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國妖」張德江尚未投案自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國妖張德江是一個胸懷大志的人,是個長袖善舞之人,但同時也是一個聽不進任何勸誡的人。我像肉身菩薩一樣,已給過「國妖」張德江不少的勸誡,但他冥頑不靈,至今一句話也沒聽進去。

雖然我已遭受過「國妖」張德江不少的禍害、壓迫和凌辱,但有時我真覺得自己像中國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先生在推特上所謬讚的那樣,「是一個大寫的人」。對於張德江,我一直在盡力地度他。

「國妖」張德江是這般的難於超度,以至時至今天,他也還沒有投案自首,在逍遙法外的同時,還是無改妖的本性,在繼續搖動著狐狸尾巴,肆無忌憚地禍害人間。

在前年的十二月,我語重心長地告誡張德江,希望他以更溫情的方式實現自我人生的進階,而非一如血氣方剛的小毛孩,在有生之年只是一味地慣於任性,慣於示威。黨和國家領導人,不能成了黨和國家禍害人,要甘於屈居人下,要樂於釋放善意和錦上添花。

同時我還語重心長地勸說他:天下有一種威,叫作威而不猛,威而不露。雄鷹真正的威勢,並不在於大大咧咧地張揚毛色,而在於雖歇翅在高枝之上,但能恰到好處地將雙翼給收起,在居高臨下中將目光放得更為長遠。天下從來就不曾有過永久的威權。弄出一系列的惡法,危及著天下,危及的也必是自我的將來和子孫。

在去年一月,我勸他:在新政講求「依法治國」的時下,張德江倘若還有一點人之為人的樣子,還有起碼的責任意識和法律意識,就該及早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而不是妝模作樣、賊喊捉賊地「主導立法」。

在去年的二月,我又勸他,要他早日走出內心的糾結,如釋重負向公安機關或紀委投案自首,把有些問題講明白,在給天下以交代的同時,也給歷史以交代。

可時至今天,「國妖」張德江聽勸了沒有?肉身菩薩廖祖笙對張德江苦口婆心的勸誡,他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他張德江還在痴迷不悟,一如既往在「巧妙」地向「習李新政」發難、示威,隔段時間就要拋出一些令人目瞪口呆的惡法。在這同時,他也在繼續一條道走到黑,在進一步刺激香港,幻想將香港也變異成又一塊政變基地。在像《成報》說的那樣,深度干預、操縱香港特首選舉,「除了攪局,對抗習核心,別無他想」。你說這「國妖」張德江,頑不頑固?

「國妖」張德江已是兩度政變未遂。在胡錦濤主政的時候,張德江政變未遂。在習近平主政的時候,儘管張德江耍盡了鬼蜮伎倆,但我料定他也一樣是無法成事。張德江你先別急於跳腳和不服,我可以和你一塊進行沙盤推演。

首先,張德江先天不足,對此你張德江無法否認。習近平有著與生俱來的紅色血統,在紅色家族中的人脈,比你張德江強上百倍、千倍,你張德江再怎麼高高在上,在那幾百個家族中你也不過是一個外來戶,敢問你張德江能拿什麼同習近平爭鬥?

其次,人家習近平再怎麼說,也比你張德江潔身自好。不論你張德江如何雞蛋裡挑骨頭,你或能挑出習近平這樣或那樣的不是,但你挑不出習近平曾揹負過血債。在這方面,習近平對得起其父習仲勛的傳承,至今是潔白無瑕。而你張德江則恰恰相反,早已是人神共憤,血債纍纍。

再次,你張德江的腦瓜子雖然好用,但和習近平相比,你倒更像是一個腦殘。你用「連落三匣」等下作的方式,百般刺激香港,弄得香港雞飛狗跳,想要牽引、挑逗習近平去血腥鎮壓香港,對其構成綁架,習近平中了你的詭計嗎?沒有。你瘋狂表演了這麼長時間,在權力巔峰的不失理性面前,你不過是一通枉然,不過是自我暴露的小丑。

再再次,你可以在一介書生廖祖笙夫婦的面前耀武揚威,在已全面掌握軍權的習近平面前,你裝大得起來嗎?當年我夫婦倆被你的手下扣押在京城廣東大廈的大堂之內,時間長達近6個小時,你和某大員在大群保鏢的前呼後擁中從樓上下來,向我夫婦倆示威一通之後,揚長而去。而今,就憑著你能支配的那幾桿槍,你敢公然向習近平示威嗎?你不敢。

無需再贅述別的方面,經此沙盤推演,就已足見你張德江與習近平之間的明爭暗鬥,是在不自量力,是在自我找死,是在先天不足中注定已處在了下風。你垂死掙扎鬥個什麼呢?你上躥下跳了這麼久,有用嗎?

與其注定是失敗,倒不如把胸脯一挺,像個男人的樣子,向公安機關或紀委早日投案自首,反而就此如釋重負,在有生之年也能喘息得更為輕鬆一些。如此,對新政是一個配合,對自己是一個交代,對歷史是一個交代,對於數不清的冤魂,在你張德江也是一個該有的、遲到的交代。

人生不過如此。在秦城監獄之內也好,在秦城監獄之外也罷,面對的都不過是同樣的日升日落,都同樣是在倍加煎熬中度過了一天又一天。尚未投案自首的「國妖」張德江,迄今還沒想明白,在秦城監獄就是再怎麼不濟,至少還能睡個安穩覺,至少還可以和周永康、薄熙來等難兄難弟在放風時,一起敘舊、嘆息、打牌……這比在外心驚肉跳徒勞地垂死掙扎,不知要強上多少倍。

「國妖」張德江,我以肉身菩薩一般的姿態又一次度你,希望你能放下屠刀和心結,早日向公安機關或紀委投案自首。你從沒讓我尊重過,我期待「國妖」張德江能贏得我僅有的一次尊重。

寫於2017年2月13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65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66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