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中國流動性陷阱將倒逼中國社會變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中共《華夏日報》記者統計,截止到2月17日,中國已有23個省公佈了2017年固定資產投資目標,數字相加累計投資超過40萬億,加上尚未公佈的省份,2017年全年固定資產投資將不少於45萬億。45萬億人民幣的固定資產投資規模,這相當於6.5萬億美元,而2016年底中共政府的債務水平已經高達37萬億美元,通過繼續負債來刺激中國經濟保持平穩增速已成為中共保持執政合法性的關鍵手段。對此有普通中國民眾向中共質疑到:人民幣到底還是不是錢?

其實中共通過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拉動中國經濟早已不是新聞。事實上,2016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59.7萬億元,佔當年中國GDP的80.2%;2015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56.2萬億,佔當年中國GDP的81.6%;2014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51.2萬億元,佔當年中國GDP的79.5%;2013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44.6萬億元,佔當年中國GDP的75%;2012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37.5萬億元,佔當年中國GDP的69.4%……從2006年至今,中國固定資產投資額始終保持佔當年全國GDP的50%以上,而且最近5年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對中國GDP的貢獻越來越大,這深刻反映出中國經濟已患上了投資依賴症,又稱凱恩斯依賴症。

凱恩斯理論認為,對商品總需求的減少是經濟衰退的主要原因,因此他認為維持整體經濟活動數據平衡的措施可以在宏觀上平衡供給和需求。所以凱恩斯主張通過國家干預,通過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刺激經濟。現在凱恩斯理論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青睞,很多國家的領導人都傾向通過擴大公共支持來製造經濟繁榮,希望通過經濟繁榮來保持自己手中的權利,最終想現實自己執政的合法性。從2006年開始,中共加大財政支出刺激經濟的各項措施都是凱恩斯經濟理論的現實運用,它們要用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保持住中共執政的合法性。

事實證明,在經濟增速大致不變的情況下,社會經濟對大規模投資的依賴程度越高,說明社會經濟就越低效,就越有大問題。數據顯示中國東北三省目前對投資依賴度很大,只要政府一暫緩大規模投資,GDP的增速就直線下滑,只要政府加大投資,當地GDP就快速增長,這背後反映出中國經濟正面臨深層次的問題,也就是中共的獨裁體制與特權嚴重制約了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現在重慶等地的GDP增速表面看似靚麗,但重慶GDP高速增長是由當地政府加大固定資產投資後的結果,目前重慶全年投資總額與全年GDP總額之比遠遠超過100%,這種嚴重依賴大規模刺激的經濟發展模式可持續?

近五年來,中國經濟能保持加快平穩發展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加大了全社會的固定資產投資,把固定資產投資總額佔GDP的比重由69.4%提高至81.6%,靠政府投資,靠大量的貨幣投入拉動中國經濟。但中國企業的活力問題、企業的效率問題、企業升級換代問題、政商關係問題、政府各部門頻頻插手干擾企業經營等一系列問題都沒有得到有效解決。東北三省的經濟形勢就是當前中國經濟形勢的縮影,它們存在的問題也正是中國經濟所面臨的問題。如果中共要繼續維持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就必須有繼續的、更大量的投入,于是中國經濟就陷入了凱恩斯主義的依賴症。對此中共的御用專家給出的藥方是加快轉變中國經濟發展方式,加快調整經濟結構。但中國政治體制不變革,中國經濟發展方式如何能轉變?政府職能如何能轉變?複雜的政商關係如何能轉變?

數據顯示2007年中共政府整體債務總額僅為7.4萬億元人民幣,到2014年中共政府的債務已飛速增長到28.2萬億美元,2016年底中共政府的債務總額已高達37萬億美元。而作為全球第一經濟強國的美國政府總債務也僅有21萬億美元。中國在GDP總額不足美國60%的情況下,中共政府債務總額已高達37萬億美元,是美國1.76倍,這種依靠大規模固定資產投資拉動經濟的遊戲還能玩多久?對此中共財政部也不得不頻頻出手管控中共各級政府的舉債行為。對於中共政府債務的結局,有些經濟學家認為,將出現一場急劇爆發的金融危機,其他人則認為將會像日本那樣長期增長放緩。

2017年1月12日,中共央行發佈2016年金融統計數據報告。截止2016年12月末,中國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11.3%,餘額達155.01萬億元;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21.4%,餘額達到48.66萬億元;流通中貨幣(M0)餘額6.83萬億元,同比增長8.1%。全年淨投放現金5087億元。有學者把這種M1的增速大大快於M2增速的剪刀差稱作「流動性陷阱」。它反映出央行雖然釋放了流動性,但拿到現金的企業並不願意投資,也沒有擴大再生產,而是把這些錢拿到資本市場來換取高收益或者那到海外「投資」了。

流動性陷阱最明顯的表現就是社會囤積現金,或用現金購買各種短期理財,或者是用於資本市場和房地產投資。這使得大量社會資金並沒有投入實體經濟,形成了資金在虛擬經濟中循環的怪象。根據Choice數據統計,2016年,共有828家中國A股上市公司累計購買理財產品8902.57億元,累計「理財」1.122萬次,而購買理財產品的上市公司無論是參與家數還是涉及的金額都較2015年出現大幅增長,創下新高。對此,一直堅稱中國企業缺錢的證監會也不得不表態收緊上市公司的再融資。

面對國內資金回報率低的問題,很多中共權貴把錢紛紛以「投資」為名轉移至海外。中共外匯管理局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實際利用外資1356億美元,境外直接投資1456億美元。中國資本淨流出已成為一個趨勢,現在仍在繼續。數據還顯示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達到了1701億美元,增長了44.1%,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額已經超過了國內吸引外資額,這還不包括以個人名義在境外購買不動產,通過地下錢莊、虛假貿易等手段轉移至國外的資金。中共權貴們大量轉移資產的行動直接證明了它們看衰中共的未來,也預示著中國流動性陷阱將倒逼中國社會變革。在巨大變革的衝擊之前,中共權貴們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以保證自己的利益不受到社會變革的衝擊。

現在中國經濟對固定資產投資的依賴程度越來越嚴重,中國房地產泡沫早已綁架了整個中國金融業,民間各類借貸與理財金額佔全年GDP的60%,中共政府的債務已超過全年GDP的270%,中國股市大股東紛紛清倉式質押股權或減持股票套取現金……一個高杠桿的中國社會已全面成型,這樣一個高杠桿的中國社會是否能有效對應各種衝擊?這樣一個高杠桿的中國社會又怎麼不會系統性風險頻發?現在中國的流動性陷阱實質就是廣大中國人對中國未來普遍憂慮的真實反映。當中國人都對中共執政下的中國未來沒有信心的時候,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革一定會如約而至,現在中國的流動性陷阱也正在倒逼中國社會變革!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