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老闆遭四川男殘忍砍殺 評論:都是受害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0日訊】湖北武漢日前發生一起血腥的殺人事件。因為每碗麵的價格比標價貴了一元,武漢一家麵館的老闆遭四川籍男子殘忍砍殺。網民認為,店主和兇手都是受害者。在中國社會缺乏信仰,貧富差距加大,底層民眾的權益得不到保護,公平公正難以維護的情況下,積怨和不滿沒地方宣洩,導致整個社會充滿暴戾之氣,如果體制不改變,像這種極端的事情肯定會層出不窮。

2月20日,紅星新聞趕到案發地,採訪了數位目擊案件的附近群眾還原現場經過,其中一位75歲李大爺目睹了整個過程。

18日中午11點過,李大爺如往常一樣來到姚某經營的麵館「武漢名吃炸醬麵」,隨後,3個年輕人進入炸醬麵館。

李大爺說,3個人沒有任何行李,不像是剛下火車,穿著也很單薄。他們點了最便宜的「素寬粉」,就是只有麵湯和簡單調料的米粉,按照麵館的標價,4塊錢一碗。他們很快就吃完了,在準備付賬時,店主姚某告知,「粉漲價了,5塊錢一碗」。

胡某卻質問店主姚某,為什麼標價是4元,而要收他5元。姚某對胡某說:「我說幾塊錢一碗就幾塊錢,你吃得起就吃,吃不起你莫吃,你給老子滾。」

姚某的這一句話激怒了胡某,隨後,兩人發生口角,姚某衝向胡某打了兩巴掌,又踢了一腳。胡某還兩次被姚某掐住脖子,按在牆上。與胡某同行的兩人也開始在旁邊勸說,但未能勸阻住雙方的爭執。

這時,胡某突然轉身進入了麵館的內屋提了一把菜刀出來,對著姚某亂砍了十幾刀,砍傷了姚某的一條腿和一隻胳膊,並把頭顱砍下後順手扔進了垃圾筒。

警察到場問胡某:為什麼殺人,他說:「他掐我。」此後,兩名警察將其帶走。

目擊者說,胡某看起來蠻可憐的,衣服也蠻單薄,看起來也不乾淨,像在外面打工的。身上、臉上看起來蠻髒,人又黑。

當天,武漢警方通報:18日中午12時25分,22歲的胡某因口角糾紛,持麵館菜刀在武昌區武南一村71號一麵館門口,將麵館業主姚某砍死。犯罪嫌疑人已被抓,目前案件正在審查中。

事發後,有陸媒記者奔赴胡某老家,發現胡某持有四川省宣漢縣殘疾人聯合會頒發的殘疾證,殘疾類別為「精神」,殘疾等級為「二級」。

據稱,店主姚某是湖北十堰人,離異,與11歲的兒子一起生活,在武昌火車站附近開麵館已經有1年多。

網民評論:店主和兇手都是受害者

這一血腥慘案在網上曝光後,迅速引發輿論熱議。有網民說:中國人的血腥一面和誠信缺失一面表現無疑,老闆為了多賺一塊錢不誠信,客人提意見罵罵咧咧態度極差。客人作出暴行,上百人圍觀無人敢出手相救。一個事件方方面面都看透了。

有網民質問:店主為啥坐地漲價?只是因為1元錢嗎?我覺得那更是因為一個人的尊嚴。坐地漲價的是死者!罵人的是死者!先動手的還是死者!可以說死者直接導致慘案發生!死者的言談舉止刺激了本來精神就有問題的胡某。兩個人都可憐,我不想太去指責誰。

也有網民認為:姚某涉嫌價格欺詐在先,已有錯,在胡某質疑之後,又以「吃不起就別吃」來羞辱之,就是在賭胡某跟他見到的其他底層低收入的收入一樣,又貧又弱。他或許贏過很多次,但他並沒有警惕。他有超高的概率一輩子都不會輸,但輸一次就可能搭上一輩子。

還有網友表示:死者本是社會的弱者,卻慣於輕賤、欺凌更弱者。而凶手性格偏激(精神二級殘疾證?),又因為生計的艱難加劇了他性格的極端化。最終一場偶然的口角之爭,演變為人間慘劇。這警示世人,要懂得尊重他人、互相尊重,有一顆寬容心。

還有網民說:有生意人理應和氣,和氣能生財;況且車站碼頭這樣的小飯館經營場所,常會遇見真善美醜,狠毒凶殘,亡命天涯等各色各樣的人,即便是有無理取鬧的,蠻不講理的,他也要忍一忍。何況眼前是一個為一元小錢與你糾纏而懷揣免死金牌的人。他一個中年人怎麼不明白這個道理,看不透這暴戾的人世?

自由撰稿人劉逸明說,在中國持強凌弱的事時有發生。

「武昌火車站附近,宰客的事情應該說比其他的地方嚴重得多,很多小店的老闆,他自己就覺得自己是本地人,對一些外地來的人非常的不尊重,不光是漫天要價,而且在言語上經常對顧客進行羞辱,所以說發生這樣的事情,其實即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忍辱負重的,肯定有人血氣方剛受不了這種羞辱結果就拔刀而起。」

劉逸明認為,如果胡某這樣的人早一點出現,相信武昌火車站店主宰客現象早就有所收斂了。

自由撰稿人朱欣欣認為,死者和凶手都是體制受害人。

「年輕的精神病人,他為什麼得不到有效的治療?或者有效的安置?他還要在這樣的情況下出來打工,他基本殘疾人的生活,應該政府負責起來,有一個基本的保障和安置,以免他出來以後,很可能精神病發作傷及他人。首先從殘疾人的角度上來講,這是政府的一個是失職。」

朱欣欣說,年輕人血氣方剛,又有精神病,就不應當出來打工,如果政府在家裡給他一個基本的生活保障,即使他沒有條件到精神病院去,那麼在他家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都會減少對這個社會的危害。

朱欣欣分析,整個中國社會充滿暴戾之氣,即使沒有患精神疾病的人,在受到羞辱之下,心裏一旦承受不住,都有可能做出極端的事情。

「現在整個社會的不安全感,不公平造成很多人心裏失衡,這些人如果沒有一個很好的心理疏導一個指導,或者他個人沒有一個精神的超越,比如說有信仰的人,無論你信什麼,他有一個宗教信仰,可能他的精神壓力會得到一些緩解,否則的話,在這樣充滿不公平的,充滿暴力的這樣一個社會環境中,一個人要長期的被壓抑,在自己內心會把自己壓垮,從而導致精神病,或者是他在這種壓力下,會藉著種種的渠道去釋放,小到在街上和人爭吵或動手打人,大的就直接用暴力去傷害別人。」

朱欣欣說,店主和小夥都是一個受害者,在這個體制之下,這個制度不改變,最終就會造成受壓迫的個體之間,把民眾和統治者的矛盾,演變成底層民眾個體之間的這種矛盾,彼此去仇恨,矛盾衝突不斷。最終像這種極端的事情肯定會層出不窮。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