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川普所面臨的挑戰與共產黨的圖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一段時間,網路和朋友圈流傳著一個支持川普的美國黑人大叔以一敵百、舌戰眾多反川普的「白左」的視頻。視頻應該是錄於川普1月20日舉行就職典禮的第二天。視頻傳遞的信息非常有意思。

視頻中,黑人大叔在接受採訪時先是表示不明白這些抗議的人群在這裡做什麼,因為川普剛剛就職,還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他們在抗議什麼?之後提出如下問題:「我看到標語上寫著團結、愛與和平,可他們卻在就職典禮後,在大街上毀壞麥當勞、星巴克和豪華車,這是什麼玩意?」「川普是被大多數人合法選為總統的,儘管有半數人不支持他,但是另一半支持他的人呢?他們是什麼感受?」隨即,黑人大叔特意點出歐巴馬在推行他的政治主張時,並沒有出現這樣的抗議,而是美國人團結在其身後。

聽了黑人大叔的言論,抗議者以及支持他們的路人紛紛出來與其辯論,可是大叔以犀利的語言和邏輯一一駁斥他們,如「政治正確是反美國的」,「好萊塢的麥卡錫主義在污名化每一個川普的支持者」,「政治正確是一種病」,「半個美國都沒有被川普冒犯」,「沒有被川普冒犯的半個美國怎麼辦?」,「你們這幫人中有社會主義者,有反對美國精神和我們自由的人⋯⋯他們在玩弄你們的情緒,讓這個國家分裂和混亂,這樣他們就能搞軍事管制了」,「你們跟隨被控制的媒體,媒體妖魔化誰,你們就自動跟從」⋯⋯

黑人大叔的話顯然讓那些抗議者們無法接受,但能明顯感到,他們的反駁既缺乏邏輯,也缺乏力量,一些人選擇了閉嘴。或許,美國大叔的話也會讓他們重新思考。

的確,從川普競選到就職乃至上任至今,美國乃至西方世界出現了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那就是主流媒體對川普抨擊的勢頭不減,抗議頻頻發生,唱衰川普的民調一再出現,而那些川普的支持者的聲音卻被湮沒在「反川普」的聲浪中。這樣的情況在以往當選的美國總統身上極為罕見。那麼,川普的抗議者們在抗議什麼呢?黑人大叔點出了一點,那就是川普反「政治正確」。

反「政治正確」與抗議

關於什麼是美國的「政治正確」(英語名詞:political correctness;縮寫:PC),維基百科給出的定義是指使用一些用詞及施行部分政治措施,避免冒犯及歧視社會上的弱勢群體,如不能冒犯少數族群、女性、不同性取向、宗教信仰或持不同政見者及殘疾人士等。換言之,在美國,批評少數族裔的話說不得,批評任何女性的話說不得,批評同性戀的話說不得,批評基督教以外的任何宗教的話說不得等等,最典型的例子是聖誕節時以往可以公開說的「Merry Christmas」竟然被「Happy Holidays」取代,因為不可以冒犯其他信仰者。

而一個人如果違背了「政治正確」,媒體、同事、領導的指責、批評會蜂擁而至,甚至極端情況下,還會被炒魷魚。

據悉,「政治正確」最早出現於上世紀90年代初期,一開始隻流行於校園,某些自由派知識份子在大學課堂中提出使用中立的字句,以圖不侵犯他人,保護弱勢社會群體,但後來慢慢變了味道,成為限制美國人民的自由的緊箍咒。

而川普在競選期間就頻頻打破「政治正確」,這也為其贏得了對「政治正確」深惡痛絕的共和黨以及民主黨的鐵桿支持者。

「政治正確」到底有什麼錯?網上流傳的署名為解濱的人曾寫過一篇文章,指出錯在四點:一是它以新的歧視取代舊的歧視,以新的不公正取代舊的不公正,選擇性地隻對個別少數族裔提供保護而對別的族裔發起新的歧視;二是在具體實施時搞的過火,比如一些地方為消除種族隔離,採取黑白學生混校措施,即用校車強行把黑人拉到離家很遠的白人學校就讀,把白人拉到離家很遠的黑人學校就讀;三是其領域被無限擴大,越來越荒唐,如讓人們根據性取向自願選擇上男廁還是女廁;四是有凌駕於法律之上、取代美國法律、剝奪美國人民自由的趨勢。

想必黑人大叔的「政治正確是反美國的」、「政治正確是一種病」之語,會獲得不少美國人的讚許,因為從目前的發展情況看,「政治正確」確實在摧毀美國人的言論自由,說其「反美國」也並不為過。

無疑,正是因為川普順應了眾多美國人的民意,公開反「政治正確」,才讓那些已從骨子裡接受「政治正確」之人深為不滿,而這些不滿之人應該超越了黨派。

共產黨與「政治正確」

視頻中,黑人大叔兩次點出抗議者中有「社會主義者」。社會主義者為什麼要反川普?高天韻撰寫的《共產主義如何顛覆美國》(以下簡稱《顛覆美國》)一文對此給出瞭解釋。文章稱2010年曾任美國愛達荷州議員的柯帝士‧鮑爾斯(Curtis Bowers)拍攝了一部英語記錄片《碾碎美國的圖謀》(Agenda:Grinding America Down),該記錄片追溯了共產主義運動在美國的發展過程,探討了馬克思主義與現今美國左派之間的聯繫,並且分析指出,多年來,共產主義有計畫、有步驟地從內部滲透美國,破壞道德、信仰、教育、經濟,以期顛覆這個偉大的自由的國家。

文章提到鮑爾斯緣何拍攝這部片子。這還得從1992年夏天說起。當年,他受一位作家委託,參加了美國共產黨在加州大學舉行的一次會議,與會者都是年已五旬、六旬甚至七旬的長者。在會議上,鮑爾斯聽到了共產黨人的計畫和步驟:他們將要滲透到美國的各種機構來施加影響,讓美國轉向他們所要的方向。例如,為了破壞家庭,他們打算提倡同居而非婚姻;他們想把孩子盡早地從父母那裏帶走,帶入政府的各種計畫;他們還要介入女權運動,因為這項運動令婦女對婚姻和母親的角色不滿。至於破壞商業,他們想要利用環保運動。最後,談到如何毀滅宗教信仰和道德時,他們說,如果可以讓美國人接受同性戀,就能消滅美國人堅守的傳統價值觀。

聽到共產黨人的討論,鮑爾斯當時想:「這個計畫看起來不太實際。在我這一輩子,不用為此擔心。」然而,2008年,被州長任命為愛達荷州的立法代表的鮑爾斯,在為報社撰稿時,突然想到了共產黨人的計畫。當他將計畫與美國現狀對照時,他驚訝地發現,共產黨人已然成功地實現了他們的計畫。于是,鮑爾斯將真相寫了出來。

《顛覆美國》一文寫道,不出所料,文章一經發表,立即掀起了軒然大波。連續數日,一些人在國會前抗議。在讀者的來信中,鮑爾斯讀到了這樣一封信:在1958年出版的《裸體的共產黨人》(The Naked Communist)裡,提到過類似的共產黨的目標。如控制學校,利用它們作為社會主義思想的傳送帶;滲透媒體,掌控廣播、電視、電影機構的重要位置;在書籍、雜誌、電視和電影中推廣色情,打破道德文化準則;把同性戀、墮落、濫交呈現為「正常,自然,健康」;滲透教會,用「社會的」宗教替代「天啟宗教」,詆譭《聖經》。

結合自己的經歷和讀者的反饋,鮑爾斯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訪談,最終拍攝了《碾碎美國的圖謀》。影片通過細緻的理論分析和現實對照,小結了從馬克思到民主黨之間的理念關聯,探討了環保主義、教育改革、自由選擇權以及女權主義等運動背後的共產主義因素的驅動,揭露了共產主義思想對美國社會的侵害和滲透,比如:精神的頹廢、離婚率上升、教育的偏頗、道德的滑落、經濟的衰微等,他以此提醒美國民眾,紅色的敵人已經接近成功,美國必須把握最後的機會,捍衛偉大的國家,捍衛自由原則。

《顛覆美國》一文提到,鮑爾斯在影片的結尾指出:美國正面臨許多威脅,「而共產主義的滲透正在從內部毀滅我們,例如『政治正確』。這讓我們失去指出邪惡為邪惡並且站出來與之對抗的能力。」他向美國民眾呼籲,必須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一切,如果對此不以為然,「那麼少數人會悄然實施他們的計畫,我們的孩子和後代將付出可怕的代價,生活在他們創造的社會裏,而事實上,後果將更為嚴重。」

鮑爾斯之擔憂並非空穴來風

2004年7月,美國共產黨國際部書記馬琳‧比奇特爾(Marilyn Bechtel)前往北京並訪問了中共中央編譯局,在座談中應邀介紹了美國共產黨的一些情況。中共黨媒刊登了其講話內容。

比奇特爾首先介紹了美共的歷史和當前的任務,如參與勞工運動、支持女權運動、參與反種族主義鬥爭等;而為了改變美國的社會制度,美共做了大量的教育培訓工作。

談到美共現狀時,比奇特爾稱其現有15,000名黨員,有工人、科技人員和教育、醫療工作者等。此外,還有一個強大的共青團,它主要在大學建立組織,以加強在青年中的工作。從組織結構上看,美共分基層組織(俱樂部)、地區組織和全國組織三個層次。現在,美共的俱樂部基本遍佈全國,地區組織則由每個俱樂部代表組成,全國組織則包括全國代表大會、全國委員會和全國理事會。全國委員會由125人組成,是全國代表大會閉會期間黨的最高權力機關,一般一年開兩次會。

比奇特爾之言驗證了鮑爾斯聽來的以及《裸體的共產黨人》中共產黨對美國的圖謀和計畫的確存在,而且正一步步實現著。

而對於美國大選,美共的策略是聯合其它左翼,打敗右翼,也就是說,美共在大選中通常支持美國最大的兩黨中的民主黨。鮑爾斯曾在記錄片中展示了一個政府對國家的控製程度軸。在軸線的最左端,是政府的百分之百控制,即納粹主義或法西斯主義;略微偏右,依次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美國民主黨;靠近中點偏左是今日的美國共和黨;中點偏右,是美國建國先驅;最右端代表無政府主義。這也就可以明白美共在大選中支持民主黨、反對共和黨的緣由了,因為共和黨的主張如支持較低的稅賦、限制政府規模、支持商業發展、在墮胎等問題上支持政府介入管制、更注重道德等,與共產黨的圖謀基本是背道而馳的,這也就可以明白為何在反川普的抗議者中有社會主義者。

美共前任黨主席韋伯曾提到,近年來一些較重大的事件,比如各國主要城市發生的「佔領」行動(如佔領華爾街、佔領倫敦金融城等)、西雅圖市議會選舉中一名社會主義人士當選等,都有共產黨的參與。

川普所面臨的挑戰

美國的現況表明,川普所面臨的挑戰是前所未有的,其在推行政治主張的過程中,除了會遇到民主黨的掣肘外,還要應對潛移默化受到共產黨滲透的媒體、大學、各界人士不間斷的批評、抗議,乃至出現一些極端行為。

如果透過現象看本質,川普所要解決的正是被宣揚無神論的共產黨破壞了的道德、信仰、教育、經濟等諸多領域中的問題,是以可以說,川普要重塑美國的偉大,一定要清醒地認識到共產主義的危害不僅僅出現在蘇聯、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裡,而且也在危害曾經偉大的自由的美國。

2月2日晨,川普在美國年度國家祈禱早餐會上的演講中曾如此說道:「美國是一個信仰者的國家,但很多時候,我們很容易就忘卻了這一點:我們生活的品質不是由物質成功所決定的,而是精神層面的成功所決定的⋯⋯只要我們的自由,特別是宗教自由有保障,美國定會持續繁榮⋯⋯只要我們有對上帝的信仰,我們永遠不會孤獨⋯⋯上帝會永遠賜予我們安慰和力量⋯⋯我們將永遠向上帝祈求智慧,讓我們按照他的意願來服務於公眾。」

有對上帝信仰的川普,與鼻祖馬克思、恩格斯信奉撒旦教並意圖毀滅人類的共產黨的正面交鋒已經拉開序幕,而被共產黨滲透的美國社會在未來一段日子中注定不會平靜,川普重塑「美國偉大」之路亦注定並不平坦,但相信「上帝會賜予力量」就好。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