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呂錫文出賣劉淇獲減刑 紅二代出錢「買狗」打香港法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有朋友給我留言,說:「濤哥你最近講的東西挺玄的,什麼金木水火土和星辰的對應,以及和人的對應,天地人一體,對我現實生活的意義不大。因為怎麼對應,都是惡人當道,好人吃虧」。我跟大家說,現在正處於斬妖除魔的過程中。

江澤民的「國師」王林死了,他是玩蛇的,習近平是屬蛇的,2014年香港出現佔中的時候,習近平一句話也不說。那個時候王林的關門弟子找王林麻煩,他跑到了香港,住了一年多。一直到2014年12月16日,他的弟子在江西告他,向他要錢,王林把這個弟子給殺了。而那個時間,正是香港佔中結束的時間。香港佔中發生的時候,是曾慶紅和劉雲山背後操縱的,同時一座香港古廟的左青龍旗桿折了,那個時候王林正在香港,王林可以憑空變出蛇來,大家可以知道他是什麼東西了,如果還不懂,你也不用到廟裡燒香了,不用算什麼八字了。


江澤民的「國師」王林死亡(網路圖片)

2017年2月10日王林死了,2月13日習近平把省部級大員全都召集到北京開會,學習六中全會的精神,2月16日公佈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說是要把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所以我說,王林死了,習近平解套了。你可以說這是迷信,要眼見為實,但你連自己後腦杓都看不到,你還信自己有後腦杓嗎?這種不肯改變的觀念,會把你害得體無完膚。

在妖魔鬼怪當道的時候,好人就是要受苦的。那個環境下人們失去了對自己尊嚴的認知的時候,不知道人的尊嚴來自何處了。

人的尊嚴來自於天地間五行所貫穿的一切,一個人可能會和天上星星一樣的那麼崇高,當脫生成人時,也是和天體星辰相互對應,就那麼的偉大。但失去了這個認知的人,光想著如何滿足自己的慾望了。也有人跟我說,濤哥,你怎麼老講下三路的事情,說句不好聽的,今天很多人就能聽懂這個了,可是自己卻不懂得自己的珍貴。就像要飯的,光看到自己要飯的命了,你說他珍貴,他能信嗎?他就想著有口飯吃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了。但人靈魂的聖潔卻不會受這方面的影響,只要一個人不死就有機會認識自己靈魂的珍貴。

當人們意識到了妖魔鬼怪當道的時候,就會出現斬妖除魔,這是人唯一的生路,也是一個過程。

《北京首虎呂錫文被判13年傳因舉報劉淇斂財140億而減刑》中說:「中共吉林省吉林市中級法院2月20日宣判,呂錫文因受賄罪獲刑13年監禁,罰款200萬元,追繳其受賄所得財物。在宣判後,呂錫文當庭表示不上訴。」


(網路圖片)

薄熙來之後,幾乎所有被判的官員都不上訴,當庭認罪,習近平的做法是全都不殺頭,但這個扣怎麼解?

「香港《爭鳴》2015年12月號報導,呂錫文與劉淇同時獲得江派大員賈慶林的重用,因此二人結成政治同盟關係。據悉,賈慶林任北京市委書記期間,呂錫文被提拔為北京市西城區委副書記、區長;在劉淇任內,呂錫文被提拔為北京市委常委、西城區委書記,北京市組織部部長等,呂錫文替劉淇把持北京人事權力近6年。」

北京的皇城根兒就是西城區,習近平、王岐山上的中學,中南海旁的府佑街也是西城區。呂錫文和劉淇都是賈慶林的人。

「2016年11月28日,網友Don Evans在其推特上披露,確認原中共北京市委書記劉淇被雙規消息。消息稱,前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為了立功減刑,檢舉劉淇在土地開發中,牟取非法利益共140多億元。劉淇因此被雙規,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查處的第六個副國級貪官。此外,還有多名在職或退休的北京市區級官員,也陸續被帶走調查。」

有關賈慶林的消息,我記得2016年3月份傳出消息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被指涉及河北前政法委書記張越的案件,已被當侷限製出境,但他5月份邀星島日報記者同行返回深圳,再出境返回香港,通過記者表白自己沒事兒。

我當時說,他其實沒必要這麼證明,他的身份是賈慶林的女婿,無需為流言去證明什麼,當他一定要因為流言去證明什麼的話,就說明真是死期不遠了。所有的人都懂相生相剋的道理,但能認識幾分?


2016年5月賈慶林女婿李伯潭現身港島香格里拉酒店見記者(網路圖片)

昨天我跟大家分享,香港前特首曾蔭權是遭到現世現報的這麼一個人,判他有罪的原因,能讓大陸的村長笑掉大牙。他們會說:「天哪,香港那個破地方絕對不能去,為官的怎麼能掙錢呢?」一個前特首裝修了一個三層的房子,然後批了一些執照,一生的聲譽就全完了。

曾蔭權是少有幾個在香港政府服務最長的官員之一,他為人非常謹慎小心,活的非常仔細。他辦公務的時候,到酒店飯店都是劃自己的信用卡,為什麼?不是貪污,而是拿著發票到政府報銷,但是自己賺到了信用卡積分。這是堂堂的香港特首的所為,就這麼生活。


香港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被押後至星期三判刑,不准保釋( ISAAC LAWRENCE/gettyimages )

他這麼一個過日子仔細的人現在全完了,我說就是命運。當他星期一下午三點被關進了監獄等候週三宣判的時候,7、8點鐘就感覺身體不舒服,被送去了醫院,血壓上升,呼吸急促,他住院的時候都帶著鐐銬。

你想想,作為香港特首他劃個信用卡都要掙積分,他的心尖可以細到這個份上,這種打擊對他來講就是致命的。但這種打擊真是自己招來的。

在香港被判刑的除了曾蔭權,還有毆打佔中抗議者的7個惡警,很奇怪的是,曾蔭權這件事情在香港引起的風波很小,作為建制派的議員,為黨說話的人,其他的建制派議員只有一個人為他求情,所以在共產黨內走在一起的人,是以利益為先的人,他們一定是出賣的。

同為建制派議員葉劉淑儀現在正在競選特首,她星期一在和專業人士會面拉票,一個泛民主派議員在網上貼了一個帖子說,和葉劉淑儀交談的時候,能夠體會她的悲哀和無奈。葉劉淑儀回覆說自己確實感到一種悲哀和無奈,在她看來,張德江全力支持林鄭月娥,把葉劉淑儀完全給踩在腳下了。可是葉劉淑儀當年是保安局局長,強力推行23條立法,真是玩了命的執行曾慶紅的旨意,拼了命的替共產黨說話,今天卻被人甩了。

但是現在還是有人照常跟著黨走,7個被判刑的警察打人就是違反了紀律,法官判他們有罪,結果國內的一個紅二代不幹了。說誰把法官打一頓,他出一萬塊人民幣。這個紅二代年輕人叫蔡小心,他花一萬元買幾條狗想咬人。

報導《中共紅二代懸賞1萬毆打香港法官輿論嘩然》中國:「日前,香港一英籍法官判決向佔中示威者施暴的7名警察入獄兩年。中共紅二代蔡小心在微博公開懸賞1萬元人民幣,給敢於毆打該法官的人。該微博引發外界強烈反應。根據香港的法律,這位少將之子或已觸犯藐視法庭的罪名。」


(網路圖片)

如果真是開國少將之子,那麼這位少將歲數已經不小了,什麼時候生的這麼個兒子,裡面肯定有故事。他罵那位英國法官是雜種,這是非常難聽的罵人話了。這就是現在人的價值觀,這就是紅二代的素質。

紅二代把自己當成了中國人的少主子,雖然他們之間也是往死裡互相掐,所以習近平的反腐中我們看到一些紅二代的將軍被砍了,有人說紅二代分裂了,其實紅二代從來都不是一體的。

江澤民把它的官都拴在了慾望的這條線上,紅二代沒有一條線拴著,他們誰也不服誰,我認為老百姓要看明白,不要自己貶低自己,不要扼殺自己的尊嚴。

昨天在臉書上我偶然看到一個視頻,剛開始還沒看明白,拍攝者也就是距離被拍的人20多米,視頻中兩個人糾纏在一起,其中另一個人拿刀砍另外一個人的脖子,砍了幾十下,我才反應過來這就是湖北武漢發生的砍頭案,我就沒再看下去,把視頻給關了。

讓我想不到的是,會有人把這樣的視頻放在了臉書上,我也想不到會有人去傳,那是太殘忍的一件事情,下手的人直截了當,被砍的人就像豬頭一樣,從背後壓在身上砍的。拍攝的人站在後面20來米,把凶案拍下來,然後傳到網上去,這和殺人幫兇有什麼差別?


一元錢引發砍頭案(網路圖片)

在中國社會中,已經失去了對人尊重的能力,一切都是為了面子。為了面子可以殺人,可以惡語傷人,侮辱他人。這樣的人已經不懂得生命之間尊重的珍貴,人與人之間變得越來越冷酷和殘忍,砍人的和拍照的是一樣的。而那個被殺的人,是個店主,據說生前曾經以侮辱的方式對待他人,這是這個社會所共生的。從教育自己的子女開始,就是這麼教育的。

你看學校十幾歲的女孩子打架,都是把被打的女孩子扒光了,誰教育的她們能夠這麼做?她們的爹媽在日常生活中,在利益的追求中,慾望的滿足中,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成了這個樣子。

有朋友問我,你怎麼那麼恨共產黨?在那個社會體制下,把純真的孩子糟蹋成了那個樣子,誰教的?說是這個社會,誰組成了這個社會?扒人衣服的女孩子就是十一二歲,她們的爹媽不就三四十歲嗎?這個年齡段的人不就是社會價值觀的主體嗎?蔡小心這類人不是社會的主體嗎?

當把那麼殘忍的視頻拍下來去傳播的時候,花錢僱人去打人的時候,就是失去了對道德和尊嚴認知的表現。

大家都是人,不能傳播這樣的人對人的傷害。ISIS是大家公認的邪惡,這個組織拿出來的很多東西就是砍人頭的,你看西方媒體和社交媒體在報導ISIS的時候,一定會把砍人的那一段給去掉,隻放一張照片,這是對人的尊重,對死者的尊重。為什麼要去欣賞那血腥和殘酷的一面?因為很多人跟凶手是一樣的心態。就像那個慫恿人打英國法官的蔡小心一樣。

殺人的、被殺的、傳播的,都有著侮辱他人的一面,他們內在生命的品質,是被共產黨扼殺後的表現,被共產黨扼殺了固有的人的尊嚴,沒有社會階層高低和貧富之分,沒有性別之分,人的尊嚴已經失去了。這樣的社會是要遭到報應的,而明白過來的人,無論是以退黨還是以其他的方式表達出來,會在這種報應中留得一線機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