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我們都是良家婦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0日訊】 一日,在名城哈爾濱街道邊的面鋪裡上演了一場鬧劇,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笑料。笑過之後卻讓人感到心酸,慨嘆世道的變遷,人心不古,中共自竄政以來,破壞傳統、打壓「真、善、忍」信仰給人們帶來了什麼?老年人不敢想,中年人不去想,年輕人懶得想,孩童們就更什麼都不知道了。還有很多人沉迷在手機、電腦中,恍如隔世的看著還有自我意識、思想的人們仰天嘆息;看著堅守道義的好人受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謀取暴利而麻木不仁。中共魔教思想理論體系治下的一切都顛倒了,育化出的「人民警察」更是「出類拔黑」,怕是打著燈籠也難找到應有的「德性」了,他們是中國受中共迫害最深重的社會群體之一。他們不僅被利誘驅使著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打手,也在魚肉百姓。

「清新蘇繡坊」就坐落在一條二類街道路旁。門上的牌匾古香古色,也很有創意,主人是一對表姐妹。兩人經過多次闖江南學到了一手好刺繡活計,回來開店,經營十多年了。慕名而來的人,一撥一撥的來學,學成了又一撥一撥的離去,有的也在開店了。不光教刺繡,還有盤金繡,珠繡,繩編等等技藝。真絲繡品的創意,色彩、技法都是很講究的,繡品也遠銷國外。兩姐妹善良,待人和氣,有耐心,而且幽默,使得小秀間裡不時傳出笑語。老少婦女都願意到她們那兒學活、做活,兩姐妹在同行業中也頗有名氣。

這間繡坊的路對面不遠處有一個派出所,對!就是中共警察辦公的地方。

一日,吃過午飯,人們在閒聊,也有的在欣賞別人的作品,切磋針法技藝。下午一點一過,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繡架旁開始繡活。刺繡作品的尺寸不等,大幅作品要捲起來繡。一位七十多歲身著講究,文質彬彬的老人正在繡一幅「花開錦繡」。新進學員問她能看清嗎?她說:能看清,我一繡活就都不難受了,心很靜,彷彿回到了從前。用真絲線一針一針的繡,那花繡的太漂亮了,活靈活現,光鮮欲滴,繡品比桌面長出許多。還有繡「金陵十二釵」的,有繡山水花鳥魚虫的、也有繡草木動物的,大家都很專心,房間裡靜了下來。

突然門咣啷一聲被撞開了,闖進來一個警察。手裡端著槍,大吼一聲:「舉起手來」。女人們下了一跳,木在那裡。緊接著第二聲吼叫:「把手都放到桌子上」。女人們每個人手裡拿著繡花針懸在桌上,有一人還把手扎出了血。第三聲吼聲是:「把身份證都掏出來」。這時教活的張老師(表妹)緩過神來趕緊上前搭話:「我們都是良家婦女,做針線活的,哪有做活還帶身份證的,您吶要看身份證提前告訴我們。兄弟您也夠辛苦的了,咱家沒有什麼好東西,您看看喜歡啥,送您一件作個紀念。」

那位盛氣凌人的警察舉著的槍垂了下來,眼睛不夠使的瀏覽著房間裡到處懸挂、琳琅滿目的各種作品。還是二老闆人機靈,會說話,跟著警察身後,一邊介紹一邊隨手拿起一個挑桿兒把一個繩編的大綠蛤蟆挑了下來:「兄弟,把這個吉祥物送給您吧,挂在車裡很好看。」警察接過蛤蟆,捏著上邊的吊線離開了繡房,臨出門未忘說了一句「明天都帶上身份證!」張老師陪著笑送到門外,看著警察走遠了鬆了口氣,回到屋裡。

大家一下子炸開了鍋:「什麼世道呢,這簡直就是土匪!就是明搶嘛!」張老師臉憋得通紅,自我解嘲的說了一句:「孩子們都說,警察叔叔是流氓!我看他還想看繡品,趕快摘了一個挂件送給他,要是看上哪件?迤罰?我損失可就大了。小的幾十元,大的幾千、一萬多啊。」大家七嘴八舌議論著:這就是人民警察愛人民,更愛人民的財產!第二天那個警察沒有來。可那場驚嚇留下的憤懣卻延續了幾天才淡去。

作坊裡又恢復了昔日的恬靜,很像古時的從前。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