯執意非先要那個最小的妞兒不可,老夏再次拒絕,說話間老者不見,畫面突然轉換成許多穿白大褂的醫生。

醒來後,天已放亮。老夏納悶怎麼突然間做了這麼一個夢,思索再三也理不出個頭緒來,心下悶悶不樂,不知這夢是否預示著什麼。起來後趕快做飯,準備送丈夫早走,正在忙活的當兒,突然聽到「吭、吭」的聲音,老夏不知何故,急忙到臥房一看究竟,這一看把她嚇了一跳。就見孩子鼻子開始流血,並已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吭、吭」的聲音是血沿鼻孔倒流影響呼吸而發出的。

這可怎麼辦?她一下子連系到昨晚的夢,難道孩子會有危險?她也顧不得做飯了,趕忙叫了丈夫抱起女兒就向衛生員家中趕去,衛生員確診不了,告訴趕快到鎮衛生院去。鎮衛生院確診後給出的診斷結果是「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症狀表現是鼻孔出血,身體出現核桃大小的紫斑,用手捏去,裏面似有豆粒狀的東西,要求住院治療。治療幾天後,效果未見好轉反而加重,醫生下了病危通知並要求立即轉院。

夫妻二人接到病危通知後,一下懵了,感覺要大難臨頭,不知如何是好,老初想到自己在煙臺工作,可找工地老板幫忙。於是在工地老板的幫助下,聯繫了煙臺一家有名的軍醫院,進去後掛了一級護理,在重病號急救室治療。

在軍醫院重病號急救室,經過輸血注射等治療一段時間後,血小板一直無法升高,醫生使勁了渾身解數也無濟於事,醫生自感回天乏術,沒辦法最後只好告訴家人治不了。要麼另尋高明,要麼出院回家。

夫妻二人沒辦法只好帶孩子回家。回家後,妻子仍不甘心,尋找偏方、求救江湖郎中,但都徒勞無益。此時家中已債臺高築,生活也捉襟見肘,夫妻二人再也無力為女治療,眼巴巴是看著女兒,一個弱小的生命一步步走向死神。

老夏疼女嬌小,愛女心切。意識錯亂精神幾近崩潰。3次想到自殺,認為孩子太小,到了那邊沒人照顧,先走一步好去照顧孩子。那段日子對於老夏來說真是說不盡的痛苦悲傷。時間一晃過去了3年,小女孩的生命眼看就要走到了盡頭,不曾想到了這年的閏6月19日,峰回路轉,吉星照臨,一件喜事降臨初家。

高人出現 吉人自有天相

話說這天細雨蒙蒙,有一中年男子進了村。此人中等個頭,身材瘦而硬實,有點駝背,以修表修縫紉機為業。一路吆喝著進了村,來到了老初岳母門口,亮高嗓門吆喝幾聲,岳母出來問:老式表能不能修?男子答:專修老式表,修一塊兩元錢。於是岳母將男子領進了門樓內。

老初岳母住在村西頭,與大女兒住的較近,夏母共有兩個女兒都嫁在本村,可能是為照顧方便之故,老夏的姥姥也是本村人,育有夏母一女,虔誠信佛,夏母也受其母影響吃素戒殺很善良。老夏小的時候就經常聽母親講起姥姥的事,其中一件記憶猶新對她觸動很大。

姥姥告訴其母,師父對她喻示說:「觀音老母手扶天梯往下看,看草民十劫難,心裏好似亂箭穿;先是神遭劫,過後一劫一劫接著來。」告訴人要多行善事,有好心才能留下來。並要求母親記住這些,並且一輩一輩往下傳。老夏謹記不敢有忘。

話說夏母拿出了表,男子一邊修一邊跟夏母攀談起來,話題很快就轉到了外孫的病上。男子好像專為此事有備而來,說他能治好孩子的病。

夏母急派人請其女過來,商談治病事宜。老夏聽說後並不以為然,因為經歷了多次的失敗,對此事已是心灰意冷,根本不相信一個修表的人能治好其女兒的病。莫不是又是騙錢來的?她心裏打著問號。不管怎麼樣,只要有一線希望也得試上一試,這樣老夏放下手中的活計,朝母親家走去。

來到了母親家中,見男子正坐在東炕的當中,老夏便坐在西邊炕角上,先問了聲好,接著二人邊聊了起來。男子問老夏:我說出三句話來,你能曉得嗎?老夏一門心思只想探問治病之事,對此一問,心下漠然,但出於禮貌,只能強做微笑,勉強點頭示意,表示可以一聞其祥。

男子張口說的第一句話是:「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第二句話是:「好心能感天和地。」還沒等第三句話說出來,老夏便打斷男子的說話,因為她現在只關心孩子的病,根本沒心思聽人家高談闊論。不管人家願意不願意,便急不可耐的詢問如何治好孩子的病,需要花多少錢?嘴如此問,心卻在尋思:想治病可以,孩子可不能交到你手中。

老夏非常疼愛孩子,生怕交給別人,孩子有什麼好歹,還是留在身邊放心。另外她最頭疼的還是錢的問題,為給孩子治病,親戚朋友已借遍,負債累累,現在根本就拿不出錢來,所以她最擔心人家要錢多。

男子似乎看出了老夏的心思,便回答說:我不需要到妳家去治,也不要妳一分錢,我就在妳母親這裏給孩子施治。妳的小女兒這病是個關口,妳的大女兒到19歲也有個關口,這次我都要給妳處理,妳只需回家拿一盞香到我的住處(男子被夏母暫時安置在其大女兒新建房中)就可以了。

老夏心想:在這裏你怎麼給孩子治病?你是神仙啊?不要錢世上已少有,這樣的治病方法現在更是稀罕,老夏根本就不相信這樣能治好孩子的病。不過不管怎麼樣,反正孩子在我身邊,也不用我什麼,治好治不好我也不損失什麼,管他呢!想著想著,不覺回到家中。時已傍晚,天漸漸的黑了下來。她拿了香便朝姐姐的村南新房中走去。(未完待續)

──轉自《人民報》

(責任編輯:曉玉)

相關鏈接: 世外高人給孩子治病的神奇經過(下) (點擊這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