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砍頭案引反思 劉亞偉:毒土地上的惡之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1日訊】近日,武昌火車站一家麵館發生的殺人事件,引起輿論關注和各界反思。就因為一碗麵,因為一塊錢招致惡語相向,並釀成殺人血案。有評論稱,這塊土地上戾氣太重,才孕育出如此毒土地上的惡之花。

作者劉亞偉日前在網上發文《從武漢火車站麵館激情殺人案,看社會暴戾之源——毒土地上的惡之花》中寫到:

殺人者胸中或許積累了太多的仇恨和戾氣。有人認為,不能事事與社會環境往一塊扯,這件事明顯受害者有責任。但是我還是認為,不能不追究社會環境對某種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的塑造。

記得2006年,馬立誠先生曾寫過《暴力蔓延的思考》。當時,陝西一個深山道觀發生血腥大案,作案人邱興華僅因懷疑道長熊萬成「摸了我的媳婦一下」,就在深夜殘忍地用斧頭砍死道長,接著還殺死了另外9名熟睡的道士和香客,理由竟然是,「不把他們殺了,我跑不掉。」

此類例子已經不勝枚舉,幾乎每天的媒介上都能找到暴力事件的蹤影。暴力和戾氣正像野火一樣蔓延。這種傾向的普遍化,很難完全用個體的「心理變態」來解釋。

個人看法是,不僅不能只是責怪惡之花,甚至不能歸罪於毒土地,而應追究是誰污染毒化了這塊土地,以至於生長出如此的惡之花。

49之後,中共搞了多少政治運動,土改、鎮反、反右、反右傾、四清、文革……整死了多少人?葉劍英在一次講話中曾說:文革整了一億人,死了兩千萬人,浪費了八千億人民幣。中共暴政在和平時期造成大量無辜平民死亡古往今來舉世罕有吧。

在這種社會環境裡出生長大,所造成的恐懼心理,仇恨導向中被毒化的心靈,以及所形成的思維方式行為方式——說句妄言,在這個社會出生長大的人,可能都是病人,程度不同而已。

表現為思維極端化,言行粗鄙化、反智化、簡單粗暴化,蔑視生命,麻木冷漠,無方向性復仇,報復社會,無端地仇視文明、理性及一切相關的東西……

侵害一個人的財產,剝奪一個人的權利,其實受到損害的遠非他的財產和生活條件,而是同時損害了他的人性。後者是更加深重的災難,這就種下了仇恨的種子。

這幾十年苦難深重,鮮血浸透大地,使這裡成為一處深埋著仇恨的土地。

如果權力高於法律,人民就會向權力求助,運用「關係」解決問題;

如果法律高於權力,人民就會向律師求助,通過規則解決問題;

如果法律不能為民眾提供救濟,不能保障國民的權利和利益,民眾就會向黑社會求助,採取暴力手段解決問題;

如果沒有任何可資藉助,個體就自己產生暴力。

暴戾就這樣產生了。

在剛剛發生的這個案例中,當一個人被敲詐勒索並受到侮辱失去尊嚴時,由各種原因積累起來、並且壓抑已久的憤怒和戾氣,會不可抑制地瞬間爆發,過激也許是難免的。

而且,一個飽受強者強權侮辱侵害的弱者,一個失去了基本尊嚴的奴隸,會把怨恨發泄到比他更弱小的人身上。

至於情節嚴重與否是另一個概念。

這裡需要明確的是,一個社會的制度環境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記者羅婷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