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港警打人判刑 陸警殺人免罪 一國兩制?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8日訊】【熱點互動】(1574)港警打人判刑 陸警殺人免罪 一國兩制?2月17日,香港法庭宣佈在「雨傘運動」當中打人的7名警察全部被判刑入獄2年,而且不能緩刑。這個消息一出,立刻在香港和大陸的民間引起了熱議。有很多人立刻就聯想到:前不久在大陸發生的雷洋案,打死雷洋的5名警察都免於起訴,而香港的警察打人卻被判刑入獄。為什麽香港和大陸有這麽大的區別?這些警察被判刑和香港的政局變化是否有關聯?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2月17日,也就是今天,香港法庭宣布,在「雨傘運動」當中打人的7名警察全部被判刑入獄兩年,而且不能緩刑。這個消息一出立刻在香港和大陸的民間引起了熱議,有很多人立刻就聯想到,在前不久在大陸發生的「雷洋案」,打死雷洋的5名警察被免於起訴;而香港的警察打人,卻被判刑入獄。

為什麼香港和大陸有這麼大的區別?這些警察被判刑和香港的政局變化是不是有什麼關連?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請到兩位嘉賓來作一些分析和解讀,一位是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背景資料短片。

法官表示,由於控罪嚴重,不能判緩刑,這7人全部被判入獄兩年。

法官在判刑時表示,雖然曾健超當天晚上確實觸犯法律,並且7名被告在執勤時承受巨大壓力,但這不是將曾健超帶到變電站襲擊的理由。現役警員在執勤期間襲擊市民,令香港在國際上的聲譽受損,令警隊蒙羞,所以坐牢不可避免。

原告曾健超對法官的判決表示滿意,認為這是公民社會對抗警方暴力的小勝利。

在法庭判決前,大量媒體聚集在法庭外面,同時還有不少民眾對法庭判決表達支持。

市民王奶奶:「如果他們不遵守法律,那社會價值就破壞了,那就意味著我們的前途就會很淒慘,所以我很開心。」

在2014年「占中」期間,這7名警察將被拘捕的曾健超帶到一處暗角,對他拳打腳踢,此事被電視台和多家媒體拍到,錄像曝光,在香港引起很大風波。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我們的節目討論,我們今天的話題是「香港打人的警察被判刑」。節目的開始我們先向傑森請教一下,就說這7名被判刑的警察,他們到底做了什麼事被判刑兩年?為我們介紹一下這個相關的事件。

傑森:其實剛才新聞短片已經把這個事情講得比較清楚了。我們知道大概在2014年的時候,香港有一個「雨傘運動」,也叫「占中」,就是占領中環運動,因為當時中國人大他們有一個決議,叫「813決定」,換句話說就把香港人追尋很多年的普選,真正老百姓來選特首,老百姓來選立法會委員,這樣的希望幾乎打滅了,所以說當時香港的很多市民出現了抗議活動,我們對這個事已經很多報導。

在抗議活動的過程中,最終香港現在的特首梁振英他就決定要清場。那麼清場的過程中,「占中」市民就跟警察有一些衝突,其中包括公民黨的會員叫做曾健超,他一直是情緒比較激動的一個人,那麼他就可能給警察灑水,灑了液體,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那麼警察後來就把他制伏了,捆起來了以後,拉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暴打,這個過程中恰巧被香港的媒體無線電視給拍下來了。他是10月15日凌晨拍下來的,那麼15日白天就在播放這個事,整個就引起了譁然。因為這個在香港相對來說比較法治的地區,老百姓看到警察這麼樣子暴力打人是不能容忍的,所以很快這幾個警察就被抓了。

但是事隔一年以後,大概到2015年的10月份,就是大約整整差了一年,然後香港的律政司正式對這7名警察起訴;但是與此同時的話,警察也告了曾健超襲警和拒捕,那麼律政司就是為了公平起見,把這兩個案子同天起訴,同天過堂。在2016年、也就是去年的時候,曾健超的案子審了一年,最後判曾健超罪名成立,入獄5個星期,因為他確實好像有襲警的這種情節,因為他畢竟拿液體灑警察。那麼這7名警察又隔了大概一年多,到今年的年初,就這個星期二的時候,判他們定罪,今天給他們定罪是兩年。

因為這兩件事,先是定罪,這已經是非常讓人驚訝了,很多人覺得定了罪以後,很可能法官會網開一面,給他們一個緩刑,走個形式就過去了,結果沒想到法官說你必須入獄,而且時間是兩年。

主持人:還不能緩刑。

傑森:還不能緩刑,緩刑的意思就是不用入獄了。那麼這個過程就確確實實使得所有的人都非常震驚,包括現場這7名警察立刻是一臉的茫然,其中有一個高級督察甚至眼中有淚。所以說這個事情對這個警察的衝擊很大,對於整個香港市民、大陸市民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因為畢竟剛才那個新聞中談到的,是在曾健超有罪的前提下,7名警察只是對他暴力毆打,並沒有真正的造成巨大的傷害,只是身上有瘀傷,但是卻把這7名警察全部抓住,判了每人都是兩年,這和雷洋案確實展成了巨大的一個衝擊性的對比。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剛才傑森談到這個打人的過程恰好被媒體用攝像機鏡頭給記錄下來,然後才有曝光這樣的事情。但是我們如果想到大陸這樣的情況,即使攝像機把這個畫面給記錄下來,你有這樣的機會去播放嗎?為什麼這個輿論環境會有這麼大的區別?

趙培:其實在大陸如果是同樣的事情發生,我們也知道同樣發生過,比如說大連有個訪民被警察開槍打死,它播出的監視畫面只是政府剪輯過對警察最有利的畫面去播出,當然了,中間涉及到起衝突啊、扔孩子等各種事由的原因它就不播出了。

其實我們這裡提到一個力量,就是第四權,媒體屬於第四權力,我們知道有三權:行政權、立法權和司法權,這三權是分立的,其實第四權很關鍵,媒體起到的作用是監督管理功能。

我們看到香港作為一個英屬殖民地,雖然英國人沒有給香港人選舉權,但是他留下了一個完備的,跟英國本土一樣完備的法律體系,那麼他的司法權相對於立法權、行政權有點獨立性,特別他有媒體自由,也就是第四權是獨立的,這樣我們才可以看到今天這個事情得以伸張正義,一步步能走到這裡,我們還是要感謝英國人在香港留下了一個完備的法律制度。那麼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連香港殖民地都不如,這個我們下面詳細說,它是有原因的。

因為中共的元老陳雲就說過一句話,國民黨統治時期制訂了一個新聞法,我們共產黨人仔細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辮子、鑽它的空子;現在我們當權了,我看還是不要新聞法好,免得別人鑽我們的空子,沒有法,我們主動,想怎麼控制就怎麼控制。其實共產黨到現在為止的新聞控制大概是按照陳雲的思路走的,它可以是所有的媒體掐在我手中,所有網上的言論掐在我手中。

那麼我們看到雷洋案之後,中共是怎麼控制言論呢?首先它是官方緊急的一些,比如說這個賣淫女出來說什麼都是在昌平公安的控制之下出來錄的像、說的話,下面整個評論關閉,而且他們購買了這些網絡水軍,叫做「理想辦公」的這個水軍公司,大量的水軍公司來發表支持公安的言論,在網上大肆散播,去刪除支持雷洋的言論,而且雷洋的代理律師遭到禁言,在這種情況下,它整個把真相給淹沒掉,也為中共下一步去扭曲司法打下了一個輿論環境的惡環境的這麼一個基礎。所以我們看到這兩個區別,就是一個制度上的根本區別。

主持人:好,剛才兩位都提到,這打人的7名警察當中,其中有一個是總督察,一個高級督察,剛才你也提到這個高級督察聽到這個判決以後眼含淚花,他是不是感覺到自己很冤枉?

傑森:我的感覺上,他一定是覺得出乎意料的判得太重了,本身來說,他也知道打人是不對的,但是他沒有想到會判這麼重。因為畢竟我們知道在2014年10月15日他們打人的錄像放出來以後,16日代表中共聲音,就是所謂官方聲音的香港《文匯報》就發文章大量的攻擊曾健超,換句話說,就是間接的在力挺這些警察,而且畢竟「占中」清場也是梁振英的意志。

主持人:在執行他的命令。

傑森:對,執行他的命令。在警察的感覺上,特別是總督察,他收集了數以成百上千的陳情信,他50歲,有很多年執警的經歷,執警的背景都是非常清白的一個警察,口風也很好的。他們認為這個事情,一方面中共背後好像也在支持他,另一方面還是執行特首命令;另外,他的屬下給了法官那麼多陳情信,按理來說法官應該網開一面,雖然判了刑,也許給他們一個緩刑;結果沒有緩刑。

主持人:沒有想到。

傑森:他們非常驚愕的被直接帶到監獄,要在監獄裡關2年,這個對很多人來說,真正是意想不到的。從這一點上我能看到,中共在過去接管香港一二十年的過程中,也在逐漸逐漸地腐蝕香港警察內心中的法律準則。

如果說在過去沒有反覆被中共扭曲法律準則的時候,香港警察也許不會認為他有這麼多的執行空間可運作的,現在他總覺得好像中共的媒體支持他,他就覺得有背景了,是給他一個虛晃的感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據說在法庭外頭就有兩波人,一波人是支持給警察判刑的,很多是香港市民,剛剛採訪的大媽就說香港話。

主持人:情緒很激動。

傑森:對,另一波人是支持警察的,拒絕判刑的,一採訪很多是說普通話的,很明顯是大陸派去的。你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香港是有從大陸的背景,從最開始的香港《文匯報》中共的支持,和後面直接派人到香港,以市民抗議的身分支持警察,最終都沒有起到真正的作用。在香港在這個事情上,體現了香港的司法的獨立性。當然了,這7名警察的律師反覆強調他們還會上訴,所以說這個事可能還會拖延下去,也許背後還有一些其它博奕,但是至少這次判決就已經把香港的司法獨立展現出來了。

而且剛才趙培也談到了,這個司法獨立的引發點是媒體自由,媒體自由才讓老百姓看到了這樣的概念,同時因為老百姓有一定的選舉權,他也逼得2015年律政司,是個政府機關,他就開始起訴這些官員,他不能在媒體報出來以後,把這事就抹過去了,它畢竟承擔了一定的民願在他身上,他就要起訴,最後法官能不受干擾的判決。

這一個過程讓人感覺到,確確實實我同意趙培的說法,香港雖然是英國的殖民地,但是英國卻在香港留下了一個讓大陸人敬佩的一個媒體環境和司法環境。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您怎麼看香港警察被判刑之後他們眼含淚花,這些警察都是一臉茫然,覺得好像很冤枉,您怎麼看這個事?

趙培:其實我們說在自由社會,包括在歐美也好、在香港也好,警察,因為之前我們說這個社會,人類的文明,表面文明還是在往前走的,就是說以前的警察可能打人無所謂,那都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那麼現在這種情況下發生,它是要有一定的程序的,比如說我警察拘捕一個人,包括美國它規定得很準確,你警察要怎麼走這個部署?這個人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能把他按倒?什麼樣的情況下你可以掏槍?是有一定的流程的規定。特別是警察如果在流程上犯錯誤,你即使在他的車後櫃箱搜到了毒品、搜到了槍枝,你可能都不能把他入罪,這就是一個表面執法流程的一個文明化的過程。

那麼這些警察明顯的,他是在中共的指使之下他去幹這個事,他本身已經達到自己生理或者心理的極限,這個時候他把這個人控制住之後,他可能為了發洩心中的不滿,拎到一個暗角落就這麼幹了。這可能在他們認為中共不會去跟他們計較他們幹的這一點事情。但是其實他們忘了,他們香港還有中共控制不到的地方,就是媒體,還有法庭。

我們知道香港的法庭非常有意思,它除了幾個主要的大法官規定必須是由中國公民香港永久居民擔任之外,剩下的法官很多是外籍人士,這樣的司法的獨立性就比大陸要好很多。這些人可以不管你中共的政治命令,我就是這麼做了,所以他們才能夠今天入罪,這些警察真的應該重新把自己作為一個公民的義務翻出來再看一下。

另外,這件事情可以對比一下,為什麼他們覺得中共的警察這麼幹就理所當然?其實中共這麼幹,大家可以看出中共警察這麼幹其實是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政治任務,就比如說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一個人的個人意志發動的,中共整個機械去執行。政法委、「610」它們通過媒體灌輸給警察仇恨,然後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就不擇手段,而且江澤民本人還說打死算自殺,在這種情況下,下手十分之黑,他們還認為是理所當然,因為他們用仇恨來去迫害百姓,他們認為理所當然。

這種東西不光是破壞了整個中國的司法制度,它導致這些人平時對待百姓他也就這樣慣了,我能打法輪功學員,我也能打你普通老百姓。出事了,雷洋的事出事了;蘭州警察把拿攝像機的學生給屁股打開花了;上海當時銬了兩名不交罰款的騎自行車女士,然後把她們打了;東莞的人可以把一個人的肋骨踢斷7 根。這個都是雷洋案前後一個月之內發生的警察的暴力行兇。

這個時候,中共的政法系統就出來給這些警察死撐腰,就說一定不能辦他,辦他我們就徹底不幹,讓你中共歇菜。這個時候中共又庇護這些警察,達到了一種黑保護黑的目的。所以在這兩種任務下,大陸警察可能理所當然,可能香港警察跟大陸警察一交流,他也認為理所當然。但今天告訴他,在自由社會這不是理所當然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接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首先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大家好!我認為港警打人判刑,陸警殺人免罪,本來就這樣子嘛。因為共產黨是不講道理的,你相信它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你就上當了!根本就一國一制,驚人治港。我們在1983年的時候就曉得了,國民黨還有在香港的英國人就曉得了,最後還是中共治港。這個事情我在跟方菲打CALL IN,第一次跟她打的時候我就跟她說,英國人回來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她就笑了。如果英國人回來的話,所有問題都解決了。香港警察苦呀!香港老百姓真苦呀!

主持人:好的,明白您的意思。第二位是新澤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新澤西彭先生:您好!主持人和嘉賓好!丁先生講的,我的觀點也差不多。不過我還有一些補充的。因為我從大陸來,然後我在香港也住過,應該說對香港的警察我是也了解一部分。大陸我們就不用談了,因為它也有法,所謂法治,也有憲法,現在又搞出要法治,大家會相信它嗎?根本不可能相信。

但是現在的香港已經左右搖擺了,已經非常危險,被中共的政治勢力腐蝕掉了,所以它現在的香港有很多腐敗的東西是跟政治有關係的。以前就算有個別香港的警方人員有些腐敗,這是個人的一些腐敗的情況,有這樣的情況我知道。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傑森,我想再請教一下,剛才兩位先生也提到香港一國兩制的問題。剛才您也提到了,法官在判刑的時候說到這7個警察要入獄2年,他們感覺到很冤枉。而且這個法官還提到一點,就是說雖然被打的人當時有襲警的行為,但是也不能成為你警察打人的這樣一個理由。

傑森:對,正好跟大陸的反覆強調雷洋嫖娼,硬是給雷洋定了一個嫖娼罪,好像嫖娼了以後,雷洋就該被打死,這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其實這個就是說一個法治國家處理問題,和一個人治國家處理問題的一個很明顯的對比。

主持人:那您覺得大陸的這種司法環境能夠像香港這樣嗎?香港能夠體現出一種司法公正,在大陸可以這樣做到嗎?

傑森:這肯定不能!剛才大家也都說了,大陸的事我們就不用評了,因為那個雷洋的案子已經擺在那兒了,就是說打死人可以,就是說犯罪太輕不予起訴。

主持人:免於起訴。

傑森:對。

主持人:我知道最近在中國大陸有一個民間的組織成立,就是「反酷刑聯盟」這樣的組織成立,其中這個發起人就說這個是一代人甚至幾代人需要努力去做的這樣維護大陸的司法公正。您覺得大陸的司法公正非得要民間的力量來維護嗎?

傑森:其實民間力量維護的作用是微之甚微,因為人家是暴力機器,你一邊被打一邊說我抗拒被打,其實這種事情中國老百姓已經就是說一波一波的,因為從中共執政以來,換著人種打,就是說甚至有錢的資本家、不聽話的知識分子等等,就是輪著打,每打到誰就是酷刑折磨,一直到後來的法輪功學員,甚至包括「六四」學生,逮到誰大家都是這樣,那就是酷刑折磨。中共的這個警察其實就會酷刑折磨。我們知道很多案子就是打出來的,包括前一段時間河北扭過來的一些案子,就是說把人都殺了,槍斃了以後才發現根本沒有任何證據,完全就是官員的一個話在作證。

所以說中國所謂的司法、「依法治國」,事實上到目前為止的話幾乎沒有任何一個明顯的進展,雖然習近平已經喊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根本原因是什麼呢?事實上是習近平是依靠著現有的、腦子裡根本沒有法律概念的這個政法體系和執法體系來搞司法獨立、搞「依法治國」,你就像是讓一個土匪去看金庫一樣的,幾乎就是說是完全不可能的。

而這個香港你可以看到另外一面,當英國留下來了一套司法獨立的一個體系以後,市民形成了這樣一個概念,有這個媒體自由,在讓市民看到真相以後,哪怕你中共有一定的腐蝕,最終他還是能有一個法律伸張的一個過程。那麼這個法律伸張的過程,法官是在為香港人創造未來,包括那個老太太說如果這個不治,香港的未來就太糟糕了。事實上這就是一個覺醒民眾的一個最基本的認知法律獨立,就是司法獨立的重要性的一個非常樸實的說法。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您怎麼看待這件事,就是說「反酷刑聯盟」的成立?

趙培:我覺得這個事情是一件好事,是一個推動社會向前文明的一個好事,但是我們還得從根子上解決問題。我們歷史上成立了很多組織,比如說「天安門母親」、各種的組織往前推動,但是為什麼這個事情都沒有成功呢?是因為它的共產黨治國的根子在這兒,你不管推什麼,在共產黨黨內可能如果今天一個好人坐了高位,他可能做一些文明的舉動,但他依然改變不了共產黨制度下,政法委控制了所有的司法、控制了警察、控制了法官、控制了檢察院,所有的都得聽他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能為你說話嗎?不能說話。

即使習近平對雷洋的事情他已經說了要公平的處理,但是「九門提督」,也就是這個公安局局長還是他的人,都擺不平手下的這一群公安局造反,就是政法體系的中共所謂的刀霸子敢於向最高層造反的這樣的一個局面,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去解決這個問題?那就很簡單,既然整個共產黨統治中國的政治環境爛掉,那就把共產黨拿掉。

香港人也是中國人,他們為什麼能夠有這個新聞自由,為什麼能夠有相對獨立的法律呢?很簡單,他們的大頭是英國總督,他是要跟著英國那邊文明走的。那麼我們的大頭就是中共這一黨專政,它是跟著共產國際鬧革命,就是鎮壓百姓走的,所以我們把它拿掉,我們從自己的文化出發,從人類文明出發,從普世價值出發,我們能走出自己真正的憲法、真正的法律、真正的三權分立、真正的新聞自由,我們中國人可以做到,香港就是一個例子。

主持人:好的,傑森,我還有一個問題要請教,今天還有一個消息從香港傳出來,就是前特首曾蔭權被定罪,我們再連繫前不久現任的特首梁振英宣布不連任,那這7個警察被判刑,跟他們這兩任特首之間有沒有什麼必然的連繫,或者說跟中共的這個政局變化有沒有什麼關係?

傑森:你要是仔細去看這個事,這都是連起來的。我們知道2013年、2014年的時候中共,就是張德江代表的人大本身搞出來的一個所謂「831決議」,搞得整個香港亂哄哄,梁振英又是以強迫的方式鎮壓,最後整個「占中」事件幾乎到了開槍的程度。據說習近平當時是打電話直接命令絕對不能開槍,才最後讓他們這個政治陰謀否定了。不然他們幾乎是計劃著把香港搞得愈亂愈好,直到開槍,最後讓國際媒體,然後國內的人反對聲音要習近平下台,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

你可以看到2013年、2014年都是他們得逞的時候,但是到2015年整個事情就扭轉了。我們非常清楚當時所謂的香港的這個政改議案到2015年6月份再審議的時候,他們完全按人大的「831決定」在做。沒想到支持中共的建制派離場,最後這個決議被高票的否決了,破產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可以看到這就是一個逆轉了。換句話說,梁振英和張德江所做的一切亂搞的事都沒成功。

然後緊跟著7個警察和曾蔭權同時被起訴,然後到現在警察非常愕然的發現他們被判兩年入獄,表明了中共中央完全沒有介入這個案子;然後曾蔭權今天又被定罪。這一切你可以看到一個態勢的扭轉,張德江2016年被香港《成報》罵得狗血噴頭,都不能做任何事情。所以我看到一切香港的事情,最終其實都有很大的政治因素在裡頭。

主持人:好的,感謝觀眾朋友的熱情參與和收看,我們今天的節目時間到這裡就結束了,感謝您的收看,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和點評,觀眾朋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