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砍頭案 家属:死者欠債20萬開麵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1日訊】近日,湖北武漢一麵館老闆的頭顱當街被食客砍下,並扔垃圾桶,引爆輿論。最新消息稱,死者姚某為了給父母治病,欠下20多萬元錢。為了還債而開麵館,剛開一年,卻遭食客殘忍殺害。

22歲的四川男子胡某因口角糾紛,持菜刀在武昌區武南一村一麵館門口,將麵館業主姚某砍死,並將頭顱砍下扔進垃圾桶,場面血腥,事後胡某被抓。

目擊者透露,食客胡某到麵館要了3碗麵後,因每碗麵1元錢的差價與老闆發生爭執,遭老闆辱罵並掐脖子毆打後,提刀將姚某砍死。

3天過後,犯罪嫌疑人胡某的身份曝光,其持有四川省宣漢縣殘疾人聯合會頒發的殘疾證,殘疾類別為「精神」,等級為二級。而死者姚某的身份信息極少。

20日,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姚某的租住處,對他的家屬和朋友進行採訪。

姚某生前租住在一間破舊的3層磚房,和另一位租戶合租一樓。房間並不大,擺設也很陳舊,屋裡坐滿了姚某的親人和朋友。

姚某的朋友熊先生說,姚某生於1975年,今年42歲,開這間麵館剛好一年時間。

姚某兄妹3人,妹妹目前在武漢做小生意,弟弟在1998年因為救一個落水夥伴而去世。

弟弟去世後,父母親病倒了,為了給父母治病,他後來到河南和山西的煤窯挖煤,一幹就是10多年。

2000年過後,為了照顧父母,姚某選擇了距離老家較近的武漢找工作。由于只有小學文化,每月也賺不了多少錢。為了給父母治病,他欠下20多萬元錢。

在武漢打工時,姚某與同是鄖西縣的前妻結婚,兩人婚後生育一子,大約在5年前離了婚,兒子判給了姚某。

為了方便照顧兒子,去年,姚某決定在兒子學校附近租個鋪面開麵館。父子倆就住在麵館附近租來的房屋中。

2月18日中午,因每碗麵1元錢的差價,與食客胡某發生爭執而命喪黃泉。

案發後,網路上出現了「姚某性格暴躁」、「姚某長期受欺辱,所以對比自己更弱勢的人很傲慢」等說法。

對此,熊先生說,姚某身材並不高大,不到170厘米,「性格很溫和,和他認識幾十年了沒見他打過架,周圍鄰居對他評價也很高的,不信你去問鄰居。」

一位姚某的親友說,姚某平時是個很自律和節約的人,他掙的錢全花到孩子和父母身上了。

姚某的親友還打開他的臥室房間。「你看他的房間,連個布衣櫃都不舍得買,唯一的家用電器就是一個電飯鍋,牆上的空調都是房東買的。」

熊先生說,姚某生前還告訴他,麵館生意不算太好,但每天毛收入能有四五百元,「他還想多賺點,早日把債還上」。

至於目擊者親眼所見的姚某對食客侮辱毆打,姚某的親友沒做解釋。而一個性格溫和,孝敬父母之人為何成了持強凌弱的惡人,網友不解。

對此,有分析認為,因為幾句惡言惡語,就揮刀相向的例子已經不勝枚舉,幾乎每天在媒介上都能找到暴力事件的蹤影。

中國社會暴戾之源——毒土地上的惡之花

作者劉亞偉說,暴力和戾氣正像野火一樣蔓延。這種傾向的普遍化,很難完全用個體的「心理變態」來解釋。

那麼這個暴戾的暴民是怎麼形成的?什麼原因誘發了暴力行為,使這種戾氣在社會上四處蔓延,孕育出如此毒土地上的惡之花?

劉亞偉說,個人看法是,不僅不能只是責怪惡之花,甚至不能歸罪於毒土地,而應追究是誰污染毒化了這塊土地,以至於生長出如此的惡之花。

1949年竊取政權後,在土改、鎮反、反右、反右傾、四清、文革等政治運動整死數千萬中國民眾。葉劍英在一次講話中曾說:文革整了一億人,死了兩千萬人,浪費了八千億人民幣。

作者說,在這種社會環境裡出生長大,所造成的恐懼心理,仇恨導向中被毒化的心靈,以及所形成的思維方式、行為方式——說句妄言,在這個社會出生長大的人,可能都是病人,程度不同而已。

表現為思維極端化,言行粗鄙化、反智化、簡單粗暴化,蔑視生命,麻木冷漠,無方向性復仇,報復社會,無端地仇視文明、理性及一切相關的東西……

幾十年苦難深重,鮮血浸透大地,使這裡成為一處深埋著仇恨的土地。

如果權力高於法律,人民求助無門,就會採取暴力手段解決問題,暴戾就這樣產生了。

作者說,在剛剛發生的這個案例中,當一個人被敲詐勒索並受到侮辱失去尊嚴時,由各種原因積累起來、並且壓抑已久的憤怒和戾氣,會不可抑制地瞬間爆發,過激也許是難免的。

而且,一個飽受強者強權侮辱侵害的弱者,一個失去了基本尊嚴的奴隸,會把怨恨發泄到比他更弱小的人身上。而這一切惡果,一個社會的制度環境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記者湯園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