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清:大趨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雖是粉墨喬裝歌舞昇平,雖是東拉西扯強作歡顏,但一年一度的春晚依然擺脫不了招來一片罵聲的宿命,從去年的差評一邊倒到今年的不准評,在呈現給大眾乾涸荒蕪的文化舎取中,被御用文藝人巧妙編織精心包裝的春晚連年招罵無情揭示了中共黨文化的洗腦宣教已失去了任何可繼續蠱惑人心的力量與生機,無可奈何花落去已凋零盡其所有濃墨重彩自我裝扮的春紅秋香。

當然,黨文化對於中國幾代人的心靈傷害對於民族傳統文化傳統道德理念傳統價值觀的顛覆變異不可計數難以量化,在與世界主流文明價值觀相悖而行的同時,黨文化無孔不入的滲透腐爛著中華大地精神領域的每一寸肌膚。未來的歷史將見證根除黨文化餘毒的進程有多麼必要同時又是多麼艱難。

雞年從2016寒冷的黑夜中一路蹣跚走來,過於稀落的鞭炮使得原本就無精打採的報曉雞叫像極了大難臨頭時惶恐蒼涼的哀鳴。

抬望眼,2017嚴冬徐徐拉開的雞年帷幕,在外資繼續大逃亡背景圖的襯托下,經濟大蕭條、房地產崩盤、金融危機都將成為中國大陸或近或遠或長或短痛苦旅程的終端.

2014年外資投資中國房地產639億人民幣,2016年則降到140億人民幣,降幅高達78%,一二線城市的地王潮基本上就是國人自種瓜豆自娛自樂,吃不了兜著走釀成苦酒以備禍起蕭牆不堪痛苦時含淚吞嚥醉臥東籬下。

在整個固定資產投資領域,使用外資的峰值在2011年,為5087億人民幣。2016年則縮水成2270億,降幅55%。

無恆產者無恆心。這兩組大數據十分貼切的描繪了世界對中國經濟前景大趨勢失望與看衰的心路寫生。

在金融領域,2009年瑞銀和蘇格蘭皇家銀行退出中行,2013年美國高盛退出中國,2015年德意志國家銀行退出華夏銀行,2016年花旗銀行退出廣發銀行。渣打銀行和花旗銀行這兩個深度介入了中國金融改革全過程的外資銀行一段時間以來正致力於全面收縮在華業務,隨時準備關門走人。

在工業生產領域,幾乎所有的知名外資服裝品牌和運動品牌均已關停在中國的直屬工廠,經典範例如阿迪達斯、耐克、優衣庫。代工企業同時也在加速撤離,如在香港上市的裕元集團,年銷售收入550億人民幣,其在大陸的代工品牌如阿里達斯耐克等主要運動品牌生產線2009年曾佔全球生產線的近50%,但到2015年中國的生產量佔比僅剩了25%。而在越南的生產量佔比則成長為42%。雖然中國2016年依然是電子信息產品世界第一生產大國,然而隨著三星宣佈要遷往東南亞,富士康要搬回美國,中國的生產大盤上便剩不下什麼了,剩的就只有日益壯大的失業大軍了。

2017年1月10號,全球硬碟生產巨頭希捷科技突然宣佈關閉蘇州工廠並將產能整體遷到了泰國,雖然還有希捷無錫工廠,但從各方的強硬表態來看,希捷無錫工廠的關門走人是遲早的事。實際上,自2004年就進入中國的希捷,其蘇州工廠和無錫工廠的生產線從來沒有換代升級過,可見,其企業的遠期發展規劃早已將中國排除在外。

在消費領域,肯德基和麥當勞均已全面退出中國業務,目前國內的肯德基和麥當勞門店都是特許經營,是內資企業向肯德基麥當勞支付一筆品牌使用費從而部分的保存了些臉面。肯德基1987年進入中國,麥當勞1990年進入中國,都曾被標榜為改開標誌性事件,如今的全面退出也可定義為標誌性事件,只是標誌的無奈是江河日下窮途末路的蕭條與崩潰。

日前,國家統計局網站笑容可掬的公佈了中國大陸人口的部分數據,用大數據清晰揭示了今後若干年中國人口的基本走向:16週歲以上至60週歲以下(不含60週歲)的勞動年齡人口90747萬人,佔總人口的65.6%。60週歲及以上人口23086萬人,佔總人口的16.7%。65週歲及以上人口23086萬人,佔總人口的10.8%。

乍一看,中國的人口佔比基本合理,然而仔細一瞧不對,政府意味深長的掩藏了一個最重要的數據:16週歲以下的人口數量是多少?其佔總人口的比重是多少?

六普數據可查到,中國15週歲以下的人口佔總人口的16%,漢族則低於14%,東北15週歲以下人口佔三省總人口的10%。世界15週歲以下人口佔總人口近30%(不含中國)。可見,代表著民族與未來的少兒人口大數據,中國已遠遠落後於世界了,更可怕的是,在可預見到的未來,這個差距有繼續迅速擴大的趨勢,理由三個:一是執行了近三十年的獨生子女國策造成人口斷代,二是中共獨裁貪腐體制下被層層盤剝的大眾百姓經濟能力漸行漸弱,有上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平民階層在房子、醫藥、教育、養老等數座大山的重壓之下苟延殘喘,雖然國家放開了二胎政策,但有太多的人因為生的起養不起而拒絕要二胎。三是轉基因。現在不孕不育現象司空見慣比比皆是,媒體上開始出現是否開放代孕市場的探討與爭論,可見不孕不育問題的數量規模與發展速度是何等驚人。吃轉基因的小白鼠到第二代內臟萎縮,到第三代絕育。吃了若干年轉基因的中國人開始出現反應。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大量進口轉基因糧食作為老百姓主糧的國家,是唯一允許作為國民主糧在全國種植生產的國家。顯然,如此這般已成為中國政府的國策。

這是一條置中華民族於斷子絕孫死地的不歸之路。在這條路上狂奔,勞動力市場的不可逆性大幅萎縮前景已清晰可見。到2016年11月,中國打著對外直接投資旗號的資金規模已高達1617億美元,較國內實際使用外資的規模高出了整整479億美元。對於一個相對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對於一個百姓生活含辛茹苦亟待解決的經濟蕭條、環境治理、通貨膨脹、失業遞增、實體經濟衰退、工業技術與設備急需更新換代等等方面都需要大筆資金注入的艱難局面的國家如此舉措簡直令人匪夷所思。憑什麼大把資金灑向海外?憑什麼將大量工作崗位轉移外國?憑什麼?

中國的經濟泡沫完全是中國政府一手養大的,其手段方略一是土地財政,二是美元挂鉤,把960萬平方公里國土當成了貨幣印發的抵押物,通過外匯管理政策建立人民幣價值,從而輕而易舉的玩耍著GDP升降遊戲。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生活資源被貨幣化了,百姓福利被邊沿化了,民族民生長治久安的資源與環境被掠奪式開發破壞污染,海量國資民財被貪官鯨吞併轉移海外,隻剩下一個空心大蘿蔔,還全部轉基因了。

中共邪惡政權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其千般不赦之罪遭天譴並被歷史徹底清算已指日可待,雖然其經濟泡沫閃爍著斑斕色彩卻終歸逃脫不了破滅大限無情降臨的厄運。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