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說說韓國大學畢業生的幸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篇被網媒轉載自新華社、題為「為避免『畢業就失業』,韓國三成大學生選擇延遲畢業」的文章頗為惹眼。由於近年來,「畢業就失業」一直是用來描述中國大學畢業生的特別語匯,因此,當如今有文章將此語匯用來形容韓國大學生時,一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中國人或許會眼前一亮,幸災樂禍的認為,相比中國大學生,韓國大學生的就業情況也同樣好不到哪兒去。

我們暫且不說,這種互相「比爛」的心理有多麼扭曲;看到別人的不好,就拿來當作自己不努力、不爭氣的藉口,這種下意識行為又有多麼窩囊;我們僅從「畢業就失業」的成因以及有此遭遇的大學生是否能得到幫助這兩方面,來看看韓國大學畢業生比中國大學畢業生相比,究竟幸運在哪兒。

在新華社的那篇文章中,用來分析韓國大學生為何會「畢業就失業」的依據只有一句,即「由於韓國就業形勢差」。如果說,這個「就業形勢差」顯然與經濟有關,那麼此原因也可同樣用在中國。中國的就業形勢差,不僅體現在大學本科生的「畢業就失業」上,並且早已蔓延至研究生、甚至博士生等更高學歷的人群,甚至與之相反的波及到教育水平低下的農民工等弱勢群體。整個中國似乎大面積的普遍呈現出了這種「就業形勢差」的惡劣狀況。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就業形勢差」之外,我們從中、韓兩國大學生為何會面臨就業危機的其它原因中,幾乎再也找不到共通之處。對於中國的情況,要說其它原因,首當其衝就得提到「人多」的問題。中國的大學畢業生一年比一年多,已成為官媒用來堵住悠悠眾口的最佳原因。

然而,官媒卻並未指出,「人多」的背後,其實是素質的持續走低。究其原因就在於,學校本身重視的只是「數量」,而非「學識與品質」。自1998年開始的那場「擴招」,在大學逐漸淪為公司的大背景下愈演愈烈,以至於如今中國大學生拿到的那張大學文憑,除了用來裝點門臉之外,絲毫反映不出教育的含金量以及大學生本人的真才實學。

招聘單位自然也不是傻子,因此學歷也越來越不受到招聘者的重視,尤其是,一想到學歷高一點,意味著勞動力成本也隨之高一點的棘手情況,不少公司便寧可選用低學歷的求職者,又或者將能力、經驗等條件擺在最頭等的位置,好讓那些擁有高學歷的畢業生們知難而退。儘管有許多不瞭解就業形勢的大學生仍在挑三揀四,但如果一份工作連基本生活都難以保障,又如何能算的上「找到工作」呢?然而即便如此,中國社會卻也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大學生被實習、被就業的奇葩景象。

說到中國大學生的被迫就業,就不得不提到韓國大學生在「畢業就失業」之後所能擁有的那一點難能可貴的幸運,即來自學校以及政府的幫助。新華社的文章也在不經意間指出,韓國大學生因為「不想放棄在校生能享受的各種待遇,比如有助於找工作的就業信息分享、實習機會」,所以能被允許「延遲畢業」。僅就一所大學的某個系而言,延遲畢業的大學生人數就佔到了總數的30%。只要學生們願意,就能以在校生的身份獲得更多的潛在機會。

無論這樣的機會能給大學生帶來多少實惠和好處,但顯然都是中國的大學生所不能奢望的。相比之下,中國大學生一到大四,就會被學校催促著,趕緊參加各類招聘會,尋找一切可能的關係和方式,千萬不能錯過「金三銀四」。如果真的想繼續留在像牙塔裡,惟一的辦法也只有一個,那就是考研。然而,這同樣又是一次如高考一般「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考試,一旦失敗,後果可能更慘,因為錯過了「金三銀四」的畢業生們,在沒有殷實家境和朋友、關係的情況下,就極有可能流落到社會上,當起了北漂、蟻族,甚至成為無業遊民。

事實上,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由於稅收能夠最大限度的保障民眾的基本需求,因此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只要自己願意,都能得到政府及相關機構的幫助。韓國自然也不例外。儘管這種幫助是短期的,但至少能保證「畢業就失業」的學生們不至於流落街頭,忍飢挨餓。更重要的是,不至於在環境的逼迫下,一時情急、走上歧路。如果說,第一份工作對於每個人來說,都將起著影響一生的關鍵作用,那麼學校及政府就應該為畢業生提供方便、給予經濟上的資助。最起碼,讓他們在面臨「畢業就失業」的情況下,能有足夠的時間去做一些準備。

這種基於保障民生的安排,在中國管理就業、失業以及教育等相關部門的邏輯中,似乎是不存在的。因為不想聽到有關中國人教育水平低的負面評價,政府便趕鴨子上架,恨不得一個擴招,就能讓所有人都跨進大學的校門;因為不想讓外界從「就業形勢差」的現狀中看到「中國經濟下滑」的影子,政府同樣採取「趕鴨子上架」的辦法,勒令大學於第一時間將畢業生趕出校門,且「二一添作五」的統計得出「高就業率」,此後便可高枕無憂。

可以看出,整個官方系統在面對人的重大決定時,往往都是本著「草草了事」的作風,只要能在數據上矇混過關,真實的情境到底如何,便與權力部門再無瓜葛。如今,從畢業生的就業形勢來看,教育部門同樣是這副「視生命如草芥」的輕視嘴臉,只要學生們混完大學四年,就趕緊把他們送走。過的好,是源自母校的恩德;過的不好,則是自己的問題;無論如何,與政府、與母校,都再無瓜葛。顯然,中國大學生的這種宿命,是幸運的韓國大學生很難想像的。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