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現「人市」買賣婚姻 女方一天相親30多男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15日訊】中國人口男女比例失衡,光棍大軍數以千萬計,單身男子往往「一妻難求」。在甘肅慶陽焦村鎮就衍生出一個「人市」,找對像成了赤裸裸的買賣關係,拿不夠彩禮錢就甭想結婚,有男子相親足足7年仍一無所獲。而有的女子一天相親30多個男子。

據陸媒報導,在甘肅省慶陽市焦村鎮集市上有個「人市」,每逢趕集日,媒人會在這裡扎堆,他們手握十里八村待嫁女子的資料,等待合資格的單身男子前去「應徵」。

當地人把嫁女兒索要彩禮稱之為「賣」,把男方出彩禮稱之為「買」,而「人市」就是溝通和協調男女家的重要角色,媒人再從中收取服務費。

「人市」買賣只要雙方談妥禮金,雙方就會在短短一個月內「閃婚」。而村內的年輕男女都為禮金外出打工,讓一座座村莊成為「空心村」。

雖有媒人牽紅線,但禮金始終為村內單身男的「婚姻障礙」。當地媒人李海君說,禮金的價格近年來在以每年1至2萬元人民幣的漲幅攀升,影響男女雙方的心理價格。

有著17年相親經驗的42歲男村民楊睿卿說,他從2000年開始相親,禮金由當年的約3000元多上漲至如今的20萬元。

楊睿卿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有兩個哥哥。按當地風俗,要等哥哥結婚後弟弟才能結婚。大哥和二哥當年各自的3000多元彩禮掏光了家底,他和父母一起還債。

當還清債務準備正式相親的時候,年年攀升的彩禮價格讓他措手不及。

楊睿卿說:「我現在對女方沒有任何要求,離婚帶孩子都可以。」即便如此,二婚女性的彩禮也讓他咋舌,2016年,媒人給他介紹了一個帶孩子的女子,對方要價20萬,楊睿卿只能望而卻步。

村裡常有人說,誰家媳婦收完彩禮結婚後跑了,楊睿卿怕這事也發生在自己身上,已經開始存錢養老,做孤獨終老的準備。

現年24歲的呂飛飛,從19歲開始相親,今年已相親7個年頭了,但看了十多女子也沒有遇到一個合適的。至於唯一一個進入「說禮」階段的女子,相親時對方要價15萬元,今年他攢了兩萬多元,但彩禮已漲到17、8萬。對他而言,這一年的工作就像是幫丈母娘打工。

呂飛飛說:「17、8萬彩禮,你不出有的是人出,後面都有人排隊出。」

即使相親沒有成功,男方依舊要花費不少金錢。每見一個女孩,按照風俗男方都要給女方20元至200元不等的遮羞錢,其餘還有包車或購買禮物的錢。

媒人李海君表示,近年的婚戀市場是絕對的「賣方市場」,女方有充裕的選擇權。單身女子只需「安坐在家中」,就有一大堆男青年上門,「女方最多一天可以在家見到30多名男子」。

呂飛飛的友人表示,呂某次到一名女子的家中相親時,他發現門外有多名男子在排隊,而該男子還沒有進門,「後面又緊接著來了下一位」,為此,感嘆在家等待相親的女子「就跟電視裏的皇后娘娘一樣」。

女方之所以在「人市「上佔據主動地位,一方面是當地男多女少,另一方面是外出務工的年輕女孩不願再嫁回本地農村。

中國將有3000多萬男性找不到老婆

由於中共多年來強制推行的計生政策,導致中國男女比例嚴重失調,中國人口發展專家翟振武表示,中國未來30年將有大約3000萬男人娶不到老婆。他說,重男輕女的觀念以及胎兒性別檢測技術發展,導致中國男性越來越多,女性越來越少。

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2014年末,中國大陸男性人口70079萬人,比女性多3376萬。80後非婚人口男女比例為136:100,70後非婚人口男女比則高達206:100,男女比例嚴重失衡,這將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問題。

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員劉燕舞在河南、湖北、貴州等地調研發現,光棍率自80年代中後期至今逐漸加劇上升。此外,光棍大部分集中在農村,有些貧困山區,甚至出現了光棍村。

有學者警告,農村較貧困地區的光棍危機恐刺激並加劇天價彩禮、拐賣婦女、買賣婚姻、性犯罪現象的發生。

第一財經客戶端記者曾報導,男女性別比失衡會造成早婚、訂婚、婚姻買賣現象增多,導致婚姻錯位、代際爭奪及婚外情、第三者插足、非婚生育以及同性戀、性疾病、性犯罪等社會現象增加,危害社會公共安全。

(記者湯園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