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八方 】《鋼鋸嶺》還是《血戰鋼鋸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在節目中幾次談到《鋼鋸嶺》這部電影,故事改編自美國陸軍軍醫戴斯蒙.T.杜斯的真人真事。戴斯蒙儘管因宗教信仰而拒絕攜帶武器和殺人,但因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日本沖繩島戰役中,戴斯蒙英勇拯救了超過七十五名戰友的生命而得到哈瑞.S.杜魯門總統授予榮譽勳章。


電影《
鋼鋸嶺》海報(wikipedia)

有朋友給我留言說,這部電影大陸翻譯成《血戰鋼鋸嶺》,臺灣翻譯成《鋼鐵戰士》,香港翻譯的是《鋼鋸嶺》,是從英文直譯過來的。而臺灣的翻譯還有點原意的意思,但《血戰鋼鋸嶺》只是體現了這部電影的背景,在這個殘酷的背景之下,電影實際頌揚的是一個真正信仰者對神的無條件接受,表現出來超越戰爭殘酷的人性的輝煌。

中國的社會環境是崇尚無神論,充滿競爭,每個人都想踩著別人的肩膀,自己成爲成功者。就像肖建華踩著紅、富二代的肩膀,而且還不止一個,幫人家玩錢。那些人只是生在了官宦和富人家裡,但自己沒有本事,肖建華有本事,所以就踩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他成功的賺取了巨額財富,找了許多女人想留下自己的後代。就像中共高官高崗,婬蕩放縱最後自殺了。

在這樣的社會價值觀的背景之下,就把崇尚信仰的《鋼鋸嶺》寫成了《血戰鋼鋸嶺》,崇尚殺人,但他們卻沒有能力看出來這部影片頌揚的價值和中共宣傳的價值觀完全對立。在中國的社會中藏龍臥虎,無論中共如何灌輸,那些東西就像狐黃白柳上身一樣,確實能把人摧毀,但人本性的那一面仍然存在。只要有機會,善良的本性就會被喚醒。

《鋼鋸嶺》電影中,在你死我活的搏殺中,那個年輕人不拿武器,讀著聖經,在許多人看來,那不就是神經病嗎?但他的想法很簡單,神讓我怎麽做,我就聼神的話。周圍的人都不理解他,因爲周圍的人沒有他的境界高,沒有他內在生命純淨,沒有他對真正信仰的認識。

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就像翻譯的影片名字《血戰鋼鋸嶺》一樣,無論多麽的血腥,無論共產黨多麽的邪惡,它沒有能力摧毀真正信仰者對神的尊重和敬仰,它們也根本不明白影片講述的內在含義,因爲它們堅信自己的祖先是猴子。這就是生命境界的差距。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體現在這裡。魔一定會利用人的慾望和利益之心來害人,神佛在人在利益的絞殺中去喚醒人們內在生命的感悟。

共產黨不讓黨員信仰宗教,但播放了《鋼鋸嶺》,讓人們看到了真正信仰者的力量,和內在生命的真實。影片結束的時候,整個部隊要再上鋼鋸嶺,指揮官拒絕執行上級的命令,因爲戰士們要等著男主人翁替大家向祈禱,上去之後,踫到日本人假投降,向他們扔了手雷,男主人翁受傷了。

這裡面有兩層含義,修煉和敬神是不講條件的,是個體的,絕不可能是代替的,放在別人身上也許就不行了。修煉也是沒有什麽道理可講的,生命的境界就在那裏了,不是靠講理能說上去的,境界只有高低,只有善惡相報,沒有對錯。

而且殘暴者要明白,槍砲殺不死人的靈魂,所以注定失敗。還是那句話,2017年就是淨化與回歸的一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