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天奇:揭周恩來魔鬼真面目:大飢荒中下達兩恐怖命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1958年發動「大躍進」運動以後,中國出現了一場前後延續四五年之久的大飢荒,令神州大地生靈塗炭,超過四千萬人非正常死亡。中共在1980年代以前將大飢荒歸咎於1959年至1961年「三年自然災害」,後改稱為「三年困難時期」。歷史記錄顯示,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嚴重的洪水、乾旱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大飢荒完全是中共造成的徹底的「人禍」。

曾在1959年擔任毛澤東兼職秘書的李銳評述道:「高舉『三面紅旗』,高指標,瞎指揮,一平二調,造成國民經濟大破壞,餓死成千萬人,這是中外古今歷史上承平之世絕無僅有之事。」

荷蘭歷史專家馮克(FrankDikotter)表示,強迫、恐怖和系統的暴力是「大躍進」的根本,「大躍進」是人類歷史上有動機的最致命的大規模屠殺之一;「大躍進」飢荒可與古拉格群島和納粹大屠殺並列為20世紀三大人類災難。

由學者宋永毅主編,哈佛大學與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的《中國大躍進—大飢荒資料庫(1958–1962)》裡包含七千多份檔案資料,二千多萬字,其中有三千多份中共內部檔案。宋永毅在總導言中表示,大飢荒的本質,是中共對中國農民進行的一場「糧食戰爭」。

上接:大飢荒時中共出口136億斤糧夠3400萬人吃1年

十二、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周恩來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前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在對「大飢荒」進行調查過程中發現,包括周恩來、鄧小平在內的中共高層領導人對於大飢荒中大量餓死人的事實並非不知道,但是採取了各種方式文過飾非,掩蓋真相。

由司馬青揚與歐陽龍門聯合編寫《新發現的周恩來》一書披露,當時中共國務院秘書廳在1959年4月9日,送上了15省春荒情況統計表,說有2,517萬人無飯吃。而早在同年1月至2月,中共當局就連續收到了大量的群眾來信,「反映河南省東部的夏邑、永城、虞城、柘城、鹿邑等縣發生大量的浮腫病人和死人情況。1960年2月,江蘇省省委向周恩來報告,全省城市浮腫病患者就有12萬多。農村的的情況比城市更為嚴重。」

美國華裔學者、中國大陸當代史專家丁抒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稱,就在1959年「廬山會議」期間,中共國務院內務部向中央報告,14個省發生夏荒,其中9個省夏荒缺糧人口達3億8,000多萬人。所以在批判彭德懷的時候,周恩來其實心裏知道彭德懷是有道理的,但他絕對不對「大躍進」提出任何負面意見。這些壞消息他是從來不向毛澤東報告的。

周恩來下令銷毀死亡數據

1961年底,有三個人曾經對大飢荒時期餓死的人數進行過調查,他們是時任中共糧食部長陳國棟、統計部長賈啟允、糧食部辦公廳主任周伯萍。

20世紀80年代周伯萍在社科院人口所講課作報告時講了一個事情,說他們三個人讓各省填一個表,到底餓死多少人,說是幾千萬。周恩來看了這個統計報告後下令讓他們趕緊銷毀。過了一個禮拜後,周恩來還不放心,再次致電詢問他們「你們銷毀了沒有」,他們說銷毀了,甚至連腦子裡的記憶都銷毀了。

楊繼繩在寫《墓碑》一書時,親自上週伯萍家裡去求證。周伯萍承認說,的確是他們搞了一個調查,死了幾千萬,周恩來看了說趕緊銷毀。一個禮拜以後周恩來又問銷毀沒有,他們就說銷毀了,是他們三個人一起銷毀的,連板都銷毀了,因為當時是製版印刷。到底是幾千萬,周伯萍沒有說。

周恩來下令繼續徵糧

《新發現的周恩來》一書中關於三年(1959∼1961)大飢荒的情況透露,周恩來在清楚知道全國出現餓死人的情況下,繼續徵糧而不是打開糧倉救人,使得大飢荒雪上加霜。

書中,時任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一書記、瀋陽軍區第一政委宋任窮回憶:「1960年10月周恩來要求繼續從黑龍江、吉林調撥糧食,並詢問黑龍江省,糧食是不是緊張?並說,過去說保證不餓死一個人,現在看一看,真使人心中不安。但是心中不安並沒有影響周恩來繼續徵糧的決心。」

司馬青揚與歐陽龍門從現存檔案中的資料分析認為,「周恩來關注的主要是城市糧食供應,然而死亡幾乎都在農村!顯然周恩來考慮的是政治影響而非人的生命,城市人特別是幾個類似北京的大城市如果餓死人,一旦傳播出去,政治影響不可估量。」

楊繼繩在《墓碑》一書中講述了這麼一個情節:由於非正常死亡大量發生,1960年12月28日,中共河北省委向地、市黨委發出密電:《關於必須及時發現和制止死人問題的緊急通知》。省委一方面要求它的下級注意解決死人問題,一方面大力催促它的下級完成糧食徵購任務。前者只是口頭上的號召,而後者卻是加速死亡的切實行動。

直到1961年10月5日,周恩來召開全國糧食問題會議,他都還在強調:各省務必抓緊進行徵購。時任中共副總理李先念在會上還批評河北省徵購任務完成得極為緩慢。

《新發現的周恩來》還披露,1961年8月23日至9月16日,中共中央在廬山召開工作會議。周恩來在會上作關於糧食問題的報告,涉及估產、徵購、銷售、調撥、進口和集中運輸的等多項議題,唯獨沒有提到甚至也無建議開倉放糧。

當時的庫存到底有多少糧呢?書中查證1962年8月25日的《糧食部計畫司糧食數據提要》顯示,幾千萬人是守著幾百億斤糧食庫存餓死的。

周恩來征收糧食出口換黃金

《新發現的周恩來》書中還披露,正當各地大量餓死人的情況下,周恩來決定要以糧食換黃金,而且就在死人最嚴重的1960年開始。每年買進幾十萬兩黃金。年年買進,一直買到1970年。這些黃金都是用專機運回國內的。當時黃金價格是一盎司約為40美元,當時匯率為一美元對2.4618元人民幣,糧食價格大米約為0.2元人民幣每公斤,10萬兩黃金就需要近1億公斤大米。

作者在書中評論說,「賣糧食換黃金卻是周恩來一手決定的!是錢重要?外匯重要?還是人的生命重要?!作為一個泱泱大國的總理,對於本國人民的死亡是如此的麻木,而對於那些死亡的證據又是如此的敏感保密,這個是何等的諷刺!」

「從官場進退,政治沉浮、個人得失等角度來看,周恩來等順從毛澤東的意志,明明知道問題的嚴重性,絲毫不敢進言,而是推波助瀾,落井下石,共同把災難推向極端。」 (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