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仲:莫道人間總不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林肯總統有一句名言,「你也許能一時矇騙所有的人,也許能永遠矇騙一部分人,但你不可能永遠矇騙所有的人」。

2017年1月18日,一封聯名簽署的信息公開申請出現在大陸多個微博上,質疑中共央視2017年1月14日對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講話的報導中含有造假新聞。仔細閱讀幾位博主的博文,赫然發現,這只是博主們要求中國政府公開有關迫害法輪功真相所做的持續努力的最新部分。

以「安小潤之女」「寶寶兔的搖搖椅」為例,二位博主曾於2016年7月20日這個敏感的日子來到民政部,要求民政部公開「給千萬戶家庭帶來痛苦」的、民政部於1999年7月22日頒布的「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這份信息公開申請質疑民政部,「法輪大法研究會於1996年後就沒有存在了。因此,你部決定取締的是一個不存在的團體。這是不嚴肅的」。文書還質疑了民政部做出此決定的法律依據,「《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中,並沒有所謂『非法組織』的內容」,「你部之『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當為無效而應以取消」。

相同內容的信息公開申請還出現在「劉拉圖救母日記」,「蒙古漢子救妻記」等微博。中共自己是靠黑幫邪教所特有的嚴密組織篡奪與禍害天下的,因此其向來最忌憚、最無情打擊的就是它認為的「有組織、有綱領」的行為。那為什麼這些博主竟斗膽亮出同樣的信息公開申請呢?從這些博主的博文中可以瞭解到,博主們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受害者。「安小潤之女」孟麗霞要營救的是母親安小潤,「寶寶兔」要營救的是父親張亮峰,「劉拉圖」要營救的是母親夏憶林,而「蒙古漢子」要營救的是妻子魏建華。「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是中共的迫害使幾億人成為天涯淪落人。不平則鳴,不平者眾則共鳴。孟麗霞2016年7月21日博文是這樣寫的,「痛定思痛,17年前突然變故實為不平之源」。

人生能有幾個十七年?「寶寶兔」2016年12月9日的博文中給習近平主席及多位政府領導的申訴信讀來尤為令人心碎:

「江澤民在1999年未經任何合法程序發動鎮壓法輪功時,我才十二歲,妹妹才十歲……從小到大,我們不知道被虎視眈眈的問過多少次『你是不是也修煉法輪功』,不知道多少次一聽到廣播電視或學校老師提到法輪功就心裏緊張。別人家的父母都是孩子的庇護傘,法輪功家庭的父母卻是孩子們提心吊膽的牽挂,不知道哪一天就失蹤或被關押了。別人家的父母都是孩子的驕傲與榜樣,法輪功家庭的父母卻是孩子們的禁忌,明明知道好也不敢說。可憐天下孩童心,我敢說像我這樣經歷的法輪功家屬在全國有千百萬。」

「好不容易依法治國了,我們這些當年的法輪功孩子也都陸續為人父母。然而,『春風不度玉門關』。我們又得發愁怎麼向自己的孩子解釋修煉法輪功的爺爺奶奶姥爺姥姥所經歷的一切。每當年幼的女兒問起『外公出差還要多久啊』,我都只能眼淚往自己肚裡流——這個社會還要被這場無端的迫害撕裂多久?」

古今中外,無論是受命於天的天子皇權,還是受權於民的民主政府,其職責都是治理好天下,使百姓安居樂業。聖人曰,「天下太平民之所願」。正史正論中從沒有將天下不太平歸咎於百姓的,就連百姓教化不周都是君王的過錯,因此有大禹下車泣罪,詔立「百姓有罪,在於一人」的典故。盜賊蜂起向來都被視為是朝政日非的結果,只有中共才以恥為榮,一再將其治下的百姓污名化,並一再宣稱「鎮反」「三反五反」「反右」「一打三反」「平叛」等等殘害百姓的「偉大勝利」。而迫害法輪功更是為淵驅魚,將立志做好人、安分守己的上億法輪功學員及他們數億的親屬推向對立面。如此倒行逆施,其能久乎?

也許不是巧合,2016年8月底浮出水面的一份「中央文件」裡有「十七年來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子女、親屬都受到了許多不公的對待」的字樣。可以斷定的是,「不公的對待」這樣結論性的文字不可能出自於發動並得益於對法輪功迫害的江派勢力,江派勢力必然也不會束手待斃。

溫故而知新。1976年9月毛澤東畢命,10月毛派核心集團下獄,文革頓失動力。十年浩劫,怨聲載道。然而當時遍佈全國的是得益於文革的大小官員,如果文革被否定甚至被清算,他們將何以自處?因此出現了中央已無文革政策,各地仍有文革現象,甚至於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各地官員極力壓制反對文革的民眾,以至於王申酉、李九蓮、鐘海源等因為反對文革卻被槍殺於在文革已然結束後的1977-1978年。

歷史沒有巧合。出於對真相被揭露的恐懼,民政部的江派勢力串通山西省的江派勢力,於2016年8月3日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名義,即所謂的刑法300條,將孟麗霞刑事拘留27天,其間「被毆打一次,灌食折磨4次,強制輸液8天,帶腳銬27天,帶約束帶4天」。然而拘留期間對孟麗霞所提訊的卻與刑法300條全然無關,都是有關向民政部、山西監獄管理局申請信息公開,以及如何認識其他向民政部提交同樣信息公開申請的人的問題。

要靠暴力來維護的肯定是謊言,而謊言又為暴力掩飾、開路。中共數十次殘害民眾的政治運動,哪一次不是以謊言鳴鑼開道?可悲的是中國人一次次被暴力和謊言的雙簧征服與欺騙。法輪功學員能夠歷經十七年迫害而屹立不倒,一方面是他們對真理的堅守,另一方面是他們對謊言不懈的揭露。這是一場史詩般的和平對暴虐、真相對謊言的抗爭。為此,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屬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迄今幾百萬人被迫害至死,上百萬人被活摘器官,但是有一篇法輪功學員的辯護詞這樣說到,「江澤民肯定活不過法輪功。那麼,江澤民所發動的迫害又能活的過法輪功嗎?」

堅強的孟麗霞堅持信息公開和刑法300條無關並絕食抗議27天,使山西公安不得不將她釋放。出獄後孟麗霞和其他民政部信息申請人的聯名向國務院秘書長楊晶舉報民政部打擊報復的行為。

孟麗霞在微博中寫道,「我們投遞舉報信後約兩個月,就從新聞中知道,民政部正、副部長、紀檢書記紛紛落馬。我不知道這和我們的舉報有多少關係,但是我確定的知道一點,那就是,多行不義必自斃,民政部對我們所行的不義肯定是這些人遭報的原因」。

好個「多行不義必自斃」!也許也不是巧合,山西省在塌方式腐敗後派任的省委書記、省長、紀委書記也紛紛於2016年7-10月間換人。當然這些還只是發生在山西、和這幾位申請信息公開博主相關的事情,但是江派勢力不斷損兵折將、成千上萬隻「老虎」「蒼蠅」被打被拍卻是不爭的事實。這些不都在驗證,「江澤民肯定活不過法輪功。那麼,江澤民所發動的迫害又能活的過法輪功嗎?」

在這種時候,不管是中央電視臺造假也好,還是周強真的想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也好,不是不自量力嗎?而十六人聯名要求中央電視臺公佈真相,並指出中央電視臺所造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正是對謊言有力的反擊。

這一系列以申請信息公開方式要求中國政府公開迫害法輪功真相的行動,還有一個巨大的啟示作用。中共歷來是靠謊言和暴力來統治的,而每當到了謊言再也維持不住的時候,中共就要強詞奪理的說「我黨的錯誤都是自我糾正的」,而它「自我糾正」的方式就是所謂的「平反」,目的還是不許別人質疑、拆穿它的謊言,因此本質上還是謊言。

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沒有乞求中共平反,而是要求公佈迫害法輪功的相關真相。這是中國民眾第一次走出「迫害-平反-感恩戴德」的怪圈,對於中國社會以至未來的作用目前還無法估量。如果「圍攻中南海」、「1400例」、「天安門自焚偽案」、「活摘器官」等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能被揭開,那麼「六四屠城」的真相呢?「文革」、「大飢荒」、「反右」、「土改」、「鎮反」等等的真相也都將一一被揭開。

中國人民衝破謊言終得真相,始於法輪功!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